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99章 不安宁的夜(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04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老师!”从旁边拿起轻弩和一支弩矢的米拉没有上弦就直接丢给了亨利,而贤者看都不看直接一手拉弦一手握着弩指过去的同时将弩矢放在了箭槽上——他的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只花了两秒不到的时间,然而等弩机指过去的时候,那里已是空无一物。

  “哪儿......去了.......”米拉愣愣地望着什么都没有的窗户,同时手上用助力杆将另一台弩机“咔哒——”一声拉到位,并且放上了弩矢。

  篝火在熊熊燃烧,因为蜡烛用完了的缘故他们没有火坑以外的照明来源,所以在火坑辐射范围边缘的地方有些忽明忽暗。

  “都退后点,别挡着火光了。”人们自然而然地凑了过来,但贤者回过身挥了挥手,要求他们离远点。

  只有一处光照来源使得他们的视野严重受限,这种情况下人多只会碍手碍脚。

  除了亨利和米拉以外的大部分人都退到了靠近浴室的室内区域。月之国风格的木制建筑相当脆弱,相较起里加尔人的石头房子,单薄的纸窗和木门无法提供真正意义上的防护。但这种纸窗与玻璃对比却又缺乏足够的可见度,窗外的事物仅有朦胧的影子,没有清晰的直接视野加之以照明不足,使得即便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一时间竟然也少有地陷入了对于情况掌握不足的境地之中。

  人们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刚刚还在品尝的食物都被放在了火堆旁边,前方的两人侧耳倾听着,以听力弥补视野的不足,仔细注意着任何可能的动静。

  “也许是光照角度导致的?月光之类的把其实不是站在面前的人影投射在窗户上。”米拉仍旧不愿意相信他们仔细设下的陷阱和警戒就这么被轻易突破,她小声地对着自己的老师说着,但贤者摇了摇头。

  “影子太清晰了。”他说着:“而且大小很正常,不是远处投来的。”

  两个人小声地交流着缓慢地靠向之前影子出现的地方。

  “唯一神在上唯一神在上唯一神在上!!”但这时候身后的艾吉忽然忍不住开始大声地祈祷了起来,这忽然响起的动静让前面因为交谈而稍微走神的米拉差点没有应激反应回过身就扣动手中的弩机,所幸旁边的人适时地制止了艾吉,意识到自己行为有多愚蠢的传教士也迅速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满脸苍白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冷汗不停地渗出来一会儿已经将新换上去的贴身衣物全都浸湿。

  米拉挽起了袖子扎紧了腰,月之国的平民服饰不知道为什么都流行特别宽大的袖子,这种在洛安少女看来相当浮夸的风格在里加尔是贵族顶级华服袍子才会拥有的要素,对于习惯了轻便贴身衣物的冒险者而言有些碍手碍脚。

  伏低了身子朝着那边靠拢的两人在到达了窗户边上以后迅速地站了起来,亨利在对着米拉打了一个眼色之后“咻——”地一下打开了窗户,紧接着两个人一起端着轻弩向着外边探出了身体。

  “呼呼——”的风声立刻从打开的窗户灌进来使得火坑当中的篝火一摇一摆,所有人的脸庞也忽明忽暗。

  但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远方在月色下显露出黑色轮廓的缆绳与附近居民家中勺子组成的警戒线在风中摇晃着发出“叮叮——”的细微声响,在打开窗户之后变得清晰可闻。

  但没有在此之上更大的动静,地上那些捕猎用的陷阱也没有被触发过。

  就像是根本没有人来过一样。

  “谁拿支火把过来。”亨利伸手关窗用眼神示意洛安少女一同退回屋内的同时回过身向着那边勾了勾手。

  “啪锵!”但他话音刚落就又有一声响亮的噪音响起,两人回过头,不小心踩翻了木碗的咖莱瓦讪讪地笑了一下,然后从火堆当中拿起了一支比较长的木柴走过来。‘你这家伙!’米拉用很小的声音加以恶狠狠的眼神表示了自己的不满,而身后被年青人踩翻的汤汁蔓延在木板上开始浸湿进去,一部分滴答滴答地流到火坑之中与烧红的木炭接触发出“滋滋”的声音,开始冒出一些烟气。

  有些呛人的烟气使得不少人咳嗽了起来,而在亨利接过火把的一瞬间,一个明显不是周围众人发出的声音响了起来。

  它听起来就像是有谁在干呕一样,但又带着一些古怪的颤音。

  空气凝住了,所有人都保持在那个动作,身体僵硬。

  “声音是,在屋里——”贤者“咻——”地一声回过身高高举起手中的火把,而趴在房梁上的那个黑影立刻被他照得显露无误。

  它正用那双漆黑硕大的眼睛盯着下方,而在被火光直接照亮的一瞬间,那双眼睛缩成了针尖。“打!”贤者大声喊道,与旁边的米拉几乎同时扣下了手中的弩机。

  “啪咻——!!”“夺!”“咔锵!!”“那东西在房梁上!!”慢了一拍的咖莱瓦大声地叫喊着提醒其他人,但两枚弩机都落了空,亨利的钉在了房梁上而米拉的直接射穿了屋瓦,漏口的地方月光投了下来,而那个不知名的生物“咻”地一下已经又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唯一神在上唯一神在上唯一神在上!!”艾吉又没忍住慌了起来,他大声地念叨着,而亨利则是迅速地冲向了装备存放的地方。

  “调查清楚从哪儿进来的。”尺寸和一个人相当的家伙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溜进了小屋之中,想想就令人感觉十分心悸,但亨利发话过后动起来的却仅有璐璐一人——她并不完全听得懂拉曼语,但从贤者的语气和动作也多少判断出来他的意图。

