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38章 任务与名声(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9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时间很快地流逝,耗费了将近两周的时间在艰难的山路当中行进,就快要到十月中旬时,亨利他们这一行二十余人总算是来到了洛伦娜湖的附近。

  这里的地势相对地要平缓的多,沿着小溪和小河附近的地形属于典型的河谷地貌,在以百万年为单位计数雨水汇流而成的水流这一的自然伟力鬼斧神工的雕刻之下越过了人类和任何其他文明种族的认知一丁一点地削出了如今的形状。越过山脊顺着倾斜的河坡向着东方走去来到洛伦娜湖的附近,这里清风阵阵,一望无际的绿色植被和浅蓝色的湖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少体型较大的食草动物都在远处饮水,湖水中央几头不算特别大的鳄鱼懒洋洋地飘在上头。

  阿雅蛇龙的踪迹目前还并没有发现,不过洛伦娜湖是一个很大的湖,众人此刻来到的只不过是它靠近西面的湖畔罢了。被层层树林所遮挡住视线的另一侧还有着更广阔的面积和更高的深度,湖泊与外界联系的主要水源南境最大河流黑铁河的一大支流夏尔河也位于那个方向。

  阿雅蛇龙的习性与哺乳动物当中的河马十分相像,虽说也拥有能力能够登上陆地,但它们还是更多地喜欢沿着河流前进一天当中大半时间都泡在水里以维持表皮的湿润与舒适——而一行人之所以不朝着东面去到夏尔河而是在这边守着,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不想要招惹到这些生物。

  大型的杂食动物有许多都是领地观念相当强烈的,尽管在场的人当中有好几名都是橙牌等级的老练佣兵,真的惹上一头哪怕只有不到三吨重的未成年个体发飙,狂冲起来四处践踏,结果也会是惨不忍睹的。

  一大群的阿雅蛇龙成群结队地前进就算是两三米长的鳄鱼和狼蜥也会识相地避而远之,体长在七米以下的任何掠食动物都没有胆量去靠近它们——虽然它们仍然不算是杂龙当中体积最大的,但对于人类来说,却是最为熟悉的一种。

  一行人来到了西湖畔的时候是早晨,他们完全没有打算朝着东面继续前进,而是在这儿就开始做准备。

  从这一细节上面也可以看得出这些狩猎佣兵老道的事实。诚然,东面的湖泊更大可以选择的目标也更多,但考虑那边的竞争也势必更加地激烈的事实,捕猎的成功率却不一定就成正比。作为一种领地观念很强的生物,阿雅蛇龙在繁殖期选择产卵地点的时候也不会是相安无事,滩壁更长面积更广阔的东面自然是壮年雌性个体的所有,唯独经验不足的狩猎佣兵才会选择去招惹这些家伙。

  而选择波平浪静也相对更加地狭小的西面作为埋伏地点,这边显然是竞争失败的较弱的雌性蛇龙才会来到的地方,并且多半会孤身前往,考虑到种种因素,显然是更加符合实际利益的选择。

  贪心不足蛇吞象,一头体格较为瘦弱的蛇龙和一头庞大又健壮的蛇龙剥下来的龙皮差距并没有特别地大,但是狩猎难度却是天差地别。年轻的经验不足的佣兵们会单纯地想要越多越好,而更为老练的佣兵则是懂得放弃一部分的利益来获得更高的成功几率——从而事实上地提高了最终的收益。

  类似前者这样的准备不足,头脑发热的赌博,就算成功了也并不值得被提倡。任何东西要有持续发展的可能性都必须是经过冷静而细致的计划的,因为赌博成功的因素并不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所以你也就无法复制第二次。

  时间静静地流逝,上午和下午平和地过渡,设立周遭基本的事情不用谁去指导这些新手佣兵也懂得去做。南境的湖畔河畔总是有许多不少河狸类的动物,热带地区的它们和寒温带的亲戚长相差距颇大,体毛更少体型也相对较小但搬木啃树筑巢的习性却是完全一致的——这也因此佣兵们每年来到这儿驻扎营地时,总是需要重新砍伐木材制作周边栅栏。

  不设立周边警戒线就在湖畔扎营休息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这里的鳄鱼虽然体型不算特别大但也不是可以忽视的程度,简单做成的低矮木栅栏加上火把和守夜的人员就可以有效预防这一切发生。平板马车被放在了另一侧的位置作为面向森林那面的防守,帐篷直接就搭建在它们前面,骡子和马围在周边放任它们自由吃草,忙碌的准备工作一直做到了傍晚才总算结束,二十余人三三两两地各自休息时,白胡子眯眯眼的老狩猎专家胡安,找到了亨利。

