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2章 异类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81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哇啊啊啊”“嘭!!!”慌张退后的艾吉和咖莱瓦两人无比同步地把左右的木门给撞得整个从框架上脱落下来,逐渐升起的太阳投进了一律金黄色的光束,但在它照耀之下的所有人却都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咳——”血丝充斥着传教士奥尼尔的双眼,他整个人以宛如迎接圣上降临一样的姿态站在原地张开了怀抱,然后用呆愣瞪大双眼的表情略微斜向上地看着空无一物的低矮天花板。

  “怎——”米拉下意识地就想要问出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只发了一个音就再也说不出其它的话来。

  散开的众人以一种微妙的姿态僵在了原地,不敢动弹就连呼吸也控制在很小的幅度,生怕倘若轻举妄动再度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只不算很大的黄金虫子附着在了奥尼尔的后颈部分,传教士在最初大喊大叫挣扎了一下之后迅速地就在一阵抽搐之中变成了这种恍若朝圣一般的古怪站姿。

  因为速度太快场面又太过于混乱的缘故,就连贤者都没来得及出手阻止。

  “总之先撤到旁边的房间,利用墙壁——”反应过来的亨利伸手开始指挥众人移动,但就在这一个瞬间靠后的几个人忽然看见附着在奥尼尔后颈上的虫子整个蠕动着更加陷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紧接着传教士的口鼻开始冒出白沫整个人都在原地仿佛癫痫发作一样抽搐了起来。

  “快走!”在米拉的大声催促之下匆忙爬起来的艾吉和咖莱瓦护着璐璐和其它两名传教士逃到了隔壁的房间,咖莱瓦在这个时候又转过了头看着米拉:“我、我来吧?”他有些犹豫,但却还是试图克服恐惧站出来。

  “你比我还弱,只会碍事。”洛安少女头也不回毫不客气地丢了这句话,而年青人虽然有些受挫但并没有计较迅速地和其他人一起撤到了隔壁的房间。米拉在他们都进去之后也向着房门口移动准备守在这里形成隔离,但她并不是直接朝着房门跑去,而是压低重心用侧步移动的同时一直保持着剑尖指向在颤抖的奥尼尔。

  “呲——”抽搐着的年轻传教士深蓝色的裤子裆部的部分忽然被染成了深色,紧接着随着一阵“噗噗”的声音恶臭也开始弥漫在屋内。

  “这到底怎么回事,老师。”米拉一把拉起了围巾遮住了脸避免被臭味干扰到思考,而身后的众人也虽说恐惧却仍旧无法控制好奇心地朝这边看来,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艾吉当场就青了脸开始想要干呕。

  “......不妙。”亨利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眯起了眼睛,紧接着“咻——”地一声就抓着克莱默尔冲了上去。

  “老师?!”白发女孩大声地喊叫着,自己老师突然打算斩杀看起来还有救的人这件事情令她有些措手不及,但比这更大冲击的是——

  “啪!!咔!!”木制的地板被毫无悬念地切开,而刚刚还在原地的奥尼尔只留下还在散发着热气的屎尿。

  “.......老师,失手了?——”米拉瞪大了双眼,这种情况并不是没发生过,但仅仅20岁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奥尼尔传教士怎么看都不是一个能够躲开的人——

  “咻——”然而亨利的攻击从来不是一下就结束,他切开了木板之后双手迅速地翻转紧接着整把剑就在阳光下画出了漂亮的弧度。

  “铁蝴蝶。”身后观战的咖莱瓦念出了这个令他印象深刻的招数名讳,而看在旁边的米拉眼里则是愈发感觉不可思议——在面对手无寸铁的人类对手时亨利往往一两剑就能够解决,但这一次他却上来就直接用上了铁蝴蝶打算以高速剑花对付,而且最要紧的是对方居然在这样密集到周围的人都感觉喘不过气的大剑挥舞之中躲闪成功。

