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97章 猎鬼者(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20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鬼族自古以来便是站在新月洲战斗力顶端的存在,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其庞大的体格。

  事实上若以里加尔人的观点来看,鬼族的身形比例与其说是放大的人类,倒不如说更接近于矮人。

  普遍高于两米五的身高若以人类相近的骨架结构会显得过于纤细,即便体格能带来力量的提升,却也决计无法实现鬼族那种轻易越过三五米高房屋的强悍身体能力。

  他们的骨架相较同等身高的人类比例而言更加结实,更为巨大的颅骨带来的是结实的头壳。粗短的四肢比例则意味着骨骼具有更大的肌肉附着面,里加尔世界的矮人族也一向以短小的身材却具有强大力量而著称,而新月洲的鬼族就像是放大版的矮人。

  成长期与成年人类同样的身高鬼族小孩体重能高出5到8成,而完全成年身高超过两米五的鬼族,只怕是里加尔骑士远比武士们更加厚重的装甲也可以轻易砸扁。

  这种肌肉密度上的差距使得鬼族拥有人类所无法抗衡的蛮力,也使得他们可以承受从十米左右距离垂直落地的冲击力而不受任何伤害。

  这场战斗是不公平的,武士们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亨利,因为哪怕是他,这也是一个超格的对手。

  但米拉和咖莱瓦却没有太多的担忧。

  因为亨利也是超格的存在。

  “嘭——咻——”以惊人速度挥下的硬木金棒在克莱默尔进入到攻击距离之前就打向了亨利,对方显然全无保留,但贤者同样也是如此。

  “当!!锵————!”由下至上挥舞的克莱默尔在和巨大钝器碰触到一起的时候,一副诡异的画面发生了。

  轻薄的剑刃仿佛切黄油一样斩进了本就破损不堪的硬木钝器之中,紧接着贤者身上的符文发出透过衣服的光辉,反着将整只金棒给压了下去。

  “啧——”双目依然透着红光的鬼神略微咂舌紧接着干净利落地抛弃了金棒“锵——!”地一声拔出了腰间伤痕累累但尺寸比克莱默尔还要大的太刀。

  粗大的钝器带着仍旧砍在上面的克莱默尔向下落去,接触地面发出巨大的“咚!”声,鬼神的反应极快,在发现克莱默尔可以砍开硬木以后便立刻松开让亨利大剑卡在金棒上顺势被往下带,而与此同时立刻拔出太刀击杀。“当!!”但贤者麻利地用脚一踹就把剑拔了出来,紧接着迎上了这拔刀顺势劈来的斩击。

  “锵——!”满是鎏金装饰但已经伤痕累累的太刀在和克莱默尔的碰撞下发出了悲鸣,两刃交接的地方立刻出现了缺口,明明在尺寸上占有十足的优势,但显然它的性能仍旧略逊于这把大剑。

  连续两次若是普通人类会连人带剑被击飞的攻击,亨利都稳稳地招架了下来。

  周围蔓延开来的火光摇曳之中显现出的这一幕令武士们目瞪口呆,就连对面的鬼神也因为自己的攻击无法奏效而产生了些许的错愕。

  ——而贤者,没有放过这个空隙。

  “嚓锵!!”

  他果断地掉转了剑尖的方向,大剑转了一个圈之后在将大太刀往外推的同时向着鬼神的胴甲刺去。

  “嘭!!!”辅助魔法全速运转的情况下,贤者的一刺有着惊人的冲击力。

  “咔呲——!”堪比骑枪冲锋的刺击击穿了胴甲的表面成功伤到了对方,但他没有贪刀,用力一扭扩大了盔甲的破口避免剑刃被卡住之后立刻就拔出了克莱默尔并向后一退。

  “啊!”挨了一击的鬼神没有给予他任何扩大战果的计划,利用起身高的优势她再次将太刀回推紧接着一记水平斩,而抽回了克莱默尔的亨利瞬间转动了剑柄用倒V型的护手硬吃了这一击。

  “当!!!嗡嗡嗡——”与剑刃同样材料制成的护手在强大力道的攻击下毫发无损,但仅凭单手随意挥砍的力量也足以令整把剑发出颤音。贤者微微闭起双眼,感受着虎口和指尖麻痹的感觉在强化魔法的作用下迅速消弥。

  “好、好强。”

  滴水不漏。这是身后一行人脑海里唯一能浮现的形容词。

  一个刹那间,仅仅几次交锋便已体现出双方的水平——在体格、经验乃至于装备这几个方面上无比接近,因而这场对决反而极其像是武士们在比武大会上会见到的那般,有来有回,精彩无比。

