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39章 乡村与城市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5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青知镇位于现在所在地的西南方向,是一座在北方以竹器出名的小镇。

  它得名“青知”,便是因为其周围郁郁葱葱的竹林,总是为在盛夏时节来往的旅人们第一眼面见。如同月之国文坛广为流行的“一叶知秋”的理念,取“因竹之苍青而知夏至”涵义,定名青知镇。

  相较众人出发点所在的这座无名山脚小村,青知镇的规模要庞大上许多倍。

  沼泽村是新月洲北地山脚下平原地带的低洼点,但越往南去,地势反而会越高一些。抬离水面有了坚实的土壤,正儿八经的植物也就替代了沼泽村附近常见的长草与芦苇生长。

  生长极快的竹子相比树木而言是更为便利的材料。尽管它们耐寒能力通常较弱,但在青知镇附近勉勉强强算得上中部地区的最北端,气候还是能允许竹子生长的。

  有了这样丰富的天然材料,这里会有人聚居起来逐步从手工业发展到工商业,成为一个繁荣的小镇,也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了。

  自小村出发要前往青知镇,得翻过两座山头才行。因为离水较远,若是想乘船顺流而下他们得先重新去到河边才行。而由于附近人口不能算是特别众多的缘故,河边做渡轮生意的人也不够多。要找一艘愿意载人的船不是容易,而且还得先往西面走挺长距离去到河边才行。

  这一段距离基本上和走山路徒步直接前往青知镇是差不多长的,所以附近的人们若是要走向那儿,就多数还是采取徒步。

  来参加七日祭典的很多行脚商人便是从青知镇来的。在已经发展到规模庞大的工商重镇,以家庭为单位世代传承手艺的小个体户也仍旧有许多。他们大多无力与那些成规模的大小商会竞争,因而只能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和坚韧的双脚走遍所有可能的地方,卖出自己制作的物品赚取银两过日子。

  历经成百上千年的行走与开拓,附近的山道哪怕在最难走的地方也仍旧算是平坦开阔。

  一天多的路程之内没有旅馆和补给点存在。尽管在中间一段路有座山顶的寺庙,那里的僧人也只有在偶尔救济落难的旅人,并没有每日接待来往过客的余力。

  所以要出发前往那边,口粮和水之类的必备物品,这一路上自然是必须得先准备好的。

  同行的其它旅人不能算是很多,但也依然时不时就会遇上几位。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将随身物品都卖光换成了金钱兴高采烈地踏上归途的商人,而这一类人在看到明显武装着却又不像是正经武士的亨利三人时,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但也有少数人注意到了在他们周围跟着的宗二郎,因此一瞬间就放下了戒心,反而跑回来搭讪。

  这位沼地之虎的名声比亨利还有米拉所想的还要大一些,一直待在沼泽村的樱也对他的英雄事迹有所耳闻,只不过按照花魁本人的话来说:“满身大汗又毛躁不堪的摔跤手,和唱诗画画的艺伎是站不到一块的”,所以未曾有过真正的交集。

  宗二郎比起他给人印象的更为信息,哪怕看起来五大三粗的,这个中年汉子却十分健谈与热情。他想拉亨利入伙一起赚大钱指的自然是去参加更多的对抗活动,凭借他的声望和名气确实要去找到愿意打的人是不少的,但贤者来这儿并没有这种打算因此当晚就直接拒绝了他。

  但这个人显然有着相当的执念,哪怕在之后见识到了面容明白了亨利和米拉都是外国人,他也反而因此提起了更高的兴致,觉得以“南蛮的奥尼”之类的宣传语会吸引来更多的人。

  奥尼这个称呼洛安少女从一开始的绫还有那些武士们的口中都听到过好多次了,和人似乎很喜欢用这个词汇来形容贤者。她自然是好奇不过,但之前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询问,这次总算是相对悠闲的旅途,因而也开了口问话。

  但这一问,答案却似乎也并不太好给。

  “很高、很大、很壮,爱吃人,虽然是以前的事情。”宗二郎和樱七嘴八舌给的细节描述,挑出重点之后便是这些细节。米拉越听越云里雾里,这似乎是某种野兽还是怪物,但他们对于“奥尼”这个音节的直接转译,写作月之国的方块文字对应拉曼语却又是“鬼”这种灵体。

