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31章 北上之路(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22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苏奥米尔的国土面积很大。

  光是一个欧罗拉地区,就已经足以和几年前还是西瓦利耶附属国的亚文内拉整体相比。而若是将整个国家进行粗略对比的话,它差不多相当于马克西米连王国、西瓦利耶王国以及亚文内拉王国三者加起来的总量。

  光这么一看,苏奥米尔像是一个十分发达乃至于可以自称帝国的国家。但你若是对它了解得更多一点,你就会明白,虽然国土面积庞大,这个北地之国的人口却并不算众多。

  原因自然与寒冷分不开关系。

  尽管以西海岸人的印象而言,北方四岛甚至是西瓦利耶的诺斯兰地区就算得上是严寒,但位于莫比加斯内海出海口的北方四岛其实只不过是和北欧罗拉处于同一纬度。

  从北欧罗拉更加往上,随着愈发靠近极地,人口也会愈发稀少。在进入到了从海岸线看见的海水已经是深沉蓝黑色的北黎加罗海时,也就正式进入了苏奥米尔王国被纳入极地圈的三分之一国土之中。

  这是人类所难以生存的环境,即便是对这寒冬知根知底的苏奥米尔人也极少会真正在这里定居生存。

  连无处不在的鲨鱼都在这里绝迹,因为它们难以抗衡这冰冷的水温。这里的海洋中存在的是长着厚厚脂肪的鲸鱼和大型海生哺乳类,还有以它们为食的巨型水龙类。而陆地上也是如此,关于两三米高的雪人还有四五米高的巨人的消息数不胜数,便是最勇猛的大剑剑士也极少会深入北极。

  三分之一的国土处于北极之中,三分之一的国土在靠近北极的地方,剩下的三分之一国土才是相对适宜人类生存有春夏秋冬季节之分的土地。再加之以“千湖之国”的美名,足有十分之一的国土被大大小小的湖泊所覆盖,其中最大也最为有名的莫过于教会所在的海因茨沃姆陨星湖。

  童话的国度这称呼,是丝毫没有过誉的。

  若要说美,这雪景自然是美不胜收,但这份美丽却也是建立在人类难以将自己的足迹衍伸进去的前提条件之下。

  北方四岛的人种和苏奥米尔有极大相像,不论是身高还是面容都只有微小的区别,在不带武器不开口说话的情况下苏奥米尔人和丹拉索人站在一起你很难分清楚彼此,这是有理由的。

  斯京萨迦的起源传说记载,最初的丹拉索民族便是定居在欧罗拉北部更往北的地区。他们曾经也是大陆居民,而后在无法忍受北方的苦寒以及各种可怖生物的侵扰以后,举族南下迁徙。

  但苏奥米族人已经占据了相对丰饶的南方土地,在两个相似但又有不同的民族爆发了无数次战争以后,精疲力竭的丹拉索人放弃了大陆,前往海上寻求生机。最后在欧罗拉西面的茫茫大海上找到了面积巨大的北方四岛,得以在另一处地区发展繁荣。

  如今战争已成遥远的往事,分成东西两方隔着茫茫大海的两个民族各自走上了不同的方向,最终演变出来有许多差异的语言和文化。重新有交流和沟通仅是最近几个世纪以内的事情。但不论如何,苏奥米尔的人口主要聚集在欧罗拉的事实,从这些细节当中也已经可以得知。

  在夏末初秋来到苏奥米尔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一时节虽然没有雪景可看,但气候也是相对怡人。

  从波鲁萨罗出发,途中经过的是牧民们的小村庄聚落。这里没有太多物资可供补给,所以出发前也必须自己做好准备。但脚程稍快的话,也不过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就可以到达北欧罗拉地区最初的小镇了。

