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9章 阳光 风与向日葵(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9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历经了帕尔尼拉的人山人海和高楼大厦以后,再进入到有一股古镇风韵的切斯特,那种风格上的鲜明差别,更令人得以感受到东海岸的地大物博以及千百年光阴岁月流转。

  正如帕尔尼拉城,切斯特整体也是以石质结构墙壁辅以颜色鲜明的屋瓦。但除了几栋鹤立鸡群显然是镇上有钱人建立的宅邸以外,整个切斯特的房屋都是一层的平房。

  在成年男性平均身高也不过1米7的东海岸南部地区,许多房屋更是数百年前还不如当今这么繁华的时代建立的。由于生活水平的缘故那个时候人们身形只怕更小,因而这些房屋不同于帕尔尼拉那般高大宏伟又震慑人心,如同贤者这般高大的人骑在马背上甚至可以透过屋脊望到后面一望无际的景色。

  房屋矮小,且都是一层的平房。从墙上抹的白色石灰在潮湿下斑驳掉落的痕迹判断,许多的这些屋子年代也已经相当久远。但比起这些,最为惹人瞩目的恐怕还是地上因为千百年人来人往,凸起的部分已经被磨得像鹅卵石一般光滑的石板路面。

  相较现代用窑烧的平整砖石铺路,那个年代显然是有些什么就用什么。因此切斯特的道路虽然看起来十分别致美观,但行走起来凹凸不平,相当恼人。

  这也因此,我们的贤者一行三人在进入小镇不过百多米的距离,就被当地的卫兵和管理人员要求从马背上下来了。

  帕德罗西帝国境内大部分地区都是可以骑马进入的,只有少数贵族领土是特权阶级限定,擅自骑马闯入者甚至罪当论斩。切斯特小镇并不属于这种行列之中,但它却也禁止骑马进入,归根结底,还是在于“金钱”二字。

  小镇的主干道宽度约莫可以容纳两辆半的马车行动,但也就仅此而已了。若允许马车和坐骑进入的话,空间势必会变得狭窄许多。就像我们前面说过的,切斯特是有钱的旅客和艺术家们的天堂,而倘若任由一个不识风情之徒骑马在这之中横冲乱撞,娇滴滴又手无缚鸡之力的艺术家和有钱人们,怕是会被吓得花容失色,再也不敢来到这儿。

  除了这一项小镇重要收入会受到影响外,维护成本也是一个占据相当份量的理由,帕尔尼拉身为一线城市有足够的人力和财力可以去雇佣清洁工在夜间清理路上的马粪以维持每天白天的相对整洁。但切斯特却不然,大量壮年劳动力都跑去薪酬更好的帕尔尼拉寻求工作,只余下一些老弱妇幼。他们管理一下旅店为艺术家与旅者们指路和提供绘画素材还行,要去做这种又脏又累的工作,高贵的拉曼子民显然是不愿意的。

  因此解决的方法一了百了,干脆地就禁止牲畜的进入不让它们污染美丽的小镇。在进入百多米距离之后就被拦下来,上缴费用完毕就被引领到西城区的牲畜栏之中,暂且存放。

  把脏污都集中在一个一般人不会去所以怎么脏都行的地方就不算脏了,这种在南境的时候已经见过的做法,洛安少女深刻地怀疑是否其实也是“拉曼文化”的一环。

  切斯特当地只有一家旅店,西城区的牧畜栏就是它们的下属单位。因此在交待清楚确认要在这边留宿以后,放在平板马车上的物资就跟马车一块儿由店里的杂役从镇外的小道拉着朝着旅店后门跑去。

  当然,包括武器铠甲和书籍在内的贵重物品,亨利他们还是事先取下来随身携带了的。毕竟拉曼人虽说有千年文化传承,忠厚老实却并不位列其中。

  与这600年古镇齐名的还有他们的狡黠本性,本地人抱团坑外来者的事情屡有发生,而即便是前去寻找执法机构主持公道了,对方往往也会偏袒于自己的同乡。

  虽说挂着佣兵牌而且是蓝牌的亨利和米拉某种意义上算是有佣兵公会这个上级作为靠山,真的发生了什么切实地损害到佣兵的面子和利益的事情,他们去找佣兵公会,对方也是会帮忙出头的。但多一事还是不如少一事,自己多留心的话这些家伙明白这是块硬骨头就会识相地退却了。