  难以理解的米拉最终还是只能求助于贤者。

  “就是食人妖的月之国版本。”贤者单刀直入地解释道,这下米拉懂了,却又换成了樱和宗二郎提起了兴趣。

  “长角、很高、很大、很壮、爱吃人。”贤者重新揪出了要点,食人妖或者说食人魔在里加尔的发音称作“奥加”,这一点倒是和月之国的发音类似,也许历史上也曾有某些交流。只是略加交流之后他们却又得知了一个有些出乎意料的事实——月之国的“鬼”这种存在,其实有着相当程度的文化。

  “和夷人的地位一样。”樱直接说出来的这句话令米拉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就和里加尔的食人魔大有不同了。里加尔的食人魔之类亚人种通常都是智力低下作为野兽一般的存在的。而在月之国,鬼却具有自己的文化,会说话,有甲胄有武器,是作为和夷人同等的少数民族存在。

  鬼族甚至出了不少有名的武士,算是这个国家出名的战斗民族,稀有的战斗精英。

  而他们不分男女普遍超过两米的身高虽然相较里加尔的食人妖动辄三米多算是缩水了不少,身体能力下降换来的却似乎是智力水平的提高。

  无脑的野兽哪怕再强壮选对了方法也是可以对付的,但会着甲而且有着高超的战斗能力,拥有学习能力却仍旧体能超群,若非人口稀少,鬼族想必才是统治月之国的存在。

  总而言之,因为有这种本土物种存在,哪怕贤者并没有长着角,高大的身形也让本地人怀疑他是不是鬼族出身。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充斥在一天半的旅程之中,随着与本地人交流的深入米拉的和语水平也飞速提高。本就与拉曼语发音方式相似的这种语言学习起来并不算特别难,真正难的还是这个国家严格的措辞和修辞方式。

  在尚未真正懂得这里语言的时候米拉就注意到璐璐和绫尽管说的都是和人的语言,却听起来完全不同的细节。

  出身自上层社会的博士小姐称呼别人永远都是敬称,要么是“您”要么是“这位”。而璐璐则往往更加直白,甚至有的时候会直接用“你这家伙”之类略带冒犯意味的词句。

  措辞方式的不同与社交阶级有紧密联系,虽然在哪个国家都是这样,但里加尔的国家你若是措辞有问题顶多被排挤被鄙视,这边却是会被直接当场拔刀斩杀的。

  平民冲撞武士者:死;平民面见武士巡街不下跪让路者:死;下级武士顶撞上级者:死;私下非议自己领主者:死。

  严苛到不近人情的阶级与条规,哪怕作为外来者的亨利与米拉也必须遵循。入乡随俗指的可不光是换套衣服,规矩也最好尊重当地的,才能避免无谓的冲突。

  尽管有的时候确实不能一味退让必须坚守自己的底线,但底线的标准也不能设得太高完全不打算妥协。以尽可能地合作作为出发点考虑,是要比起一味只知道对抗和抵触而言,赢面更大一些的选择。

  毕竟就算亨利能以一敌百,但一座和人城郭里头动辄几千的军队他也只能转身跑开,那就更不要提与整个国家为敌了。

  一柄剑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哪怕这个人是亨利·梅尔也没有区别。

  充实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在走过了泥土路又踩上了灰岩凿出来的山道,最后通过建在山涧之上因为年久失修有些摇晃的木桥之后,青知镇的青,确凿无疑地被众人知晓了。

  尽管只是初春尚未到达盛夏最为郁郁葱葱的时间点,地面上甚至还有冬雪融化之后露出来的去年秋天的枯黄叶子,但高达20米的密密麻麻的竹林,还是免不了地使得走入其中的人沉醉于这一片绿色之中。

  茂密的竹林因为生长飞快的缘故,历经千百年时光也并不见得比最初少上多少。不过按照因为和宗二郎聊上了天从而也一并同行的手工艺人大叔的话语,这里的竹子却是有人专门栽培照料的。