  “这怎么回事,我从没听过奥尼尔是个——”传教士们也陷入了迷茫与迟疑起来,而在躲闪贤者攻击过程当中奥尼尔又再度浑身抽搐了起来。亨利抓住这个机会瞄准脖子一剑刺过来打算直接连带后方的虫子一起贯穿,但他以极为诡异几乎要骨折的姿态扭曲了腰部,紧接着探出手抓着柱子一拉借助拉力就跃了起来,然后“嘭——”地一声撞穿了屋顶之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室外的地面上。

  “骗人吧,一下子跳了有十米远。”米拉屏住了呼吸。

  这一切只发生在两分钟不到的短暂时间内。

  升起的朝阳开始将光芒大片大片地洒落,而跑到了屋外的奥尼尔用飞快地颤抖着快要看不清楚轮廓的手把身上破破烂烂碍事的衣物扯了下来,整个身体就这样暴露在金光之中。

  “怎么回事。”亨利走到了门口,而米拉也谨慎地端着剑靠了过来,她开口询问。

  “那个东西恐怕是寄生生物,刚刚浑身抽搐还有控制不住排泄就是因为身体的所有权正在被它剥夺。”亨利用很快的语速简短地为米拉解答,洛安少女咽了一口唾沫抿着嘴唇:“那村民们也?”

  “多半是的。”贤者语气平静,端着克莱默尔走下了台阶开始尝试靠近。但他一走过来,对方就拉开了距离。

  “行动能力,怎么会变得这么.......那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动作。”米拉自己说完这句话,忽然联想到以前遭遇过的事情,瞪大双眼看向了亨利。

  “嗯,和魔女使役的食尸鬼特性很像。但应该不是一个东西。”贤者重复试探着多种拉近距离的方式,但都不是特别成功。

  “如果是魔女的食尸鬼的话,是不会像他们这样收集军械和财物的。这些家伙虽然古怪,但却并不是违逆自然的魔物,这种聚众甚至有社会结构发展势力的做法,毫无疑问地是生物。”

  “以黄金外壳诱惑人类,从而寄生的生物吗,可他看起来完全丧失理智,这不像是能混入人群的样子。”米拉留意了一眼身后,从房间中走出来的艾吉对着地上的排泄物捂着口鼻不一会儿跑到了旁边开始呕吐起来,而咖莱瓦则是铁青着脸,璐璐拔出了腰间的山刀,对着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左右包抄。”贤者下达了指令,而洛安少女点了点头,保持剑尖指向的同时用侧步缓缓地移动向另一侧。

  “我想应该是和体型有关系,奥尼尔偷走的黄金很小。也许因为体型小的缘故寄生虫无法完全掌控身体机能,才导致了抽搐和失禁。”他说着,与远处的奥尼尔对上了视线。

  那双蓝色的眼睛当中布满血丝,虽然就连脸部都已经不受他自己控制,但贤者却在双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慌与绝望。

  “.......他意识还在。”亨利闭上了双眼,然后又睁开。

  “谁?”米拉愣了一会儿,然后反应了过来:“啊!”

  “什么情况啊。”走出来的众人也听到了这个,传教士们开始祈祷了起来,而听不懂在说什么的璐璐在经由艾吉翻译以后也陷入了沉默。

  “好可怕。”米拉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身体被控制变成怪物之类的事情要说之前也曾经见过了,但眼下这种也太瘆人了。在意识仍旧存在的情况整个身体却都被寄生虫所掌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做出不是自己决定的行为,无法向他人言说,连求死的话语都无法开口表达,只能被迫全程清醒地看着这一切。

  直到死亡。

  “我就位了。”向着前方走出几米距离的洛安少女站在了奥尼尔身后。寄生虫似乎只会简单地依照威胁来拉开距离,因此两人形成夹击的情况下若是奥尼尔躲开的话就会朝着另一个方向撤去,不论如何都会对上他们之中的一人。