  麻痹大意又油水十足的外来旅客才会是适合痛宰的对象,全副武装来这儿帮他们解决委托的佣兵,井水不犯河水才是正解。

  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习惯了和平环境即便是旅行也只穿着薄短袖T恤戴着藤编遮阳帽这样的舒适轻便以后,重新穿上皮内衬套上沉重的胸甲和皮手套,米拉一时间产生了小小的抵触情绪。

  但心智上的成熟就在于此,不因环境和身体上的不适就轻易退却妥协选择容易的路子,而是经过理智考虑调整心态去克服去坚持。

  米拉望着前方的亨利,以女孩眼下的水平还做不到自己老师那样以不变应万变,但有着这样一个出色的例子在,她也总能够以“这点小问题不算什么”来说服自己,重新振奋起来。

  话归原处,在重新习惯了一下几千克重的钢甲和的皮内衬带来的闷热感和重量之后,一行三人徒步前行,着甲佩剑在阳光下光辉闪耀,令本地的不少人都是频频侧目。

  人类对于亮晶晶的东西本能地就拥有一种追求,在一整个世界都是由石头泥土和树木组成的年代里,手里头拿着身上穿着仔细抛光过的金属器物,成为瞩目的焦点十分正常——但这还并非所有的原因。

  就像我们前面所提到过的,即便是在东海岸,绝大多数佣兵过着的生活也都是贫困潦倒的。由于贫穷,他们所穿着的护甲拿着的武器往往都是最为简朴的样式,甚至许多都稍嫌老旧。诚然财力更好一些的大型佣兵团会有熟识铁匠提供的批量折扣价,但那类佣兵的集中地应该是主干道而非这种小地方。在切斯特,像亨利和米拉这样装备完善的佣兵实属罕见。

  人类都是以貌取人的,身形高大加上蓝牌等级和优良的装备,许多有意发布委托的镇民当下自然而然地就盯上了他们。

  但装备似乎并不是全部,常年在外旅行的冒险者对于周遭环境当中是否有敌人或者危险生物在盯着自己十分敏感,米拉很容易地就察觉到朝自己投来的目光远比其他二人更多。

  但每当她循着那目光望回去的时候,对面却总是很快地撇开视线,装作在看着上下左右,避免和白发少女对上双眼。

  这让她皱起了那对好看的眉毛。

  疑惑持续到路旁的一个小孩愣愣地直盯着即便她望过去也不知道转移视线,米拉才注意到对方看的并不是自己的脸,而是还要更往上一些。

  她抓着自己额前的刘海,然后左右看了一下,小小地叹了口气。

  仅仅是离开了帕尔尼拉主城,这里的变化就是如此之大。

  切斯特在整体上面更有一种古老的乡镇气息,相较起人来人往到处都是吵吵闹闹快节奏的帕尔尼拉,尽管初来乍到,这里整体那股藏都藏不住的悠闲的慢节奏依然令人印象深刻。

  兴许是因为壮年劳动力都前往帕尔尼拉,遗留下来的只有老弱妇孺的缘故,这里整体显得宁静而又悠闲。大街上的行人们都是慢悠悠地在明媚的阳光下散着步,或是三三两两,或是独自前行。生活节奏慢了下来,他们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好奇周遭的事物。

  帕德罗西的代表色是黑色和金色,黑色自然不提,国旗与国民发色都是如此,而金色则是他们国花的颜色。我们的洛安少女一头白发在西海岸尚属稀有行列,来到了这边,其与周遭环境强烈的对比,自然就令她不可避免地吸引来了众多的注意力。

  不过这也就仅限于此了,作为东方文明的拉曼人相比起西海岸人更加地含蓄和内敛。说是排外也好用可爱一点的说法则是害羞。总之他们尽管好奇但却往往会对事物采取观望的态度,离得远远的甚至在四目相望的时候首先转过头去。

