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75章 随风飘的向日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919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位于萨帕利昂高原南部低地的西里丝森林,远在人类还处于部落文明之时,就已经有精灵族定居。

  广袤无垠的湿原地带,毒虫横生又过于潮湿,对魔力低下的人类而言不宜居住。但精灵族却得以以各种手段来谋求与自然之间的平衡,静怡而又安详地世世代代居住于此。

  和谐与安宁,是精灵族永远的追求。

  有过接触的人类,对于精灵的评价总是“古板又不知变通,缺乏情感波动,麻木又冷淡”。

  这属于典型的短寿种族和长寿种族之间不可逆转的认知偏见。

  若用精灵族的口吻来回答这种话语的话,想必他们会运用上一个巧妙的比喻,以“烧得过旺的柴火总是最快熄灭”来回应这些远亲。

  是的,远亲。

  尽管许多人类认为可以活一千年的精灵,是属于低等神明之类的物种,与人类拥有巨大差异。在愚钝的部落时代甚至会将精灵作为原始神来崇拜。但实际上,包括兽人、矮人和侏儒在内,整个里加尔世界上的五大种族,都同出一源。

  历史更为久远的精灵族拥有大量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关于现在在大陆上开枝散叶的几大种族是怎样发展演变得如此截然不同,而追根溯源,却都是同一位祖先。

  有着近似的身形比例,近似的身体结构。相比起人类的统一神教会将其他种族都否定称之为蛮族,信誓旦旦地宣称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制作的完美物品,由同一位祖先演变而来的这种会被当作异端的精灵式学说,显然正如他们本身一样,与人类社会格格不入。

  他们有很多的共同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彼此之间可以通婚。

  精灵和人类是不可能诞下后代的。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半精灵这种生物。

  生殖隔阂加上各种观念、理念和知识上的不对等,精灵这个种族和人类之间的区分就好比经受过精英教育的人类贵族,和低下贫贱脏兮兮的奴隶与贫民那样剧烈。

  所以当这两个种族因为某些原因而碰撞到一起的时候,矛盾,往往会像是这百年迷雾一般,浓郁而不可化解。

  “......”奥尔诺站在村子的入口处,沉默不语地望着地面。

  “又来了么。”一个符合人类刻板印象的高傲嗓音在旁边响起,那是她的母亲,年纪已经有六百岁以上,看起来却依然如同少女一般。

  南国的精灵族体型本就不甚高大,而奥尔诺在其中也算得上是娇小玲珑。

  “真不知道那个人类到底是如何越过迷雾和认知障碍跑到这里的,你去回绝他,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奥妮,我相信你很明白这一点。”母亲站在右侧俯视着她这样说着。

  “你背负着的是更为重要的东西,继承了梵萨利塔名号的人便是与同族交往都不被允许,你生来就是为了更伟大的使命的。”

  “......是的,母亲,我都明白。”她垂着长长的眼睫毛,声音低沉。

  “......”母亲的表情变得软化了起来,这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她作为部族的领导者必须对她有严格的要求,但母亲的本能又使得她无法真的狠下心来。

  “好好跟那个人类说清楚吧,我带你出去历练,是为了让你体会到这个世间的沧桑变化。”

  “你们之间隔着的东西不仅仅是文化,我的孩子。”

  “......好的。”她垂着头,捡起地上已经干枯的向日葵,丢到了一旁。

  ————

  ————

  人类把这片高原称之为帕洛希亚。

  它属于一个叫做帕德罗西的国家。

  而在旅行当中曾短暂居住过的好几个港口城市,则也都带有“帕”这个前缀。

  在人类语当中,“帕”似乎是代表了“大”“伟大”之类的意思,所以他们用这个词来形容一切他们认定是宏伟壮观的实际存在的东西,和只存在于虚幻当中的东西。

  未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精灵是并不懂得的。

  同理,组织,国家这些是什么,他们也并不懂得。

  精灵并没有国家,他们诚然是拥有种族认同的,但也就仅仅只停留于此。精灵的村落最大规模的也仅仅只有三百人,彼此都是亲属和朋友,居住在一起是建立在相互熟识的基础上。

  像是人类那样把一片区域划分出来一个虚幻的“国家”概念才,从而数以百万、千万计的陌生人,共通地生活在一起互相配合这种事情,对于大部分的精灵来说甚至要比人类繁衍生息以及发展的能力更加令人称奇。

