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71章 憧憬黑暗之人(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9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绝大部分的里加尔冒险者与普通士兵,对剑术的运用停留在劈砍与格挡的层次。

  他们不懂高深的妙用诸如半剑与各种偏转变招将剑运得行云流水如呼吸般顺畅,也不懂得把控将防守与进攻一体化的‘同时’技巧应当应用的时机只消抓住对手一个空门便可打破僵局一击制敌。甚至连一个标准的起手式都摆不出来,用专业人士的眼光去苛评必是“架势粗野毫无美感”。

  可科班出身剑术了得的人就每每都能赢得一场战斗吗——小少爷弥次郎在之前与流寇的斗争中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回答。

  不尽然。

  因为战斗取胜是一系列综合因素影响的结果。正如民风彪悍的小国在面对大国进攻时常常打出“赢得每一场战役却逐渐输掉整场战争”的道理,只有单一方面具备优势的一方即便短期内能够取得上风也往往难以持久,稍有不慎便会全盘皆溃。

  在国与国的战争中,这种走向往往是前期牺牲国民生活来保障前线战斗力,最终小国资源不足导致的落败。

  而在单兵到小队规模,个人技术明明更为优秀却还落败的,往往则是个人力量、耐力、装备、实战经验。

  以及人数方面落了下风。

  ——亨利一方具备人数优势,至少在这些铂拉西亚剑客尚有人未完全露面的情况下。

  加之贤者当先斩杀了一人,单纯从数量上看他们这边具备压倒性的人数优势。而从装备与成员构成上来说,武士们装备有大弓,几乎所有人都着轻甲。他们拥有防护不说,还远近结合具备中距离打击能力,对手则清一色是轻装剑客。

  面对不着甲的目标弓箭具有极高的威胁性,加上武士们都是十年如一日训练打底的,在这个距离命中一个以普通速度步行甚至奔跑的人不算难事——但这也正是问题所在。

  普通速度。

  已然投身黑暗的这些洛安人用了某种似曾相识但显然更成熟稳定的秘法增强了自己体能,他们已经超过了凡人能够达到的境界,若无魔法增幅普通的甚至精锐的剑士双眼都难以捕捉到对方的轨迹。

  食尸鬼的致命弱点是不存在真正的智慧,它们虽强大而致命,却犹如机械一般有迹可循缺乏灵活变通的能力。

  它是武器,而非武者。

  那么如果保留了心智的人类肉身强化到食尸鬼等级呢——这是一个不能深究的想法,因为一旦过度思考便会打击己方的锐气。

  看似人数占优,但真正能一对一匹敌不落下风的仅有贤者一人。所以单论战力对比而言,亨利一方由于需要两人甚至三人互相掩护才能对付这么一个体能超人的铂拉西亚剑客,实际上并没有具备多大的优势。

  ——但这里的前提也只是他们面对这些算得上是未知的敌人,只能用传统的作战方式。

  双瞳漆黑的洛安剑客们警惕地盯着贤者,死了一个同伴他们似乎无动于衷,因为他们早已下定决心献身于某种比自身更加伟大的事业之中。只是面前这个不知名的男人手中的武器很明显具备极高的威胁,若是他们都在这里倒下,那未竟之事也势必会受到阻挠。

  只是他们不明白该警戒的东西不仅仅只有他手中的那把剑。

  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很多很多的人都忘了。

  贤者这个称呼。

  指的是知晓众多之人。

  他的武器远不止克莱默尔。

  “听好了,身体强化就像是蟾蜍鼓足了气把自己身体撑大来恐吓捕食者。”

  “它不是万能的,其中一个缺陷是无法长时间持续,而另一个。”

  “咻——”这一次有两名铂拉西亚剑客同时冲了过来,他们改变了目标不从拥有最高魔法适应性的洛安少女下手而是打算先解决最棘手的贤者。

  但亨利已用最简短的时间,把必要的信息尽数传达给在场个个不俗的人类战士们。

  “锵——嚓——”大剑与太刀交错而过,一人倒地挣扎开始死去,而另一人断了一臂抽身离去,伤口迅速开始愈合。

  “外力施加的强化无法超过本体的上限。”

  “强化过的人体也只不过是人体,在高速行进的过程中他们自身的感官接受能力也会跟不上。”

