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44章 炎阳与蝉鸣(七)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4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素养低下的流寇不会懂得维持隐蔽,他们的巡逻部队与其说是在警戒不如说只是应付上面安排的任务。

  熊熊燃烧的篝火在风向改变之后把柴火余烬的味道传出很远,而浓郁的酒气甚至在小船缓缓地飘出之后就弥漫在众人的口鼻之间。

  他们就这样脱离了芦苇丛的掩护,但却没有任何流寇注意到这边。操着藩地口音和北部俚语的污言秽语伴随着放声大笑和饱嗝被尽情放出,此时尚且中午,但他们却已经痛饮了数个小时。而似乎是担心船舶被飘走的缘故,亨利一行靠近过来才发现他们把所有的小艇都用铁链捆绑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在亨利和鸣海的要求下伏低了身子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地靠近,有的是基于冷静,而像温泉村的壮丁们则可能更多是紧张作祟。

  这是极为大胆的行动。因为船队速度并不完全等同,有的人快有的人慢的缘故,亨利打着手语跟鸣海协调,让负责近战和远程的两边人马都慢慢地到达了差不多的位置。

  没有急于发起进攻,由于对方没有哨塔缺乏俯视视野并且防备松懈的缘故,借助流寇们自己的小船带来的视野遮蔽他们得以在穿过芦苇丛之后都仍旧保持隐蔽。

  一直到远程人员在20米左右的距离列好了阵列,把船锚偷偷地丢下水之后半跪起来开始拉弓搭箭,而前锋人员则攥紧了武器靠近到被铁链捆死的船舶时,营地内的大声笑骂都未曾停下。

  “拉弓——”

  鸣海举起了手。

  “放!!”

  十几枚箭矢形成的箭雨算不上遮天蔽日,然而当它们呼啸着落下的时候仍旧造成了惊人的效果。

  和人的弓手不似亚文内拉长弓手那般善于数百米距离远程抛射,他们更加惯常在近距离进行平射。尽管这样缺乏超远程密集打击的能力,但箭矢的命中率也相对而言更高。

  十之八九命中了目标。落空的一些都是因为紧张感或者营帐的遮蔽,聚集在外面饮酒作乐的流寇们瞬间迎来了一顿痛击。不少人上一秒还在喝着酒下一秒就被一发箭矢击中脖子倒在了地上。

  “敌、敌袭!”

  “他妈的!痛死我了!!”猎弓终归不是战弓,箭伤未能命中致命部位的大部分中箭者伤而不死,其中有性情较为彪悍的直接把肩膀上的箭头折断抄起放在身边的刀站起身便冲了过来。

  “上。”但这也是亨利等人负责登场的时候。

  “咔——!”前锋们乘坐的小船和被铁链捆死的敌方小船碰在了一起,捆在一起的船舶成为了一个稳固的登陆平台,但他们没有急于冒进。

  “就在这拦住。”亨利掏出了大剑直接一记横斩把一个落了单醉歪歪握着短枪冲上来的流寇两只手齐肘斩断——对方试图以硬木枪杆举起格挡,但又怎么挡得住克莱默尔的威力。

  身着盔甲头上佩戴轻型护额的武士和足轻们拿着大枪腰上佩刀在连成一片的小船上拉成了一字横线。

  “抬高,射击后方目标!”而鸣海则在后方下了锚漂浮在水面上的船队中大声指挥,临阵磨枪由猎户和武士组成的弓手队伍杂乱不齐但最终还是成功地在他的命令下抬高了弓箭改平射为抛射。

  “30米距离,放!”第二轮箭矢越过了前方没有冒进的亨利等人直接落在了乱七八糟一窝蜂冲过来的流寇阵型中央。

  “妈呀!”粗口和叫骂连带着摸爬滚打,一窝蜂冲过来的敌人就这样被箭雨打断攻势断成了两个团体。而前锋被切断的十几人本就在第一波箭雨之中好些带伤,此刻没有意识到队友被截流己方失去了人数优势,冲上来的一瞬间迎上了早已做好准备的亨利一行。