  为了避免其他人起疑心,两人到底没法离开营地多远,并且可以接触的时间也没有多长。所幸这会儿大家都劳累地在休息,加上光线相对地较为昏暗,也并没有多少人对他们投来注意。多少是照顾到米拉作为队伍里头唯一的女性成员的缘故,洛安少女和贤者的帐篷在相对靠里头的位置,而这会儿老胡安跑来找到亨利交谈,也就得以避过绝大多数人的视线。

  “你是对的。”老胡安单刀直入开口就这样说着,一旁的米拉安静地看着他俩。亨利盯着老佣兵瞧了一会儿,虽说相对隐蔽但附近也并不是没有人走动,贤者果断地朝着米拉招了招手从帐篷里头的包裹拿出了几页纸张以及鹅毛笔还有小瓦瓶装的墨水,然后开始在上面书写简单的话语。

  ‘他果然在偷偷联系外人?’

  老胡安看着他写下来这样的话,然后眯起那本来就没有睁得多开的双眼紧盯着亨利——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里加尔的世界上能够说得多种语言的人有不少但识字的人却甚是罕见,即便在相对发达而富足的南境城邦联盟这种商业国家,商人们也多数都只认得简单的数字用以记账——那么在这种前提下贤者丝毫没有预先询问地就直接选择了书写,透露给对方的讯息自然不会十分简单。

  “唉——”老胡安叹了口气,这个人能够注意到小队长有异样的细节从自己瞧着那女孩读书时捧着的书本标题的那个眼神就明白自己看得懂文字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这种程度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虽说现在算是站在同一阵营的,他也还是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但不论如何,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老胡安也接过了笔开始了书写,心思聪慧的米拉适时地走到了外头开始整理起行囊来用这阵不大的噪音掩盖书写的声响。两个人只是坐着安静地一言不发的话也是很奇怪,于是亨利和老胡安一边聊着莫不相关的话题一边却用纸笔书写着真正重要的情报。

  ‘他勾结的盗匪多半是巴蒂商团,这个团伙据说和不少海外的黑商人有联系,虽然打着商团的旗号但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组织。’老胡安接着写道,一边却在用话语跟亨利交谈着关于食物的事情:‘团里早前有人看到过赫罗尼莫和他们走得太近,他也因为这个问题没少被警告过。’

  他写道——赫罗尼莫就是小队长的名字。

  老胡安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难理解他的心理,我们团里头一共有九支大队,每支大队里头有两支小队,他这个小队长的阶位不高不低,一场狩猎下来出售所得的报酬仅仅只能够拿很小的一份分成,并且还得上缴一半给自己完全没有出任务的上司大队长。’

  ‘虽说任务出行的装备和人手都是团里头提供的,这样的分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负责带队出行自觉劳苦功高,脏活累活都是自己干的却拿很少的报酬不说还一直没有能够升职,心理不平衡也是正常的事情吧。’像是挺久没有写这么多字了,胡安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歇息了一会儿,那边接着口头上和亨利讨论着马铃薯炖肉的事情,手上又接着写道。

  ‘再加上他和巴蒂商团走太近被警告的事情,赫罗尼莫应该是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有升职的机会了,所以破罐子破摔也就钻牛角尖干脆决定和他们合作了。’他沾了沾小瓦瓶里头的墨水,然后接着写道:‘带回团里头完成任务的话只能抽取不到几百分之一的报酬,而相比之下自己出售就算还要分成也可以赚得很大一笔。’

  ‘他这样做……’老胡安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还是决定写完:‘我不意外。’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外头米拉把包裹里头的东西都大致地整理了一下之后也走了进来,她拔出自己的长剑检查了一下是否需要保养,然后就从另一个位置瞄了一眼纸上写着的东西,两人的交流用的都是拉曼语,而且有不少为了方便都使用了简写,米拉读起来有一些难度,但加上自己的推测她还是多少明白了一些情况。

  ‘你怎么打算?’胡安再次蘸了蘸墨水然后这样写道,他到底是佣兵团一行当中最年长经验最丰富的人,亨利为何找上他他多少有一些猜测,老佣兵在再次为这人对于佣兵团的了解感到折服的同时也明白这个人多半会有一些关于如何保命的想法,于是他如是询问,而亨利也没有令他失望地开始了书写。

  “……”窸窸窣窣的声音持续不断,贤者书写起拉曼语来十分地流畅而顺手,他使用的字体与老胡安的有着不少的差距,看起来更加地规范与美观,令一旁的米拉看得入了神。

  “原来如此。”花费了两三分钟的书写结束以后,老胡安认真地阅读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

  亨利对于较为高级的狩猎类佣兵团的大致组成确实有着不错的了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佣兵公会和ABC-DEF这两类总计六个级别的佣兵团作为存在了数百年比许多西海岸国家的历史都要长的组织当中的一个部分,自然也是有自己的一套成熟而又有效率的阶级和内部人员的管理与分配体系。

