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3章 乱流将至(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2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斯人已逝,瓦瓦西卡的军事将领们没有时间停留在悼念死去的士兵上面。

  在葬礼隔天的早上,所有人时隔一季再度聚集在瓦瓦西卡的城主府会议室之中——亨利和米拉这一次同样在场,只不过有过上次的先例,这次没有人再敢小瞧这个一头黑发的男人。

  袭击的结果是惨痛的,而亚文内拉必须对此作出反应。

  第一个应对措施很快被商讨了出来,所有人都同意必须送出信件通知附近的城邦,并且组织起许多支小股规模的斥候搜索那支行踪诡异的军队的踪迹。

  他们毕竟是外来者,不如本地人熟悉艾卡斯塔平原的环境,若是细心搜索的话假以时日肯定能过找寻得到。

  问题只是时间——亚文内拉境内有着相当大量的原始森林,假如袭击者躲在这里头借助树木的掩护行军前往他处的话,很可能在被追踪到之前就又会有城市遭受袭击。

  数十只渡鸦被系上加急的信件送了出去,除此之外还有一队骑兵快马加鞭就朝着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的亚诗尼尔赶去。

  通畅的道路令消息的传达远比过去更快,第一个问题就这样解决,但接下来关乎到王国颜面和给予死去将士一个交代的问题上面,众人却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瓦瓦西卡驻军之间亲密的战友情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了反面的作用,刚刚亲手埋葬了自己伙伴的许多骑士们都显得情绪十分激动,他们大声叫喊着这是西瓦利耶人的攻击,言辞激烈地要求爱德华王子给予进攻因茨尼尔的命令。

  任何的解释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听不进去,尽管身为城主的查尔斯再三强调经过审问已经确定了袭击者来自帕德罗西,但对于这种情况军官们也有自己的解释。

  “雇佣兵!”他们这样喊道。

  “他们一个个都穿着西瓦利耶制式的军装和铠甲!用着西瓦利耶式的战斗方式,就算有拉曼口音那也只不过是雇佣兵罢了!”情绪激动的军官们大声地咆哮着,口水四溅。

  这不能怪他们,事实上,这个想法比起袭击的部队是帕德罗西帝国派来的事实反而要更加地合理并且容易接受一些。毕竟帕德罗西远在莫比加斯的对岸,和亚文内拉除了有少数个体商人和佣兵会来往以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接触,更不要提利益冲突。

  而西瓦利耶则恰恰相反,这年秋季一万有余引以为傲的重装骑兵在艾卡斯塔平原折戟沉沙,干掉他们的正是瓦瓦西卡的守军部队,所以他们要来复仇是理所应当的。

  即便考虑到事实上西瓦利耶正处于修整期间,他们在过去也从未在冬季发起过战争——但这又成为了袭击者来自帕德罗西的完美解释。

  ——西瓦利耶人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落了惨败,因此不惜雇佣国外佣兵也要扳回一局。

  逻辑上看似能够说得通的这套被情绪激动的军官们反复地强调着,但之后借由出去打听消息的斥候传来的一些细节让亨利还有爱德华却更加地坚信了这一切的背后是帕德罗西帝国的高层在捣鬼的事情。

  “路过的商人们确认那些运载的舰船是战船,而且是直接在艾卡斯塔的海滩登陆的。”爱德华开口这样说道,这句话乍听之下没什么,但若你有足够的知识用来判断的话它实际上非常有深意。

  帕德罗西的国家法律规定商人是不能拥有武装舰船的,这一事实首先就证明了这些袭击者不是佣兵而是正规军人的事实。

  而第二句话,直接在海滩登陆,又进一步地证实了这一判断。

  稍微对于舰船和航海有些了解的人都会明白,由于大型舰船的吃水深度问题,它们往往无法过于靠近海岸,否则就会被岸边的礁石和岩盘磕破船底造成漏水或者干脆搁浅。

  所以在有着天然水深的地方用木材和石头搭建起来的港口就显得尤为重要,若非如此,人们想要从大船上前往陆地的话,就只能换乘小船了。

  而在这种前提之下,对方是直接用武装舰船靠岸的事实,不得不让人回想起当年拉曼帝国的征服历史。

  西面临海,东面则是大河的拉曼帝国,在诞生之初如同亚文内拉一样被其他国家环绕周遭。

  各国之间互相防备,在国与国之间的边境建立起了无数的堡垒,屯兵成千上万。而拉曼的征服者们所选择的方式,便是通过那无与伦比的造船技术,直接走海路,袭击对方毫无防备的沿海城邦,之后反过来包抄,在边境堡垒的后方出现。