  “接着。”亨利把手中的轻弩重新上弦然后递给了璐璐,娇小的女孩稍加观察就明白了使用的方法。而另一侧的米拉也将手里的弩递给了咖莱瓦,然后和贤者一起迅速地跑到了装备的附近麻利地将板甲衣穿在了身上。

  “围成一团,都拿点什么护着自己。”真正的武器数量不足,但连同斧子和棍棒之类的一起算勉强能够武装所有人。他们靠到了火堆的附近,临时捡起柴火制成的火把烧不了多久,但缺乏油脂的他们也没办法制作更加可靠的照明工具。

  “有什么想法吗。”米拉和亨利在最外围形成了防护,她伸手勾了勾让小独角兽也靠了过来,这生物的可怖之处她细细一想冷汗淋漓,不光是逃过了亨利的感知就连机警的小独角兽也毫无反应。

  “这地方不能待了!这地方不能待了!”艾吉的慌乱开始扩散影响到周围的其他人,他大声的喊叫使得其它几名传教士也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了贤者。

  火坑当中的火把没有多少支可用,拿走以后篝火堆逐渐开始变小变暗,随着环境的能见度降低恐惧也开始蔓延。

  “撤到浴室里去。”亨利下达了决定,由于木头会受潮的缘故这间房子当中狭小的浴室是唯一一处运用了石质结构的地方,相对而言更为稳固不说,房顶也更矮,能够避免刚刚那种情况再度发生。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动弹,外头忽然就响起了十分响亮的“叮当叮当”的声音,紧接着捕兽夹闭合的硕大“啪嚓——”的声音伴随着古怪的惨叫声响起,接着窗户外面被无数的黑影覆盖,还没反应过来脆弱的纸窗就被捅破。

  “好多!”“发什么呆,射箭啊!”“啪啪——咻!!”三枚弩矢被射出,其中咖莱瓦的不负众望地射空。

  “嚓——”亨利一脚挑起了大锅甩向了扑进窗户的那些似人非人的存在,紧接着瞄了一眼却找不到另一个出口。

  “跑!”他大声地喊着,紧接着“锵——”地一声拔出了克莱默尔。

  “呕——”仿佛干呕一样的声音从冲进来的古怪生物那边传来,而贤者以克莱默尔挥下的一击成功地斩断了其中一个的头颅,腥臭的血液喷溅出来,他立刻拉开了距离而洒落在地上的血忽然燃起了绿色的火焰。

  “什么鬼玩意。”身后的一行人都慌了起来,而亨利的大剑上燃起火焰的血似乎和克莱默尔产生了某种对抗反应,他皱了皱眉,同一时间身后的米拉指挥着小独角兽倒过身体直接一记后踢把另一侧的墙壁“嘭!!”地一声给踹穿。

  “老师,快点!”寒风迅速地灌了进来,她开口大声地喊着,其他人迅速地通过破口走了出去,但贤者却停留在了原地。

  那些扑进来的人形生物忽视了同伴的死亡还有近在咫尺的亨利,尽数都朝着大锅扑了过去,余下的还有一些则是向着地上刚刚熄灭的火把靠近。

  “被热量吸引?”亨利注意到了这一点,但那些生物也在这个时候终于转过头朝着他这边看了过来——或者更准确一点,越过了他看向了跑到外头的一行人手里拿着的临时火把。

  “把火把丢了,停在原地别动!”贤者大声地喊着,几人迟疑了一下,但在看到那些生物从他身旁越过去开始朝着破口前进的时候还是慌张地按照他的话做了。

  “滋!!”好几支火把被丢在尚有一些积雪的泥土地上面发出了声响但仍在摇曳,而那些蹒跚着行动看起来似人非人的生物则是再度聚集到了火把的旁边盯着火焰的光芒摇晃着脑袋。

  “走!”虽然就连贤者自己也没有搞清楚原因,但把握住了机会的他挥了挥手示意一行人再次拉开距离朝着另一侧的另一间小屋撤去。

  “没追上来——”回过头望去的洛安少女和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十几二十个人形的黑影聚在了逐渐黯淡的火把旁边,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些活人的存在。

  “这间吧。”借着月光他们挑选了一间比较大看起来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居住的房子,这里有两层楼存在,若是那些东西再攻过来的话他们也拥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和撤退的地方。

  “哈——哈——”“嘭——”满头冷汗双脚发软的艾吉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铺着草垫的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种时候也没人会指责他再发出什么不争气的声音。

  “到底怎么回事,老师?”米拉对着亨利开了口,贤者一只手抓着克莱默尔另一只手扶着木门,他摇了摇头:“只知道会被热量吸引。”

  “那我们不就不能点火了吗?”旁边的咖莱瓦总算机灵了一回,而璐璐拉了一下米拉的衣角要她解答,洛安少女用有些干硬的语言开始了解释,而贤者则是又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关上了门。

  “这种天气不点火取暖会很要命的,而且换洗的衣物还晾在那间房子里。弩矢也——”匆忙从房屋当中撤离的众人显得相当慌张,他们的大部分物资都还存放在那边,三台轻弩全都已经射空,没有可用的弩矢它们也变成了废物。

  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干呕似的声响伴随着风声依然被神经紧绷的众人耳朵清晰地捕捉到。

  “总之先检查一下这间屋子,小心一点,不论如何不能点火。”完全未知的情况打了一行人一个措手不及,对于米拉和亨利而言这是第一次会陷入如此被动的窘境,但事情还没有结束,对于自己粗心的反省可以等到确保安全下来再说。

  “璐璐和我一起上二楼去做检查吧。”仗着自己身上还穿着护甲,洛安少女拿着手里的长剑借着暗淡的夜色这样开口说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