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27章 包围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30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位于科里康拉德向着海岸线前进的漫长坡道最后一小段路途,沿途小型的村落和旅馆开始更多地出现。

  有些不可思议地,这里的地势并不是单纯的往下,而是拥有一个坡度不算特别大的隆起,之后才是一路向着东边倾斜。这样的地形其实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般罕见,事实上,科里康拉德的这条蜿蜒扭曲的道路之所以会成为索拉丁地区通往码头的唯一干道,其根本原因还是本地那复杂的山地地形的缘故。

  整个索拉丁高地,本质上都是属于坦布尔山脉突出的一部分山峦组成的。此起彼伏的小丘,复杂的山地地形与亚文内拉的南方有的一拼,科里康拉德人耗费许多年的岁月才清理出来的蜿蜒长道就是选择了那些地势较为平缓的地区开拓出来的,若是直接开通一条垂直的道路的话路上还不知道得碰上多少的障碍物。

  但尽管当初开辟道路的人尽力绕开过于崎岖的部分,有些地段仍旧是无法避免的。作为这条无名道路上的诸多无名地点当中罕有的拥有名称的地区——艾伦坡这处的距离海岸线仅仅只有数十公里的小型山坡,就是整个干道上最为著名的一处,而它之所以著名,却还是与那与西海岸的任何其他地区没有区别的血腥历史有关。

  艾伦坡,从这个与我们故事最初开始接触过的地方,亚文内拉那边的爱伦哨堡发音完全一致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其实是古早年代逃难来到这边的,亚文内拉的移民所在本地建筑起来的一个小型的聚居村落。

  艾伦这个名号,最初是来自于北方四岛的斯京海盗。在北方人的语言当中它指的是高大英俊的人,而在经历过许多个世纪的演变以后,亚文内拉的方言当中,艾伦变成了地势较高的地区,以及受神所启示之地称谓——这与白色教会的理念不谋而合,越是高的地方就越是接近神明——这一共同的特点自然而然地,并没有为本地的移民带来什么美好的未来。

  亚文内拉人都是山民,某种程度上,他们的民族性格和草原那边的游牧民族之间的共通性要比其他西海岸人更高。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小国至今白色教会的信仰都没有普及开来的真正原因,作为艾卡斯塔平原地区本身传统的多神信仰他们可以接受,但处处要求加以限制甚至要每日祈祷个三四次的白色教廷,这种来自于繁荣的拉曼帝国的“讲究”,实在不适合这些民风淳朴而彪悍的亚文内拉平民的口味。

  在一个传统的未经过多熏陶的亚文内拉人看来,为了土地和资源而展开战斗和掠夺,他们可以理解;但为了不知所谓的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意义,仅仅是因为这片坡地比较高,就必须占领来建立教堂,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们在这儿经营了好几十年,发展出了一个数十户人的几乎就要可以成为城镇的村庄。但白色教会的人就这样轰轰烈烈地赶了过来,鼻孔看人高高在上的地区主教拿出一纸根本没人看得懂的文书就告诉他们必须拆除自己的房子为教会腾出空间,并且出人出力帮助建设——当然,为了上神的荣光,这一切都必须是免费的。

  莫名其妙,强取豪夺,淳朴耿直的山民们自然不肯接受,而这之后发生的流血冲突,最后没有悬念地以装备精良人多势众的白色教会占上风落下了结局。这场争斗是血腥而又残忍的,导致的严重结果是整个科里康拉德地区漫长的这一整条坡道,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能够建立起此等规模的村庄。

  落败的艾伦坡原住民死伤惨重,几十户人当中的精壮男子全部战死。教会派遣了大量的军队确保他们再也不敢反抗,之后又责令幸存的村民不论男女老少都必须帮忙开采石灰岩来构筑伟大的教会。

  过度的劳动和虐待,使得原本就损伤殆尽的村民,一再减员。

  但这场“胜利”却在当年的白色教会内部被吹上了天,艾伦坡地区教会的大人物们雄赳赳气昂昂,挺直了腰板仿佛他们是恢复了败北于耶提纳宗之前的荣耀——直到连同他们自己在内本地驻扎的大量修女修士神官军队都连最基本的需求都无法满足,肚子饿得咕咕叫却找不到任何食物的时候,他们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反思。

  没有人口,就没有贸易;没有贸易,就没有物资。

  商人们在教会的高层神职人员们看来是低贱可耻的下九流职业,自然他们也是不屑于去和这些人交流。三番五次有商人路过都被他们严厉地回绝,而平常教会内部所日常食用的各种东西都是从农民们家里收购或者征召来的。在艾伦坡地区教会的先遣部队通过屠杀和虐待的方式赶跑了每一个农民以后,他们忽然意识到再也没有人去为他们种植粮食饲养牲畜,或者是做其他的一系列杂活。

