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87章 暗无天日(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1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几乎在所有的现存的和曾经存在过的人类文明里,都存在用“心”来形容某一人最真挚的情感这种表达方式。

  帕德罗西的当代东海岸拉曼语词典当中,形容一个人做事认真仔细且投入很多热情的话可以用“用心”这个词汇。而不浪漫毋宁死的西瓦利耶人,那烂大街的搭讪语句除了典型的“疼吗?”“什么疼吗?”“你从天堂掉下来的时候”以外,也有“停下,抓住那个女小偷。”“她偷了什么?”“我的心!”这样的句式。

  就连被拉曼人视为蛮族的古代莫比加斯文明,其原始多神教的信仰当中献祭用品也是活人的心脏。

  诚然,考虑到拉曼文明的分裂正是西海岸许多国家建立的火花,文化上存在共通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种用“心”来形容自身情绪的做法若去翻阅历史的话,恐怕要比拉曼文明本身都更加古老。

  失落痛苦负面的情绪是伤心。

  喜悦愉快正面的情绪是开心。

  心脏在人体当中的地位极其重要这件事情人们早早就知道,加之以紧张或极度喜悦的时候心脏会加快跳动的速度犹如小鹿乱撞。即便是在医学相对发达明白了意识其实是存在于大脑当中的今天,相信自己的情绪其实是与心脏相关的人也依然不在少数。

  文森佐·巴蒙德上尉就是其中之一,而若是你设身处地将自己放在他的位置上的话,你也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

  心在怦怦跳。

  面前是黑暗。

  一望无际的黑暗。

  若换一个时间和地点,跟别人说这个今年已经39岁的男人还怕黑的话,恐怕拉曼人会以他们最擅长的嘲讽方式予以回应。

  但这里不同。

  地面是阴冷而又潮湿的,冰冷的空气从领口和袖口一系列你原以为没什么问题的缝隙之中钻入。

  空间仅仅能够容纳一个人曲着腰缓缓通过,一些地方甚至需要你整个人匍匐前进,能够照亮的就仅仅只有你手中的火把。

  无法自由活动身体不说,你还除了前进和后退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左边是潮湿阴冷的泥土右边也是潮湿阴冷的泥土,不单行动就连视野也遭受到严重限制,加之以缺氧带来的头晕目眩的感觉,简直是要多无助就有多无助。

  连转身逃跑都没有办法,因为这通道是如此的狭窄,即便是想要一点一点后退出去,身后也依然有着队友。

  无助带来的紧张感使得心脏怦怦跳个不停,文森佐用力地紧握着手中的单手剑,而另一只手的火把也尽可能地向前伸出,只为了增加那一点卑微得可怜的光照视野。

  若非信仰和使命感背负其身,身处这由食尸鬼挖掘出来的坑洞当中的一个多小时已经足以让这位奔四的上尉变成一个疯子。

  这些,见鬼的,恶心的,令人憎恶的,改回地狱的该死的亡灵。

  咒骂的话语被绅士的品性控制在腹中没有发泄出来,战斗已经持续了超过六个小时的时间,而在最开始的十几头挖坑冲过来这边的食尸鬼被乱枪捅死之后,这些狡猾的亡灵就学会了四处乱窜,不在人类设防的城墙根下钻出,而是往更内里的地方挖洞。

  锋利的爪子和矫健的肌肉使得它们刨起坑来比老鼠还厉害,而在几个小时前突然冲出的食尸鬼尽管迅速地就被严阵以待的军队杀死了,却对支援城墙那边的后勤人员造成了极大的干扰。

  加上这些家伙在城墙的下面来回挖坑会导致地基松动,若是城墙倒下了,那么他们基本上也就宣告完蛋了。

  不得已,不乐意,但却必须出动,派遣出士兵也钻到坑洞之中,去尽早地杀伤这些讨人厌的鬼玩意儿。

  这是一项疲惫且极其危险的行动。

  食尸鬼明明长着人类的面孔,却有着野兽的习性。

  阴暗狭窄的坑道当中它们远比穿着臃肿保暖衣物的士兵和佣兵们更加灵活,以至于战斗开始了以后往往是前面的人发出惨叫被拖走撕碎,后面的人却只能担惊受怕什么都无法看清。

  与这些怪物的搏斗让文森佐想起了帕洛希亚高原北部农民们打地鼠的情形——只是这里的地鼠放大了几十倍并且喜欢吃人肉,所以难度更胜一筹。

  第一批进来的部队无一幸存。

  而后续的部队在那个明显是北方人的家伙指挥下,放缓了脚步,不带武器而是带着铲子和锄头铁镐跑了进来。开始扩张洞穴,用木头加固,甚至将洞穴扩张以后还连接在一起形成大厅。

  耗费的时间相当,但这一步确实拥有它的必要性。扩张了的洞穴当中得以施展开来的人类总算逐渐地开始把食尸鬼压退了回去,他们一步步地取得了胜利,这些懂得打洞的食尸鬼都是体型较小防御力也较弱的,并且不在多数。而眼看着剿灭已经快要完成,文森佐上尉做出了一个独断、并且令他很快地就开始后悔了的决定。