  像老胡安所属的佣兵团的规矩就是照搬自其它许多成熟的佣兵团的,中年的较有经验的小队长负责打理事物以及指挥手下人员,而作为辅助和队伍里头二号人物的狩猎专家,则由经验最丰富的老成员担当。狩猎专家这个职位的地位实际上要比小队长更高一些,因为小队长是固定职位而狩猎专家则是在出猎的时候才配合小队一起前进的。

  经验老道的他们的意见往往会被相当地重视,所以队伍里头如同前进方向啊,扎营位置啊和陷阱的分布之类的大局观上面的问题也常常都是由狩猎专家下达——而这一点再加上环境的因素,种种条件之下,亨利也就提了一个可以直接避开战斗的方案。

  ——需要提及的是,里加尔大陆很大。

  单纯从文字上我们或许无法感知这一切,但即便仅仅只是亨利他们眼下所处的南境森林靠近洛伦娜湖的这一片,地形之广阔复杂,无人探索的地域之大,实际上也已经达到了相当可怖的程度。虽然我们曾经数次提及过人类进入荒野之中会留下的踪迹是如何地格格不入,但那显然只局限于保持不间断的追踪,并且是位于较为靠近主干道的部分。

  当深入真正的无人荒野之中的情况时,单纯是广阔的地形本身,就已经完全足以阻挡一切的追踪了。一个人在平地的时候或许可以跑得出二三十公里的时速,但他必然没有办法真正做到在一个小时之中一直都保持这种速度,再加上障碍物的话这个速度必然会降低——而这还仅仅只是直线的速度,假如考虑到左右宽广的面积的话,跑到以“百平方公里”为单位的原始森林之中想要去找人,简直是一种天方夜谭。

  经验老道的猎人们都不会过分地深入森林之中,物资的补给是一个方面假如跑到了自己不熟悉的地方那么即便是他们也有可能会迷路。而以以上这些条件作为前提,又为了不让一行人发现,小队长赫罗尼莫和巴蒂商团的那些盗匪之间想要配合劫掠,唯一的一种合作方式自然就是规划好道路然后事先在道路上面埋伏。

  这个埋伏点不能太过于靠近城镇,虽然一般的劫匪也都是这样做的在主干道的附近埋伏成功几率才会更高,但那样的话唯一幸存赫罗尼莫就会被上头的人怀疑是私通劫匪了——而相比之下在广袤无垠的森林之中的话,就可以解释成是运气不好碰到了到处游荡的盗贼,队伍成员死无对证又在这种渺无人烟的地方没有任何人目击的可能性自然就是这位小队长自己说了算了。

  只要他再拼着弄点伤口什么的,随便就可以把整个故事写得相当完美——而之前为何他会因为进度落后而产生了明确的紧张情感,这会儿仔细想想,显然也是因为怕赶路的时候就已经丢掉了两三天,如果狩猎再不顺利的话,就会和那些埋伏的劫匪错过,导致一切功亏一篑。

  亨利给出的不需要战斗的解决方案就是按照这个推论延伸下来的,正如我们前面所说,老胡安有着引领整个小队前进的大局上面的决定权力,所以他只要稍微绕一下路之类的,反正不按照小队长赫罗尼莫的想法来,必然就可以避开那些盗匪。

  当然即便这样问题亦不算完全解决,赫罗尼莫一个人的话是没有办法达成这一切的,整支队伍一共有二十来人,巴蒂商会的埋伏部队为了避免暴露踪迹人数应该也不会超出太多,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开始战斗的时候有人逃跑的话他们势必无法全歼,如果这样的话有人幸存下来证词和赫罗尼莫产生了出入,上头自然就会起疑,所以他必须干掉任何其他没有关系的人。

  为了确保这一点队伍当中肯定还会有不少人是站在他那边的,到时候配合巴蒂商会的袭击反水,迅速地就把其他人给包围干掉。

  不过这个人数也不会太多,因为蛋糕这种东西越多人分你自己拿的也就越少,总而言之,能够不引发战斗就解决是最佳的选择——亨利和胡安相对着点了点头,然后老佣兵就起身走了出去。

  贤者转过头瞧了一眼米拉,洛安少女显然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他迅速地把那张交流用的纸张给销毁掉,尽管队伍里头应该没有其他人识字,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外头依然熙熙攘攘,人们开始准备起晚餐,胡安走过去赫罗尼莫满脸微笑地过来问他跟亨利都聊了点什么,老佣兵也满面笑容地回答他说你知道西海岸人都挺喜欢吃土豆的吗之类的就开始讲起了食物的话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