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59章 不知火海的无根草(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0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从章州继续南下,算是正式进入了月之国较为繁荣的中部地区。

  这点尤以海岸线附近为盛。

  从三不管的边境离开章州后一行人的路线并非直线往南,而是向着西边稍微前进了一阵。这其中有马车行进道路限制的原因,也有物资补给方面的需求。

  里加尔制的四轮商用马车有新月洲尚未普及的先进技术——虽是四轮制成,它实际上却具备不错的机动能力。这个特殊的结构据说来自与拉曼人交好的工程大师侏儒一族,名为方向盘。

  简单讲便是将连着牵引杆的前轮部分以一个枢轴作为中心点,造成了前面两个轮子可以独立转向的模式。

  除此之外,龙之介当初费了重金购入的马车还装有先进的减震系统。车轴并非与车身刚性结合,而是有一道弧形的弹性淬火钢材制成的支撑架作为缓冲,使得马车即便在相对崎岖的道路上行走也不至于震坏乘客与货品。

  如此精良的钢材冶炼工艺在帝国也并不多见,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传教士一行实际上也颇为惊讶——这也情有可原,因为这台马车实际上是结合了矮人与侏儒工艺的南境城邦联盟出品。

  南方的拉曼人与群山矮人土地接壤也互有商业往来,在帕尔尼拉所发生的事变之前藉由这层关系也有不少矮人在帝国境内活动。但如今随着帕德罗西帝国境内政治风向的变动,“唯拉曼独尊”思潮很明显地出现了复兴迹象,即便是不同民族的人族都有些心惊胆战,便更不用提那些区分更大的他族。

  矮人族的工艺总是令人族赞叹,这并非单指他们的水平难以企及,许多人类中的铁匠大师锻造的作品也是为传世之宝。但最高水平与平均水平须要分开来讲,人类的锻造大师如昙花一现,而矮人制品不光水平高超并且能保持惊人的一致性。

  ——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能批量生产质量高超的金属制品。

  这种结果是由说好听点叫严谨说难听点叫固执的种族个性造就的。这种苛刻与谨慎创造出了具备高度统一性的精良成品,却也限制了自由发挥创作的空间,使得矮人族往往就像是他们居住的群山中那些矿石一样顽固不化——我们扯远了。

  总而言之,从龙之介那边获得的这几辆马车制作优良且性能极佳。但这却并不完全意味着好处。

  就像拉曼人爱用的花护手刺剑,复杂的东西精妙并且具备其自身的实用价值,却也意味着保养和维护需要更多精力。

  比起里加尔西海岸简单的直护手,犹如鸟笼甚至还有树叶与繁花雕刻的东海岸样式护手光是防锈就需要费上好大的功夫——这点沿用到眼下的情况亦是如此。

  具备弹性的钢制马车减震或许舒适,但行走在潮湿的新月洲山林之间它锈蚀的速度也有些令人不安。

  而且这本就是龙之介为百余人的队伍准备的辎重马车,眼下一行人这边人数比当初的浪人部队少了许多。虽然空旷的马车内部铺上寝具直接作为移动的庇护所也相当舒适,但总的来说空置的地方太多,考虑到马匹每日所需消耗和维护耗费的精力,还继续这样上路是有些贪多嚼不烂了。

  所以这次前往繁荣的海岸线原因有很多,除了物资补给、除锈维护,他们还想设法卖掉一部分马车与马匹以减轻负担。

  在脱离了东面较为人烟稀少的地方后,愈是接近海岸线,行走在国道上的一行人见到的异乡人面孔的便愈多。

  穿着和人服饰和穿着里加尔服饰的拉曼人混迹在和人的队伍之中,周围的人似乎也对于他们的存在习以为常。这点令洛安少女与咖莱瓦有些惊讶,但也正因这样他们也不必再藏在马车之中,可以出来透透气。