  从这里开始,算是真真正正的苏奥米尔领土范围之中。只是有些令人意外却也算得上意料之中的是,这座名为波里依宁的小镇,仍旧充满了拉曼人的痕迹。

  这对亨利他们三人而言某种程度上倒是行了方便,因为在一个常有商人旅客来来往往的小镇之中,人们不会对他们这样的外来者投来过多不必要的注意。

  苏奥米尔如今的这位女王陛下一门心思想与帕德罗西帝国修好的想法,肉眼所往目光可及之处,遍地都是证据。

  王室的想法转变成语言转变成命令,去到了地方藉由权力与财富最终化为了实物。

  至高权力者的独断对于底下人民生活的影响,这便是最佳的例子。

  小镇入口处的路牌分别立了两块,第一块是不那么高大的石碑,看起来已历经许多光阴。上面用石凿加之以红氧化铁颜料涂抹写着苏奥米尔语的“波里依宁”。

  而在它的旁边,一块更新也更耀眼,足有两米多高显然是当代造物的黑铁招牌,则是用花体的拉曼语写着“拉丘达-瓦尔迪-拉苟”——意为“翠湖之镇”。

  镇如其名,波里依宁称之为翠湖镇确实并不为过。站在入口视线从仅剩根基的城墙往内看去,你可以清晰看到在正午的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巨大湖泊。这正是所有北上的旅人会见到的第一幕,在越过了南欧罗拉地区的森林和平原以后,第一个迎接他们的便是这美丽的湖畔小镇。

  这是千湖之国的起始点,从这往上建立在湖畔的城市和小镇数不胜数。

  “帕拉帕拉!(停下停下)”操着一口苏奥米尔式拉曼语的士兵拦住了三人。这里显然和波鲁萨罗一样都有武器管制的律法,只是士兵的穿着与仅仅二十公里外的小镇区别甚大,尽管胸甲上面仍有相似之处,但搭配的罩衣,头盔还有武器却大不相同。

  帕德罗西帝国的中部地区还有南境城邦联盟的许多地方都流行白甲,也就是不穿罩袍的设计。但在天气更加寒冷的苏奥米尔王国自古以来在盔甲上面加装罩衣保暖就是常有的行为,所以这儿的流行趋势也与西海岸更加类似。

  士兵们的夏季罩衣是相对轻薄透气的,腋下等许多地方还开了透气孔,长期站岗的情况下有罩衣还能防止盔甲被晒得过热——在三人观察的时候,守军的士兵拿着战戟走了过来。

  同为知晓战斗之人,洛安少女轻而易举地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警惕——他们扛着长杆武器的方式是用手心托在戟的底部,而不是抓着杆子中部,这种做法是为了随时发挥出战戟的最大攻击距离,结成防御阵型而作的——换而言之,不是通常的携带武器姿势,而是战备姿势。

  证明如此的还有另一点,这个苏奥米尔守军的戟兵停在了两人前方大约两米左右的距离,没有继续靠近。在他所站的这个方位和距离上,没有拿着骑枪的贤者与洛安少女若是要进行攻击,在拔剑冲锋之前就会被他放下的战戟命中。

  这人不是弱手,也决计不是什么酒囊饭袋的二流守军,他的动作轻描淡写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戒备之意,避免了对手察觉到忽然爆发,但细节却是处处警惕,随时处于可以切入到战斗阵势之中。

  如此浑然天成的做法只有相当训练有素的人才能展现出来,而从他更加华丽的装备上也能看得出来,喊他们停下并且上前来的这人应当是守门的这几名士兵当中的小队长——他张开了口,对着贤者问道:

  “威伊-普化-苏奥米?(说苏奥米尔语吗)”

  小队长这样说着,这显然又是他玩的一个陷阱。他问的是会不会说苏奥米尔语,可是这句话却是用苏奥米尔语问的,如果亨利在这里下意识地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说,那么他要么是确实是只能听懂而自己不会讲,要么就是分明懂得却故意瞒骗。