  所以当奥尔诺第一次跟随自己的母亲来到帕尔尼拉的时候,她震惊于这里居然拥有这么多的人类。

  人们对她投来的是好奇的目光,形形色色的人类走过路过都不停地打量着她,而她则是紧紧地抓着母亲的手不肯放开。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以至于挤得水泄不通,奥尔诺开始有些受惊了。

  然后城主府的卫兵队出现了,他们穿着被皮面覆盖的金属盔甲,手持方盾和长矛赶走了这些人。

  “这是尊贵的客人,你们不允许靠近!”

  奥尔诺听得懂他们所说的话语,对人类来说难以学习的这种语言她手到擒来,不仅仅因为精灵悠长的寿命使得她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学习,还因为她。

  天资卓越。

  ————

  ————

  “呵,听说精灵魔法都很厉害,这怎么看都只是个小丫头片子吧。”

  自大、狂妄、缺乏礼仪。

  而且很吵。

  奥尔诺从人类的词汇当中挑出了对这个一头黑色卷发的青年人类的第一印象。

  她惊讶于那个人不算巨大的身躯居然可以发的出和巨人差不多洪亮的声音,也惊讶于他的不自量力。

  “老子我是帕夫尼,没有错,就像这个名字所说的一样,终有一天会成为了不起的伟大魔法师!”而他大笑着挥舞魔杖向着奥尔诺发起了挑战。

  然后被她。

  手指轻点释放出的最弱的风系魔法。

  打得失去了意识。

  那个被他们称作城主的人类,表情更加地——用人类的话来说——谦卑了。不对,更正确的用法也许是巴结?

  他把那个青年赶了出去,他似乎担任了什么重要的职务,从而来作为这些人类衡量精灵魔法的标准。

  接下去,城主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一些雇佣和待遇的事情,奥尔诺虽然站在那儿面无表情好像在听闻,但内心里却一直在想着那个被赶出去的吵闹又自大的青年。

  “帕.......”

  “伟大,是什么意思?”

  少有地。

  她产生了兴趣。

  “不要和人类走太近,我们之间的隔阂不仅仅是文化,只是在利用他们获得所需要的东西罢了。”母亲注意到了这一点,及时地警告了她。

  “凝视深渊者,需谨记深渊也在凝视你。”

  “与龙搏斗者,终有一天自己也会化为龙。”

  这是母亲说过的话语,奥尔诺明白它的意思,却又也知道这是来自于人类世界的谚语。

  “太过于靠近,就终有一天会变成他们吗。”

  她问道:“变成人类,很不好吗?”

  母亲没有回答她,只是望着远方久久未语。

  她想起了自己从未面见过的父亲。

  说起来,父亲到底是谁?

  ————

  ————

  “噗啊——”不堪的惨叫声在午后的院子里响起,一脸惨白的青年摔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

  这是魔力用尽的体现,奥尔诺罕见地皱起了自己的眉毛,尽管只是一丁点轻微的弧度,这对她来说却也已经是难得的表情。

  “哈——”帕夫尼注意到了,尽管狼狈不堪他还是发出一声轻笑:“你惊讶了!是不是佩服本大爷的成长了!”

