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86章 默契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3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关于这一夜发生的事情,王都亲卫和门罗公爵府默契地选择了忽略。

  交手的对象是谁,双方都知根知底,但不论是谁都没有关键性的证据可以来证明是对方干的。因此他们也就默契地选择了维持这层表面上的和平,没有撕破脸皮。

  突袭队员们把死去战友的尸体就地埋葬在了附近的地方,为了防止被龙蜥或者黑豹刨出来他们还搬了不少矿渣压了上去。至于那些门罗旗下的人员,则就这样放任各类林间的蛇虫鼠蚁去吞噬。

  次日来到这里的铅矿矿工们见到身上爬满了各种毒虫并且还有啃咬痕迹的尸首时几乎吓破了胆子,有几具尸体还有明显的拖动的痕迹。肠子和内脏洒落了一地刚刚吃完早餐的矿工们当场就弯下了腰开始呕吐,想必这件事给他们的印象算得上是毕生难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迅速爆发又迅速完结的这一次冲突就好像是两名剑术高手之间的第一次互相试探,尽管在有如普通门罗居民层次的不知情者看来整个城邦的内部仍旧欣欣向荣,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双方再一次爆发之前短暂的和平。

  少数对气氛敏感一些的人例如商人又或者地痞的头头之类可以明显地察觉到王都亲卫的巡逻队巡逻的次数和人数都有所增加——尤其是在靠近公爵府的位置,精兵在装备和本身的素养上都有所提升,虽然巡逻的路线还是和之前一般无二,但表现出来的警惕性却要高上很多。

  就好像地震来临之前会焦躁不安的动物一样,这些人多多少少地意识到了或许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具体是啥他们说不出来,但多年经商又或者是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的经验养成的趋利避害的天性让这些人都开始如同下雨前的蚂蚁一样逃离此地。

  生活更繁忙单调没有太多变化的门罗居民们对这一切的反应要相对迟钝,他们或许也注意到了一些细节,但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只是继续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庆幸这好不容易回归的日常。

  时间平静地流逝着,亨利和米拉仍旧有在试图寻找费里的踪迹。他们甚至跑到了他母亲的坟墓附近去守着,但不想被人找到的少年佣兵却是一次都没有再冒过头。

  就这样,平静的表层之下各方都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数天之后,二月份结束了。

  进入三月份的克兰特地区和过去也没有太多的差别,在这个即便冬季气温也很少会掉到二十度以下的热带国家,人们对季节唯一的感受就只有“凉快”和“热”还有“热得不行”这样的三种区分。

  像其他更加四季分明的地区夏天热得不行冬天冻得要命的体会这里的人们从未知晓,自外地来到这里的米拉和亨利因为一直都很热也并没有时间流逝的实感。直到附近郊外的果树开满了明黄色的花朵,应季的蔬菜也开始从附近的村庄之中被运来,门罗的居民们开始庆祝起节日的时候,他们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一切。

  生活的节奏一下子开始变得慢了起来,拥有大量本地资源的王都护卫的调查不是两人可以介入的,加上能够搜素费里的地方都已经搜索完毕,两个人就跟字面上的一样彻底地变成了闲人。

  去门罗的佣兵公会接取任务的想法也确实有之,但因为之前那些外来佣兵闹腾的缘故恨屋及乌地和他们某种程度上有关系的佣兵公会也不幸地成为了居民们仇视的对象。

  往上瞧,居民们不信任他们,因为他们挂着和那些外来佣兵一样的徽章;往下看,门罗有治安哨所和军队,很大程度上也不需要佣兵们来为居民出力,或者说居民们的需求也并不是佣兵可以满足的。

  种种原因之下门罗本地所属的正规佣兵人数稀少不说,工作也是基本上没有,直到这段时间王都亲卫肃清了风气各种方面才有缓缓回温的迹象,但一时半会儿也依然是门可罗雀。

  没有事情好做,米拉和亨利再度像是回归到了刚开始注册佣兵的那会儿,每日剑术与知识的学习,现在还兼并有骑马的训练。

  亨利想要教会米拉的东西是马上战斗——这可不是随便一个地方就能够学会的东西,马匹的速度和体格带来的冲击力优势非常可观。但不用自己的脚来掌握行动方向和速度,面对同样的目标攻击时机的把握更加地困难,原先步行的时候可以轻易击中的靶子上了马反而频频失误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骑马,将马匹作为代步工具,很多人都会。但大部分人基本上都会在战斗的时候选择从马背上下来以增强对于局势的掌控能力,所以他们实际上只能算是“骑马的步兵”而并不是“骑兵”。

