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01章 进化(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7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夜里忽然刮起了风。

  丘陵地过后,追寻着食尸鬼与魔女的踪迹,他们一路穿过有起有伏的地形,艰难跋涉。

  愈是往东,地势就越低。尽管再往东去越过森林的话就能来到辽阔高耸的帕洛希亚高原,但处山脚下的巴奥森林却有相当一部分区域是位于莫比加斯内海的海平面之下的——这使得它们常年潮湿又泥泞,形成沼泽。

  这里本是小型两栖类和爬行类的天堂,在入夏的时候若是如此深入森林的话,兴许还能听见连成一片的蛙鸣声。

  但如今存在的仅有寂静。

  寂静之中,孤零零回荡的呼呼的风响。

  过分软烂的泥土使得大型树木无法扎根稳固生长,因而这片区域所存在的仅有小型的灌木和野草。它们不足以遮挡住这能够将油蜡布吹得猎猎作响的狂风。

  令人难以忍受的恶劣环境似乎进一步恶化了。

  在缺乏美味温暖的食物和容易行走的地形之外,他们现在连想要好好休息也没有办法做到。

  风是从沼泽地那边吹来的,正前方延绵不绝的地面全都是,唯有他们所处的这一小片地方还有身后来时的方向因地势较高尚且有干燥地面。毫无遮拦物得以畅通无阻的狂风,就连稳定的风向都没有,从四面八方涌来。

  原先攀爬难受无比的丘陵现在变得令人怀念了起来,在这仅仅只是相对干燥一点的土地上,树木也无法长得过大。许多体积太大迎风面积大的树木早已被连根拔起倒在了地上。

  冒险者们最初试图判断风向然后将帆布正对着风向倾斜固定——这是无比标准的做法,可这狂风紧接着从另一面吹来,而早已枯死尚未倒下的纤细树干则完全承受不住这等风压,直接就应声折断,连在帆布的尾部狂乱飞舞,仿佛有一透明巨人手持战棍怒吼咆哮。

  最后他们总算控制住这一切,依赖倒下的巨大树木和周围的石块作为重压,庇护所仍旧在狂风之中猎猎作响,冷风从任何可以钻入的缝隙侵袭,令人不得安眠。

  轮班进去睡觉的人,到头来都还是裹着披风重新走出了营地,即便已是深夜,他们也依然守着左右疯狂摇晃的篝火,无法入睡。

  人类的力量,到底是渺小的。

  有经验的老狩猎佣兵们脸色阴沉,这不仅仅是因为连日以来的疲惫使得他们难展笑颜,还因为身处这种环境之中,他们凭借自身丰富的见识得以判断出来己方的不利之处。

  食尸鬼和魔女的足迹一路蔓延至沼泽地之后遗失。

  白天发现踪迹厚,本以为仅仅几个小时的距离,他们骑乘马匹应当可以很快追上,但直到暮色降临,他们只是刚好来到了这片沼泽面前。

  敌人的身影全无,有的依然只是类似的踪迹。

  它们到底是涉水而过还是转道走向其它方向,这只能等到明天再继续调查。

  人们别无选择,只能就地扎营。这是最糟糕的露营地点,周围空旷又缺少遮蔽物。他们无从隐藏自己的气息,点燃篝火的亮光三公里外的敌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警惕性使得老练的佣兵们开始不安。

  他们也知道这是目前所有的最佳选择。冒险渡过沼泽是愚蠢的做法,而往回走一些虽说大抵可以避开这恼人的狂风找寻到足够粗壮的树木扎营,可却会陷入更加无防备的境地。

  临靠着沼泽诚然在这狂风吹拂下不能入睡,但至少到处都是积水的低洼地面可以在黑暗当中提供声音这道警戒——它杜绝了食尸鬼从这个方向悄然接近偷袭的可能,若是撤离到来时方向上的树林当中的话,就连这地利也没有,只能全方面地依靠己方的防卫。

  取暖和烹饪用的篝火是必需品,它在平坦绵延十几公里的地面上无比暴露。

  但这还仅仅只是担忧其一,那些可憎的亡灵拥有强大的夜间视野,即便是没有火光它们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真正让老斥候们感到不安的,是风。

