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53章 龙与蛇(九)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0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季夏的午夜本不该如此阴冷,但此刻守在防线上的村民们却反而对此有所感恩。

  因为低温多多少少使得他们身上的防具不那么闷热一些,尽管许多人仍旧对这临时制造的护甲——尤其是那硌人的边缘与不合身的轮廓——颇有微词,但在见识过武士们用大弓和腰刀进行的测试以后他们也知晓这确实是能保得住性命的东西。

  护甲用的材料全是生活当中所有。温泉村的铁匠充其量能敲点蹄铁钉子磨一下镰刀,要指望他在两三天内造出全村份的铁甲是强人所难。因为章州并不是产铁大州,就连铁锭的量都很不够。

  所以实际上这些护甲尽是硬化的软甲——在大锅中加入蜂蜡与骨胶熬制成液体,之后将生皮和碎布料投入熬煮。这种做法并非向来精工细作的新月洲传统,而是亨利推荐的里加尔式做法——也即是佣兵轻甲中的“煮沸皮甲”。

  蜂蜡与骨胶在高温下会化作液态。由于牛皮在新月洲相对稀有,实际上更多人穿着的是家中破旧衣物多层叠加的绵甲,将其浸泡到液体之中,煮透了再捞起来风干,便会拥有与和人武士高档次大漆皮甲相近的防御能力。

  大漆皮甲制作需三个月之久,一道大漆刷上去之后要等一周的时间阴干才能继续。若是追求速度直接暴晒会导致漆层裂开,而这种里加尔式的粗糙做法却可以在几小时内做出来十几件护甲。

  堆叠到两公分厚的浸胶布背心刀枪难入,在用实际演示为村民了打了气以后,所有人也都老老实实地穿上了这些气味浓厚外形歪歪扭扭但有实际作用的防具。

  毕竟见识过亨利扛回来的食尸鬼那副尖牙利爪,没人希望自己被近身以后开膛破肚。

  贤者以他的知识极尽所能地调整到最高效率做好战前准备,然而在这个季夏午夜到来的袭击,仍旧打了温泉村村民们一个措手不及。

  青少年都逃走了,除了少部分壮年以外留下的几乎都是老弱。整条防线上最年轻的一个人也已有37岁。

  习惯早睡的农民们在低温的加持作用下于午夜昏昏欲睡,本就麻木的意识加上呼啸的风声掩盖了密密麻麻的食尸鬼靠近的动静。于是他们一直等到第一头食尸鬼爬上了屋顶把站岗的人给扑倒,才后知后觉地慌乱惊叫了起来。

  被作为骨干基层零散安插在防线上的浪人声嘶力竭地吼着,但毫无军事素养的农民又怎么可能听得懂他的指令。他们乱作一锅,有的因为恐惧想向后跑,又有更多人凑成一团冲上去想救下被扑倒的邻居。

  于是本来布置完好的防线出现了好几个缺口。

  战斗在仅仅10分钟内变成了最糟糕的情况。

  本来凭借这些老弱村民的战斗力加上临时搭建的掩体,只要能利用好城防设备争取足够多的时间让亨利等人的别动队执行斩首战术,他们便还有可能在付出较小代价的情况下取胜。

  但现在防线全面崩溃了,四处都是漏洞没有人看守而食尸鬼除了几头被上面被动性质的竹刺扎中以外便真就如字面意义地那样是“如入无人之境”。

  扭曲的妖物轻易地越过了不过两米高的矮墙,它们像是老鼠又像是潮水一样冲上来很快地便扩大了因为村民乱跑而出现的防线缺口。仅仅10分钟的时间缺口就扩大到了无法轻易抑止的地步,以每秒几头的速度,食尸鬼迅速地越过防线扩散到整个温泉村的范围之中。

  “那些流寇呢!”本该在防线外围当炮灰起到缓冲作用的流寇们连作为警报的惨叫声都没发出——又或者他们发出了,只是因为昏昏欲睡而被村民们所忽略。

  “连夜偷了船跑了!”从防线上逃回来报告的一名浪人如是说着,显然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些底层流氓的求生本能,虽然被围墙和食尸鬼夹在中间,但他们还有水路可选。由于村民们让青少年大量逃亡而龙之介又需要保存实力的缘故,防线上的看守人力不足,靠近水域那边的船舶只有偶尔才会过去巡逻。

  显然这些流寇是抓住了这一点,卷了一批物资趁机溜了。

  龙之介想利用他们作为炮灰消耗食尸鬼的军力并且充当预警,而这些流氓连日奔波也想好好修生养息吃饱喝足。底下的村里人还有在大声骂他们吃里扒外白眼狼的,因为在他们看来给了这些流寇食物他们就应该好好充当炮灰进行战斗。但站在流寇们的角度却也并不是不能理解这一举动。