  马上战斗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以磨练才能掌握的东西,但在米拉真正学会这个之前,亨利还有另一项东西要教给她。

  女孩在这段时间以来剑术的基本架势已经愈发地熟练,武装剑剑柄上防滑的猪皮因为多次的练习已经磨得都有些脱落,她现在挥剑已经能够发出清澈的“咻——咻——”的声响,米拉明白这是亨利所称的“刃线”正确的表现。

  将长剑或者长刀之类的拥有锐利刃部的武器与视线齐平你可以看到它们就像是一条薄薄的银色线条,这样扁平状的刃部在以正确的方式挥出出来确认自己的挥击轨迹是完全垂直的时候,发出来的破空声会是尖锐的“咻——”的声音。

  相比之下假如你挥剑或者挥刀的姿势不对产生了歪斜的话,宽厚的剑面部分接触了空气,整把剑的阻力更的情况它就会发出如同挥舞棍子一般的“呼——”的声响。

  学无止境,现如今的米拉比起最初不单单明白了最基础的如何正确地挥剑,也学会了许多更为复杂的招式——但想要学会战斗,只懂得这些是完全不够的。

  “这是……”亨利在几天前外出过一次买回来了两个麻布包裹着的东西,今天他拆开了以后女孩发现那是两把样式简朴的一手半剑。

  材质是熟铁,下级的佣兵和没什么钱的劫匪恶霸常常会选择的武器。这种材料更为便宜也更容易锻造,但因为太软,剑刃在劈砍物品以后常常会直接卷掉。

  在用得起钢剑的情况下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它们,尽管打磨起来也相对简单,但更软的材质和钢剑一经对碰就会卷刃的特性显然也不是一种可靠的实战武器。

  “现在单手剑对你来说有点太轻了,还是说你更想学习剑盾的技巧呢?”两人来到了南城区郊外的地方,曾经与费里一起野餐的那片林间空地。

  “不,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买了两把。”米拉摇了摇头,更为便宜的铁剑用来充当练习无可厚非,身高已经达到了一米六几的女孩尽管纤瘦也已经勉强能够握持更大的一手半剑。

  单手剑更短的剑柄现在她要正确地用双手握持的方式挥剑已经只能握着配重球的地方,换成了一手半剑以后稍微适应了一下重量和重心,米拉就感觉到自己变得得心应手了起来。

  “教给你的本来就是双手剑术的起手式,在这之前你没有足够的体力来单手持剑。”面对洛安少女的疑惑,亨利开口解释道。

  女孩点了点头,但她扔不明白亨利为何要买两把剑。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米拉看见亨利解开了他背后大剑的搭扣,将其放在旁边靠着树干,接着拔出了另一把一手半剑。

  “呼咻——”贤者单手旋转了一下那把长剑,女孩明白他是在感受这把武器的重心。

  “稍微靠前了一点啊……”贤者嘀咕着这句话,然后转头看向了她。“咕——”女孩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用摆出了保守的中段“犁位”架势,双手低垂剑尖朝上指着亨利。

  “觉得有点太早了吗?”亨利普通而又放松地站着,因为体格的缘故一手半剑对他来说像是一把单手剑一样轻巧。

  “用开刃的武器对练,终究还是有一些害怕。”米拉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担忧,而贤者耸了耸肩:“为了安全使用木制的武器对练也无可厚非,如果要追求和真剑一样的质感的话,使用不开刃的铁制武器也可以。”

  “但……”他顿了一顿:“这些东西终究只是练习用的,无法完全地还原锐器对战的感觉——”