  “也许可以赢——”看呆了的武士们忘记了转过身逃跑,有人甚至小声地这样说着。

  但眼力更好的一些人察觉到了不对。

  “先生怎么一直在.......”鸣海皱起了眉。

  “采取守姿。”而弥次郎用像是亨利在集中精神时会做的那样眯起了双眼——贤者从一开始的起手式就一直是压低重心,两手大臂回缩在身侧形成稳固姿态的下段或者中段,他没有采取更具进攻性的上段下劈——尽管双方的身高也许是一个原因,可是一米九五的亨利拿着一米五的克莱默尔若是用上段完全可以攻击鬼神的头部与肩部这些更为致命的部分。

  水平相近的敌人的话采取积极进攻打破平衡避免陷入有来有回的消耗战才是正解,强如亨利梅尔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可他仍旧采取了极其保守的防御姿态,这样的理由就只有一个——

  “他在提防什么?”大神问出了所有人内心中的疑问。

  “嘶——”独角兽米提雅发出了不安的声音,而米拉紧握着手里的刀,来回看着。

  “准备跑,四散开不要朝着一个方向”与此同时前方的亨利头也不回地开口说着。

  “但前面不是说跑的话——”就连一向镇定的鸣海在这种时候也有点失去主见了。

  “我不一定拦得住。”亨利少有地采用了模棱两可的说法,这让身后的人信心也开始动摇。

  鬼神身上的红光开始愈演愈烈,紧接着伴随着像是心跳一样的节奏开始向周围蔓延。这下不光是米提雅,洛安少女也开始因为魔力的影响感受到严重的不适。

  “走吧!”咖莱瓦过来搀扶住米拉,而弥次郎也在武士们都陷入慌乱的时候展现出了少主应有的姿态大声呼喊。

  “嘶——”硫磺味弥漫在林间,鬼神没有任何举动,但亨利依旧没有进攻,而是以守姿拦在众人与鬼神中间的空地上。

  “啊——!!”带有回音的咆哮响彻在林间,紧接着“嘭!!!”地一声因为魔力的完全解放炸开的空气直接把周围地表的火焰全部吹熄,因为声响而回头惊愕地看着这一幕的众人双瞳中倒映的光亮瞬间消失,而下一秒钟代替了火光的是犹如闪电般划过的红色残影。

  “咚——!”两米五高的身躯带着全身重甲,速度却远比轻骑兵冲刺更快。

  “嘭!!!”高速与力量的结合加强了彼此,这已非任何人类剑士可以达到的境界。

  甲胄之下亮起的通红符文与贤者身上蓝色光辉的符文极为相似,显然鬼神也使用了某种类似的强化魔法——这就是他一直在提防着的东西吗?——呆滞地望着这一切的人们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仅有这样如同本能的想法。

  “嗤——!”一米九长的大太刀上燃起了赤红的光辉,犹如漫天樱花乱舞,看似狂乱但实则极为有序的剑法疯狂地朝着面前的贤者落去。

  金属碰撞的声音和火花接连响起,分明是近两米长的大太刀但挥舞速度之快以至于上方符文都划出了一道道的残影。

  ——被压制了。

  亨利被压制住了。

  由体格、力量各方面组成的“身体能力”;由经验、天赋、训练组成的“技能”;以及最后的装备——原本在三个方面上各有强弱达成了对等的两人,现如今对方却也使用了与贤者相似的强化魔法。

  平衡被打破了,老师落于下风——原本因为魔力受到干扰而十分不适的米拉抿着嘴唇忽然站定了脚步。

  “米拉?”扶着她的咖莱瓦感受到了洛安少女的举动。

  “呆子,把枪给我。”她一把推开咖莱瓦,然后翻身爬上了米提雅的背,拍了拍不安的独角兽。“你要干嘛,我们只能添乱吧。”身后的弥次郎急切地大喊,而咖莱瓦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将手里的长枪递给了洛安少女。

  “说是添乱也好。”手在发抖,不知道是魔力的影响还是恐惧在作祟。

  她解下了绑带把长枪和自己的小臂捆在一起。

  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有限,但并非全无。

  原本是对等的敌手,但对方使用了隐藏的杀手锏打破了平衡——因此所需要做的事情已经摆明了。

  老师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打破僵局的机会。

  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但她也并不只是一个人在战斗。刀剑无法对甲胄起到作用,可是里加尔出身的米拉知晓当今这世界上人类当中最强的单兵武力。