  他哇哇乱叫着这样说道,而奥尔诺的眉毛松懈了开来,开口回应:“不,我只是惊讶于。”

  奥尔诺转过了身,准备朝着里屋走去:“你的愚蠢程度。”

  “切。”帕夫尼重新爬了起来。

  “......你还想干嘛。”奥尔诺回过了头。

  “当然是,再来一局啊,来吧,就让我这伟大的魔法师,天下第一的元素使,帕夫尼大人来突破你们精灵族引以为豪的防御魔法!”他浑身大汗,但声音却洪亮得像是森林当中咆哮的野兽。

  只可惜魔法的威力并不是喊得大声就会增加的。

  “咚——”

  脸色惨白的帕夫尼再次仰面朝天倒在了地上,亏得这里的地面是柔软的草坪和泥土,否则他就得变成另一种意义上的大头魔法师了。

  “......送走。”奥尔诺对着宅邸的护卫简短地说道。

  两个大汉沉默地将他抬了出去。

  但在抬走之前,精灵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她转过头,少有地表露出自己的好奇心的,朝着帕夫尼询问。

  “......你,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她问。

  而帕夫尼像是一瞬间恢复了精神一样,继续用大嗓门喊道:“当然是要!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他蜷缩着身体咳嗽了起来,奥尔诺明白这是魔力过度使用的后遗症,因为法力池位于心脏附近的缘故,过度使用不但会影响到心脏导致休克,严重的甚至会心脏骤停而死,而就算是最好的情况也会像这样影响到肺部导致咳嗽。

  “.......”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奥尔诺沉默地伸出了手,治愈了他的伤势。

  帕夫尼的脸色变得红润了起来,他愣愣地望着精灵的脸庞,久久说不出话来。

  “......别再来了。”她转过了身。“是骗人的哦。”

  帕夫尼在身后叫了一句。

  “不,也不能说是骗人吧。”他罕见地没有大吵大闹,奥尔诺第二次转过了身,青年用略带腼腆的声音说道:“成为伟大的魔法师确实是我的理想,但是我之所以总是这样。”

  “是想看到你,惊讶的表情啊。”

  “......”

  “那天,我们相遇的时候,你瞪大了眼睛的样子。”

  “特别的可爱。”

  “......无聊。”奥尔诺转过了身,向着屋子里走去。

  “啊——你就这样对我的真心——”而帕夫尼的声音在背后逐渐远去。

  她站在了屋子的门口,遮挡住背后阳光的里屋显得有些暗沉沉的,而奥尔诺就这样站在这儿,面色毫无变化,却伸出手去,按住了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

  “......”她抬起了脸,站在楼梯上的母亲显然目睹了这一切,她的表情有些阴沉。

  奥尔诺垂下了头。

  “......我知道了。”

  ————

  ————

  “是待遇方面有什么不满的吗,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提啊,尽管提,我都会满足你们的!”

  急躁、贪婪。从城主的高喊和动作当中,奥尔诺判断出了这一点。

  “别离开啊,拜托你们了,留下来!”他不断地恳求着,然而母亲的决定是任何人的意愿都无法改变的。

  包括奥尔诺。

  “见鬼的垃圾精灵!吃我的穿我的什么都不留下就要走了!该死的垃圾,成天只知道摆那张高傲的脸仿佛谁都欠你的!!”

  当她们关上门以后,城主用人类的方言这样大声地辱骂。

  他以为她们听不懂。母亲望向了奥尔诺,眼神之中在表达的意思显然是:“你看吧,人类就是这样的。”

  “......是的,我都明白的。”奥尔诺垂下了头。

  ‘但他不一样’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

  马车驶来了,在乘坐它走到森林的附近之后,她们就会转成步行。西里丝森林愈是靠近精灵领地,各种视觉障碍的魔法就越多,除了同样精通于魔法的精灵族人以外,一般的人类只会被影响到不停地原地绕圈。

  “奥尔诺!!”

  帕夫尼出现了,气喘吁吁的他显然是刚刚得知这个消息所以急匆匆地赶来。

  “我会去找你的!”

  “一定会的!”

  “这是我们的约定!”