  “用通俗点的话说。”

  “他们只能走直线。”

  ——贤者用最直白简单的话语揭露了这些对手致命的弱点,尽管他们的身体能力在异端技法加持下被大幅度强化,但受到素体本身上限的影响仍旧无法完全发挥。

  人类终归是五大族中体质最羸弱的一种,除了少数天赋异禀者以外即便是运用了外力强化也不过堪堪能与兽人齐肩。

  又一击杀,并且还将另一名冲上来的铂拉西亚剑客左手齐肘斩断——但包括洛安少女与原本自认剑技了得的武士们在内,内心却依然是一片冰冷——他们还是看不见。

  诚然优秀的武者都擅长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亨利告知了他们这些对手在高速状态下只能走直线的弱点——但能根据这一信息及时反应过来预判进攻路线并且进行防卫的。

  仍旧只有他和约书亚。

  这种如同冷水浇头一样的冰冷现实略微有些打击到众人的士气,摆在面前的水平差距实在过大,即便知道方法,但如果在对方行动起来之前身体没能跟上反应过来那么这一切也就没有作用了。

  被砍死了再马后炮想起什么是正确决策的话,一切就都太晚了。

  二死一伤,4名铂拉西亚剑客一瞬之间就只剩下一半不到的战斗力——可局势却仍旧棘手,因为正如前面所说。

  食尸鬼的致命弱点是它们仅仅只是武器,而这些人。

  是武者。

  “嚓——”膨大的切口装裤腿下充斥着不详力量的黑色液体使得小腿肌肉膨大,强而有力的踏步令他们自身的脚踝与脚趾骨发出悲鸣——而这份会令最坚强的战士痛不欲生的苦楚却也被秘法给屏蔽,使得他们得以专注于眼前的战斗。

  “他们分开了,集中阵型。”亨利立刻判断出了这只余下的二人作出的判断——

  以二死一伤的代价,他们确认了这支队伍中能跟得上速度的仅有亨利与约书亚二人。

  米拉璐璐以及武士一众虽然也是优秀的战士却无法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派上用场——换句话说。

  他们更加庞大的人数规模由于战斗力不均的缘故,在面对这样的对手时,实际上会变成。

  亨利与约书亚需要保护其他人。

  所以这两名铂拉西亚剑士改变了策略,他们不再正面强攻试图以高速击溃,而是分开从两侧以大幅度游离的姿态,试图扰乱唯二能反应过来的亨利与约书亚。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在亨利下达收拢阵型指令的一瞬间便明白自己已经变成拖累的阿勇大声地咒骂着,但他却切切实实仍旧难以跟上对方的速度——即便知道对手不过能走直线。

  “别动摇,以不变应万变。”年岁更长的鸣海仍旧维持冷静,对手的目标是利用他们这些相对较弱的人来对亨利与约书亚形成干扰——那么他们自己就更加不能慌张,不添麻烦不逞强,认清自我让队伍中的强者能发挥出实力,冷静行事方能取胜。

  “要来了。”对手不可能永远维持在周围高速游离的状态,正如亨利所说他们的强化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在见到贤者立刻要众人收拢阵型变得不好下手以后,这两名默契极为优越的铂拉西亚剑客再度改变了方针——他们直直地向着阵型冲来。

  “他们想突入打混战!”紧密阵型的好处是互相掩护更为方便,而坏处是一旦对手突入进来就会因为友军的阻碍不好反击。

  所以在这之前必须拦截——

  亨利与约书亚分别离开了阵型向前迈进,但也正是在这一瞬间。

  “嘭——”的声响从石质地板下传来,紧接着由黑色魔力构成的触手冲向了二人。

  “邪术!”武士们大喊,而随着魔法入场的还有额外三名同样打扮的洛安人——战斗拖的时间太长,对面的援军到场了。

  但情况也不仅是不利面。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绝大多数的里加尔剑士,对于剑的运用是停留在格挡劈砍的层次。

