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88章 暗无天日(六)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54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刀剑、枪戟,斧锤、弓弩。

  人类所发明所创造的武器,即便长短不一重量不同,根据地区还有着设计制作风格和用料上的差距,而所应对的战场环境也往往天差地别,其目的却往往都是一致的。

  为了更加精准高效地。

  屠杀同类。

  要把一个人的脑袋劈下来,你只需要一把700克以上重量,1米以内长度足够锋利的刀剑。

  要将脆弱的人体刺穿达成有效杀伤,你所需要的弓不过30千克的拉力。

  能够击碎人类颅骨把臂骨打折的钝器也仅仅只需要两公斤的重量。

  人类柔软的表皮哪怕是稍微锋利一点的羊皮纸边缘都能割开,而那不甚强壮的肌肉和骨骼在面对钢铁的时候也表现堪忧。但尽管如此,若非攻击要害的话想要一击放倒一个人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古往今来战场上皆有遭受多次攻击仍旧幸存的记录,许多高于橙牌等级的战争佣兵甚至身上也都会带着骇人的伤疤。

  武器的尺寸和重量相当重要。更轻意味着你能更长时间挥动,挥击的速度也能更快。而更重的武器则意味着在击中对手的时候停止效应更佳,能够在对手靠近自己击倒在地。针对的目标和所追求的方向不同,也是为何会演变出来战争佣兵和狩猎佣兵这两者差距的根本原因。

  与人对战和与大型生物对战,所使用的武器、防具乃至于战斗技艺,都是天差地别。

  东西海岸的文明社会当中十分流行的具有完善护手保护的刀剑,在面对另一把刀剑类武器的时候可以使用护手卡住对方锋刃同时刺击的技巧,在保护自己的同一时间达成有效杀伤。

  但当你面对的对象是一头野狼的时候,它的作用就微乎其微,能够发挥效果的仅仅只有锋刃的部分,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还不如一把相同长度的斧头或是柴刀——后两者重心更靠前因而打击力量更加强大,足以将对手击倒在地。

  高端技巧、高阶剑术,这些华丽的名词所代表的却是对于战场环境和对手的严格限定。当这两者发生了——例如眼下这般的——改变时,即便是一位何等出名的剑术大师,能够做的也只和普通士兵一般无二。

  挥砍,挥砍,再挥砍。

  用设计来对付人类的武器,与最小个体体重都在90千克以上,浑身覆盖硬皮长有锋利爪子的食尸鬼搏斗。

  对手四肢着地肌肉强壮行动迅速又有力不说,还附带有致命的毒素能够在短短半小时的时间内就将你杀死并且变成行尸。

  一旦失去了城墙这一道防线作为依托,与它们面对面交战。仅仅只拥有防护躯干部分的铠甲和头盔,四肢面门还有脖颈皆是薄弱亚麻内衬的下级士兵。

  会处于劣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狼入羊群。

  之前在外面的混乱再度上演,尽管规模小了许多,但同样是由部分人的一己之见所引致的悲哀结果。

  装备和武器顶多只能让人类达到与怪物能够一战的水准,它们固然重要,可真正决定胜利的还是士兵们统一的配合,以及多样化的战术。

  食尸鬼相较人类的一大劣势是各自为战且只会莽撞地依靠身体能力与本能。

  但正如奥尔诺所说。

  这些家伙在进化。

  就在这战场上,就在与士兵们的命命相搏之中。它们快速地进化着,变得越来越狡猾。

  变得。

  懂得配合与战术。

  文森佐那一批人的独断行为所引发的并不是全面的危害,但在坑道当中有活人感染,副官面对熟悉且尊敬的上尉短暂迟疑没能及时下手给予他转化时间这一点带来了混乱。士兵们再度陷入无法判断敌我的情况之中,而同样身处其中的我们的贤者先生尽管果断地下达了令后续部队撤出坑洞的指令,本以为已经被消灭殆尽的小型食尸鬼,却再度发起了进攻。

