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2章 归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5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残留下来的物资清点的工作连同打扫战场一并耗费了半天多的时间。

  情况很不乐观,蛇龙的一阵踩踏毁掉了四个帐篷,虽说用来支撑的杆子本就是附近随便取得的木头,但被踩踏撕裂的防水帆布却是难以找到合适的替代物品的,加上一些食物和饮水还有个人物品的损坏,原本充沛的物资一下子就变得捉襟见肘了起来。

  虽然这样说是对死者的不敬,但死掉了四个人也算多少地减少了一些这方面上的压力。现实永远是残酷的,就算是比战争类型的佣兵更安全一些,这也仍然是一个与危险为伴的死亡职业,所以才会拥有相对其他和平的行当而言较高的报酬。新手佣兵们强忍着反胃的感觉试图从那一滩烂肉骨骼内脏和残肢当中拼凑出四人的完整躯体来,但终究是只能做出个大概。

  南境城邦联盟的人虽然不信奉白色教会,但在对于逝者的尊重上面,他们也仍旧有着自己的一套传统存在。

  四名佣兵唯一剩下的没有被压坏的东西只有尺寸不大并且是坚硬的宝石和金属组成的佣兵徽章,赫罗尼莫把它们全都取了下来,作为小队长的他在回归到城镇以后需要负责通报并且把这些上缴到佣兵公会进行资格的注销,避免别有用心的人顶替身份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随身携带的狩猎工具被放在了他们的旁边,待到傍晚时分,众人收集了一些木料,将四人的遗骸一并放在一起烧灼火化。与武器共生共死,虽说是狩猎的佣兵,他们也仍然是以战斗为生的人。

  土葬在这种荒郊野外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之前一行人就已经看到过中等体型的狼蜥在附近游荡,在缺少可以用来压在坟墓上面的大块石头的情况下,土里的死者遗骸只会被它们给挖出来吃掉。

  火堆足足烧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只剩下一堆焦黑发脆的骨头和满地灰黑色的灰烬,赫罗尼莫和另一名橙牌佣兵用自己手中的大型武器碾碎了大块的骨头,然后用破碎的帆布包裹起来,走到了北面的小坡上,把骨灰还有被烧得焦黑的武器一起丢到了洛伦娜湖之中。

  遭遇了这样的大事,众人一时半会儿虽没有心情去思考其他的事情,但蛇龙的处理却是刻不容缓的。刚刚才死去几个小时的它已经开始吸引各种苍蝇和老鼠了,若是再拖上一会儿,大号的肉食动物也就要开始陆续地出现了。

  动物死后把外皮拔下来浸泡水中进行熟皮的工作是十分重要的,未经熟制处理的外皮上会带着一些腐肉脂肪和毛皮之类的附加物,并且当水分流失完毕彻底变干以后,还会变的又硬又脆,完全没有任何的韧性和柔软度更不要提穿着的舒适度和防御力之类的东西。

  阿雅蛇龙的龙皮非常庞大,光是剥皮就耗费了相当的时间,之前老胡安用亨利的克莱默尔划开的那一道口子帮了不少的忙,顺着它延伸开来的话,裁剪和剥皮也就变得容易得多。佣兵们到底是职业级狩猎人员,虽说丧生了好几名同伴并且对这头蛇龙经受的不该受的痛苦感到悲哀,他们也没有沉浸其中就此消沉,而是迅速地又转换了心情,分工合作麻利地做好眼下的工作。

  完全剥下来的一张皮有着不少的伤口,想必是冲刺和摔倒所造成,由于最后那一下把箭矢都压弯了的翻滚当中拉扯的关系,插着铁箭的两处伤口也开得更大了一些,导致龙皮的成色更加地差劲。如果算上损失的一台弩炮和十来枚扭曲变形的箭矢还有四名成员的伤亡的话,这一次的狩猎可谓是得不偿失。

  新手的年轻佣兵们用猪毛做成的木柄刷子清理着蛇龙表皮的脏污和血迹,而老胡安和另一名幸存的橙牌佣兵则是用狩猎刀具一上一下地重复着刮掉内侧附着的肉和脂肪的动作,掉落到水中的蛇龙肉吸引来了不少小鱼的哄抢,“哗啦哗啦”争得水面一阵白花泛滥,好不热闹。

  简单地进行暂时性的处理清洗干净刮去脂肪之类的以避免腐烂发臭以后,蛇龙皮就被打包起来,等待回到城镇那边再进行进一步的精细加工。余下的硕大无朋的身体,就这样被遗留在了身后成为肉食动物们的美餐——没有人打算去食用它,蛇龙的肉相对人类养殖的家畜而言口感较老并且很腥是一个方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显然也是没人会去打这种主意了。