  贤者话音未落一脚踏出平直地挥出了一剑,米拉冷汗淋漓但身体还是迅速地跟了上来。

  “啪——锵咔——”“呼……呼啊——”愈是在剑术的道路上前进她愈是明白贤者有多强大,尽管是漫不经心并且刻意使得她容易格挡的一剑,女孩仍旧感觉内心无比地紧张。

  “咔——”她下意识地就想要像是以前用木剑对练的时候那样用力甩开亨利的长剑,但手感上却与过往大不相同米拉先是感觉到卡顿了一下紧接着贤者的长剑离开但她立刻就意识到了这并不是被她给甩开了过去。

  “咻——”亨利横过一手半剑,十字护手停留在了女孩的小脸前方。

  “刚刚的是?”假如这是在实战当中,米拉已经被对手用护手的攻击戳瞎了双眼。但她没有理睬刚刚的危险——因为她信任贤者;同时也没有对亨利力道的把握有任何的赞赏,因为这在米拉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只是,仅仅只是,把刚刚所产生的疑问瞬间就提了出来,全心全意只想着要解决这个问题更进一步。

  这种一心一意向前迈进的专注让亨利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收回了长剑,然后指向了米拉手中的武器。

  “看剑刃。”亨利这样说着,女孩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缺口……”她皱起了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没有办法理出一个头绪。所幸贤者在这,一如既往。

  “你刚刚想要滑开我的武器,然后向前迈进发起攻击,对不对。”亨利这样说着,米拉点了点头,这是很标准的做法,利用对方的攻击空档进行反击。

  “如果是木剑或者不开刃的铁剑的话,你确实可以成功。”贤者肯定了她的做法,但女孩并未对此感到有多高兴,她拄着一手半剑站立在原地只是静静地倾听。

  “没有锋利剑刃的木剑或者是铁剑,在两把剑交击的时候——”亨利竖起了一根手指,然后接着说道:“会滑开。”

  “因为彼此都是光滑而又坚固的平面,所以在接触了以后就会像是两块石头撞在一起那样向着不同的方向错开。”米拉静静地倾听着,而亨利接着说道:“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只适合用来练习招式的缘故,因为真正的实战用的锐利武器,在相互交击的时候——”

  “会咬在一起。”贤者竖起了第二根手指这样说着,米拉愣了一愣,然后点了点小脑袋。

  “不论是硬度超越对方的武器也好,还是硬度相近的武器也罢,剑刃这种磨到比头发还细通过锋利来杀伤敌人的东西,在被同样锋利的对手所碰撞到的时候,必然有一方或者两方都会产生缺口。”亨利抬起了他手中的那把一手半剑,上头同样有卷刃的缺口存在。

  “而这样的缺口,就会使你手中的剑,和对方的剑咬在一起,而不是像木剑或者没有开刃的铁剑一样滑开。”亨利说着,米拉点了点头,她算是明白了自己之前的感受,但这还没完,贤者接着说道。

  “但这件事情就好像其他的很多事情一样,是可以被利用,从而创造自己的优势的。”他收起了手,放下了长剑,接着说道:“刚刚我在你想要甩开我的剑的一瞬间反应了过来,利用你向着左边挥剑的动作反转剑身袭击你的右侧,就是以此为据的。”

  “不是直接滑开,而是咬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呢,小米拉。”亨利微微一笑,对着她提出了一个问题,女孩低下了头,稍作思索便恍然大悟地抬起了脸,用那双亮晶晶的双眸紧盯着贤者,大声地说道。

  “意味着有时间可以去感受对手的发力!”她这样说着,同时回想起亨利很长时间以来像是全身长满了眼睛一般的各种行动,答案变得显而易见——克莱默尔就是贤者的双眼,兵器交加之间对方试图发力或者抽离,通过剑刃传达到手掌的力道加之以丰富的经验他可以清楚地判断出来对手的下一步行动。

  “原来如此……”米拉频频地点头,加深了理解以后她在这方面上又更近一步,亨利微微笑着看向了她,然后稍微退后了几步,再次抬起了长剑。

  “那么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要用危险的锐器跟你对练了么。”他这样问着,而米拉点了点头。

  “是!老师。”

  “锵——叮——”金铁交加的声音不断回响,两人十分有默契地选择了最为简单的招式进行对练。专注而又刻苦的弟子加上高明的导师,米拉在这段时间以及从今以后的成长速度,或许会远超任何人所能想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