  没有提起对手的警惕之心,仿佛聊家常一样普通问出的一句话,这个时候人的反应往往是最自然最不假思索的,也是最可靠的。

  不论贤者点头或者摇头,他都会多多少少被对方给注意上,所以这里的最佳选择就是像一旁我们的白发少女一样——

  摆出一脸茫然失措,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的模样。

  亨利望着小队长,满脸显而易见的疑惑,就差脑袋上冒出来一个问号了。

  “没啥没啥。”小队长摆了摆手用拉曼语这么说道,接着又打量了一下米拉和身后站着的咖莱瓦,最后松开了右手让战戟顺着往下滑直到底部与地面接触。

  “上来检查。”他抓着戟的杆身中部然后回过头叫了两声,两名守军士兵应声前来,不过他们的姿态相比起小队长就要弱上许多,看起来完全是一幅未经训练的松懈模样。

  挂牌佣兵的另一项特权,在成为正式注册的佣兵相当长时间以后亨利和米拉总算是有幸体会得到。

  身为橙牌等级的佣兵并且还佩戴有秘银制的佣兵团徽章,在小队长确认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以后守军士兵也没怎么为难他们,只是看了一下徽章什么的简单登记了一下就给他们放行。而同行的咖莱瓦这个普通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被搜身检查了一番,甚至腰上的匕首都被拔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检查的那名士兵嘲笑地看了一眼年轻的搬运工,又把匕首还给了他。

  “什么态度啊——”显然是被当成两人跟班的旅馆家大儿子有些愤愤不平,但他也多少有些自知之明,嘟哝是直到远离了士兵们的所在才发出来的。

  因为是三人结伴旅行的缘故咖莱瓦也习惯了用拉曼语交流,这次发出的嘟哝也是如此,让白发的洛安少女又是笑个不停。

  在没什么波澜的小插曲过后,一行人就直接进入到了小镇之中。

  老生常谈的进程安排就不过多叙述,带马厩的小旅馆是每一个这种建立在大道上的小镇标配。只是这一次的他们走了半天,路边有的旅店却始终都是满员的。

  远远望去,马厩当中挤满的马匹几乎全都是又高又壮的类型。这些马显然是苏奥米尔本地产的,平均身高超过两米而体重也基本都在800千克以上,有的甚至能达到一吨,但它们却并非优秀的战马。

  东海岸最好的战马是帕德罗西产的,这也是苏奥米尔人最著名的并非骑士而是更善步战的大剑剑士理由之一。

  克莱默尔本身是一种多用武器,在对付步兵方阵的时候它可以劈开长矛为后续部队创造突围逃离或者击溃对手的契机。而在遇上了骑士的时候,这种大剑又会成为斩马的武器,以游走在刀锋之上的危险性来博取生机,在躲过致命的骑枪之后斩杀战马,再解决骑士。

  苏奥米尔本地并没有优秀的骑乘用马,骑士用的马并不是越高越重就越好。包括西海岸的同类在内大部分的骑士马身高只不过1米7到1米8上下,体重最重也不过半吨左右,如此才能保证足够的长时间奔袭以及冲锋的能力。

  而相比之下这些苏奥米尔的重型马,更多的作用则是作为挽马。

  耕耘土地,运载货物,力气惊人的它们无法高速冲锋,但是却可以拉动更多的货物以及更加沉重的工具。

  ——而从这一细节延伸出去的话,把旅馆占据得满满当当的都是些什么人,也就很好猜了。

  亨利用轻拉缰绳,让身下的马儿放缓脚步他好仔细观察那些马厩。

  米拉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拉动了缰绳,而咖莱瓦有些懵懂地乱晃着脑袋差点撞上了他俩,所幸聪明的小独角兽反而利用缰绳拉住了他。

  来时的路上三人是孤单的,同行的道路没有任何马车和骑手。可翠湖镇的旅馆却展示了另一幅景象,那么既然这些采用重型挽马拉车载货的商人们并不是北上来兜售货品的,他们的目的也就仅剩两个了。

