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7章 怪物与骑士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32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呃呜哇啊——”“砰!”人体膝盖与结实的神殿石质地板发生亲密接触的结果显然不会美好,在一声沉闷的“咔哒”声过后这个村民的整只脚以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角度。他疼得满脸铁青捂着自己的腿咬紧了牙关在地上不住地打滚,但眼下显然没有任何同伴能够抽得出手前来帮他。

  “呀啊啊啊啊啊”宛如鬼怪,又似秃鹫高鸣,这些之前被亡灵体液沾染到口鼻的发狂村民以惊人的高速和耐力胡乱挥舞着武器,人数是他们两倍的正常人因为出其不意和这可怕的体能第一时间就折损了两个人。

  除了被推落到这简陋平台下方摔折了腿的那个村民以外另一个人是直接被疯狂砍得血肉模糊当场死亡。

  “不能在这里打!”神殿的二楼整体呈U字型沿墙壁建立而并非一整个楼层,过去显然是用以摆放神像之类的二层走道仅仅只能容纳三人并肩。两侧曾经的木制护栏已经完全腐坏,若要在这上头打斗一个不小心失足就会掉下去摔伤甚至摔死。

  “后退,后退!”发狂的四个村民口中不断发出怪叫同时抡圆了手臂疯狂地挥舞着大砍刀,毫无章法毫无技术的攻击但只要靠近这阵利刃风暴最少也会被砍个皮开肉绽。

  “嘭!咔!”砍刀命中了盾牌的边缘砍进去约莫三十公分的距离,这是菲利波刻意地,以牺牲盾牌耐久为代价换取一次攻击机会。

  “夺呜!”他刺中了这个发狂村民持械手的肩膀,抽出剑以后鲜血立马狂涌浸染了他的衣裳,但这却没能造成什么结果。

  “呀啊啊啊啊——”村民仍旧挥舞着砍刀。

  “当哐!”米拉双手持剑冲上来帮菲利波挡了一下,尽管少女手中的武器尺寸远比对方更大且是双手武器,她却因为这一击而虎口发麻差点没能站稳。

  “这里不能打,快退!”身后那些高地民对着二人这样说着,但后退又要退到哪里去?

  发狂的村民是在他们中间出现的,此刻除却已经被重创和死亡的两个高地民,将菲利波和米拉算入左右各有六个正常人。对面的那些村民还好只需后退就能下去楼梯,年青人和洛安少女这边可是麻烦重重。

  “嘭!咔——”盾牌上再度迎来了两次攻击,菲利波灵巧地使用盾面前去迎击,尽管力道惊人但对方只砍出了浅浅的痕迹。

  “你们两个,注意。”后方的村民在地上随便找了一些杂物石块然后朝着二人这样说着,米拉和菲利波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点了点头。

  “准备——”少女摆好了架势而菲利波也放低了重心。

  “退!”“锵——咔嚓!”明白这种对手大意不得的米拉用怒式重重斩落一击,而菲利波紧随其后使用了一个盾冲把被砍中左肩鲜血狂飙的这个发狂村民撞向前方,紧接着两人毫不恋战迅速退后。

  “丢!”在他们身后的四个村民丢下砍刀将石块高举过头奋力抛出,划出一道抛物线的沉重石块重重地砸在了两个发狂村民的身上,它们头破血流遭受重创。算上之前的攻击已经足以令正常人倒地不起,但这两个“人”却以惊人的“生命力”很快重新地爬了起来。

  “要怎么杀掉这些东西啊!”已经找不到合适大小石块的高地民们饶是以骁勇善战出名都不由得有些发慌。其中一个发狂村民的脑袋被刚刚的大石头砸到已经瘪下去了一块,破损的地方正一阵一阵地冒着鲜血,但却仍旧能够站得起来。

  无法停下这些怪物的行动。

  “呀啊啊啊啊——”而它们似乎还拥有一定的配合意识。

  两两分开,两名对付米拉他们一侧六人而另外两名则跑去对付余下几人。由于忙着奔跑连盾牌都没有携带的其他六名村民处境比起他们这边更为艰难,之前觉得难以自如发挥战斗碍手碍脚的二楼狭窄地形救了米拉他们,反倒是另一侧的几人跑到了楼下开阔场地直接被两个发狂村民一跃而下追上,立马就再度出现了伤亡。