  在稍微与路过的拉曼族裔打听过后,他们得知虽然新京限制南蛮商船只能在部分港口停泊交易,但却没有限制人员乘坐和人的船舶去往其它地方。

  所以来自里加尔的船虽然集中在更往南的地方,但船上的异乡人乘客们却借由转搭和人的商船扩散到了更大的范围之中。

  这又是一个连传教士们都不知道的信息。原因从那位好心解答的拉曼大叔富有特色的南方拉曼口音便可知一二——这些拉曼人几乎全都是南境城邦联盟出身的。

  帕德罗西帝国与水城艾拉虽为南北拉曼一本同源,但有些东西却仍旧是存在隔阂的。

  尤其再考虑到传教士们的宗教背景与南境城邦联盟的商人实际上历来颇有冲突。

  白色教会是具备绝对权威的一神教,虽然我们在谈起帝国历史时总说****的时代已然过去,如今的教会日落西山不再具备以前的话语权,但这只是部分专家学者的观点。在许多地方尤其是帝国北部各大骑士团的根据地,教会依然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把控着财富和知识的他们信奉人类需要严格律己避免享乐不吃俗世烟火,应以自身奉献于比人更高的唯一至高存在——而商人们的想法恰好相反。

  商人追求个人的乐趣与个人的财富,对宗教戒律哪怕不是嗤之以鼻也往往阳奉阴违。

  一方讲究严格律己一切皆是身外之物唯献身于神乃是最高;一方则认为应当以人为本,生于人世不去享受过于浪费。

  截然不同的生存哲学使得他们水火不容,而介于两者之间的贵族阶级这种俗世掌权者,便通常变成了宗教与资本会去争夺影响的对象。

  ——这也恰恰会是南境商人们所作所为传教士一无所知的原因。

  因为现如今的帕德罗西帝国贵族很明显更受商人影响,他们更倾向于个人的名声与财富,逐利而行,而不是像千百年前那样对白色教会马首是瞻。

  如此各种缘由,作为拉曼商人势力代表的南境城邦联盟自然是成为了教会的眼中钉。

  而当双方的水火不容转移到新月洲的土地上,就出现了如此奇葩的一副景象——煽动华族叛乱的白色教会传教士被新京所敌视与警戒,需要低调做人不能出风头甚至要避免被看到。与此同时明明同样是拉曼人,南境城邦联盟的商人们却可以自由地行走且融入当地环境之中。

  新的信息给一行人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思考,亨利一行是可以更多地抛头露面享受新鲜空气了。但传教士们却仍旧必须尽可能地闷在马车里——虽说他们实际上只要更换服饰便也可以自由行走,但让教士换下宗教服装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坚持立场导致的结果是愈发不能与人接触,这点越是到南蛮人活动剧烈的地区就越是严重——反倒在北方的藩地不是很明显。

  因为在拉曼人越多的地方,人们就越是能分清楚商人和教士的区别。

  几家欢喜几家愁,在传教士们不得不更加避人耳目的情况下,亨利与米拉还有咖莱瓦几人倒是大摇大摆地上了街去。

  车水马龙,海鲜独有的腥臭气息一入城门便扑面而来。

  此地名为水俣港,是中部以捕鱼为生的一个渔业大港。

  我们过去便曾说过新月洲大陆若是从上空俯瞰很像一轮弯月,而水俣港便是位于接近中部凹下去的部分。因为这一地势影响,附近的海域相对平稳。而再加上中部海水较为温暖的缘故,这里的海产也是极为丰富。

  这片海被称作不知火海。

  和人语言中发音为“西拉努”或者“西拉努伊”的所谓“不知火”是一种独特的海市蜃楼现象,用里加尔人可以理解的转译的话便是类似于“鬼火”的概念——即在不可能出现火焰的地方看见火。

  而冠以这一名号的不知火海,自然便是经常被人在海面上目睹火焰的一片海域。

  民间对此有许多传言:像是海难死者的幽魂之类的说法层出不穷,但暂且没有一个能令所有人都信服的解答。

  来到这边,实际上多多少少令洛安少女回想起了帕尔尼拉。

  尽管建筑风格差异巨大,但同为海港城市所具备的那种咸腥的空气、飞个不停的海鸥、繁忙之中透露着生机与活力的特点,却是共通的。

  一直到来到水俣港,她才真真正正有月之国是一个大国的实感。

  这一路以来所看见所感受到的东西虽然也都一直在向她强调着月之国的历史悠长与丰富的文化知识储备,但这些内涵性质的东西需要去深思才会体悟,而像是这样数十艘巨大的船舶停泊在海面上风帆宛如密林,高耸的城楼上卫兵站了一整排的模样,一眼便能让你体会到新月国力之强。