  而且根本原因还是村民们私自让青少年逃亡导致的人力匮乏,才给了这些流寇可乘之机。

  古往今来争战开始之时就总是人心交织最剧烈的地方,不同的人的抉择和意志相互影响使得没有一件事情是简单布局便可轻易达成的。但眼下局势已定,无能者才会急着找一个替罪羊开始责怪,他们必须改变方针立即迎击。

  “以房屋为据点迎击,先掩护前线撤退让他们保存兵力重整。先生之前所说的备用方案,可已完成?”龙之介对着贤者这样开口,而后者点了点头,他随机转头对下属发令:“吹号,舍弃围墙。”

  “呜——呜呜呜——”悠长的号角声响起,还在围墙上奋战的浪人们听到这一声都大吼着让麾下的村民们聚集起来,然而早已分散的这些村民之中有大部分都被好几头食尸鬼缠住,他们也只能对那些向着自己伸出的无助的手视而不见。

  “弓兵上房顶掩护,骑兵出列。”训练有素的浪人部队在指挥官的命令下借助火把与月色摸着黑迅速地扩散开来爬上了屋顶占据制高点,但昏暗的夜色下他们分不清食尸鬼与人类所在弓箭的打击效率大大降低。

  “这些东西能夜视?”

  “是的。”回答的人是我们的洛安少女,尽管她并不完全确定这些食尸鬼与当初那些一致,但从它们畅通无阻的表现来看显然也是具备暗中视物的能力的。

  天黑之后人类的视野大幅受限因此战斗力严重下降,这些食尸鬼在午夜袭来也许证明它们的指挥者三郎仍旧具备充分策划行动的能力——但这一点也许并不仅是坏事。

  “步兵,被动防守。”

  “弓兵,上火箭。”龙之介语气平淡地下了指令:“把左右两侧的房子点了。”

  “大人,那是俺家——”

  “这种时候了还计较这个!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农民们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前任县令。茅草铺就的屋顶在夏日干燥易燃,火箭轻而易举地点着了它们,而这硕大的火炬照亮了半片天空也总算让弓兵们能从轮廓辨识出怪物与人类。

  “骑兵出列!!”宝贵的骑兵部队此刻也不得不投入进来,为了保存前线的兵力他们对着追击的食尸鬼进行了一波反冲锋。

  新月洲的战马远不如里加尔的高大健壮,加之以缺乏马甲,好几匹马就在这种硬碰硬之中被抓挠得皮开肉绽。鲜血横流的马儿体能迅速地下降,尽管他们立刻返回到步兵掩护之中,骑兵却是每出动一次就弱上几分。

  “清点人数。”

  “推出刺车挡路!”

  “弓兵继续射击,不要停!”副官们接二连三地下达指令,插满削尖竹子的独轮车和牛车改造成的可移动路障被推了出来挡在了路中间。然而越过了狭窄路口的围墙所在扩散进去整个村子以后食尸鬼可以行进的路线大大增加,零零散散的房屋之间过道四通八达,根本不是这点人力就能扼守得住的。

  温泉村并非军事重镇因此房屋也基本上都是随性建造,由于存在大片水稻田的缘故实际上仅有靠近沼泽部分由于水域的存在有一个较为狭窄的扼要口。而这便是一行人建筑了围墙的地方,而此刻围墙防线被突破食尸鬼逐渐散布到这片庞大的区域之中对于人类而言只会越来越不利。

  “退到旅馆。”人数清点完毕,防线上成功撤下来的人员不超过三分之一。

  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兵力此刻局面更加严峻,好在他们还有第二个选择,雅之店长的旅馆结构坚固并且足够庞大,可以作为退守的堡垒。

  “弓兵部队收拢!”副官大声地下令,屋顶上的弓手们在消耗了一半箭矢以后体力几乎未减分毫地迅速回归到队伍之中。

  “全体撤退!”从四通八达的村镇中心一路朝着坡上旅店撤去,路途中零散的几头食尸鬼被迅速地斩杀,却也有跟不上强行军的村民在昏暗中掉队被扑倒啃食。在开阔地比拼消耗他们绝对会输,但占据要点这场战斗仍有胜机。