  他大声地喊着,而母亲盖上了马车的帘子。

  “不自量力。”她这样说道。

  “记住我说过的话,奥妮,你背负着的是更加伟大的使命。”

  “......是的,我都明白的。”

  她说道。

  “母亲。”

  藏在行囊之中的,有一株新鲜的向日葵。

  帕夫尼每一次出现都会带着它。

  奥尔诺并不明白它的意思,也不明白在人类社会当中这个意味着什么,她只是很喜欢它的味道,还有金灿灿的样子。

  ————

  ————

  时间流逝得很快。

  精灵族对于日子的概念与人类差距甚大,不过是学完了自己该学的书籍,回过神来,却已经过去了有十二年之久。

  他到底没有能履行约定。

  这并不怪他,毕竟人类的魔法天资也就只有那么一些了,他无法突破迷雾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自己也有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使命,背负了梵萨利塔名号的人,乃是世间魔力命脉不眠的监视者。运用唯有天资卓越的人才能被选上,就连一般精灵都不被允许接触的古代魔法。

  梵萨利塔。

  乃是世界的观测者,监控世间命运之人。

  这是不灭的使命。

  是奥尔诺祖母的使命。

  是她母亲的使命。

  也将会是她的使命。

  “入侵者?”

  “怎么可能?”

  “他做了什么,盗取了什么东西?”

  “没有,反而留下了东西。”

  “什么东西?”

  “一朵向日葵。”

  “啪——”奥尔诺扣合住了手中的书本,瞬间地就起了身。

  “我希望你是去拒绝他。”母亲站在门口,拦住了她。

  “我......”她支吾着,开不了口。

  “你被禁足了,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母亲留下这句话,走了出去。

  “啪嗒——”奥尔诺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她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闷得慌,但却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

  ————

  “今天又来了么。”

  “是啊。”

  “每天都,枯萎的向日葵都快要堆砌成一堆了,所以说人类真的是,为了一己私欲——”

  “嘘,她过来了。”

  “......”村里的同族开始讨论她的事情了,对于情感淡漠的精灵而言,排外是他们少有地会表现得强硬的情绪。

  “去跟他说清楚。”

  母亲也终于忍不住了。

  她这样说着,而拥有了母亲允许的奥尔诺终于离开了自己的村庄。

  她循着向日葵铺成的道路一路行走着、行走着、行走着到最后变成了小步奔跑,想着发出熟悉的魔力波动的那个地方跑去。

  她穿过了森林跑过了灌木吓得小兔子们四处乱窜,最终在拐过一棵参天大树以后来到了他的面前。

  “呃——”满脸胡渣的帕夫尼,正在用火焰魔法点燃一团篝火,他呆呆地望着她,而她也呆呆地回望。

  “......你,变得好,衰老。”奥尔诺支吾着,说出了这句话。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啊。”他也开口,不像是十二年前的时候那么大嗓门了。

  那时候光鲜亮丽的青年不见踪影,他的皮肤变成了古铜色,身体许多部位都有可怖的伤疤,奥尔诺光是想象一下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感到背脊发凉。

  但这只持续了数秒。

  “其实都是胡子惹的祸,剃了胡子还是以前的样子,哈哈哈。”当帕夫尼再次用大嗓门开始吵起来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躁动不安的情绪,涣散的注意力,在这一瞬间,全都被安抚了。

  若是在这个人的身边的话,就仿佛一切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去拒绝他,去把一切说清楚’

  母亲的话,在脑海中回荡。

  “我——”“我说啊。”帕夫尼打断了她的话。

  “叛逆这种东西,你知道吗?”

  “......那是什么?”奥尔诺摇了摇头。

  “就是人类在年轻的时候会出现的一种情绪,什么事情都要跟别人说的反着来,就偏偏不按照别人所说的那样。”

  “......有什么意义吗。”

  “是没什么意义,很多人因为自己的叛逆做了好多的蠢事到头来还是要按照别人说好的那样来做哈哈哈哈哈。”他大笑着,而她则是皱起了眉。

  “我就是想说啊。”

  “你要不要,也‘叛逆’一下呢。”帕夫尼放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对着她说道。

  “不想看一看吗。”

  “总是待在这种地方,总是听别人的话,真的很快乐吗。”

  “......是应该做的事情,没有快不快乐。”

  “那就是不快乐了。”

  “......你无理取闹。”

  “听我说啊,我在这十二年的时间里,去了很多地方。”

  “乘风破浪去过冰冷的外海,在阿布塞拉大草原上和游牧民赛马,在极冷的苏奥米尔和大剑剑士们一起洗桑拿。”

  “你不想看一看吗,在巴奥森林以外,在东海岸的这片小小的地方以外,有着怎样的景色。”

  “和我”他说道。

  “一起。”

  “......”