  不等待后勤部队的缓慢扩张,直接冲进去狭窄的食尸鬼坑道,追杀最后的少数食尸鬼。

  动机是军功也好赏金也罢,或是单纯地只是为了自己高尚的精神和崇高的信仰想要灭杀这些渎神的亡灵,如今的文森佐上尉都已经卡在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只能硬着头皮带着手下的这三十个人继续前进。

  帕德罗西军衔当中的上尉来自古典拉曼时代,在拉曼语当中的发音乃是“卡普堂”,在古语当中意为“百夫长”——意味着这个军衔的人是统御一百名士兵的尉官,而如今也仍旧没变。

  ——这一点与他所率领的手下数量显然有所出入,而若是再加上文森佐贵为军官却自己打头的事实,我们便不难猜出具体是发生了什么。

  在深入的过程当中,前面的人一个一个地消失。

  每逢拐角岔道,就总有人在一阵惨叫过后没了身影。

  可怕的并不是敌人有多少或者敌人有多强,而是他们连敌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处处受限,物理层面上的寒冷天气更加助长无助与恐慌,逐渐地不单身前就连身后也开始出现偷偷往回缩的逃兵。

  士兵的数量从100掉到80再从80掉到60,最后从60掉到了50,然后挡在文森佐前面开路的人也一个一个地减少,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名士兵的时候,他卡在通道之中艰难地回过一点点头看着文森佐的那个,仿佛已经知晓自己命运的眼神,到现在还深深地印刻在上尉的心中。

  紧张感。

  持续不停的紧张感,让他的心一直怦怦跳个不停。

  随着通道变得越来越窄手中握着的剑无法给予他足够的安全感。他开始难以行动,他开始想要退后,但却又纠结于自己的面子问题觉得这样灰溜溜地夹着尾巴回去十分地丢人。

  然后一个声音响起了。

  不知是否因为缺氧的影响而有些模糊。

  不知是幻听还是真实,总之有谁这样说着。

  仿佛那是源自他内心当中的声音。

  “回去吧。”那个声音这样说着。

  “回去吧,没人知道你败给了那些亡灵,你大可告诉他们你获得了胜利,剿灭了最后的亡灵。”

  “回去吧,没人知道你说谎的。”

  轻声细语缭绕在耳边,起初文森佐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去倾听它,但在这孤寂又难以行动的黑暗和无助感之中,声音回荡着回荡着变得越来越大。

  接着。

  “呼——”本就只是艰难地保持着燃烧状态的火把。

  熄灭了。

  “妈呀!!”

  “发生什么了!!”

  “上尉!!”惊慌的尖叫声在身后持续地响起,就连文森佐自己也惊恐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就觉得是什么东西把火把给弄熄了因而胡乱地挥舞着单手剑。

  “乒乒哐哐”的声音回响在前段陷入黑暗的坑道之中,大片被冻结的泥土被文森佐给砍了下来,缺氧使得他无法判断清楚自己是真的面对敌人还是仅仅只是在对着空气挥剑,而在抓狂似的胡乱挥舞之中,他割伤了自己。

  “啊!”他发出了一声尖叫。

  “上尉,你没事吧!”匍匐前进在身后的人爬了过来,火光照亮了文森佐,他惊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不行——”

  那个声音占据了上风。

  文森佐上尉转过了些许的脸庞。

  “我们回去。”脸色惨白冒着冷汗的他这样说着。“呃——”副官下意识地就想要反驳一些什么,但考虑到了一路上所遭遇到的情况加之以上尉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他只得对身后的人开口大喊。

  声音一个人接着一个人朝着身后传去。

  而听到总算往后退的指令士兵们都是长长地出了口气。

  “先后退缩到宽广一点的地方,然后再转过身往那边爬!”副官这样喊着,而人们紧接着转过了身开始移动,一支接着一支的火把光源开始远去。

  “上尉?”

  “你先后退,我跟着你的火光。”借着副官火把检查了一下的文森佐发现了自己手中火把只是燃尽,他多少安下了心神,然后抓着剑就开始往后退去。

  所幸相对宽广一点可以供人蹲起来转身的地方并不很远,而在调转过身体以后再前进了一小段的距离,坑道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宽。

  “对的、对的、就像这样。”

  心底里头的那个声音这样说着,就像是神明的救赎之音。

  “没人知道你说了谎——”

  拐角出现了一支火把,紧接着是第二支。

  回到工兵们所在的地方了,所有人的面色看起来都好了很多,文森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而在这安定的氛围之中唯有副官注意到了上尉下垂的左臂。

  “长官,你的伤口。”

  “噢,没事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不小心割伤了自己,有些惭愧,但刚刚在缺氧的状态下我有些犯——”为了给副官证明确实只是一个小伤口,文森佐挽起了袖子,然而也正是在这一个瞬间,他的话语如被掐了脖子的鸭子一般戛然而止。

  “你。”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如今它清晰无比,不再飘渺含糊。

  文森佐可以听得清楚每一个字节每一个咬字清音和浊辅音。

  那是一个温婉的女声,但显然,决计与神明毫无关系。

  “真蠢。”

  露出来的手臂上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而如同有生命一般上下起伏的血管当中,脉动着的。

  是黑色的液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