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30章 浑水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52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言语这种东西对于人类而言有多大的力量,早在古拉曼帝国之前的古典时代人们就已经注意到了。

  冠名内海的莫比加斯古文明,这个传说中被天使所毁灭的古国遗留下来那些残篇断章就曾记载:“凡是莫比加斯国的公民,自十岁起便需研习“辩论术”,他们应当能够随时随地就任何当下的;过去的;未来的事情与任何人进行辩论。”——而在后期崛起的不可一世的拉曼人眼里,能言善辩也是一种值得称赞的好品质。

  巫师和魔法师们所说的语言是带有魔力的,这种魔力可以切实地改变现实改变物理现象。但并不存在魔法的常规语言同样具有力量,而且这份力量只怕比起任何的魔法都要强大。

  一阵激情洋溢令人热血沸腾的演讲调动起来国民的事情翻阅历史都不算少见,以笔为剑的拉曼历史学家和哲学家们所遗留下来的文献杀伤性煽动性之大以至于曾有数任帝皇下令焚烧图书屠杀文人。

  “正是那手无缚鸡之力者,反而掌握着最强悍的武器。”

  直至今日,帕德罗西的贵族子女们仍旧需要练习如何与人辩驳。在帝国贵族眼里这既能够锻炼他们的思维灵活性,又能够为将来进入政治界甚至是军事界打好基础——而即便是最不济的进入到商业管理行业,能言善辩心思巧妙者,也远远要比沉默寡言的人更能吸引他人瞩目,从而扩张人脉大大地增加成事的几率。

  老村长在几名子孙的护卫下登上了土墙一侧的阶梯,爬到了原本就是为了抵御外敌入侵而改建的带有原木栅栏的高台上,朝着下方挥了挥手。

  能够在这个岁数仍旧担任村长,他在这个村庄当中显然也是拥有着不小威望的。

  村民们在见到老村长出现以后,骚动逐渐平息了下来。

  他甚至都不需要开口,这些人就自然而然地服从了。塔齐托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而后方院子内包括好几名佣兵和商人在内的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

  情况似乎逐渐趋于控制,但贤者却依然让所有人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

  “你们,想要的事情啊,老朽都,知道啦。”他用几乎每一个名词后面就拉长一次音调的独特说话方式开口说着,而话音刚落下方的村民们就开始了大喊。

  “交出那个贵族!”“村长啊,那商队里头有贵族!”“抓着当人质去要挟领主!”之类的说法此起彼伏。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他摆了摆手,村民们再次服从地安静了下来。

  一位领袖是否拥有威望,在眼下这种情况当中就显露无遗。老村长显然是对于局势拥有相当的掌控能力的,虽说一个村庄当中人数众多怀有其他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但不论是否真心坚信跟随着他,在大众都服从的情况下少数的几个个体也是不敢造次的。

  “这个事情呢,说是误会,其实也不能算是误会。”

  ——米拉愣住了,她望向了亨利,而其他的那些商人也都感觉到这个开口有点不太对劲的意思。

  他们分明已经交待了这位老村长正确的说辞,只要由他来说是误会,玛格丽特是商人家的小姐而不是贵族的就可以解决整件事情,但他这个做法又是什么?

  不算误会?——老村长接着说道:“这位小姐,确实是贵族。”

  “这家伙搞什么!”菲利波叫了出来,而他的反应立马引来了院子当中所有其他村长家的男丁敌对的反应,他们拿着木棍之类虎视眈眈地盯着这边。前方的塔齐托回头瞧见了也大跨步下了楼梯就朝这边气势汹汹地冲来,但在矮小的菲利波前面,我们的贤者先生站在那儿。塔齐托明白他斗不过亨利,因而走到了一半忽然又是冷哼一声然后迈着大步跑了回去。

  “欺软怕硬。”米拉小声地说了一句,这让旁边耳朵尖的菲利波感觉有些五味杂陈,一方面白发的洛安少女算是在为他不平另一方面她所说的话虽然无意但确实是在说年青人弱。

  这到底算是站在他这边呢还是在损他呢——念头仅仅闪过一瞬间就再度回归到了眼下的局势之中。老村长接着慢慢地说道:“她虽是贵族,却是与本地的,那些领主,毫无关系的。”

  “就算没有关系,贵族还不都是一个样!”下面有个声音这样喊着,而老村长没再说话,他只是直直地盯着他。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年老长者自古以来在社会当中就备受尊敬,更不要提他还身居高位。开口的那人怂了,他垂下头默默地退到了后面。而老村长接着说道:“凡事,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沦落到这副处境,与她并无关系。”,他说着,情况似乎扭转过来了,村民们没有大声地吵吵闹闹,院子里的很多人都松了口气,甚至包括菲利波。

