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65章 在阿布塞拉(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3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不知是否称得上是天意弄人,在亨利他们一行人到达红嘴雀氏族不算很大的营地的一个半小时以后,由于马车拖累而不得不走上三天的这段路途中一刻未停的大雨,肉眼可见地逐渐缩小最后完全地消失了。

  雨过天晴迅速重新变得澄澈起来的草原的天空,多多少少地减轻了一些众人心头的沉重感。他们停留的地方位于氏族营地的外围,隔着两百多米的距离与对方相互警惕。艾本尼到来以后简短地交代众人在这儿驻扎就带队跑去跟本族的族长报告了,能够作为外出部队的指挥官他在族内的身份当然也不会很低,但这种大事还是需要最高阶级的人来定夺才行。

  或许是因为前面亨利展示了一下简单粗暴的力量的缘故,也或许只是去到了别的氏族的营地确实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由于理念不合堵着一口气一直保持距离的哈利德等人这会儿总算也是回归到了队伍之中。佣兵和商人们在更大的威胁面前默契地没有跟这些草原武士起任何的冲突,双方人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严密的防卫阵列,面朝着红嘴雀氏族的营地警惕万分。

  单从理论上来分析的话他们此刻的处境可谓相当不妙,眼前的红嘴雀氏族确实如同名称一般仅仅只是个数百人的族群,以草原常见的四口之家一个营帐来粗略统计的话约莫是七八百人上下,但这种过分理想化的计算方法是有失准确的,算上老人和年幼的孩童以及尚未结亲单身的壮年男性的话各种比例还要相对调整一下。

  加之以草原人尚武的天性,这个人数的族群营地能够作为主要战力的青壮年男女应该在一百五十人左右的层次,而除此之外恐怕还有相当数量的少年和老人能够在倾巢而出的战斗时成为力量——草原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好几把弓,制作它们还有箭矢所需的木柴都是每年一并和营房建筑用的木头批量砍伐的,游牧民族的天性使然他们即便雨季也会时常迁徙,因而当发现有可以取得物资的时候自然也不会错过——总而言之。

  总而言之,来到了对方家门口的亨利他们一行人,这会儿若是展开了战斗的话处境只怕会比之前都糟糕上许多。从决定了跟随对方一同前往营地的那一刻这一切就注定会发生,拉着辎重的马车行动缓慢他们又不可能把它遗留在草原上,分兵出一部分人留守另一部分人跟随前往的话也只会令两边都变得脆弱易受攻击,唯有所有人团结一心才能够造成足够的威胁进而自保,无奈之下只能是一齐前往对方的营地。

  而在这种情况下,假如红嘴雀氏族那边的人打算攻击他们了,毫不夸张地说,在压倒性的人数优势面前,就他们这点战斗力,全军覆没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保持着的两百米的间距仅仅只够在对方袭来之前做好迎战的准备,即便万分之一有人能够得以逃跑,这些好不容易才拉上半坡的辎重物资也必然是要落入红嘴雀氏族之手的——佣兵们为何会因为雇主打算前往对方营地就士气下降的原因也正是如此,虽说之前寻找白羊氏族的时候也曾有忧虑,但那时只是因为未知的缘故,真正接触了以后明白打交道的对象毕竟也是一个成熟的大氏族,这点物资他们还犯不着去抢,就自然地化解,而相比之下这一次可是确确实实地起了冲突的。

  一旦对方动了攻击的心思,那么他们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而如何避免这一切,经过之前的战斗以及力量的展示已经在队伍当中成为了默认的主心骨的我们的贤者先生,自然而然地就给出了答案。

  拥有萝丝玛丽的费列克斯家族作为资金支出,一行人这一次准备的物资可谓极其充沛,各种工具用品当中还包括了在平地里挖路还有建筑营地用的铁铲这样的存在——这种实用性很高的工具可不像人们所想的那般普遍,由于铁相对稀少昂贵的缘故大部分西海岸那边的农民用的都是木制的铲子和叉子,很多人家里头唯一的铁器就是一把用了很多年的伐木用的斧子,就连炊具也基本上都是陶土制成,也就只有南境这种财大气粗的地方,才能够拥有大量的铁器。

  此时此刻我们的贤者先生指挥一众佣兵们进行的准备措施就是运用了铁铲这种结实可靠的工具,不论是西海岸还是东海岸常见的对付骑兵用的营地防卫都是用削尖的原木搭建而成的名为“马拒”的半人多高的栅栏,但在缺乏木材的草原上,他们自然就只能就地发挥了。