  “小心点,整个人都被侵蚀以后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和以前不一样了,用防御架构。”亨利开口这样说着,而米拉点了点头:“了解了。”之后就用了更加稳定的姿势,挺直腰背重心前倾的同时剑指前方。

  “啪嗒、啪嗒。”靠近过来的两人才注意到奥尼尔的小腿已经一片青紫,脚掌肿胀脚趾头诡异地扭曲着,并且表皮也崩裂开来鲜血顺着脏兮兮的小腿流下来浇在了冻土的表面上,一层硕大的白雾忽然升腾了起来。

  “看来身体能力变高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不像食尸鬼是身体直接产生了变化。”洛安少女松了口气,但贤者则是皱起了眉:“不对,如果身体能力不是依靠变异产生的话,那就只能是虫子提供了,那么虫子的能量是哪来的?”

  “哎?”米拉眨了眨眼睛。

  “那么小的寄生虫光是掌控了人体就已经很了不得了,本来寄生虫是从宿主那里获取营养壮大自己的才对,这种非人一样的动作消耗的能量——”贤者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能够运用起来,大幅度增强人体的能量。

  他其实再熟悉不过了。

  “咔——”奥尼尔用正常人感到极其痛苦不堪的姿势扭过了头,看向了米拉。

  他的身体各处都开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是表皮因为承受不住这个程度的拉扯力道而崩裂的声音。破裂到底皮肤溢出的血散发着高温,因而在奥尼尔周围雾气开始升腾。

  狩猎佣兵们知道一件事情,大型龙类还有很多魔兽的血都是带有能够烫伤人的温度的,甚至人类或者其它几大种族的魔法师在过度施法了以后,也偶有自燃而死的案例发生。

  他们将高温的血液作为鉴别魔力的证明,认为血液本身含有魔力所以产生高温。

  这是简单的惯性思维和经验学得出的结,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并无错误。只是他们搞错了因果关系,血液并不是因为含有魔力而产生高温,之所以会含有魔力还有产生高温,根本的原因在于。

  血液。

  是魔力池的循环冷却装置。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这是以魔力为食,以魔力驱动自身的寄生生物。而作为生物,在自身能量因为行动而缺失之后,会冒出来的想法,结合“他”看向米拉的动作——

  “躲开!”亨利忽然大喊,米拉从未听过自己的老师如此焦急,但她刚刚抬起脚跟打算移位,就看见面前本来在阳光之下的奥尼尔。

  失去了踪影。

  “咻!!”因为速度过快的缘故,面前的空气也在一瞬间滞住了。

  像是被强风吹得没办法呼吸一样,米拉下意识地就想要闭上双眼,但身为剑士的危机感克服了生物本能的反应,她不退反进直接用剑向着前方戳了出去。

  “啪锵!!——”防备姿态的长剑发挥了它的作用,与剧烈的反震手感一并热腾腾的鲜血顺着剑柄和护手“噗咻”地流满了她的双手,在令女孩确认到命中目标的同时却也使得手掌又粘又湿,握着剑柄的手也开始打滑。

  “哇啊——!”因为想要挪步而失去了重心的洛安少女在命中了这一剑以后整个人要和开始往后倾倒,同时手也因为血的缘故打滑松开了剑柄。

  “嘭——!”“呜恶。”剑的配重球砸在了她自己的腹部,虽然有盔甲保护但还是十分难受。

  “——”腹部被长剑刺穿,沉默而面部僵硬又呆滞的传教士毫不在意地伸出左手掐向了女孩的脖子。尽管被自己的剑把手击中,但强忍着难受的米拉还是手忙脚乱地抓住了滑溜溜的剑柄“嘶拉——”一下带着鲜血和内脏抽了出来用横向的剑面拦在了它的进攻方向面前。