  “还好,好像还能讲道理。”他这样说着,遗憾的是菲利波似乎有乌鸦嘴的属性,因为他话音刚落,外头那个听起来很可能就是之前抬杠者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这副处境和她没关系那和谁有关系啊,敢情我们变成这样还是我们自己愿意的啊!”虽然起因大概是被老村长威逼说没有说话的份令这个村民感觉颜面无光,但他这一声吼却喊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村民们是孤立无援的。

  作为混居民,作为高地人的后裔他们不受拉曼社会主流待见。被排挤到了这样的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头甚至就连贸易都无法顺利进行,只有这种小型的商队会到来,但也仅限于此了。

  遇到了什么情况,他们没有任何人可以求助,没人会帮助他们。

  名义上应该对他们拥有责任的本地领主恰巧是迫害他们最多的人,天灾已经够他们受的了领主那边还隔三差五强征税收搞得本地是一片混乱。

  “是啊,都怪我们自己是吧!都是我们自己想要的是吧!”闹事的村民再次开口叫骂,他的想法感染鼓舞了很多人,很多原先其实也已经有在这么想但却没有勇气说出口的人。

  “把......把那个贵族交出来!”先是有一个人有点底气不足地举起了手这样喊着,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响应。

  “交出来!交出那个贵族!”

  “我说啊,大家伙!贵族都是满街亲戚的,把那个贵族绑了去要挟的话,本地的领主也肯定会妥协的!”

  “是啊!对!就这么办,让那个蠢猪领主给我们负责一次!”熙熙攘攘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而越来越多的村民被吵闹声所吸引也加入到了围在门前的行列。原先仅仅二三十人的群众转瞬之间达到了将近百余人的规模,他们大叫着,而其中不少较为年轻冲动的人在听闻了三人成虎的夸大事实版本“事情经过”以后气势汹汹地转过了身向着远处跑去。

  若是亨利此时站在这上头的话,他定能够判断得出这些家伙是要去找人跟工具,打算大干一场了。

  但站在上头的不是他,只有老村长和他的孙子塔齐托。

  “然后呢?”老村长开口说道,村民们吵吵闹闹地没有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他抓着围墙的干枯的手上青筋暴起了,被人无视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是十分没有面子的,因此他一改之前沉稳的慢吞吞的语气,深吸一口气,然后加大了音量一声大吼:

  “然!后!呢!”

  老村长瘦弱干枯的身体里头发出来的声音十分巨大,村民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再度转过头看向了他。

  “你们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吗!”

  “你们知道我们,到底是怎么样,维持这个村庄直到现在的吗!”

  “就是因为我们不反抗,我们才能生存下来!”

  他大声地喊着:“我们的先祖为什么要从山上下来,就因我们厌倦了战斗!”

  “我们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才辛辛苦苦建立起这个存在,是啊,是啊,你们是可以把那个贵族小姐绑过去,你们可以威胁领主派出人来救援,可是当他接手过去以后呢?!”

  “当贵族小姐被放开的一瞬间,帕德罗西的骑士和皇家军团就会把这个村子里头的所有人杀得一个不留,烧光整座村子!”

  “这是——你们想要的吗!”

  他这样大吼着,不少的村民都垂下了头,但显然还不是所有人都认同这种结果。

  “那我们不反抗的话又要我们怎么做,抱着家人一块儿饿死吗!我有四个孩子,如果不这么做我只能把我的大女儿卖给人当奴隶!”那个一直在唱反调的声音这样喊着,而玛格丽特瞪大了眼睛。

  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到底是如何没有任何言语能够说明得了,那个最热衷于想要加害于她的人,恰巧是她最初想要帮助的人?

  这就是,她的善意能够换来的结果?

  女孩愣住了,亨利对着米拉还有费鲁乔打了个眼色,老管家和洛安少女皆会意点头,他们小声地去跟佣兵还有商人们做了沟通交流——而前方的那个村民再次大声喊道:“我们,乃是高地人的后裔!”

  “非要死的话,我们不会像是农民一样凄惨地饿死。”

  “非要死的话,我们宁可壮烈地战死!!”他这样喊着,而这样的话语引来了一大群跑回去叫人的年轻村民的认同,本就憋屈在这种村庄当中一腔热血无处发泄的他们高喊着举起了手中简陋的武器。

  “杀!抢夺!我们不会饿死!我们是高地人!”

  “对!”俨然已经成为领导者的那个村民紧握拳头回过了身:“冲出去抢,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就算变成流寇又怎么样,我们的祖祖辈辈都是这么活下来的。”

  “留在这儿我们只能饿死!”