  ————

  ————

  叛逆的精灵,从自己的村子附近消失了。

  他没有食言,正如一开始遵守了那个约定一般,两个人旅行了整个里加尔世界。

  她见识到了除了自己生存的地方以外所拥有的东西,这个世界是多么地庞大。同时也看到了许多的人类,好的人、也有坏的人。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在人类的世界当中旅行甚至居住的同族意外的多,同时也有许多其他的异族定居于此。

  甚至就连极富攻击性的兽人族,都有一部分与人类和平相处的存在。

  这种广阔无比的事物,他们称之为“包容性”。

  这是精灵的词典当中,所并不存在的词语。

  她第一次学会了笑,是在阿布塞拉大草原的篝火晚会上。

  那天他为她戴上了一朵向日葵的花饰。

  而她的第一次发怒,是在索拉丁,遇上了仗势欺人的教廷军队只因自己的友人皮肤是深褐色的就张弓拔弩。

  奥尔诺的表情,随着一路的旅行变得越来越柔和。

  但在某天的夜里她惊醒的时候,想起了母亲的话语。

  “凝视深渊者,需谨记深渊也在凝视你。”

  “与龙搏斗者,终有一天自己也会化为龙。”

  不安的预感,开始缭绕在心头。

  “我的魔力,正在变弱?”她的手指有些颤抖。

  “没事的,就这样子,变成普通人,变成人类......”

  那个夜里,奥尔诺学会了恐惧。

  “虽然有点迟了,但我想说。”

  “今后也请陪我一起走下去吧。”

  友人们在欢笑,他们高喊着,这像是意味不明的话语,但奥尔诺能从那之中感觉到由衷的祝福。

  “我愿意。”她害羞地说着,心脏怦怦跳的感觉就像是那天一样。

  这是幸福的滋味,她并非初次品尝,而是已经食髓知味。

  然后。

  多管闲事的报应到来之时。

  向日葵的花瓣染上了血,她明白了。

  何为悲伤欲绝。

  “精灵的寿命与人类是不同的,生命力亦然。”

  “你不应当与他们接触,更不应当明白他们的情感。”

  “因为你若是心成为了人,那么因为你悠长的寿命,你会体会到的孤寂和苦楚,会是人类的许多倍。”

  母亲高高在上,冷淡地对着她说道。

  “但我也因此明白了,生命的意义。”而奥尔诺站直了身体,捂着自己的腹部直视了回去。

  “你!”母亲明白了她的意思,瞪大了眼睛。

  “荒唐!你触犯了禁忌,即便是我的女儿也是不被允许的。”

  “奥尔诺妮朵拉梵萨利塔,你被驱逐出去了。”

  “......那就这样吧。”她叹了口气,眼神阴冷地扫过在场的所有同族,他们全都摆出一副保持距离的模样,就连一个为她说话的人都没有。“自诩高贵,你们就跟人类的贵族一样可笑。”奥尔诺轻声说着,迈着步子朝外围走去。

  “愚蠢的女儿啊.....为何偏要......”而在她的身后,母亲用极细微的声音这样说着。

  ————

  ————

  精灵的孕期,是以世纪计算的。

  缺乏经验的她只得从人类那儿寻求帮助。

  这是最后的回忆了。

  最后的回忆了。

  “......死了,吗。”

  但当躺在产床上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的她转过头望向医生的时候,迎来的却是早就注定的悲剧结尾。

  精灵原本是不懂得希望的,是他教会了她希望。

  而也因此,绝望诞生了。

  与爱相伴而生。

  “我不接受。”

  当整个世界都否定了她的一切幸福的时候。

  奥尔诺。

  否定了这个世界。

  “术式改写。”