  一是这趟旅行是反方向的,由北往南运输物资销售。这是合理的判断,也是大部分人脑海里会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苏奥米尔除了出产羊毛以外还有相当不错的矿产资源,需要精工锻造的克莱默尔这种武器之所以会在此地诞生,也与优质矿产分不开关系。

  但是他们的马车上带的东西却不是这些。

  如果是隶属于同一个商会的商人,定期运输大批量的同种商品,例如大量羊毛或是大量矿物等资源前往南方的帕德罗西进行销售,显然才是正合理的行为。相较之下个体的小商人才会选择在车上载各种杂七杂八的小物件,将一辆马车装得满满当当,考虑的是把自己变成一个杂货商。

  但小商人通常不会选择这种重型挽马来载货,尽管它们力气更大,但也吃得更多。不像商会有合作关系的批发卖货,小杂货商人在去到新地点时不会有人过来接应,换而言之无法保证东西确实能够倾销一空。

  如此一来他们多数选的都是较小的驮马、甚至是骡子和驴,这样在东西没办法卖出去得前往下一站继续兜售时,还能保证喂饱自己的牲畜。

  重型挽马拉动的大型马车载货量确实更大,但如果不能销售一空的话光是维持就是一笔很大的花费。

  所以只有经常有大宗交易的大型商会,才会选择挽马。这一条件,再加之以与挽马分开放置的马车,看起来风格和细节十分类似,显然是出自同一家木匠工坊之手。

  身份基本可以确定为大型商会的车队,可这么一来,他们载的货物却又十分奇怪了。

  略过几辆包厢马车还有几辆有篷布包裹的,那些敞篷的马车上尽管用黑布盖着但从缝隙却仍旧可以看得出来是一些大小的箱子与生活物资。

  千里迢迢运输在本地就能买得到的生活物资这种亏本生意可不是商人会做的,而除此之外他们还派遣了专人手持长棍站着守卫,仔细一瞧的话在马车的底下还有闪烁发光的配重球,显然是把单手刀剑类武器固定在了下方。

  在不违反小镇法律的情况下做足了防备——不仅装备上如此,态度也亦然,亨利的眼神和其中一名守卫相交的瞬间,对方恶狠狠地瞪了贤者一眼,并且晃了晃手中的长棍,显然是在警告他这个佣兵别乱打他们那边的注意。

  贤者似是服软一般地回过了头,而学着他也进行了一番观察的洛安少女,经由这些细节,也已经可以做出结论。

  “明面上摆着是普通的商业运输,实际上是举家带口的资产转移?”米拉皱着她好看的小眉毛,用亚文内拉语小声这样说着。

  “嗯,灾害到来之前,老鼠总是最先不见踪影的。”亨利点了点头,语气平静然后眼光挪到了左边。

  大道的右侧是密密麻麻的房屋,而左侧相比之下就要稀少一些,从这儿可以直接看到小镇得名的巨大翠湖。

  碧绿色的湖泊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湖畔涂着白漆的小舟整齐地摆放在栈桥的旁边,在微风泛起的涟漪下轻轻摆动。在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都去吃午餐了,所以仅仅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叶小舟飘荡在湖面之上。倘若有一副好眼神,在这充足的光照下即便是这样的距离,你也可以看清这流连忘返的浪漫主义者是一名拉曼贵族打扮的青年和一名黑发女子,因为距离的缘故听不见他们的笑声,但可以从动作看出来二人的喜悦。

  “而人类自古以来就都是迟钝的,一直到大难临头才反应过来,但却除了抱头痛哭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贤者半眯着眼睛,看着湖面上的两人,又瞥了一眼商队的所在。

  平静的翠湖底下,聚集在一起的鱼群形成了硕大的黑影一闪而过。

  而上面的小情侣对此浑然不知。

  只是继续嬉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