  “毕竟每个月都要消耗一大堆,光是自然长的,哪里够用。”他这一段话是直接对着好奇的洛安少女提出的,哪怕看见了两人异邦人的模样,这位大叔却似乎也并不十分介意。

  虽说他确实多看了米拉几眼并且小声地念了几句雪女这点让洛安少女有些不爽,但总的来说和谐相处的样子算是给她增加了一些步入和人城镇的信心。

  不过在走过这片茂密竹林的时候注意到了周围的一些蠢蠢欲动的阴影,也让白发的女孩多多少少明白了这位大叔之所以要紧跟他们的原因。

  参加祭典的青知镇手工艺人们在卖光了东西之后就会兴高采烈地回归,而带着赚取的银两回来的人,在其他人眼里自然也成为了待宰的肥羊。

  哪怕是在月之国这种统一又相对和平的国家,暴力事件也依然是不少的。

  缺乏战争来削减人口,一年又一年人口总在增加的武士们因为各种原因失地之后,有能力从商并且崛起的其实只在少数。大部分人就好像其它地区的战斗职业者一样,在缺乏了战争这种谋生手段之后,选择了恃强凌弱以暴力掠夺他人维生的生活。

  因为月之国高层对于甲胄流通的控制,这类由流亡浪人组成的强盗土匪团体大部分战斗力不是很高,面对正规军队只有落荒而逃的下场。但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而言,他们还是有很大威胁的。

  只是明眼人都不可能会对着他们下手。

  贤者光是这幅身形摆在那儿就足够令大部分图谋不轨的人退却,更不要提他背后还背着哪怕用布裹起来也能看出来尺寸巨大的克莱默尔。而米拉和樱两人也都带有佩刀,这一行人虽然人数不多,但怎么看都是硬板子。因而到了这即将步入城镇的最后关头,不少在之前跟他们拉开距离的商人反而是若即若离地重新放缓或是加快了脚步接近他们,假装他们也是这个团体的一员。

  人心不论在哪个地方都是不变的,哪怕语言和文化有差异,这些人打的小算盘却仍旧和在里加尔时做佣兵任务偶尔遭遇的家伙,是一样的。

  “呼——”山路的最后一段是往下的,在走出竹林之后,豁然开朗的平地于早春的阳光之下闪烁发光。

  “好大!”米拉忍不住发出了感叹,而贤者则是抬了一下斗笠,看了一眼晴朗的天空。

  最靠近竹林这边一间一间的房屋以四方形的围墙围成院子,这是大商会的竹器加工坊。工人们把竹子砍伐下来清理掉多余的枝丫之后就堆放在太阳下晒干,这些大多是拿来制成较为低档次的物品的。而一些精挑细选的则是被收到了屋里要用更长时间来阴干。

  处理完的竹子被拉到院子之中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加工,而这样的加工坊足有上百之多。密密麻麻占据了好大一片区域,越过这里更往前去,则更多是民居,在青知镇的正中央两个尖塔凌然而立,金碧辉煌的大殿位于城镇的东南角,而西北方向宽阔的永川河支流在这个角度看上去都波光粼粼。

  繁忙的渡船在上面来来去去,从方向上判断,显然正如之前所料,乘船逃离的另一队人来到这儿的可能性,是极高的。

  “走吧,先去下边的酒馆吃一顿去。老夫我请客,就当做给小哥的入伙费怎样?”宗二郎再次抛出了橄榄枝。

  “你还真是不死心。”樱再次叹了口气。

  “你那所谓的比武,我不参加。”

  “但饭。”

  “要吃。”贤者用平淡的语气这样说着。

  “呃——”

  “哈哈哈哈哈。”而豁达的沼地之虎再次发出了大笑:“我越来越喜欢小哥了,怎样,真的不考虑和老夫合伙大赚一笔吗!”

  “不考虑。”

  “考虑一下吧哈哈哈哈。”两个人当先往前走去。

  “笨蛋男人。”而樱又叹了口气。

  “深有同感。”米拉赞同地说着,伸手拉着花魁追上了他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