  刚刚停雨的地面松软潮湿本就不利于骑兵冲锋,再用铁铲在上头挖上一些壕沟,不需要很深,只要破坏地面的完整性使得骑兵无法高速接近也已经足够。

  地形的高低差成为了此刻有力的帮手,他们无需像是护城河那样挖一整个圆圈只要做好面前的部分即可,达成了针对对方骑兵的地形预设以后,亨利又指挥着佣兵和草原武士们组成的两支骑兵直接就在营地出口的附近严阵以待。

  大敌当前即便是哈利德也一反常态地乖乖遵从了贤者的指挥,在艾本尼回归他们的本阵前去报告的这段时间他们马不停蹄地完成了准备,而待到一切都就绪以后,环视周遭,稍微有一些作战经验的人轻而易举地就判断出了亨利的意图所在。

  挥汗如雨的佣兵们用铁铲胡乱挖出来的壕沟和深浅不一的坑洞遍布了他们面前的一段道路,看似随机分布的它们在始作俑者看来却其实是有条不紊,左右互相错开的壕沟和坑洞当中潜藏着一条相对较为平稳的道路,正面前来必然会被地形所干扰但是拐弯朝向半坡的话前往红嘴雀氏族营地的侧翼一路畅通无阻。

  ——这是一种威胁,明晃晃的威胁。

  没有任何掩饰的壕沟和坑洞以及布置在出口附近的骑兵队伍,明摆着的不打算跟人多势众的对手硬碰硬,停在敌人的家门口不尽是坏处,诚然对方调兵遣将更加便捷兵力充沛,但同时地,留存在营地当中的老弱妇孺也成为了容易遭受攻击的对象——亨利对于兵力的安排就是这样一种沉默的威慑,假如对方打算对他们下手的话那么这边的应对措施就是利用地形和防守的准备缠住主力部队然后派出骑兵去侵袭营地。

  就算在之后肯定会被对方迅速回防的队伍或者是营地内的其他人反击而全军覆没,一支突围出去的骑兵杀入充满老弱妇孺的营地也足以迅速造成毁灭性的破坏。说是残忍也好冷血也罢,在和艾本尼这样狡猾的人打交道时任何的心慈手软都只会招致灭亡,历史永远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仁义和荣誉这种东西和平的时候说一说也就罢了,遇上战斗的时候仍旧紧抱不放的话只会被它所拖累溺死。

  因所谓的正义与矜持而拒绝去进攻对方的弱点,甚至拒绝以对方的弱点来要挟别人的人大多数都成为了无名的枯骨,任何国家历史上著名的将领都是能够冷静地将人命看做是数字的加减游戏的。不论后人如何宣扬他们有多伟大,造成的人命损伤都是实实在在的;不论西瓦利耶和亚文内拉的那些骑士贵族们如何崇尚战争,事实就是这种东西是极为残酷而又冷血的,它的毁灭并不仅仅局限于那些身处战役当中的军人,交战双方的平民家破人亡的数目同样只增不减。

  只要是战争就必然会有死亡,损失的壮年劳动力导致的家庭破碎是常有的事,之后某一地区因为被征兵有去无回导致无人收割粮食进而产生饥荒,进而民不聊生,这些都还只是直接的损伤,再加之以军队所消耗的物资,兵痞在当地犯下的奸淫掳掠,一旦战火燃烧到了家门口——即便只是眼下这样数十不足百人规模的冲突,对于红嘴雀氏族的族人而言造成的伤害也会是巨大的。

  想必此刻的艾本尼也正因为贸然带领他们这些危险的外人来到营地的附近而正遭受上头的指责吧,而亨利他们所此时此刻所需要做的就是让对方更加进一步地意识到自己一行人的威胁性——红嘴雀氏族这样的草原游牧民族可不是什么善茬,特别是前面也已经起过冲突的前提下,现如今再来善解人意地表示他们无意战斗只会引起这些攻击性极高的草原人的杀意,若不能表现出破釜沉舟的气势的话那么他们的处境只会更加地危险。

  愿意或者不愿意,哈利德他们一行人还有佣兵们这会儿是绑在了一条船上的了。

  “……”时间在安静地流逝,随着乌云散去太阳重新出来地面也在逐渐地恢复干燥。佣兵们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紧张的状态,因而一段时间过去确认对方暂时不会过来袭击,并且这幅预备的姿态也照计划被远处的那些红嘴雀氏族围观的人所瞧见了以后,亨利就令两支骑兵队的人都解散开来,迅速地进行饮食补充体力。