  滩涂地上渔夫们正在晒网,港口旁用大号鱼篓装着的海产品被接力运输。来往的客人中异邦人的面孔不再算是少见。虽说一行人普遍较高的身高惹来了一些关注,但也只是瞥了一眼便继续各忙各的。

  他们径直前往了打听得来的耗材区,由于船舶众多,负责制作和出售相关耗材的杂货店也因而兴盛。

  里加尔式的习惯终归有一些是改不掉的,尽管来到新月洲已经很长时间也穿过和人服饰用过和人的工具与武器,他们还是更倾向于使用从里加尔带来的那些。

  皮靴与各种皮具一路旅行都已经破败不堪,船舶上防水处理很是重要,因此在海港他们终于能买到较多蜂蜡这种耗材。

  打蜡上油,修补缝线,皮具便能重新焕发新生。

  优质的牛皮制品能顶上百年的岁月,亨利已经替换掉的上一个大剑剑挂便是这样的存在。北地的冰霜给它留下了裂纹,而南方的潮湿又使得肩带出现了黑色的霉斑。结构一致的崭新剑挂经过这一路风霜也开始呈现出深邃的褐色,在气候湿度相对较高的新月洲它不至于开裂,但这一路上缺乏合适保养材料仍旧导致有些僵硬老化,缺乏韧性。

  打磨用的浮石、保养皮具用的油与蜂蜡,坚固的缝纫线与针,这些东西都在面向海员的杂货店里有所销售。冒险者出身的我们的贤者先生与洛安少女带上璐璐与绫还有咖莱瓦负责的是这些用品的购入,而武士一行则前去购入大宗物资诸如主副食品,并且负责想办法处理掉一部分马车与马匹。

  余下的花魁小姐与坚爷一同去往了附近的药店。

  在三郎已死的现如今,曾一度失去目标的樱没有消沉多久便走了出来。她最终决定将自己本就略懂的医术进一步挖掘,拜了坚爷为师,打算成为医女将医术作为自己今后谋生的手段。

  除了只能窝在旅店中的传教士一行以外,其他人都各自有各自的任务要去完成。

  贤者与洛安少女购入了足量却又不超量的维护用品,冒险者都需要精于对自身负重和资金支出的计算。不能看啥啥都要,因为一方面买不起另一方面背不动。

  能够满足“节省并且小心使用的话便够用”这个指标就够了。非常充足无需担忧的物资补给跟维护用品听起来很美,因为你的容错率变高了,哪怕遗失一部分也仍旧有剩下的。

  但买了、又带上太多用不上的东西,实际上只会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新月洲的蜂蜡一如皮革,不如养蜂与畜牧业盛行的里加尔那般多,因此价格是里加尔的三倍有余——这让洛安少女有些肉疼,但他们还是买了。除此以外为马车避震系统做防锈处理的油漆他们也买了一些——选的是原材料,因为这样能只花8成的钱。

  武士们的盔甲和打刀刀鞘、薙刀与大枪还有大弓上涂的是大漆,是从天然漆树上割下来的树液再调兑颜料制成。

  这是高档次的名贵物品,涂装一套甲胄所需的大漆便已是平民两个月的生活费用。所以自然不会是最常见的耗材。

  亨利一行所买的是亚麻籽油。亚麻在新月洲种植相当普遍,其中油用的品种榨出来的植物油用途广泛价格也相对低廉。

  用亚麻籽油勾兑如同朱砂之类的矿物粉末增加粘稠度,再用猪毛抑或马毛刷子均匀涂抹在帆布上,便可做成防水帆布。只要搅拌比例合适,这种自制油漆具有不错的遮盖力。在用火山浮石为马车减震进行除锈过后再涂上油漆,便可较好地保护钢制的部分不那么容易受潮湿的环境影响。

  要做的事情尚且有许多,但眼下,在购物完毕之后。

  他们想先去好好吃一顿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