  作为狩猎佣兵,他们跟野兽打交道的时间不在少数。

  机警的野兽或是魔兽,嗅觉都要远远超过人类。因此任何合格的猎手不论是普通的猎人还是职业狩猎佣兵,对于风向的掌握都是基础中的基础。

  光亮还能被地形所遮挡住,烧柴的味道,却能被风带出十公里之远。

  莫要将自己置于上风位,主动判断主动隐蔽,隐蔽性就是最好的防护最好的盔甲和盾牌。

  但在这狂乱又不停变幻风向的大风之中,他们是暴露的。像是黑暗中的一盏灯塔一样将自己所在位置的讯息泄露给任何可能的敌人,这令人们感到十分不安。

  情报是不对等的,他们不清楚食尸鬼会从哪里来,还有多少只剩下。

  坐以待毙不是办法,但主动出击也面临着相当的危险。

  在狂乱摇曳的篝火和火把照明的橘黄色光芒之外,一切皆是黑暗,一切皆是未知。

  而恐惧。

  在其中滋生。

  篝火依然摇曳着,木材取之不尽因而他们也不必担忧,在遮蔽物的帮助下足够庞大的篝火不会轻易熄灭。

  待在营地内的人们盯着它,篝火烤得他们的脸庞和手掌发干。

  而营地外面的人背对着它。疾风刮得脸生生疼,尽管并未下雪,但暴露在狂风之中他们迅速地流失着体温。裸露的手指开始变得冰冷而又僵硬,就连盘子和叉子都没有办法握紧——厨师们尽力而为了,他们将干硬的面饼进行烘烤出理然后用手头边仅存的香料配合果酒做成了热腾腾的蘸酱。

  人们起初试着唱歌,试着就这好不容易配合得来的热食做些什么振奋一下士气。

  但最后还是都安静了下来。

  干硬的面饼到底还是令人提不起胃口,热气在风中迅速地消散。不出意外的话,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有这样热腾腾的美味可吃。

  “杀了马吧,烤点肉吃。”

  “那装备你是打算自己背吗。”

  毫无生机的大地。

  只有寒风在呼啸。

  半个月时间的跋涉,从一开始的雄心壮志,到现在的沉默寡言。

  击败他们的不是残酷血腥的战斗,而是艰难的生存环境和枯燥乏味的搜寻工作。

  这本不应如此,常年在野外行走的狩猎佣兵们个个都是从大自然当中搜寻资源谋求生存的好手。可就连自然都已经毫无生机的时候,他们有再多的技能也无从施展。

  “就连面对最凶恶的猎物时,他们也没有像这样沉默过。”史蒂芬这样说着,喝光了随身带的最后一点烈酒。

  这是十分不妙的情况。

  正如激战过后的短暂松懈正是最危险的时刻一般,这种因枯燥而带来的疲惫使得众人的战斗力都大幅下降——仍保持机警的仅有我们的贤者先生在内的少数人,但这显然是不够的。

  人数仍有两百出头的营地需要关照的方方面面他们顾不过来,而等到亨利察觉什么不对来到后方时,昏昏欲睡的两名看守的佣兵才急忙检查。

  发现。

  驮马的数量,变少了。

  “有血腥味。”这是狂风也无法遮掩的熟悉气味,如锈铁溶于水再由高温蒸发,久久难以从鼻腔当中去除的味道。

  众人对此都不陌生。

  在因这天气、这地形、这食物甚至这空气而恍惚失神的瞬间。

  食尸鬼。

  接近了。

  “都打起精神来!打起精神来!”

  “清点人数!”迅速反应过来的亨利皱着眉这样说道。

  两百人和几百匹马的营地不小,他们分成了好几个哨岗小组在附近警戒。看守马匹的这个小组失神但损失的还仅仅只是驮马,其他地方若是遭遇袭击的话——

  坏预感应验了。

  哨兵少了两组人。

  “分兵,我们追上去看看。”亨利对着阿道佛斯这样说着,后者点了点头。所有人按照专长的搭配分成了相对均衡的两支队伍,阿道佛斯率领较多的圣骑士和大量魔法师们收缩营地在明亮的篝火周边就地防守,而亨利则与米拉、菲利波、奥尔诺还有史蒂芬一并,率领着较少的圣骑士和弓弩手狩猎佣兵们出行。

  “血迹。”他们循着血腥味和不自然的痕迹向着西面循着来时的路线一路往前。

  人们紧握着武器,屏住了呼吸,一步一步,小心翼翼。

  但黑暗是亡灵的盟友,不是生者的。他们手中的火把在疾风之下难以提供足够的照明,而本应明亮的西芬克魔力之月又偏巧不巧地被乌云所遮挡。

  所以一直到贤者注意到了风向有些不对,他们才意识到。

  自己被引诱出来的事实。

  “向我靠拢,聚集成圆形!”亨利高举着火把示意自己的位置并大声地喊道,同时队伍当中的奥尔诺也会意地高举魔杖。

  “阿克图’露娜!”“砰——”她叫着,紧接着炽烈的白光从魔杖当中伸展出来照亮了极大的范围。

  “嘶——吼——!”畏惧这饱含高等精灵魔法师魔力光芒的食尸鬼发出惨叫捂着自己的脸庞,而眼尖的米拉迅速地适应了这明亮的光辉在其他人尚且眨着眼的时候她就一声大喊:“在树上!”