  “退无可退了!”但即便处境稍好一些,也只不过是“现在死”和“待会儿死”的区别,米拉他们六人也退到了没有能够退的地步。连日以来无法得到充足休息和进食的弊端开始显现了,女孩开始眼冒金星,连退后都觉得步子虚乏,刚刚大力挥击的时候甚至就连气都要喘不过来。

  “撑住啊,米拉!”菲利波非常具有骑士精神地护在了她的前方,尽管身高比少女还矮小并且只带着一面盾牌装备远不如洛安女孩,他却显得十分可靠。

  “这要怎么办好啊——”但尽管如此,解决方案却并没有出现,年青人焦急地念叨着,而米拉这会儿则开始思考着倘若亨利在这儿该有多好。

  这些怪物若是对付上他和克莱默尔的话,想必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法撑过,会像是砍瓜切菜一般被轻松解决吧。

  “不,不能总是想着依靠老师。”她再度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以集中精神——而在破败的神殿之外,另一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砰踏——”

  一身黑甲的高大骑士翻身下了马,他身后绘有贵族纹章的米白色披风随着微风猎猎作响,被气流扰乱一层薄雾笼罩在骑士的身边,令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眸炯炯有神。

  “阁下?”身后另一位穿着银色盔甲的骑士对着他这样问道,虽然不说出全部,但显然意思是指黑甲骑士为何占据有数十骑的兵力优势,却打算独自对付这人。

  “呐,米哈伊尔啊——”他这样开口说道,而那位开口的银甲骑士若是米拉这会儿在的话定是能认出来正是曾经共患难过的洛安混血索拉丁骑士——黑甲的骑士长接着说道。

  “你看到他,摆出的姿态了吗。”他这样说着,尽管描述的是一个死者但却用的是“他”而不是“它”。米哈伊尔略带迟疑,最终还是将眼光放在了那个全身盔甲血迹斑斑已经毫无生息却仍旧还在活动的沉默骑士身上。

  ——对方以放松的姿态立在原地,双手持着斧枪,稳稳站立,却并未趁二人谈话之时发起进攻。

  “......这是,在等待阁下做好准备?”骑士愣住了。

  而身着黑甲身材高大的男人点了点头。

  “分明连生命都已经不再拥有,却唯有那死板刻骨的骑士守节还牢记在心。”灰蓝色眼眸的骑士长以平静的语调缓缓地说道:“绝不对未准备好的对手发起进攻,绝不偷袭。”

  “作为生者的我们,选择了偷袭或者群攻的话,岂不是会被死者给看扁了么。”他回过头对着米哈伊尔微微一笑,这样说道。

  “其实我也并不是很喜欢骑士精神这种东西,一堆堆的条框一堆堆的规矩,说到底了不过是迂腐陈旧体系下人们用以自我安慰的所谓荣誉象征,实际上与高贵一点都并不沾边。”骑士长这样说着:“但是啊。”

  “它终归是人们曾经试图创造美好事物的证明。”

  “你们去周边巡防吧,估计还有一些个漏网之鱼,而且那边的神殿里头也动静挺大的,应该还有幸存者,能够救下多少人就看你们的了。”

  “至于这位,就交由我来对付吧。”

  “至少要以帝国骑士的礼节,送他上路。”

  他转过了身。

  “嘶——”而米哈伊尔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敬仰的神情显露无遗。旁边的其他许多骑士也都是如此。他们重新盖上了面甲。

  “是!”骑士们齐刷刷地点了点头。

  “祝您好运。”米哈伊尔在朝着神殿赶过去之前开口说道。

  “康斯坦丁阁下。”

  “锵——”黑甲的骑士长回过了头,从马鞍上抽出了因为尺寸过大只能挎在上头的一把巨大的剑。

  剑面与鞘口保护金属摩擦的声音清楚响亮。

  剑刃底部至少有6公分宽,总长度达到了一米四几的这把同样以帕德罗西风格装着两个护手环的大剑,若单论视觉冲击的话,也不比亨利的克莱默尔差上多少了。

  但用剑来对付一个全身着甲的对手?