  “踏踏踏踏——”密集而杂乱的人类与马匹脚步声在布满杂物的硬地上接连响起,身后火箭点燃的房屋火势逐渐扩散热浪一阵接着一阵地追来。

  “啪嚓啪嚓!”四足奔行的食尸鬼从已经收割过的水稻田中间涉水而过,在黑暗中溅起一片水花紧跟不放。

  “上楼,在窗口布防!”之前的动静加上此刻浑身带伤地归来,仍旧驻守在旅店内的非战斗人员以及部分浪人都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坚爷等人开始翻出药柜准备疗伤,而仍旧还待在旅店门口的贤者则是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下像细细支流逐渐汇聚到旅店门口的食尸鬼黑潮。

  “是时候了。”亨利对着龙之介这样说着,紧接着他们将原本就摆放在旅店附近的几辆放满木桶的独轮车推了出来,用火把点燃了上面的引线。

  这是隐藏的一张牌。

  温泉村既然名字里都写了温泉,便必然会有天然温泉的副产品——硫磺。

  以硝石、硫磺和木炭混合制成的火药新月洲早早便已发明,只是他们的配方比例偏向于炸出绚烂的烟花而非用于杀伤。

  村里有烟火匠人算是一个意外之喜考虑到物产却也在意料之中,夏日祭即将到来因此打算大赚一笔的匠人制作了许多烟火囤在家中。贤者改变了配方把它们混合石子装入木桶之中。

  含铁的引线发出黯淡的火花,随着木车被推下坡朝着食尸鬼撞去而迅速地缩短距离。

  “噼啪噼啪”的引线在烧到了末尾的时候发出“噗呲——”的一声,在月色下都清晰可见的青烟冒出一秒之后,整个木桶膨胀了起来。

  “嘭轰!!!”碎裂的石子和其它杂物高速飞行着撕碎了面前的一大片食尸鬼,但这还没完,由于烟火匠全部成品火药库存也仍旧有限的缘故,其它的木桶装的实际上是燃烧物。

  火药最初会被如此命名,便在于人们发觉它可以加速火焰燃烧的过程。

  稻草、草炭、动物油。一切可以加速燃烧的东西被简单粗暴地混合在一起,结合布置在中间的药筒一起扩大了杀伤的威力。

  “快扑灭!”四溅的火花和石子甚至有一些落到了旅馆上,好在屋顶是防火的瓦片制成,少部分落在走廊上的也被迅速地熄灭。

  但不远处村民的稻田和房屋却是没有这般好运了。

  没有痛觉的食尸鬼浑身烧成黑炭仍旧试图前进,与之前火箭点燃的房屋一并,许多温泉村村民祖祖辈辈生活的茅屋就这样化为了灰烬。

  之前还在安慰其它人屋子没了可以再建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的村民“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望着熊熊燃烧的稻田和房屋也许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清晰地意识到这场灾难不是在闹着玩的。

  但即便如此这都还不算结束。

  爆炸和火焰杀伤了少说有百来头食尸鬼,但它们还在涌来。

  缺乏智慧的野兽直接冲进了火海被灼烧着倒下,但它们仍有数量优势,逐渐地便用尸体扑灭了一些地方的火焰成功地越了过来。

  而他们这边的底牌已经打出去了。

  爆炸只是为他们争取了在旅店内布防的时间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食尸鬼的数量。

  所有一切都没按照原本的计划执行。

  黑潮已经涌来,尽管数量少上许多但在漫天火光的照耀下显现出来的食尸鬼仍有三四百之数。

  弓手的箭矢消耗了一半,骑兵最少有三分之一的马匹因为受伤陷入了虚弱状态。步战浪人虽然还保存得较为完好,但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也是减员最严重的。

  本来应该分担压力的村民因为缺乏军事素养而且年青人都逃亡的缘故,此刻残余的战斗力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接下来的战斗。

  是依托旅馆作为据点的,单纯的消耗战。

  旅店算是造得很坚固,可它仍旧不是堡垒。一二层有许多的窗户,入口繁多。

  以食尸鬼的脚程,他们连撤退都很难。

  背水一战是仅有的选择。

  但翻盘的希望仍旧存在——因为食尸鬼很明显瞧准了人类在午夜的困倦进行袭击,这证明三郎还保有作为人的意识。

  而只要是人,就会犯错。

  “呼——”龙之介看了一眼亨利,点了点头,然后从下属手里接过了火把。

  他把头发挽起来,用火把照亮以确保自己的面容显露,之后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旅馆。

  “......”前任县令一言不发,但食尸鬼们却没有一拥而上把他撕碎。

  它们忽然像是汹涌的潮水遇到了一块河道中央的岩石一样分散开来,紧接着三郎带着几个仍是人的追随者走了出来。

  这个蛇一样的男人双目充血,戏谑地看着龙之介。

  像一只猫看着已经无处可逃的老鼠。

  ——他上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