  高贵的骑士老爷们不能去种地,于是他们只好饿着肚子继续着自己每日的训练。教会迫不得已之下甚至需要派遣出修士和修女们进山去采摘果子,然而这些东西又如何比得上肉类带来的饱腹感——肚子无法填饱,纪律就开始涣散。

  在连续发生了好几次地区教会的骑士长带着一帮人去用长矛和战马狩猎野鹿和野猪烤肉充饥以后,丑闻不论如何都没法遮住,被上头的高层所得知了的地区主教,理所当然地被革职了。

  之后上任的新一任主教颁布了很多试图挽回关系的措施,削减本地的驻军不再拒绝商人的存在,甚至还欢迎农民们前来这边居住。这些举措与自行在教堂后方开辟田地还有养鸡等行为一并算是勉勉强强地挽回了这座教会,如今虽然没有发展壮大到特别庞大的程度,却也算得上是这条坡道当中最大的一处教廷拥有影响力的地方——

  马蹄踩落翻起了不少的尘土,一行五人全部骑着战马穿戴盔甲整齐的护教骑士,缓缓地靠近到了艾伦坡的村落。

  这自然是我们的贤者一行,在成功地说服了那位年轻的骑士队长米哈伊尔以后,他们乔装打扮,从那些阵亡的护教骑士身上卸下了装备替换过来,用头盔遮盖住发色和面容,丝毫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地就这样在大道上明晃晃地走着。

  教会发放的那些护甲并不能够完全贴身,虽然身高接近一米七勉强合格,但体型较小的两名少女显然还是与这些为男性设计的护甲格格不入。所幸有棉甲作为内衬,穿上也不至于显得空荡荡的,四处乱晃。稍微麻烦一些的是亨利,他过高的身高导致这些护甲并不能够完全适合,但在埋葬了死去的十名骑士以后,东拼西凑下来也总算是找到了一套可以穿着的。

  米哈伊尔当然并没有就这样完全地信任这一行人,只是他打又打不过亨利和约书亚,受对方所钳制,并且心目中也确实是存在着疑惑。

  换上了伪装,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以后,即便在大道上再度遇到普通的农民或者堂而皇之地去补给站和旅馆购买给养,也不会再引起任何的怀疑。

  虽然比起板甲衣更为沉重并且闷热,但在这样的状态下,超过一周的时间以来,几人终于是可以一觉睡了个够。

  吃饱喝足,好好地休息了一趟之后又在山间的溪流进行了一次沐浴,整个人焕然新生的他们,此番前往艾伦坡这边的教会,所想的当然正是要揭露这一切,使幕后的黑手被免职,做一个真正的完结。

  亨利对于白色教会的了解程度是超乎包括身为他的弟子的米拉在内的所有人的想象的,他细细地为米哈伊尔剖析了这一切的起因以后,年轻人果不其然地就陷入了沉思。

  那位米哈伊尔也未曾谋面的指挥官确实非常地有能,联系前后的事实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推断出那肯定不是作为指使者的地区主教本人——因为一个可以做得出这样决策的人肯定不会愚蠢又固执到这种程度拼尽一切地想要把盖子给捂紧——这人究竟是谁没人知道,他们唯一知道的就只是他不容小视。

  大量而廉价的农民们被派遣出来围追堵截,只要露脸跑去购买食物之类的补给就必然会被瞧见,一传十十传百他们的踪迹无处可藏。在这之后派遣出来作为杀手锏的骑士们,因为之前已经折损了两次,那位地区主教能够动用的就只剩下这最后的一次出动——为了弥补战力的不足,他们就选择了秘密地召集这些新人骑士,组成另一支的队伍。

  组成队伍的事情恐怕是那位蠢蛋主教所做的,因为只有他这样的身份的人才有足够的权力来调动——亨利这么分析着的时候,米哈伊尔点了点头,确实他和那些死去的队伍成员第一次的见面就是在主教的安排下的——但调动是这样,之后的分析和安排,却应当是那位指挥官的手笔。

  一明、一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经验不足的新手骑士领导的新手队伍,跌跌撞撞,不懂得如何隐藏起自己——这一支队伍是丢给亨利他们的饵食,故意引诱他们上钩的替死鬼。而另一支作为真正的杀手锏的骑士分队,真正的精锐部队,很可能则是根据平民的目击情报行动潜藏在沿途的村庄当中,等待一行人跟米哈伊尔的这支骑士队伍接触过后,身心疲惫达到了极点并且以为自己已经解决了追兵的那一刹那——以迅雷之势,一网打尽。

  这计谋做得是环环相扣,丝毫没有大意,而贤者在看穿了它之后,所做的决定是将计就计——米哈伊尔在听亨利讲到了这一段的时候,心底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疑惑:“那么假如我决意与同伴一同战死,而不是试图去发掘这一切背后的真相的话,你又会怎么选择?”