  “如果是因为种族魔力脉络强度不够的话,那么就用大地的魔力来补足。”

  “如果是血不够强大的话,那就用我的血来代替。”

  她所背负的责任带来的相关知识被疯狂地运用在了这方面上,本就天资聪慧即便在精灵族当中也是顶尖的魔法造诣,在爱与绝望的螺旋缠绕之中,升到了顶点,突破了界限。

  她,触犯了真正的禁忌。

  “哇——”幼小的新生生命,在血肉化成的魔法阵当中,发出了第一声的啼哭。

  这充斥着死亡气息的“生”,就好像那个孩子短短的尖耳朵一样,充满令人不寒而栗的意味。

  “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哦。”奥尔诺怀抱着如父亲那般长着一头黑发的幼小女孩,站在向日葵摇摆的坟头前方,轻声笑着如是说道。

  风吹起了她的衣摆。

  而在大洋彼岸,她的母亲摔碎了手中的魔力水晶。

  “怎么可能,明明近期都没有任何。”

  “为什么,为什么魔女会降世。”

  “不,不对,这是——”

  “愚蠢的孩子啊!”

  “由血和魔力所供给的虚假生命,又怎么可能是真的活过来了。”

  ————

  ————

  “接下去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漫长的叙述过后,奥尔诺轻笑着对洞窟内的众人说道。

  “我生下的是死胎,人类和精灵的结合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而我所动用的禁忌魔法所唤醒的,也绝对不是一个可爱的女儿。”她虽然笑着,但眼神却毫无波动,像是死了一般。

  “她以血肉和灵魂为食,是一切生者的敌人。被吞噬之人,被吞噬之物,在那之后会以不属于这世间的形态归来。”

  “独角兽不愿意靠近我,是因为我的身上充满了黑暗的腐臭气息。而这个人,之所以会跟在我的身边作为护卫。”她指向了巴罗:“是因为血脉上的优越性。”

  “食尸鬼是魔女的眷族,其他的亡灵亦是如此,它们服从于魔女的血脉,自然也就服从于,生下了魔女的那个人。”

  “是不是挺讽刺的。”奥尔诺学着亨利的模样耸了耸肩。

  而整个洞窟内,鸦雀无声。

  “并非因憎恶和仇恨而诞生,也并不是什么老掉牙的为了复仇而化身的魔女。”

  “而是被爱所孕育出来的。”

  “不应当发生的结合,当爱变成了绝望的执着,回应的并非光明,而是深渊。”

  亨利用平静的语调说着。

  “诗歌啊。”而奥尔诺再次笑了笑:“海米尔宁的,你还真是自恋。”

  “所以你也都知道。”贤者耸了耸肩。

  “是的,和魔女关系匪浅的两个人,命运就是如此的讽刺,不是吗。”她说道,而这一次接上了话茬的是康斯坦丁。

  “所以,魔女之所以会追着你,是因为?”他问。

  “新生儿在发现了自己母亲不见的时候,会做的事是什么呢?”奥尔诺歪了歪头。

  “.....而她那晚上的退却,也不是畏惧你的魔法,而是因为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发怒,这么说来的话魔女其实——”

  “闭嘴。”奥尔诺的双眼散发起了蓝光。

  “那个东西。”

  “不要用,人类的情感去,揣摩那个东西。”她抱起了自己的双臂,双眼之中电光闪烁最后归于平静。

  “她吃了我的母亲。”

  “当着我的面,吃了我的母亲,然后回头对着我微笑。”

  “全村的人都死了。”

  “魔力素质高的被当成了生长的口粮,而余下的那些则被转化成了食尸鬼。”

  “她没有道义的定义也不懂善与恶,她没有情感,非要说的话也就只有作为活物的本能。”

  “那个东西虽然披着人形的外壳,但内里决计是。”

  “决计不会是我和那个人的孩子的!”

  “那是。”

  “恶的人形化身。”

  奥尔诺抱着双手蹲了下去,而米拉、米哈伊尔、亨利、明娜还有康斯坦丁等五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表情皆十分凝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