  集群突击。

  如狼入羊群。

  士兵和佣兵们仓皇逃窜被逼上了地表,而如同鼠群狂奔一般的食尸鬼鱼涌而出,紧随其后。

  它们进化得飞快,懂得了欲擒故纵先是假装撤退然后在人类忙于继续扩充坑道相对放松警惕的时候一拥而上。

  重达90千克肌肉强壮四肢着地抓地力十分强大的食尸鬼冲击,准备不足的士兵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在外面待命作为压阵部队的长矛手们混乱地冲了上来,但这些皮糙肉厚力气惊人的家伙,冲击力比刀剑更甚的长矛虽然可以捅进去,持矛的士兵却会被顶得连连后退甚至摔倒在地。

  平均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的人类士兵,体重要比食尸鬼足足轻上30公斤。

  他们完全没有能力压制住对方,少数较为熟练的老兵果断地将长矛的末端捅到了坚硬的冻土之中利用地面的力量来对抗这些怪物,但他们紧接着就因为这个决定而开始后悔起来。

  因为被刺中的食尸鬼直接顶着长矛冲了过来。

  矛身直直地捅进去甚至捅穿了它们的身体,但这些家伙依然没有停下行动。

  它们长满尖爪的四肢像是钉子一样铆在地里朝着前方突击,少数刺中了骨头没有能够穿过去的长矛,在寒冷环境之中被冻得相当干燥的矛杆先是整个都被顶得弯了,紧接着“咔嚓”一声折断成两截。

  没有——至少这些士兵当中没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都仍旧保持冷静。

  对手尖牙利爪面容丑恶而且带有剧毒,而你手中的武器哪怕是命中了它,甚至击穿了它,那有毒的黑色体液在火把的光辉之中不停地往外冒着,它都仍旧没有停下。

  疯狂,不可阻挡。

  犹如传说中北境身披熊皮赤膊上阵的狂战士,身中数箭鲜血狂涌仍旧咆哮着撕碎面前的敌人——只是这存在于人类当中的勇者到底只是少数并且人们会敬他们传诵关于他们的传奇歌谣。而这里悍不畏死的怪物数量甚至比士兵们还要众多,且只会令人感到恐惧和无助。

  “嘿呀呀呀啊——”发出喊声为自己助威的老兵士官,因为恐惧而颤抖的音节听起来比起战吼更像是惨叫。

  他两腿发软而手里的单手剑也快要握不紧但仍旧冲了上去,只是因为意识到士气低落下去就会被彻底撕碎阵线陷入混乱,所以身先士卒。

  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就像一叶扁舟,老兵被强大的食尸鬼直接拍死在了地上。

  连一丝涟漪都没能引起,就这样,像只苍蝇一样被轻易地捏死。撕碎喉咙,折断四肢,了无声息。

  试图重振士气的行为,反而以自己轻易的身死,造成了更大的士气打击。

  “不可能打得赢的啊,这种东西——”有谁忽然这样喊了一声,紧接着转过了头打算逃走,这是溃败即将开始的迹象——但对于这些鬼东西知根知底的我们的贤者先生,又如何可能不保留一招后手呢?

  它们会进化这件事情亨利必然是知道的,但何时进化即便是他也未能知晓,因此能做的只有保留好足够的后手。

  对付魔兽的专家,是狩猎佣兵。

  对付人类的专家,是职业士兵和战争佣兵。

  而对付怪物的专家。

  是乃。

  教廷武装。

  “神赐我荣耀!!”

  “锵!!”

  齐刷刷的拔剑声和金属颤音盖过了一切,高举着手中长剑的圣骑士们不需要火把,他们自己就是光辉,与照明魔法效果相近的白色神术使得他们在这暗无天日的漆黑一片里发出比太阳还要更甚的光辉。

  白金色的盔甲闪闪发光,纯净的披风和旗帜猎猎作响,他们齐头并进,整齐得就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歼灭!”

  “邪物!”阿道佛斯一声令下,全身重甲的神圣骑士步行向前,那整整齐齐穿戴钢甲的步行声听起来就像雷神的战锤,像洪荒的战鼓。

  然后士兵们就看到了。

  在他们的面前表皮坚硬刀剑难以砍穿,生命力顽强的可怖怪物,被骑士们以极高的效率斩断头颅与四肢。

  武器,同样是剑。

  但使用者,却天差地别。

  这是只有经验能够给予你的东西,它很难用一言两语来说明。

  正确角度,速度,足够强大的力量,许许多多方面即便用一个小时来讲述也无法说清楚一切的一切。

  但它就是切实地存在于那里。

  并不只是身体上的强壮与否,新手即便有着更加强大的体格,拿着一柄锤子面对坚硬的墙壁他们却也很难把钉子锤进去。但身材更加瘦小的老师傅却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