  由于体型的关系蛇龙的皮被分割成了几个部分,分装在三辆马车上倒也不算占据了多大的空间,过往情况允许的时候通常他们还会拆出来骨头和其他一些部件也带上路,但今天已经算是元气大伤,因而也就决定舍弃那些价值不如蛇龙皮高昂的东西,就此回城。

  之前一直远远地跟在他们附近的几头狼蜥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得来了机会,佣兵们紧密而又果断地处理完了这一切就冒着夜色迅速地离开,而他们前脚刚走,一大群早就在附近伺机徘徊的大大小小的生物也就这样迅速地扑了上去开始大快朵颐。

  各种鬼哭狼嚎的野兽叫声和恐吓的声响此起彼伏,时不时还伴随着一两声明显是争抢输了的一方的尖细惨叫,动物的本性都是贪婪的,虽说一头蛇龙足够喂饱几十头狼蜥体型的肉食动物,但谁都不愿意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美食。

  一个生命的逝去,延续了其他许多个生命。

  在死去的雌性蛇龙的身体上面大快朵颐的许多其他生物在一顿饱餐之后也会继续繁衍后代,而它们的后代或许有朝一日又会成为其他生物的养分,自然界总是有着自己一套独树一帜的循环存在,唯有愚蠢之极的年轻人类才会选择去干涉并且破坏这一切。

  欧菲米奥并没有被别人过多地指责与唾骂,犯了这么大的错回归到佣兵团以后他自然会有他自己的惩罚。说教通常都是为了让你能够变得更好,但对于这个到这会儿也依然大大咧咧想要依靠讲一些俏皮话来忽略掉这件事情,丝毫没有悔改之意的年轻人,就连老胡安和欧菲米奥的同期新手佣兵们,也都是懒得去鸟他。

  愚蠢的队友远远比强大的敌人要更加地可怕,这一次的狩猎给新手佣兵们上了最惨烈的第一课,只要不是糟糕得有如欧菲米奥这样的自作聪明的蠢货,那么他们必然会迅速成熟起来从痛苦和震惊当中汲取营养,走得更高更远。

  世界是残酷的,类似佣兵这样的危险性极高的工作更是需要严格的筛选标准,愈是专业的佣兵团组织就愈是如此。它们不会养着弱者和废物,不适合的话你就会被踢出团队成为个体佣兵,欧菲米奥这种性格的花花公子擅长油嘴滑舌的人或许在政界商界可以混得更好,但佣兵界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存在,忽略了应当遵守的东西试图耍小聪明依靠诡辩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结果就是被无情的筛下来。

  欧菲米奥这个人作为佣兵的前途已经算是废掉了,团队里头包括我们的小米拉在内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唯独他自己还沉浸在那种可以通过开开玩笑打打马虎跟其他人搞好关系就避免受到惩罚的心态之中不可自拔。这大约是因为这个人就像是其他南境的年轻人一样,过去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吧。

  人性本恶,像米拉这样的能够挣扎在社会底层却依然怀抱有纯真与善良的好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是极为稀少的。如同欧菲米奥这样的南境年轻人大部分人犯了错都不会去改,即便明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一转过头还是立马就再犯一次。这是因为他们犯错从未受到过惩罚,总是能够通过油嘴滑舌就说服对方,因此自然也就不需要反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换到国家和地区上面也是如此。贫穷又战乱连天的西海岸诸国的人们苟延残喘饥寒交迫,而富裕的南境城邦联盟则又是养出来这么一堆我行我素能言善辩不做实事的公子哥。

  世界远比自己原先所想的更为广阔也更为复杂啊,并不是只要改变了一个因素就可以带来彻头彻尾的变化的,若是仅仅提高了国家的经济水准人民都变得富足起来,说不定亚文内拉那边也会变得像是南境这样充满了夸夸其谈的家伙。

  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情所触动,米拉如是想着——“呼——呼——”一阵夜风吹来,她手中的火把被吹得将近熄灭,头上的兜帽被掀翻了下来一头白发迎风飘舞。“呼——咻——”“哗啦啦——”又一阵狂风吹来,周围的树枝都开始进行大幅度的摇摆——天气产生了一些不太妙的变化,本就是夜间行进,这会儿情况变得更加地糟糕起来。

  “注意树枝!”前方赫罗尼莫的咆哮声响了起来,不要在夜间的野外赶路的约定俗成不是没有道理的,在糟糕的天气情况下一行十来匹马和骡子还有三辆马车的队伍从傍晚晚饭过后开始出发到这会儿约莫八九点了才走出了两公里的路途。这边沿途都并没有什么合适的扎营地点,夜晚的野外和白天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象,尽管之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探索过大概在什么地方适合扎营,此刻却别说是前往了连要找到那个地方都显得相当地困难。