  “它们在树上!”“嘶——嗷啊!”像是发起了一声号令,成群结队的食尸鬼一拥而上。

  “弓弩手!”菲利波大声叫着。“来不及了,拔剑,圣骑士顶上!”贤者大声地喊着当先就把火把插在了地上,他一步当先单手提着克莱默尔就由下至上地劈斩了出去。

  “砰!咔——!”亨利刻意地偏转了自己打击的角度,并不切开整头食尸鬼而是将它给击飞,以避免这沉重又强壮的生物冲破己方的圆形防守圈。

  他的反应相当及时,若是队伍没有缩成圆圈仍旧以松散的搜索阵型的话恐怕此时已经出现了减员。

  但即使如此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黑暗限制了顶在前方的圣骑士们的战斗能力。尽管奥尔诺施展的魔法瞬间照明了周围的广大区域,但这同样使得许多人的眼睛需要时间来适应强光。

  首轮冲击至少有三成应对的攻击落空,直挺挺地冲过来的食尸鬼直接来到了面前,若非迎击的都是身着板甲的圣骑士,只怕这第一回冲击就要出现伤亡。

  “咔——锵!!”坚固的钢铁胸甲在强而有力的刨抓下出现了凹痕,但它还不至于被这种程度的攻击所击破。在友军的帮助下被撞翻的骑士们重新站稳了脚跟。

  他们像是绽开的花瓣一样迅速地扩散了开来,尽管步行却以一记冲刺逼退对手同时为队友扩大了行动的空间。

  好几头食尸鬼迅速地在攻击之下殒命,而后方的弩手们也终于在这个时候反映了过来。绞盘上弦的重弩钢铁铸就的扳机结构释放弩弦,一瞬间淬火的短矢准确地命中了食尸鬼的脑壳,精准地点杀了在白光之下暴露无遗的可憎亡灵。

  “光要没了!”身处阵中央的奥尔诺忽然一声大喊,前方的亨利立马反应了过来:“收缩,回防。”他大声地喊着。深入搜索的他们这附近的树木要比起靠近沼泽那边的更粗壮一些,众人靠在了其中一棵大树附近,围成了圆圈警戒着四周。

  “呼——”炽烈的白光在一阵波动之中消灭,这等程度亮如白昼的光辉即便是奥尔诺也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精灵喘着气蹲了下来,而在光亮之后众人的双眼不得不重新适应相对黯淡的火把光芒。

  她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但喘了几口气之后就用相当快的语速继续说道:“她对魔力很敏感,这不是一个好决定,我们最好回去营地汇合。”

  “呼——嚓——”火把在地上插成了一圈,空出手来的人们双手拿着武器警惕着四周。米拉和菲利波皆是小喘着气,尽管他俩并未直接与食尸鬼接触,但刚刚一瞬间在白光之下密密麻麻攀爬在树木上的食尸鬼那副场景实在令人胆颤心惊。

  亨利回过头瞥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奥尔诺的警告是确实的,可视力远比其他人更加优秀的他能够看得到。

  那些食尸鬼并没有离开。

  它们却也没有进一步地进攻。

  “这些家伙......”

  “就好像在以逸待劳,不像是以前那样一味地只知道扑上来。”一并跟随贤者等人出来的史蒂芬握紧了他手中的双手战斧,喃喃说道。

  “嗯。”亨利简短地应了一声。

  肉体上强悍的敌人,虽然有可怕之处,但只要掌握了合适的方法,应对起来其实也并不难。

  真正可怕的敌人是拥有策略的。

  人类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分散了力量。它们到来的时间点是夜晚,视野很糟,无法骑乘马匹以发挥更加强大的战斗力。部队的统合和指挥也十分困难。

  加之以疲惫。

  “它们学聪明了。”

  “她。”

  “学聪明了。”贤者如是说着,晃了晃手中的大剑。他感到手腕有些发酸,单手击飞一头冲刺扑来八十公斤重的食尸鬼即便对他来说也有不小的负担。

  这些东西不会轻易地让他们回归营地和阿道佛斯等人合流,它们此刻以逸待劳,并不像在司考提时那样前赴后继。而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等待他们这边做出行动,再加以应对。

  “仿佛在狩猎一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