  这是长年累月的动作留下来的。

  若非千百次千万次的动作,他们决计是无法掌握到这种程度的。

  每一个肌肉束每一处身体发肤都深深地记忆住了正确挥剑的感觉,他们挥出去的剑完美而又工整,能够将所有施放的力道准确地施加在打击的对象身上而不会流失。

  所以即便手中拿着的,只是平凡无奇的剑。

  他们也能够劈开食尸鬼坚硬的外皮,斩下它们的头颅。

  “嘭——!!”“还在做什么!快跟上!”旁边响起的一声咆哮令士兵们从这光景当中抽回了神——那是康斯坦丁,尽管大部分人并不知道他接过了指挥官的权限,但他们仍旧能够明白这个人是一位军官。

  骑士长带领着因为圣骑士们出现而士气大振的军队加入了压制的队伍,身为最高指挥官的他本不应进入前线,但神圣骑士们虽然强大人数却并不众多,加之以食尸鬼挖坑道出现的地方已经是后方十分靠近指挥所的地方,这个威胁必须被迅速地解决。

  “嗬啊!”康斯坦丁手中的武器仍旧没有变换,他那把被砍得像锯子一样的大剑只是粗略打磨过就重新拿出来使用,长度和重量都十分惊人的它在经历过些许战斗对这些东西变得了解起来的骑士长手中威力惊人,像是憋着一股劲对圣骑士们感到不服气一般,康斯坦丁挥霍着自己的体力疯狂地斩杀着这些怪物。

  “压回去!”“好!”“哈!”康斯坦丁一声怒吼,而士兵们也随之响应,被包围砍杀的食尸鬼在集结起来的人类面前被压得节节败退——它们到底是快速进化的产物,战术和配合也就停留在这种程度了。

  “火油!”骑士长紧接着一声大喊。

  “长官!里头可能还有活人——”一名士官开了口这样说道,慌乱撤退出来的时候里头除了被毒素感染的人以及各种亡灵以外还有不少被困在岔道之中尚且幸存的士兵,他们这会儿也还依然艰难地防守着自己越来越小的阵线。

  “放火油。”康斯坦丁没有理会这个人,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倒!”在前方这些人顶着食尸鬼的时候听从命令准备好的后勤部队用马车拉了过来一桶又一桶的火油,加入了树脂的它们粘性极高可以粘附在身上燃烧许久。

  平整的长方形洞口很快被大量黏稠的火油所覆盖,食尸鬼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试图从里头爬出来,但滑滑的油脂使得它们接连摔倒在地嘶鸣连连,端着长矛的士兵们趁此机会重重刺下结果了这些怪物。

  “点!”

  “嘭轰!!”火舌瞬间蹿到了地底,因为瞬间点燃的缘故火焰反着朝洞口这边蹿出,所幸所有人员已经事先撤开了一定的距离。

  各式各样的惨叫声和哀嚎声不停地响起,而康斯坦丁在这个时候又再度下令把运输用的马车朝着洞口推过去阻碍住任何试图逃出的人或者亡灵——但这还不是结束。

  “啊啊啊啊啊啊啊——”城墙上忽然传来了惨叫声。

  先锋的食尸鬼们不停试图攀爬墙壁的举动一直都是以失败告终,它们的爪子再怎么锋利到底也只是角质形成,硬度难以与城墙的石灰岩媲美,并且守军在我们的贤者先生指挥下还在城墙的表面浇了水,利用这由魔女带来的极端天气形成一层平整而又光滑的表面。