  这些洛安人是奥托洛国仆军出身的。

  他们并非任何贵族抑或知名剑术大师的弟子。

  因此他们能够压制在技巧上更为娴熟的我们的洛安少女以及武士们的原因,仅有借助秘法得来的高速与蛮力无他。

  他们有默契,也自然有一套应对优秀剑客的方式,但几代人甚至十几代大师频出的剑客累积下来的剑术技巧所培育出来的科班剑士要说有一样东西决计不会输给野路子的话——

  那就是思维转化的能力。

  这一点就连亨利都看漏了。

  贤者是个很强大的人,但正因为这种强大,他有的时候也会有忽视的东西。

  195公分高的他站在和人的房屋看见的尽是屋瓦顶部,除非刻意去做否则他很难注意到屋檐下的蛛网青苔斑驳的痕迹——而这些,正是远不如他高大的我们的洛安少女日日夜夜眼中所见。

  即便是一位顽固不化的愚者,将同样的东西日日夜夜摆在他面前亦能总结出一些或许说得通的道理——而更不必提白发的女孩儿从来算不上愚钝。

  铂拉西亚剑客只能走直线——那么预判他们的攻击并拦截便是。

  这是亨利作为顶级剑师给出的答案,可米拉不是顶级剑师,至少现在还不是。

  所以她得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想法。

  高速,高速到什么程度?

  如鹰隼俯冲般的高速,还是如同狡兔逃脱的高速?这两者虽然尽是高速,但却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人是有上限的,自己的老师如是说;而这些人也很明显并非专业科班剑士出身,但他们却显然明白如何对付专业剑士。

  ——还有那一开始的进攻,即便克莱默尔盖世无双,即便双方都处于高速的状态下,大剑也没那么容易砍进去一把全钢制成的剑身之中。

  思维的盲区。

  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些铂拉西亚剑客是抓住了科班剑士们下意识的思考方式。

  他们并不是真的快得肉眼无法捕捉,而是用了一种贤者也曾经不止一次用过的方式——看不见的不是她的眼睛,而是她的心。

  人的视野是有限的,注意力亦是如此,所以要把有限的视野放在对方最有可能进攻的地方——这是任何系统性学习过剑术的人都懂得的道理。

  但这正是问题所在,科班剑士交手的对手几乎也都是科班出身的师兄弟师姐妹,而所有这些学习正规格斗技巧的人都会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教导一点:

  【不要在战斗中跳起来,在空中没有支点非常容易被刺死】

  ——她抬起了头,人视野的【有限】并不只限于左右,还有上下。这些铂拉西亚剑客能以他们无法察觉的方式拉近距离发起攻击,答案其实远没有那么神秘。

  “是跳劈,注意上空。”以清澈的声音说出的一句简单话语,让所有的武士们反应了过来。

  而亨利嘴角挂起了些微弧度,他知道他可以安心去对付新出现的敌人了。

  “拉弓——二一、区分射击。”底子优越的战士轻易地被一点就通,鸣海立刻反应了过来下达指令,而手持弓箭的武士们立刻按照他的命令两人往高一人往低射击。重而沉的和矢飞行速度较慢的特点令它们成为了有效阻拦的工具,尽管有两枚落空但剩下一枚击穿了跃起的铂拉西亚剑客大腿并且以强大的能量使他失衡落地。

  连续使用秘法变得脆弱的骨骼因为姿势不当在落地的一瞬间发出清脆的声响折断,对此毫无知觉的铂拉西亚剑客忙不迭仍试图站起的一瞬间被武士们乱刀劈死。而另一侧的人则是被手持短枪的阿勇直接瞧准了轨道在跃起的一瞬间丢出短枪“啪嚓——”一声从半空中捅了下来。

  “锵啦啦——”奥托洛制式的长剑落在石板地上滑了出去,而洛安少女与弥次郎一左一右上去结果了这名胸口被洞穿却仍旧能活动的黑暗崇拜者。

  秘法加持下的强大生命力也仍旧无法治愈关键脏器损坏的重伤,至此四名铂拉西亚剑客尽数身亡。而余下的那三名运用魔法的,在被亨利与约书亚这两名剑士挣脱束缚近身之后结果也毫无意外。

  “当初有8人,还有1个,估计在废神社里边。”他说着甩干了克莱默尔上的脏污,尽管杀灭了大部分的铂拉西亚战士,不详的阴云却仍旧笼罩在上空。

  “万分小心。”

  亨利如是说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