  “——”似乎明白拳头比起巴掌更加有力,“他”换成了拳头攻击。

  “嘭!——”实打实地被击中的长剑开始向着洛安少女的方向弯曲,最终在一声清脆的“叮——”之中折成了两截,飞出去的半截“当——”地一声被她身上的盔甲弹开。长剑忠实地完成了自己护主的使命,它没有完全防住这一击,但最少减缓了它,使得拳头最终击中洛安少女身着的板甲衣时力道退散了许多。

  “嘭!!”布里艮地式板甲衣的甲片在冲击之下“哗啦”作响

  “咳恶——”而重心不稳被打了一拳的女孩整个人就这样被向后摔倒并且滚出去了一米多的距离。

  “当锵——”折断的长剑落在了坚硬的冻土上发出了一系列的金属声。“米拉!”屋里的人叫了起来,但在摔下去的一瞬间果断抱头又接连打滚分散冲击力的白发女孩尽管感觉呼吸都跟不上一张小脸白得不行,却万幸地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

  “呕——”她扶着地面吐出了不算很多的胃容物,而奥尼尔正打算追上来,却忽然再次以诡异的姿态转过了头。

  生物的捕食本能。

  以魔力作为捕食对象。

  这群人当中点燃了魔力池的就仅有米拉一人,因此它盯上了她。

  但若是,有谁的魔力因为某种情况改变而盖过了洛安少女的话。

  “呼——”因为高温血液而弥漫在空中的雾气在一瞬间像是被什么切开一样,紧接着奥尼尔面前的光芒被遮挡住,它抬起了头,对上的是一双散发着夺目蓝光的眼睛。

  “哈——”

  “嘭!!”“啧——”高速挥下的克莱默尔只斩断了一只手臂,端口端口的地方一些明显不属于人体的乳白色触手迅速地缩回了体内。没有伤及本体的亨利转过头打算再给一剑,但意识到危险的寄生虫已经控制着奥尼尔朝着附近山林的方向快速地跑去。

  “......”贤者正打算追上,但却因为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某些东西而又停了下来。

  “咚咚咚——”那是密集的踏步声,不是来自人类而是四组而行身体更加沉重的生物。

  “——!”洁白的身影出现在了道路的另一侧,拦在了奥尼尔的面前。那是因为地道无法容纳,所以被米拉安置在村长家后院当中的小独角兽。

  它机警地反应过来,甚至比起很多人都更快察觉状况地当场转过了身用屁股对着奥尼尔。

  接着往下一压,后半部身体跃了起来。

  数百千克重的马匹。

  后踢可是能把墙踢倒的存在。

  这一记闪电般的踢击稳稳当当地命中了飞奔的传教士。

  “咚!!——”洒落鲜血划出一道抛物线,骨头被踢碎的传教士向着贤者飞了回来。

  而他垂下剑尖,压低了重心。

  然后,一步向前。

  “锵——!”

  半空之中被斩断的身体鲜血四溢,而寄生虫在意识到宿主死亡之后迅速地蠕动着抽出了无数的触手打算缩回到坚固的黄金外壳之中,却被贤者以连贯而又准确的第二次斩击直接把金质的外壳也劈成了两半。

  “啪嗒!”“嘭——”“哗啦——”

  “米拉没事——呕、呕——。”跑上来关心的艾吉和咖莱瓦两人在看到这血肉模糊的一幕之后先后扶着地面也吐了起来,而满脸苍白的洛安少女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擦着嘴角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试图离呕吐物远一点却又差点没趴下去,璐璐迅速地收好腰刀跑过来扶住了她。

  “我没事。”白发女孩喘了好一会儿之后逞强地摇了摇头,而沉默的原住民少女则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这下,应该是,死透了吧。”阿方索教士脸色苍白地捂着口鼻走到了亨利的旁边,浸在仍旧散发着雾气的血液之中的,是米白色仿佛树根一般有着无数密密麻麻分枝的寄生虫本体。

  之前在地下因为能见度和时间的关系没能仔细观察,现在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在切口截面的黄金表层之下,还有一层颜色略微有些区别,应当是真正外壳的存在。