  浇水,但却不让冰面拥有足够的厚度使得食尸鬼能把爪子扒进去。

  守城的士兵们占据着城墙带来的优势,用长矛和弩箭杀死了大量的食尸鬼,但当下方的尸体堆积到一定的数量并且后续行动缓慢的行尸部队到达时——

  问题发生了。

  司考提小镇的城墙终究只是低矮的老墙,尽管他们努力地在此基础上加固加高了,受到时间和底子所限,它仍旧不能称得上是宏伟而坚不可摧。

  尸体叠着尸体,行动迟缓的行尸们堆积成了一座不低的小山,而行动矫健的食尸鬼以此为跳板,像是一头冲刺的猎豹一样四肢着地快速奔跑着,最后一跃而上,跳到了城墙的上方。

  数秒前传来的惨叫声来自于一名被它直接扑下了城墙的士兵。

  直直摔落十二米高城墙的这名士兵被当成了垫板当场背甲凹陷吐血身亡,但从这个高度摔下来的食尸鬼却没有任何的损伤,虽然它立刻被城墙下方的守军乱枪捅成了筛子,但这却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更多的食尸鬼开始借助这堵尸墙作为助力,原先高高在上的城墙上方守军陷入了近战的威胁,而一旦上方的远程火力因为这个干扰而哑火,后续的行尸就只会毫发无损地经过这段距离到达城下。

  无法做到在安全的远距离就杀伤削弱,要拼近战的话,人类面对亡灵。

  每死一个自己人就有一个敌人增加。

  怎么算这道数学题,都只会得出一个失败的结论。

  这是不能失去的优势。

  “支援城墙!”阿道佛斯果断地下达了指令,而亨利转过头与康斯坦丁互相点了点头,就带领着这一批压阵的士兵和佣兵们也跟着冲了上去。

  眼下整体的战局发展到了相当关键的一步,他们的一系列计划和准备达成的完备守城战,就像是一个在外在压力下存在的圆型,虽然完整但却不是不可击破,所以必须准备好后备部队用以充当救火队员。

  每当这个“圆”有地方因为外在的压力而破损的时候,后备部队就必须迅速地补上这个部分,以防止扩大导致整个形状无法维持破损,从而导致彻底的溃败。

  所有人的压力都是巨大的。

  嘈杂的声响加上黑暗的环境,火把晃动人群混乱,若非指挥官相当有能,他们甚至都搞不清楚敌人和友军的方位。

  但即使如此,情况也已经足够嘈杂,再加上巨大的压力和匆忙的脚步。

  没有人注意到。

  有一头食尸鬼悄悄地钻到了靠近镇长小屋的地方这件事情,也就变得十分自然。

  火光摇曳,黏稠的口水点点滴滴从这丑陋但仍旧保留有几分人样的东西口中低落。

  “米拉......”玛格丽特缩在了洛安少女的身后,小声地说道。

  白发少女双手持剑正对着面前的食尸鬼,她打量着它,同时心底里头飞快地思索着——按照亨利教导的那样。

  体重刚刚涨到50千克的米拉几乎只有对方的一半重量,即便穿着胸甲,也仍旧无法在自重上与它比拟。

  一旦正面交锋,很可能会被一个冲撞就掀翻在地——因而她应当做的是智取,利用身体轻盈的优势绕到它的弱点处进行攻击。

  可这东西并非人类,它四肢着地重心稳固且横向移动起来远比自己更快。

  再加上那坚韧的表皮——尽管这还是一头小型的食尸鬼了,但就算是一个更加强壮的成年男子使用大剑都不一定能够劈开造成足够的伤害,就更不要提尚且年幼的女孩自己。

  她的额头因为紧张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这一切还不算最麻烦的。

  因为情况十分紧急的缘故米拉与明娜等人一起停留在了相对安全的镇长府邸,作为后勤指挥的护卫,她和贵族小姐在与这个怪物不期而遇的时候正好是要来这后面检查堆放在这里的物资残余量。

  因为人手都派到了外面而且这宅邸十分巨大,后院这边除了两人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即便大喊,很可能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及时赶来。

  只剩自己了。

  只剩自己能够保护玛格丽特了——

  她不能让开。

  让开的话更加柔弱的贵族小姐就会被这个怪物撕碎。

  因此所谓灵活变动步伐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决计不可能做到的。

  “难办啊——”玛格丽特紧紧地抓着米拉的衣摆,这进一步地限制了洛安少女的行动,但贵族小姐显然并未意识到自己有多紧张,她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在暗淡火光下只露出半边身体的怪物,甚至连眨眼睛都不敢,深怕眼睛一闭它就立刻扑了上来。

  汗水从额头滑落到了白发女孩有着优美线条的下巴,然后滴在了冻结的地面上,如花朵一般溅开。

  在它很快地开始表面结霜的一瞬间。

  食尸鬼和米拉。

  同时。

  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