  切断补给线之后,再强的守军,投降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考虑到帕德罗西和拉曼帝国一脉相承,这种能够直接登陆的优秀战船显然放眼整个里加尔世界也就他们会拥有了。

  其实单论可以在沙滩直接登陆的舰船的话,建造难度其实并不算高。载人和载货用的商船之所以船体更宽吃水也会更深,这是为了在海面上行驶的时候不被风浪掀翻,同时可以一次性运载更多的商品获得更多的利润。

  想要能够直接在沙滩上登陆,要么你得把船造小,像是普通的渔夫常用的小型木船。要么,你就把整艘船都造的细长,令重量均匀分散在一条直线上,而不是聚集在一小块区域之中。

  所以仅仅只是登陆的话难度并不算高,但从莫比加斯的另一端满载战士航行过来,并且登陆,这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细长的舰船经受海浪拍打的情况下产生的损害远比厚重的商船更大,若是龙骨强度不足的话整艘舰船折断所有人溺水而亡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除了造船经验丰富并且拥有无数优秀航海家的帕德罗西帝国以外,也并没有其他人会去建造它们。

  一次性运送数千名士兵,这少说都得用上好几十艘的舰船,虽然莫比加斯内海相对风平浪静,但考虑到风险,这种大手笔显然也只有庞大的帝国胆敢为之。

  事实被摆了出来,但情绪激动的军官们仍旧拒绝相信。

  他们仍然大声喊叫着要进攻因茨尼尔,查尔斯显得头痛不已,而已经被一切搞得焦头烂额的爱德华终于没忍住面带怒色地大喊了一句:

  “够了!”一向是个谦谦君子的王子殿下发怒的模样令许多人都有所收敛,但他们也只是一时退缩,脸上的仇恨依然存在。

  “战斗,是不可能展开的。”爱德华气得说不出话来,这种危机的情况之下军官们一意孤行令他感觉真是恨铁不成钢,因此亨利代他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在场的人当中只有一小部分是轮换过的军官,大部分都知晓这个一头黑发的男人在上一场战役之中扮演的角色——或者更为重要的,私底下听闻他是一位贤者的贵族军官们都安静了下来,想要看看他会说出一些什么。

  贤者接着用一如既往的不急不缓的语调开口:“进攻西瓦利耶的话,兵力必然要由瓦瓦西卡调动,但在之前的战斗当中瓦瓦西卡的军队遭受了极大的打击。”他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比这更加严重的,是城门和一部分城墙的损坏,在城防设施被破坏的这种情况下守城的兵力需要大大加倍。”

  “现在瓦瓦西卡的士兵是从亚诗尼尔调来的,虽说暂时而言军力很强,但长此以往会令整个亚文内拉的经济中心落入缺少防备的困境,在袭击者还在外头晃悠的情况下,抽调大军前去袭击因茨尼尔,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亨利摇了摇头,这样说道。

  “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只要主动进攻西瓦利耶人,让他们没有时间攻打就可以了。”贤者的话语令大多数人陷入了深思,但一名之前未曾谋面的,应当是从亚诗尼尔调来的军官这样高声反驳他道。

  亨利撇过头观察着这人,他年纪轻轻,约莫20岁上下,挂着贵族纹饰,是一名爵士,或许最近才取得了封地。

  在瓦瓦西卡牺牲的人里头或许有他认识的人所以这人才如此愤慨?——片刻的观察就让贤者否定了这个想法,年轻的贵族军官脸上的那种跃跃欲试的表情他十分熟悉,这只不过又是一个天真的年轻人想要通过战斗来证明自己的武勇罢了。

  “……”亨利沉默了一会儿,这种渴望获得荣誉的年轻人大多数都只是涉世未深,但他也不打算因此留给对方一些情面。贤者半眯起了眼睛,然后缓缓开口说道:“那么你,有什么方法证明袭击者一定就是西瓦利耶人吗。”