  “哈!”小少爷和老乔还有大神都以稳固的姿态刺出手指的大枪,流寇们武器残次不齐,有的是长刀有的是大枪还有的只是单手山刀,在训练有素的武士面前他们会落败毫无疑问。

  “同样距离,持续射击!”鸣海接着下达指令,而弓兵们也一枝接着一枝地射出箭矢。他们早在出发之前就已经确认要让猎民出身的温泉村青壮追求准确杀死人类对手有些勉强。因此弓兵们负责的任务一直都只是用远程打击截断敌人打乱他们的阵型,避免前锋一口气被四五十人的压倒性兵力淹没。

  这样的配合很显然是奏效的,缺乏战斗意识和优良护甲的流寇们在第一波因为醉酒而大涨的士气下尚且能骂出“他妈的”然后顶着箭伤冲上来。而一旦这第一波一鼓作气的冲锋受到了阻碍,在之后接连不断的箭雨打击下他们很快变得犹豫不决担心远程火力的进攻不敢上前。

  但这种效果并不能永远持续,因为猎民出身的弓手并不擅长持续射击。他们在对付猎物的时候不需要像这样频繁拉弓搭箭,所以前10箭过后再拉弓的速度很明显地就变慢了下来。对方终归具有压倒性的兵力优势,猎弓的杀伤能力不足等到箭雨密度下降了流寇必定会再组织起冲锋。

  鸣海不怀疑亨利等人的实力,但蚁多咬死象,流寇人数够多的话最乐观他们这边也会有人负伤——焦急使得武士领队眉头紧皱,但他没有更明显地表现出来,因为这些本就士气低落的民兵弓手一旦看到他失去冷静必定会军心大乱。

  “顶住!”亨利等人形成了较为严密的阵线用小范围的攻击打翻武器击退流寇,因为视野遮蔽的缘故这些敌人弓手们是无法命中的,而随着箭雨的稀疏越来越多的人趁这个空当冲了上来。

  前锋的压力一点点在变大,尽管贤者将许多人砍翻在地,但这些流寇不知是因为酩酊大醉还是什么原因竟几乎感觉不到疼痛。

  有许多人被砍掉了一只手仍旧疯狂进攻,仰仗护甲有些冒进的老乔和小少爷差点就挂了彩,要不是贤者及时地一脚踹翻了他们面前的敌人并且往前来了一次反冲锋击退了流寇们他俩势必会被冲垮。但亨利的离开使得防线出现了缺口,在他两侧的咖莱瓦、璐璐还有米拉的压力瞬间倍增。

  以少打多终归还是有些问题,这些人虽然不懂得什么战斗技法装备也很一般但却悍不畏死。

  麻烦了——无数的方案从武士领队的脑海中闪现,他开始有些自责认为也许不应当冒进该等着龙之介那边先发起进攻。

  所幸的是,透过被冲锋和躲避箭雨摔倒的流寇们自己推翻的营帐看向远方的空地,一队重装的骑马武士也正在这个时候从芦苇丛中冲出,从背后把正打算赶过来支援的流寇巡逻队给砍翻在地。

  “上!”龙之介行动果断且毫不留情,被砍到在地的流寇直接被战马践踏踩得血肉横飞。而他显然也注意到这边已经开战,一声令下这三十名骑兵便加速直接冲进了浅滩,以战马更高的机动力涉水冲上了湖心岛。

  “后面,后面!他妈的后面!”注意到身后也有敌军的流寇们转过了身准备抵御,但居高临下又全身重装的重装浪人们挥刀的同时指挥战马用沉重的铁蹄践踏,直接就把他们的阵型打得几近崩溃。

  “停下射击,起锚靠近!”担心误伤的鸣海果断地下达了指令,而亨利等人也抓住流寇们因为背后攻击而混乱的瞬间击溃了面前还剩下的几个人越过小船往前推进。

  “散开!”前锋们终归是科班出身的职业战士,在贤者的指挥下他们分成了三组四散开来从不同的角度进攻流寇。而不再以紧密一字阵列背对友军,有了空隙鸣海也再次命令弓手们张弓搭箭。

  “放!”近距离平射对活跃在茂密山林之间猎手而言不是难事,他们在十多米的距离上发挥出了惊人的效率,许多箭矢都命中了流寇的要害,饶是这些人在酒精作用下悍不畏死,命中要害的箭矢也依然可以让他们倒地毙命。