  火光摇曳忽明忽灭,细小的树枝被狂风吹得胡乱摇摆打得脸颊生疼,米拉下意识地半闭起双眼用另一只手护着自己的脸,然后她就听见了旁边的亨利翻身下马然后朝着她说道:“下来吧。”——显然在这样的天气状况之中骑马也没法跑得多快,下马来牵着慢慢走反而对于情况能够拥有更好的掌控。

  “呼——咻呜——”呼啸的狂风让米拉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艾卡斯塔平原回到了过去的时光,九点左右气温开始逐步地下降,吹得火把与斗篷胡乱飘舞的阵阵疾风所有人都不得不从马上翻身下来,前方阵列的老胡安捡了一根长长的树枝开始探着路,由于火把忽明忽暗的关系他们不得不更加地小心谨慎起来,毕竟这会儿最不需要的就是遇到一段不平的路途整辆平板马车侧翻摔倒之类的了。

  “保持阵型紧密,不要掉队!不要掉队!”赫罗尼莫回过头这样喊着,一根掉落的树枝被狂风吹了过来“啪——”的一下抽了回过身的他的脸庞之后又直愣愣地朝着我们的小米拉这会儿飞来,因为能见度很低的缘故米拉呆呆地没能反应过来但在被树枝击中脸部之前身旁的贤者闪电般地伸出了左手一把抓住了它。

  “戴上兜帽,小心不要被异物伤到眼睛。”亨利如是说着,而被树枝抽了一下脸的赫罗尼莫愤怒地跺了一下脚火把乱抖的场景没有能够逃过其他人的眼帘。“你们听!”最前方引路的老胡安像是发现了一些什么忽然停了下来,此刻脸上火辣辣地疼痛加上今日诸多不顺的赫罗尼莫没好气地吼了一句:“听什么,见鬼的风声吗!”

  “不,仔细听!”老胡安没有因为他的语气就发脾气,他冷静地这样说着,而身后的其他人也都是侧耳倾听——在呼啸着发出“咻呜”的风声和“哗啦哗啦”的植物摇摆的声音当中,夹杂着一丝丝的不算特别明晰的“噗通”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给掉到了水里一般。

  “水声,怎么着,难道要沿河而下吗?”也钻到这边来的欧菲米奥仍然试图开口取得存在感,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搭理他,年轻的佣兵脸上满是尴尬的神情,而老胡安则转过头对着赫罗尼莫说道:“来的时候勘测到的适合扎营的地点有一处就是在小河旁边的背风小丘下方,但我不确定现在去那儿扎营是否是个正确的——”

  “有什么好犹豫的!今天我们遭受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前往那个方向,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一处能够避开这些该死的狂风的地方进行扎营,而且损失掉的淡水也需要找一个地方进行补充,快点带路!”一连串的事情导致此刻正在怒火中烧的赫罗尼莫丢掉了任何对于队伍当中二号人物的尊敬,他对着老胡安这样咆哮着,而中等身材的狩猎专家喘了口气,这会儿也并没有跟他做过多的计较。

  但他这边是这样,身后也走过来的贤者却是皱着眉提出了反对的意见:“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他用流利的拉曼语这样说着:“刮这样的风明显是又有暴雨要来了,多半还是雷暴,这种天气下在河边扎营是一种非常冒险的行为,万一遇上山洪的话我们连逃都来不及逃。”

  因为风声很大,亨利不得不抬高了声音这样说着,但连德高望重的佣兵团干部胡安的意见都不肯听的赫罗尼莫又怎么会把他这个外人的意见当成一回事。

  “听着,北佬。”身材强壮的小队长转过了头用手指点着亨利的胸口刻意地采用了一个南境人常见的对北方人的蔑称这样说道:“你或许了解你们那片鸟不生蛋的冷死人的土地,但这里是南境,是我们的地盘。”

  “而你对南境一无所知!”他这样说着,也不知道是在把自己的不满朝着谁发泄,只是这句话却迎来了旁边人的喝彩:“说得好!”欧菲米奥拍了一下手这样喊道,之前他在众人面前被米拉打的那个耳光可谓使得他颜面全无,恨屋及乌地,和米拉在一起的亨利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个年轻佣兵的敌视对象,此刻看到亨利被赫罗尼莫这样讥讽他就像是自己也出了口气一样兴高采烈地鼓起了掌来。

  只不过就连赫罗尼莫也只是冷冷地撇了他一眼,依然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搭理他。

  “唉——”亨利叹了口气,然后在摇曳的火光当中和胡安对上了眼。

  “今晚我们轮番守夜吧。”他对着老狩猎专家这样说道,对方点了点头,而前方赫罗尼莫再度在狂暴的风声大声地咆哮道:

  “前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