  “不,我们并非心中有愧,只是谦卑之天性使然。”米拉阅读过的拉曼文学上面作者以调侃口吻写下的这句话到了今天她有更深的体会。港口都市碰见的那种热情洋溢和笑脸迎人只是这个千年帝国的一面,而如今在这种小镇见到的则是它的另一面。

  “世界,真大啊。”没头没脑地小声感叹了一句的米拉令正在兴高采烈地观察着平民生活和这些“竟然可以造的这么小”的房子的玛格丽特把注意力重新投到了她的身上,委托人小姐似乎有些同感地点了点头,然后接着继续观察。

  但尽管她兴奋雀跃,身上穿着厚皮甲在这种天气下行动的消耗显然并非一位没怎么锻炼的大小姐能够承受之重。于是在进入小镇之后还没走出太远的距离,玛格丽特的小脸就变得通红了起来,之后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直接把脑袋撞在米拉的背甲上。

  切斯特的地面不是烧制砖石或者仔细打磨的平整石板制作的,许多个世纪以前的技术限制,拼接石板的路面其实比看起来更加难走。拉曼谚语当中用于劝说某人这种事情过于危险的成语:“连盗贼都不会走夜行路。”实际上就是出自这里,凹凸起伏的石块白天的时候行走就已经相当困难,在视野狭隘的晚上,一个不小心就在平地上把自己给摔了也是常有的事情。

  切斯特的民众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因此道路的两侧实际上有着更为狭窄的两条高于路面带有木制护栏的砖石路。许多人为图方便也是在那上头行走,而注意到玛格丽特的情况不太对劲以后,他们一行三人也跑到了砖石路上头,坐在石质长椅上稍作休息。

  “真是.......难为情啊”大小姐显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给别人添的麻烦,冒险才刚开始没多久她已经败给高温和体力不足两次了。米拉思考起了对策:“皮甲不要了,换成盾牌?”她对着自己的老师这样说着,但贤者立马就摇了摇头:“就算是北方样式的木圆盾也跟一件胸甲一样重,她臂力不够。”

  “帕德罗西式的小型斗盾多少还行,但那种是街头剑客决斗用的,防御面积根本不足以抵御远程的弓箭偷袭。”亨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着玛格丽特说道:“抱歉了大小姐,不过我想你必须克服这一切。”

  他这样说着,这就是带着一个外行前去冒险悲哀的地方所在——他们甚至不需要遇上什么真正的危险,光是娇弱的贵族小姐的体力就已经是十足的拖累了。

  但不幸中的万幸是,尽管有着贵族的修养,那些贵族大小姐的坏脾气和动辄耍性子撒娇的行为在玛格丽特的身上却是一点都见不到的。这位卷发露额头的娇小委托人在听闻贤者的话语时非但没有闹起小性子来,反而却是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来。

  “怎么了?”看着她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米拉开口询问。

  “没,妾——我就是以为,你们会叫我放弃,说这些不适合我之类。”满头大汗又小脸通红,显然连同皮甲和两把武器在内一共不过数公斤的负重对她来说就已经十分难受的玛格丽特,却是对着两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自己是拖累这种事情,我多少还是有点自觉的。”

  “自己是因为任性,半吊子,憧憬书本上的冒险,却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到底有多辛苦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

  “只是一个耍小性子的大小姐,花了钱雇佣你们来护卫着去做一些小儿科的事情就当冒险了,就算被这么想了也没有办法吧。”她扶着石椅的扶手,撑着把自己的身体立了起来。

  “但是呢,就算是这样,我也想要看一看啊。”

  “庄园的高墙以外的世界。”她站了起来,然后颤颤巍巍地并起双脚,对着亨利和米拉鞠了一躬。

  “让你们陪着我任性,真的很是抱歉。”

  “谢谢你们没有说出让我放弃这样的话。”玛格丽特直起了身体,笑盈盈地说道:“我厌倦了大小姐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的生活,我厌倦了被当成易碎的玻璃人偶一样对待。”

  “谢谢你们把我当成一个人。”

  “......”

  “老师。”米拉转过了头,看向了亨利。

  “不跟佣兵公会报告是吧,行。”

  贤者耸了耸肩。

  “玛格丽特。”

  “啊,是!”

  “你想要冒险。”

  “那么我们就去冒险。”

  “......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