  “撤!撤!”前后夹击,流寇们原本松散的阵型逐渐被逼得一点点变得密集。

  慌乱中被推翻的营帐倒在了火堆上逐渐燃烧了起来,贤者用大剑挑起顶端把它甩在沼泽之中使火熄灭免得燃烧的火焰成为警醒流寇援军的狼烟。

  “骑兵,回!”来回冲锋砍杀践踏的骑马浪人把流寇一阵践踏之后就被龙之介下令往回拉,因为规模更大的精英步兵队已经压了上来,他们的战术和亨利等人一样,但拿着两米长步用大弓配着掌心宽杀伤箭头的武士弓手队伍又岂是猎户之流能比。

  “放!”骑兵往回拉的一瞬间下蹲姿态的40名武士弓手齐刷刷地放出了箭雨,他们压低了姿态免得箭矢穿过去命中亨利一行,而这杀伤力巨大的沉重和矢深深地扎进了每一名命中的流寇身体之中,锋利轻薄又十分宽大的对无甲目标用箭切开了他们的皮肤肌肉伤及重要脏器与血管,原本在酒精和紧张感作用下满面通红的流寇们很快地便失去了血色一个又一个地倒在了地上。

  “步战队——向前!”交锋不过短暂时间有生力量已经丧生了三分之二以上,剩下的大多数还都带伤,流寇们人挤着人眼见着两边的人都压了上来。

  亨利低垂着大剑和咖莱瓦还有洛安少女、璐璐等人与分散到另一侧老乔和小少爷等人重新合流。气喘吁吁的前锋们以相对松散的阵型压上前来。而后面鸣海率领的弓兵部队也在侧面靠岸登陆。初次参战的温泉村壮丁们有好几个见到死人直接扶着地面呕了起来,而剩下的人紧握着弓的手也是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并且浑身颤抖。

  诡异的亢奋与紧张感弥漫在他们的内心之中,但基于月之国整体对流寇这类存在极度憎恶的大众基调,他们却并没有背负罪恶感这种东西。

  这些青壮年本就是自愿参加,在他们看来打击流寇和之后铲除鳄鱼的行为都是在为自己的村子做贡献。实际上愿意参加的人要远多于这部分,但鸣海只挑选了善于用弓的人。

  龙之介命令手下的骑兵回归到大道上进行警戒,而余下全副武装的步兵则都来到了湖心岛上。

  从20多人对付80多人,到100人对付10多人。大势已去,胜利的天平很明显已经在亨利一行这边。

  “我、我们投降!”脱口而出的是熟悉的藩地口音,但看着这些算得上是老乡的流寇弥次郎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亲切与同情。

  “这些财物。”翻倒的营帐里面箱子堆满了华贵的丝绸女子衣物与各种物资,这显然并不是这些人通过任何正当所得获取的。

  大声喊着投降的人手里握着的武士长刀鞘上还沾着血,原主人是什么样的命运不难想象。

  如同肮脏饥饿的老鼠过境,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果断地投降,而一旦天平倒向自己这边他们又会显露出贪婪凶狠的本性。

  忿忿不平的神色在被包围的流寇当中一闪而过,一旦自己这边的人看过去他们便会立刻垂下头表现出顺从的模样。而同一时间又有不少人忍不住朝着沼泽深处望去,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东西现在赶来。这进一步地坐实了亨利之前的推断——明显也注意到这一细节的龙之介立刻下令部队分出一半人返回大道立刻开始就地布防。

  他们可不是流寇,龙之介麾下的精英浪人们不光是战士还是工兵。他们从马车上搬下来各种扎营器材与竹扎大盾,略作变换直接就在沼泽陆路上迅速地搭建起了简易的工事。

  马车随行是他们迟到的原因,但也因为始终没有放弃辎重的缘故可以像这样就地迅速建筑起防御工事。

  “啧——”流寇当中有一人没有忍住发出了咂舌的声音,而龙之介在注意到这个人以后便对手下如此命令:“那个人抓起来,严刑拷打。”

  “其它的杀了。”毫不留情的浪人领袖如是下令的一瞬间流寇们立刻焦急地挤了起来,有三四人丢下了刀冲出来开始跪地痛哭说自己都是被逼的上有老下有小,而其他人则是咬紧了牙关表示要誓死奋斗。