  大雨连天当中赶路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获得充足的休息,三天下来许多人也都是感到十分地疲惫,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士气会低迷到几近爆发的缘故。以科里康拉德为首的索拉丁地区佣兵们在南境享有良好声誉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不像南境本地人那么地娇气,贫穷的西海岸艰苦的环境造就了这些人为了赚一口饭吃任劳任怨的本质,这也是之前因亚吉服软赔偿以后并没有对佣兵们的士气投来太多关注的原因。

  要让他们的士气回升方法非常地简单,一顿美味的热腾腾的饭菜加上一些收入上的补偿就可以轻易地满足,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阴雨连绵的几天时间内微胖的商人领队都没法达成这一切,才最终导致了艾本尼的算盘几乎就快要得逞。

  眼下就这样驻扎到对方的营地门口然后就架起大锅开始煮食的行为看起来有些没心没肺,但仔细想想此时不为更待何时,士气虽说因为亨利之前的表现回升到了相对稳定的程度,但敌营就在眼前这种压力之大如果只是一味地让他们固守的话必然会导致心理上的崩盘。

  士气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涉及到凝聚力和执行力等等诸多因素的它说是决定战果成败的关键因素也并不为过。士气高的队伍团结一心彼此都信赖着队友,不用在战斗的时候防着背后的偷袭自然战力也大为提升,而士气低迷的队伍很可能敌人还没打过来自己就先缴械投降。

  背井离乡,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的佣兵们都是崇尚及时行乐的人,因而当亨利和因亚吉共同决定架起大锅开始就这样没心没肺地在明知有威胁的红嘴雀氏族家门口开始煮食时,很多人愣了一愣,然后都是开怀大笑了起来。

  这种粗野的豁达,畅怀的大笑极大程度地缓解了紧张的气氛,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那边的骑士贵族们或许永远都无法理解罢,正因为命如草芥很可能活了今天就没有明天,他们才更加地心胸开放。

  来到阿布塞拉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然而直到这一刻,整支队伍当中的佣兵们才算是真正地接纳了彼此。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或许无法像是我们的贤者还有洛安少女那样识得许多文字,但这种用伴随着大锅的美味,一边享用它们一边说出来的粗野的话语,却蕴含有绝对不算粗糙的人生的道理。

  我们的白发少女捧着一碗热腾腾的肉汤,商人们这一次豪放地放进了许多的香料,她坐在一堆佣兵们的中间听着各种口音说出来的话语,而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流逝着。

  不知从何时起,前面纠结不安的心灵,也逐渐地平复了下来。

  所有人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之前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保持的距离拉近以后,伴随着大笑和美食,众人一边警戒着,一边尽情地享受当下。

  洛安少女和黑发的贤者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处于这个群体当中,佣兵们不时朝着两人搭话,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同时照着亨利的吩咐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取来一些蜡烛取出油脂包裹在箭头上做成火失,重新变得干燥起来的话面对密集的营地火焰也会成为一种极为有力的武器。

  太阳逐渐地从一侧走到一侧,回到了营地之后的艾本尼如同泥牛入海,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直到夜幕降临红嘴雀氏族那边的人也只是远远地观望。

  几支火把被立起来固定在了营地周围马车的边上,这一段时间下来用以燃烧的木柴和油脂甚至是粗布都已经消耗了不少,所幸今晚天气晴朗月色明媚,因而也不需要去再消耗过多的燃料。

  经过一顿饱餐和交谈欢笑佣兵们彼此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此前只是工作关系的话经历过这一切也总算谈得上是“同伴”了,虽说以哈利德为首的白羊氏族那一群人仍旧是和他们保持距离,但暂时而言双方都达成了默契不再互相对立。

  轮班岗哨安排决定,连日奔波的许多人夜晚降临了以后都是困乏不已,为了维持战斗力自傍晚开始亨利就安排佣兵们轮班睡眠,而到了晚上八时少许,第二班守夜的人总算起床接替,第一班的人总算可以前去睡眠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熙熙攘攘,然后众人就瞧见十来个拿着火把的红嘴雀氏族的骑手朝着这边前来。

  “啪啪啪啪——”岗哨的佣兵们用武器敲打着盾牌发出巨大的噪音让还在休息的其他人赶紧起床。

  显然,艾本尼和上头的交谈得出一个结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