  “愚蠢!愚蠢!愚蠢!”老村长再度加大了音量咆哮着这样说道,他涨红了脸,这件事情显然对于他这种年纪的人而言有些负担过大,因此在吼完这句话以后他不得不趴在围墙上喘了好久的气。

  “你们......你们是撑不过一周的!”“你们......你们......”他喘着气,用手指不住地指着他们,一时间气得都有些失语:“你们不知道,我们......”

  “我们做了多少妥协——”他说着,而那个村民再度开口,这一次的语气带着一丝尖锐的嘲讽:“妥协?”

  “看起来您可不像妥协了多少啊,村长!”

  “您一家子住的是全村庄最大的房子!吃的是最好的东西!每一次有商队过来也都是你们优先拿走了大头,我们只能捡一点残羹剩饭!”

  “看看您住的房子吧!看看您吃得膘肥体壮的孙子吧!再对比我们这些一个个都晒得干巴巴的家伙!”

  “我们在靠蔬菜和谷物果腹的时候你们天天大鱼大肉,这种权力你以为是谁给你的啊!是领主吗!是靠巴结了领主才有的吗!不是!”

  “是我们给你们的!是我们这些村民!”他大声地喊着,而老村长到这时候已经有些慌张了,他喘不过气来头脑也因此转不过来。这巨大的宅邸是荣华富贵的象征此时却成为了他的绊脚石,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和语句去辩驳,而已经到了这一步撕破了面皮的村民们也不再信任他半分。

  “叛徒!”

  “贵族们的狗腿子!”

  “摇尾乞怜的狗,毫无尊严的寄生虫!”

  仅仅一瞬之间,村长这个名头变得毫无价值。

  又或者早在很久之前,它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你没有办法帮我们解决这件事情,那你就没资格当村长!”

  他这样喊着,而一旁的塔齐托见自己的祖父气得没法说出话来当前就迈出了一步:“你们这群兔崽——”“夺呜——”

  “呃——啊——”长矛捅进了他肥壮的身体之中,塔齐托愣住了,他从未想过这些人会有胆敢反抗自己的一天。

  因为他自己是如此强壮,而这个村庄当中他又是地位最高的人。

  “准备撤离!”亨利一声大喊惊醒了所有愣在原地的人,佣兵们赶紧爬上了马车,而捂着鲜血淋漓的肚子摔到了外头的塔齐托成为了令整个局势崩盘的最后一根稻草。

  “冲啊!!杀啊!!抓住那个贵族!!”

  “咚咚咚咚咚!”的巨大声响开始响起,木门的门闩显然远远不够坚固,它开始颤抖着,而包括老村长在内这些人全部都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样。

  “准备好了!往哪跑”马里奥大叔回过了头,而米拉则牵着两个人的战马,他们都看着贤者。

  亨利一言不发,他解开了腰间的武装带,软皮制的剑鞘被丢在了地上,而贤者双手紧握着那把崭新的一手半剑。

  “呼——”“咚轰——!”

  他像疾风。

  不,如果是风的话,可能还不足以有这样的力量。

  像是惊雷。

  精钢制成的长剑在一瞬之间捅破了土墙,它在巨大的力道下由剑尖开始整个扭曲得不成样子,但却也已经达成了自己的使命——紧接着贤者双手护在了头的前面,整个人由这个破开了的点的位置生生地撞了出去。

  “轰!!咔嚓!!”漫天尘土飞扬,他直接撞破了土墙就这样冲了出来。

  “快!”围在木门那边的村民们注意到了这个角落的事情,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亨利回过头一声大喊,而会意的米拉一拍战马的臀部两匹马直接就从仍旧在逐渐崩塌的缺口处冲出来。

  “妈的!”马里奥大叔少见地骂了一句,米拉丢给失去武器的亨利一支简易的木棍,贤者单手抓着马鞍翻身上马,长长的木棍在他手里头像是一支骑枪。

  “轰嚓!”马鞭狂抽,这种时候也顾不得心疼马匹了,菲利波和费鲁乔护卫在玛格丽特的旁边他们的马车是第一辆冲出来的,紧接着商人们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

  “砰!”

  “我的货物!”由于临时开出来的缺口地面崎岖不平的缘故不少马车在冲过去的时候都有剧烈的震动,商人们遗失了一小部分没有绑紧的货物。

  “小命要紧!”马里奥大叔回过头这样喊了一声,而在车队过后断后的亨利和米拉也立马调转马头追赶了上去。

  贤者把手中的木棍丢了出去吓退了追赶过来的村民争取了一些时间,而待到他们跑出去一段距离步行的村民们不可能追上的时候,米拉回过头瞧了一眼。

  在她那双亮晶晶的蓝色眼眸当中,村民们正忙于抢夺掉落商品。

  “.......真是一滩浑水。”

  女孩回过了头,与其他人一并专注于狂奔逃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