  不论他们怎么挣扎大势已去都是事实,因为龙之介一行才是此战主力的缘故亨利等人也就站在旁边没有过多介入。本来任意处置这些流寇就是龙之介答应协助的条件,之后还得仰仗他们的人力帮忙铲除鳄鱼,温泉村的人也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人的人生已经定型了。若是说年少无知者仍有回头路,这些平均年龄已经有三十的流寇便基本已经无法回归到正常生活了。

  他们不会认真劳作,因为已经尝过违法的痛快并且对此食髓知味,便已失去了脚踏实地的心。

  如果老老实实种田你只能吃糙米甚至黄米白薯,而去干流寇的勾当可以吃吃香的喝辣的大鱼大肉整天酗酒,那没多少人能安下心来。

  就像杀过人的熊会化身为荒神一样,已经沉溺于劫掠的人身上的业障也已经浓厚到无法消除。

  龙之介会对他们这样无情,也许也正是因为他之前手下也有过这样一批人,并且浪人们在一定程度上也和他们有共通点吧。

  他现在仍能以复仇和武士所信奉的东西约束自己与手下的人,但一旦复仇结束呢?

  许多人总觉得了解了对方就会宽恕,也确实有一些仇恨与憎恶是基于误会与无知。但凡事不能以一概全,在龙之介身上,正因为深刻了解,他才拒绝宽恕。

  接下来还有主力要应对,没时间浪费。

  投降的人和负隅顽抗的人都被一箭射杀,那名在看到防御工事一瞬间就发出咂舌声——显然认出来他们在做什么——的流寇则被击伤以后抓了起来。浪人们过来取走了营地里的建筑材料进一步加固阵地,对其中的财物却都视而不见。

  “尸体埋在前面的土地里,留几具丢水边,拿着弓箭在旁边守着。”浪人领袖的进一步命令更加凸显出他丰厚的作战经验,埋起来的尸体是为了防备在夏日炎炎之下腐败造成瘟疫在军队中传播,而留下来的部分则是用来引诱鳄鱼。

  引诱出来之后再进行击杀,另一个任务便也完成了。

  他选择在湖心岛前面的陆地大道上扎营做进一步深入沼泽进攻或者抵御敌方的准备——这一切都要取决于拷问那个人能得出来的讯息。

  龙之介没有选择小小的湖心岛本身,是因为看似四面环水只有一条出路的那个部分纵深不足。一旦出现什么情况也无法及时撤退。

  浪人们一刻不停地建筑着营地,而小少爷和鸣海一行也在旁边观摩学习。他们只除去了自己营地附近的芦苇,但却用流寇们的营帐配合己方辎重上的各种工具迅速搭建起了一个简易的哨岗。

  基本的围墙和高于芦苇可以观察到远方的哨岗被分别设立,之后他们又以浸湿的兽皮覆盖在木质大盾和哨岗简陋的防箭屋顶上防止被火箭点着。等到防御工事建立完毕以后,他们才将营地设立起来。

  雷厉风行地处理完一系列事件,速度之快以至于众人都没什么战斗过的实感。“告一段落了,让村人乘船回去报告吧。你们也留下?”龙之介对着一行人如是说着,而亨利在和鸣海讨论过后也便决定暂且留在这边。

  贤者的战斗方法与经验终究是里加尔佣兵式的,同根同源的浪人们的作战手段对于武士们来说更有学习的价值。加上他们也需要充当一个类似于监管的身份确保这件事情落实。

  劳累的温泉村壮丁们在得到武士许可从流寇营地中挑选了一些财物后便心满意足地乘船先回去了,而留在原地的一行人则还得考虑第二阶段的战斗。

  一部分浪人在营地后方见不到的地方开始了对那名流寇的拷问,惨叫声连连,让米拉有些心情不好因此叫上璐璐和咖莱瓦去到了湖心岛那边。亨利和武士一行最终也决定在湖心岛那一片狼藉之上扎营而不是和浪人们一起,虽然这样会缺乏防御工事保护,但他们也可以在有什么事情发生时乘船离去。

  合作不代表要亲密无间,终归还是保持一些距离和警戒对他们来说更为安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