  “普勒度瓦奇(冲吧),米提雅。”俯下身去在独角兽耳畔轻声开口的洛安少女,通过互通的心意将内心中的意志传递了过去。

  米提雅的身体开始散发出微微的白光,她不再显示出不安,而是一副宁静又祥和的模样。

  仿佛接下去并非要去与强敌战斗,而是要回归故乡。

  长枪放平,而与此同时独角兽迈开了前蹄。

  “咚!!”半吨重的良驹以强而有力的脚步展开了冲锋,而稳固据枪的米拉在强风之中双目紧盯着目标一眨不眨。

  亨利注意到了动静,他在一刹那之间便知晓了自己弟子的意图。

  “嘶——”双眼赤红的鬼神也同样注意到了冲锋过来的洛安少女,她立即回身将手中超长的太刀横着砍向米拉,但贤者早已在瞧见洛安少女冲来的一瞬间就改变了架势。

  由守势的中位持剑改成了高举过肩。

  里加尔剑技。

  怒式。

  “咻——!!”克莱默尔光滑的剑刃一半反射着蓝光一半反射着红光,以由上至下的强力斩击,可亨利所瞄准的却并非鬼神族的胴体——而是那柄在与克莱默尔交战之前便已伤痕累累的大太刀。

  “当——!!”“咔锵!!”狭长的太刀刀刃在命中洛安少女之前应声折断,而米拉就仿佛知道自己老师肯定会这样一样,连躲闪都没有维持住了夹枪的姿态双眼都没有闭上。

  “踏踏踏踏——”“咚!!!”狂风把洛安少女的一头白发吹得乱舞,但在留海之下那双眼睛毫无畏惧。

  长枪命中了胴甲侧身腋下的防护漏洞,并且成功地在半吨重的独角兽强而有力的冲锋助力下刺了进去。

  “啪!!”捆绑在小臂上的布带绷直了之后撕裂,随之断裂的还有长枪的枪杆。

  “呃——”后坐力直接把米拉震得整个人都向着右后方歪斜,但心意相通的米提娅立刻调整了姿态转了个弯防止她落马并且拉开了距离。

  “啊啊啊——”刺痛直接让鬼神松开了手里只残余小半截的大太刀,,而亨利再次架起克莱默尔的一瞬间天空中忽然响起了雷鸣之声。

  “御雷,来!”曾经听过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力响起,紧接着天空中依然耀眼的闪电直奔贤者而去。

  “轰!!!”“老师——”回过头的洛安少女看着亨利原先所在的地方瞬间亮如白昼。

  焦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落雷的地方下一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哈——哈——”好几名衣衫破烂的巫女互相搀扶着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米拉瞪大了双眼,她内心之中久违地浮现出了不安的心情。

  无数的景象开始在她脑海里回荡,她一边努力地否定着那些想法一边却无法抑制地反复思考。

  接下来的人生中没有了他,会是什么样子的。

  亨利在她眼里当然是无敌的存在,但这可以将食尸鬼烧成灰的强大雷击即便是他也——

  “你是什么人,不,什么东西——”巫女们看向了在受伤的鬼神勉面前仍旧屹立的贤者。

  火焰逐渐地熄灭了下来,因为之前已经燃烧过一次附近化为了焦土。

  克莱默尔的剑刃上有电光划过,而亨利身上的蓝色光辉在火焰熄灭的一瞬间也逐渐黯淡了下来。

  他抬起灰蓝色的双眸,看向了面前那支残破的部队。

  “天神文。”为首使用了雷击的巫女愣愣地看着亨利身上逐渐暗下去的光辉,她显然认出了那些符文的含义。

  “怎么可能,神使?但是就连我等与神的联系都已断了有四千年,何况是一介异邦。”

  “啊——”“大人!”“快些压制照月。”手忙脚乱的巫女们在鬼神身上的光辉再次亮起来的一瞬间冲了上来掏出一些法器做了些什么,紧接着又有谁点燃了熏香,米拉皱着眉闻了闻味道,感觉有几分熟悉。

  “呼——哈——暂、暂时控制住了。”红色的光辉一点点黯淡了下去,而松了一口气的巫女们全都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前方的武士们看到情况终于安静也拿起火把走了回来,而在照亮了浑身破烂不堪的巫女们一瞬间他们全都愣住了。

  “巫女大人!”下一秒在鸣海的领导下一众武士都单膝跪地,为首的巫女缠着一边的绷带有气无力地瞥了一眼:“是,自己人啊。”

  “真是。”她摇着头连连叹气。

  “闹得好一出乌龙。”

  “.......”亨利沉默地收起了仍旧电光闪烁的克莱默尔,之后对上了坐在独角兽身上的米拉的双眸。

  “嘿嘿。”洛安少女得意一笑。

  “笨蛋。”而贤者看着她满是挫伤且因为用力过度而发抖着的右手,叹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