  而在这里头保护着的,就是如同蛞蝓一样的寄生虫本体。

  “好长、好恶心。”走过来的咖莱瓦瞥了一眼寄生虫。“唯一神在上,奥尼尔兄弟,一路走好。神国大门将为你打开,在那万福与慈悲之地你将获得救赎与宽恕,啊,神啊,请原谅你忠诚仆人一瞬之间的迷茫,接受你的信徒吧。”而艾吉则是开始祈祷了起来。

  “从长度来看,是覆盖整个脊柱的么。”贤者用克莱默尔的剑尖挑了一下寄生虫细长的奶白色身体。

  “咳咳,谢谢老师。”而终于喘过了气的米拉站了起来,对着亨利开口,后者头也不回:“该谢谢你的小独角兽才对,作为谢礼,你纠结了这么长时间的名字,给她取一个如何。”

  “我很不擅长取名字啊。”洛安少女叹了口气:“嗯,嗯,也谢谢你,小家伙。”之后摸了摸凑了过来亲昵地蹭着她的小独角兽。

  “附近哪里有铲子。”阿方索教士开始指挥起艾吉和其它一人去寻找工具起来,悼词已经念完,总不能曝尸荒野。他们打算清理埋葬,而贤者则是将寄生虫从血泊当中挑了出来,开始在一旁研究起来。

  从身体结构来看0,他的推测应该大半是正确的。

  这是一种特殊的会吸食魔力的寄生虫,相比起吸血鬼之类的生物,它在某种程度上要更加“无害”一些。因为魔力丧失的人并不会直接死掉,比起失血要更安全一些。但以奥尼尔为例的话,这种寄生看起来却有些霸道过了头。

  从生物的角度来推测的话,如此直接又快速地损害了宿主身体健康的行为,对寄生生物而言是应该不利。寄生生物也许会造成宿主的虚弱,但死亡通常是很长时间,等到它们已经足够成熟不需要宿主的时候才会发生。而考虑到生物体的魔力是慢慢凝聚的,如此快速破坏宿主身体的行为,显然对于寄生虫而言也并非正解。

  那么这么看来的话,它会选择这么做,应当是因为被包裹在布匹当中囚禁,感受到了不自由和威胁而产生的自卫反应吧。

  换而言之,奥尼尔传教士面临的情况完全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但这种有些绝情的话,贤者是不会当着阿方索等人的面说出来的。

  面对未知一瞬间的贪心引来了自身的毁灭,类似的案例从来都不少见。但这并不是可以拿出来摆高姿态冷嘲热讽说别人做法有误仿佛自己从不会犯错一样的行为,因为即便是身为贤者亨利·梅尔,面对这次的情况也有些措手不及。

  是人都会犯错,即便是他也不是万能的。

  “抱歉了,谢谢你。”亨利对着死去的奥尼尔简短地致意了一下,尽管可以找出来很多理由解释,但他没能救下这个人确实是事实。但他的牺牲也让他们明白了一点关于这些寄生虫的事情,而根据典型寄生生物的作风,再联系到地下的那些军械库,贤者忽然意识到情况也许并不是那么地简单。

  “你是说,共生吗?”阿方索陷入了思考。

  “......这里的村民,和寄生虫?确实,提供黄金用以购买装备,买卖的过程当中黄金传播出去,就等于完成了种族的繁衍扩张过程。”年长的教士连连点头。而旁边收拾尸块的艾吉在途中吐了好几次变得脸色苍白,最终坐在了旁边晒太阳,还是咖莱瓦挽起了袖子和另一名传教士一起埋葬奥尼尔。

  “那么,那些也许是村民的,会被热量吸引的存在是?”爬起来的米拉闭上眼睛不看奥尼尔的尸体,问向了亨利。

  “不知道。”贤者摇了摇头。

  “也许,神社那边留存的记录会有我们需要的答案。”

  “不论如何,那应该是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了。”他这样说着,而众人一起转过了头,看向璐璐说的神社所在小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