  “那我就直接杀掉你,然后自己假装成骑士队长就行了。”在年轻人看来算得上是个漏洞的这个问题贤者只是耸了耸肩全不在乎,米哈伊尔愣了一会儿,然后想起了这个人对于教会的理解以及他的知识面宽广的程度,暗暗地叹了口气。

  距离在拉近,艾伦坡作为教会的所在地自然也是被上头吩咐了相关的注意事项的,几名手持方盾长矛的教团军队步兵在附近巡逻着,远远地看到护教骑士们驾马奔来他们友好地挥了挥手。

  “巡逻辛苦了!”米哈伊尔开口喊道,对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他们五人则继续前进。

  白色教会的护教骑士团到底是马背上的骑兵,米拉和亨利还好,约书亚和艾莫妮卡却完全是没有马上战斗的能力,毕竟直到几天之前他俩连骑马都还不会,目前也就只能勉强保证坐在马背上跑起来的时候不会摔倒罢了,马背平衡以及各种各样的马术之类的,对于他们来说是天方夜谭。

  所幸盔甲和披风的存在多多少少起到了一些掩盖的作用,尽管因为负重和闷热汗流浃背并且紧张的身体十分僵硬,他们也总算满混过关,来到了教会的门口。

  天空有些灰暗,大约是雨季又要来临了,教会门口用来照明的两个火盆熊熊燃烧。这里不愧是经历过战争的地点,四周的墙壁全都是严实的石灰岩构筑而成,只有顶部有彩色的玻璃作为装饰。

  双脚重新落地的一瞬间包括米拉在内的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米哈伊尔上前一步掀开了自己的面甲开始跟前方的步兵交谈,之后因为着急的缘故,将战马直接放在门口就朝着内部走去。

  走进教会之前亨利往后瞥了一眼,之前遇到的那一行步兵似乎也完成了巡逻,在朝着这边走来——他皱了皱眉。

  “请带我去书信室,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回报给班尼迪克的教会本部!”一位神官走了出来接待一行人,米哈伊尔把头盔卸了下来对着他这样说道,对方郑重地点了点头,之后一行人就穿过略微有些昏暗的廊厅,开始向着内部走去。

  “……”亨利隐藏在头盔面甲下方的双眼留神地望着周围,他的动作没有逃脱前方的米哈伊尔的注意。“保持队形紧密。”他小声地吩咐道,其余四人都好奇地转头看向了这边。

  “我们要接敌了。”亨利说,而下一个瞬间前方的神官忽然就加快了速度直接跑到了走道之中。“怎么回事?!”米哈伊尔疑惑地大声喊了出来,紧接着“踏踏踏”的整齐脚步声忽然从前方的走道当中传来。“啊!”艾莫妮卡惊慌地喊了一声,约书亚扶住了她向着亨利和米拉这一侧靠近,后方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光芒投了进来,刚刚那队步兵杀气腾腾地手持方盾长矛就这样齐刷刷地冲了进来。

  “啪啪啪”

  “好一个,自己送上门来”抱着头盔的米哈伊尔愣在了原地,而亨利则微微眯起双眼仔细打量着被一群士兵和骑士簇拥着走到屋顶玻璃投下的光芒当中的这个人。他穿着的是真正的骑士队长的护甲,面上挂着和善的微笑,但让贤者提起注意的却是那与众不同的红色披风和左侧护甲多加的护腋上方的特殊编号。

  他的双眼波光流转,显然已经是想通了这一切。面甲之下的神情有一丝丝的讶异,但更多的却是释然。

  “安其罗骑士长阁下?!”米哈伊尔似乎认得这个人,他在亨利思索这一切的同时上前一步朝着对方走去并且开口说道:“不,您先听我解释一下,这一切都是地区主教阁下”——年轻人在之前与贤者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于是眼下他想要立马对着对方解释清楚这一切——亨利暗自叹了口气,米哈伊尔到底还是太嫩。

  “呵,你真以为那个迂腐的老东西叫得动我?”骑士长丝毫没有迟疑地就拔出了长剑。

  “锵——嚓——”

  一缕白金色的头发,落到了地上。

  被划开的脸颊浅浅的伤口流出一丁点的鲜血,电光火石之间,贤者一把把年轻的骑士队长给拉了回来。

  “切——”脸上挂着笑容的安其罗砸了砸舌,米哈伊尔愣住了,他还想要开口,对方却满不在乎地举起了手:“这些人全都是谋害骑士团成员的冒牌货,他们都是犯罪者,我在此下令,将所有人就地正法!”

  “咔嚓——唰——”齐刷刷的盾牌上方架着一整排的长矛,后方弓弦拉紧之后一声“咔哒”响起,显然是有人上弦了十字弩弓。

  “把头盔戴上,保护好自己。”亨利对着米哈伊尔轻声这样说道,年轻人愣愣地回过头看着贤者,但除了冰冷的面甲缝隙那双毫无波动的蓝色眼眸以外什么都没法看出。

  “从现在开始,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存活下去。”

  “准备战斗!”安其罗戴上头盔拔出长剑高举起来这样喊道。

  一阵狂风从门口吹进,蜡烛摇晃不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