  意料之外的反问让年轻的爵士愣住了,他“呃。”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亨利就接着说道:“假如这个猜测是错误的,整支部队前进去攻击因茨尼尔,而对方抓住这个空档进攻。你有这个资格,来承担两座城邦被毁导致国家遭受重创的责任吗。”

  “……”贵族低下了头,然后朝后悻悻地退了几步。

  会议室内再度陷入了僵局,虽说平息了军官们躁动的情绪,但他们到现在仍旧没能解决最为关键的问题。

  就好像亨利前面说到过的,帕德罗西袭击亚文内拉并且假扮成西瓦利耶人,是有所图谋。假如能够搞清楚这个动机的话,他们也就不会像是现在这般无头苍蝇胡乱猜测了。

  沉闷的空气在会议室内回荡,和米拉一同进来的明娜远远地望着他的背影。显然在这种情报极度缺乏的情况就连拥有贤者之名的亨利也很难判断出缘由。

  “咚咚咚!”沉默被一阵敲门的声音打破,一屋子的人都转过了头,一名年轻的士兵站在门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说好不要让人打扰我们的吗,这里有很紧急的事情。”查尔斯皱起了眉毛大声呵斥道,而倒霉的报信士兵吓了一跳之后颤颤巍巍地说道。

  “阁下……那个,主要是……封、封锁边境的士兵们拦截到一行从格里格利裂口出来的商人,他们似乎是奥托洛人,因为语言不通我们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清楚附近有危险所以已经封锁的事情,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好……”士兵如是说着,查尔斯皱起了眉毛,而身后的亨利则是眼前一亮。

  “踏踏踏。”他几大步来到了木桌的前方,将羊皮纸的硕大地图抚平以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先生?”亨利明显是发现了一些什么,爱德华开口询问。

  “这一整件事情,最让人疑惑的地方,你们都知道是什么吧。”贤者用他一贯的方式先开口询问道,爱德华点了点头:“帕德罗西为什么要袭击亚文内拉。”

  王子这样说道,这确实是一个无论从利益还是冲突方面都找不到解释的疑问。

  “是的,因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亚文内拉都不是一个和帕德罗西相称的对手,所以它们没有理由这么大费周章……”亨利抬起了一根手指,然后按在了地图上的某处,结合他的话语许多人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帕德罗西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亚文内拉,之所以袭击瓦瓦西卡,只是因为……”爱德华紧盯着地图上标示着位于西方的那个庞大不下于帕德罗西的伟大帝国。

  “只是因为,格里格利裂口的另一侧是奥托洛帝国。”王子接过了贤者的话语,他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而亨利接着说道:“瓦瓦西卡掌握着的格里格利裂口,是奥托洛帝国通向西海岸的捷径。虽然说因为20年前刚刚征服了洛安人,对面的土地现在还不甚太平,但再过些年稳定下来这肯定会成为奥托洛帝国对外输出或者征战的捷径。”

  “一旦稳定下来,开始向着这一侧扩张的奥托洛免不了要跟帕德罗西产生利益上的冲突。”

  “帕德罗西人想要先发制人,但又不想引起奥托洛的警惕。”爱德华接着他的话,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旁边的军官们都安静地倾听着两人的分析:“是的,想必是最近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的那场战斗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贤者如是说道:“玩弄权谋上千年的帕德罗西人想要借刀杀人,让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再度交战,等到两个国家都精疲力竭,大局已定的时候他们再坐享其成。”

  “那个时候奥托洛人再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只要瓦瓦西卡被帕德罗西攻陷,奥托洛对着西海岸输出的捷径就会被扼得死死的。”

  “快点派遣使者送出警告。”亨利转过头看向了查尔斯,城主愣了一下:“给谁?”他下意识地反问道,而贤者皱着眉头,一脸严肃。

  “给西瓦利耶人,帕德罗西想要搅起这趟浑水,为了保险他们肯定会两面下工夫,那支消失的部队没有料错的应该是朝着因茨尼尔去了。”

  危机已经刻不容缓,理清了一切瓦瓦西卡的亚文内拉贵族们火速地展开了行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