  在双方都穿着有护甲的情况下这显然是个错误的选择,可康斯坦丁仍旧选择这样做了。

  没有其他武器是一个原因。但他刚刚分明可以跟手下的其他骑士借来战锤一类,却仍旧用剑,这要么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尽管以目前的表现来看完全不像——要么。

  他就是个有着高超技巧的战士。

  致敬的礼节,沉默的亡灵骑士仍旧能够读懂。它在确认到康斯坦丁准备好了以后,改变了架势。

  “锵——咯嚓!”骑士长用力地点了一下头,黑色盔甲头盔部分的面甲顺畅地落了下来扣住。

  他透过栅栏式的面甲向外观察,视野虽然受阻,但比起全封闭式的头盔还是要好上许多。

  “啪——轰!”片刻过后,康斯坦丁主动出手拉近了距离。

  “锵!咔!”阔刃大剑砍中了斧枪的前半截,血迹斑斑的沉默骑士用的是近距离缠斗握法,有着金属加强条的斧枪前端并没有被大剑砍断,紧接着“他”扭转了手中的武器以斧刃下方的钩子试图卡住康斯坦丁的剑刃。

  “......”若是米拉这会儿有那个闲工夫来查看的话,她一定会觉得这位一身黑甲的骑士长战斗风格是如此地眼熟——他的反应速度、体格和力量都是一流的,在沉默骑士卡住剑刃的一瞬间就转换了姿势,剑刃以与斧枪相交的地方作为支点直接绕了个圈左手顺滑地探出去抓住了阔刃大剑的剑尖部分直接顺势就用护手和配重狠狠地砸中了沉默头盔的侧面。

  “哐!!”“嚓——锵锵锵——!”巨响过后,沉默骑士头盔的侧面肉眼可见地凹陷下去了一块。而他在同一时间刺出的斧枪被康斯坦丁踏步扭腰躲过,尖锐的破甲枪尖没能命中,只有背面的倒钩在黑甲表面擦出一阵火花留下深深的划痕。

  “咔——嘭——”足以让一般的骑士头晕目眩乃至喘不上气晕倒在地的重击,对亡灵的效果并不是那么地明显。仅仅调整了片刻沉默骑士就再度反映了过来,他再度欺身过来调整姿态,而在康斯坦丁拉开距离躲避以后,骑士将斧枪高高举起。

  “唰——”黑甲的骑士长果断地朝着旁边一个飞扑躲了过去。

  “撕拉——!”他身后的披风被锋利的斧刃切掉了半截。

  “嘭!!”狠狠地砍在破旧石板上的斧枪把石块砸得四处飞溅,弹射开来的碎石命中了盔甲竟然都发出了清晰可闻的声响。

  “真是有着一身怪力啊...”康斯坦丁小声感叹:“只可惜死人就是死人,尽管本能还在,却对于局势缺乏判断能力。”

  尘埃落定,威力惊人的斧枪金属护条的部分扭曲而木柄折断,直接与石板地面接触的斧刃枪尖更是已经卷刃弯曲。

  沉默的亡灵骑士亲手毁掉了自己的武器,而他却还仍旧毫无知觉。

  “该上路了。”康斯坦丁一首抓着剑柄,而另一只手抓着剑刃前半截部分。

  “我的同胞——”

  “嘭!——”他大步踏出,剑尖直直朝着沉默骑士喉甲的缝隙刺去。

  “唰——咚——!”而在神殿那边,听到外头有人喊之后拼死冲过来打开了大门的高地民们,迎来了米哈伊尔他们一行全副武装的援军。

  “帝国万岁!”入秋之际还在诅咒着帝国贵族全部该死的混居民们这会儿喜极而泣。

  “快让开!”而在全副武装的骑士们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长枪直接闯入神殿之后,下方的两个发狂村民很快地就被好几支骑枪接连捅中。经验丰富的骑士当中立马就有两三人翻身下马,他们拔出随身的佩剑准确地从被长枪顶住的发狂村民喉咙刺入,紧接着整个人用力压在上头以剑尖截断了村民的颈椎末端。

  “呀啊咕呃——”还酝酿在口中的尖锐怪叫戛然而止,瞪大着充满血丝的瞳孔,村民乱舞的手垂了下去。

  “呃啊啊啊啊——”摔断了腿的那个高地民这会儿总算松了口气,但结果却是立马开始了大声哀嚎,两名帝国骑士还有他的同伴村民朝着他赶去。

  “上面还有人,快去帮忙!”而米哈伊尔紧接着注意到了上方的动静,他率领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骑士就朝着这边赶来。

  “呀啊啊啊啊——!”一身怪力还手持锋利砍刀的发狂村民,对上全副武装防御到位的骑士这下再翻不出什么浪花,两名骑士手持鸢盾拦在前方顶住攻击之后其他人长枪平稳刺出,再度如法炮制将它们刺中顶在墙角以后,干净利落地就解决了最后的威胁。

  “呼啊——”“咔锵——”松了一口气的二楼六人当中四个村民手中武器全都掉落在了地上一屁股瘫坐了下去。

  “把受到感染的死者尸体颈椎砍断——”而米哈伊尔再度隔着头盔的面甲瓮声瓮气地说道,话音刚落他伸出手把面甲掀了起来。

  “锵——”表现远比村民们更好的洛安少女和菲利波尽管疲惫不堪但仍旧站立,他们二人把武器擦干净以后都收回到了鞘里。而一头白发本就显眼无比的女孩与站在前方的米哈伊尔对视了好一会儿,才总算反应过来这是自己认识的人。

  “米拉?!”

  “米哈伊尔?!”

  两人都愣住了。

  一年多两年时间不见洛安少女的身高成长令人无比意外,这也是青年骑士半天没能反应过来的原因。他只是望着对方那令人倍感眼熟的面容疑惑万分——要知道纯血的洛安人挂牌佣兵还是女性可不是那么常见的。

  “太好了——”他乡遇故知,而且对方还刚刚救了自己的性命,洛安女孩这会儿总算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而本就已经疲惫不已的小脸这会儿显得苍白得不行的模样虽未言说但米哈伊尔也能够猜到他们之前地狱般的经历。

  “先去到外面吧,这里头实在不是个休息的好地方。”他这样说着,而众人都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你丫的给我滚下来!”回归到外面以后,看到失魂落魄的罗诺仍旧坐在自己战马上的菲利波气不打一处来,他把这个高地人的大哥一把揪了下来,却又立马闻到自己的马鞍有着一股子浓重的哪怕是被尸臭味包围仍旧能够闻到的尿骚味。

  “你这个——”

  “你——”贵族青年气得失语,他狠狠地把本就已经破损不堪的盾牌丢在了地上以便泄愤。

  “熟人?”而取下了头盔一头半长的黑色卷发自如垂下的康斯坦丁站在已经倒下的沉默骑士面前,一边擦拭着自己的阔刃大剑,一边对着并肩走来的米拉和米哈伊尔这样说道。

  “嗯——”混血的青年骑士正待解释,所有人却都重新被某些巨大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全体注意,接敌!”边境巡逻的一名骑士忽然高声喊道,紧接着周边的十余骑以惊人的统一性和协调度回防守卫中央的步兵。

  “又来了啊!”“妈的有完没完啊!”村民们哀嚎连连,而所有的帝国骑士则是迅速地重新做好了对阵的准备。

  只是这一次当声音接近过来了以后,紧张又疲惫的洛安少女,小脸上绽开了就连太阳都会失色的明媚笑容。

  “老师!!”她像是一点都不累一样迈开了步子朝着亨利跑去,而菲利波在注意到身后的其他人也逐渐出现以后也是长长地松了口气。

  “先生!好久不见。”米哈伊尔对着贤者挥了挥手也走了过去。

  在接连的战斗过后总算遇到的是友军这件事令人无比舒心,而且亨利他们一行人看起来虽然也有些风尘仆仆,但所幸并没有减员。

  气氛变得欢乐而又融洽,仿佛周边那些腐臭的亡灵也不再能够影响到。

  众人愉快地交谈着。

  只有独自落站在身后的康斯坦丁用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眸上下打量着背着克莱默尔的亨利。

  “伊帕西摩恩斯塔里耶,扎洛克锡昂——”他用拉曼古语轻声细语地这样说着。

  “刚送走一头怪物,又来了个更可怕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