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55章 前来的目的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4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不论在哪里,人类的想法都总是类似的。

  一座国家的首都城市代表着国家的颜面,而作为一个族群当中最具象征意义的存在,族长和祭司以及他们的家人所居住的主营,自然也是要根据部族的规模而拥有相应的气势,展现出应有的威严。

  平心而论,作为一支在阿布塞拉草原上应当是属于中下游水准的氏族,白羊氏族的主营设计得还算阔气威武。从外表和内部瞧见的几条通道来判断,整体的大致结构应该是以一个接人待客用的主厅搭配好几个生活起居用的房间这样的配置。运用了大量兽皮和黄金白银作为装饰,加上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木制粗壮骨架,这个主营少说也得有西海岸那边的二层小别院那么大。

  在草原上,它显然是令人羡慕的华贵宅邸,毕竟能够取得木头的地方并不是特别地多,除了向北前进前往去到城邦联盟那个方向以外南方基本上都是树木稀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运输和保存这样的营地自然不可能是单纯用马,牛车和马车这种存在速度又十分地缓慢导致容易遭受袭击,所以当然也就只有有实力的族群当中的高层贵族,才能够住的上结构结实的大号主营了。

  就如同西海岸那边只有权贵才用得起的玻璃一般,任何地方高层的贵族掌权者们都喜欢拿稀少的东西出来显摆。只不过对于习惯了南境那些由矮人建筑大师设计的美轮美奂的巨大城堡以后,来到这儿的一行五人,心里头都并没有多少的震惊,只是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阿利亚赛伊德,萨拉姆库。(高贵的首领,愿您康健)”五十来岁的斥候巴莱特对着对方恭敬地低下了头这样开口说着,他的话语并不算是十分地流畅,所幸也已经足以进行交流。

  其实南境的城邦当中从索拉丁那边过来的草原归化民也有着不少,那些人说起草原上的语言相比起来要比只有一半血统明显在南境生活更久的巴莱特好上许多,但因亚吉他们却选择了巴莱特,显然这还是出于文化冲突的缘故。

  说来也有些讽刺,草原人在谈论贵族与祭司的时候就好像西海岸人和南境人一样注重纯正血统,但在对于这种会讲自己的语言拥有草原血统的外来者上头,他们反倒是对混血儿要比纯血的归化民宽容上许多。

  这一点归根结底还是文化的影响,不知为何从古至今越是强盛的国家对于女性的限制也就越高,或许是由于发达的文明都是男权为主的缘故,各大帝国也好西海岸的那些王国也罢,女性——特别是贵族家的女性,都一向是被视为政治联姻的道具,而并没有任何独立的权力。

  反倒是在被文明社会视为野蛮人的草原游牧民族当中,女性和男性的地位几乎是平等的,这会儿站在大厅内的武士当中就有两名留着黑色短发的女武士存在。而换到爱情的这个问题上面,草原人同样奔放自由。

  男性可以掠夺女性去作为自己的妻子,同样地,拥有武力的女性也可以这样对男性。而在这一前提条件下,像是巴莱特这样的混血儿自然也就不会稀少。相比起那些出身在草原却背叛了草原的懦夫,只是爱情的结晶的混血儿有许多在草原当中的地位反而要高上许多,若是讨厌与憎恶有四个层次的话,归化民应当是最为被敌视其次是南境商人,亨利他们这样的佣兵拍在第三而对于混血儿是最为友善的。

  因亚吉他们明显是清楚这一点这一次带来的才是巴莱特这样的混血儿,至于从何得知,就算没有什么前人做过这件事吧,他们七八年前也不是已经与白羊氏族有过一次交易了么。

  那时候发生的许多事情,大约就足以让这位微胖的商队领导者,铭记一生了。

  “库姆萨拉,穆阿兀德。(也愿你康健,年轻的陌客)”和平礼貌的相互问好在进入主厅的时候开始,坐在兽皮靠背椅子上的头发灰白黝黑皮肤上面并没有留着胡须看样子年纪约莫在七十岁上下的白羊氏族首领这样说着,然后歪了歪头,包括那两名女性在内的几名草原武士就都走了过来。

  “穆汗那丁,奥塔!”对方用有些粗暴的语气这样说着,同时握住了手中的武器,米拉和亨利身后的那名费列克斯麾下的佣兵有些紧张,不过前面的巴莱特立马用拉曼语喊了一句:“没事!他们只是让我们交出武器,在族长面前要交谈的话是不可以携带武器的!”

  他这样说道,而贤者也用眼神示意米拉不要反抗,一众人等都解开了自己的武装带把武器拿了下来递给那些武士,他们并没有拿的太远一个个都只是手持着走到了两侧。解除武装之后一行人才得以走到族长前面待客用的藤椅上就座,只是在亨利的大剑被拿过去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族长忽然皱了一下眉毛,他看了贤者一眼,然后忽然就开口说道。

  “兀德,拉曼迪亚?佩塔洛西迪亚?”他开口这样对着亨利说道,旁边的巴莱特愣了一下,然后望向了贤者给他翻译道:“族长在问你,你是来自拉曼那边,帕德罗西那边吗?”他说,而后者伸出了手摆了摆示意无需翻译:“我会说苏穆语。”亨利如是说道,然后转过了头朝着白羊氏族的领导开口。

  “确实如此,但请问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呢,尊贵的首领。”就仿佛这世上没有他不会的语言一样,亨利用比巴莱特都更加流利的这种他称之为苏穆语的草原语言这样说着——白羊氏族的头领明显愣了一愣,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开口回复:“那把剑,我们部族的羊皮画上,有记述过。”

  “一百多年前曾经有一个拉曼的,一个帕德罗西的人来到过阿布塞拉,并且帮助我的曾祖父,也就是白羊氏族的初代族长。”族长接着说道:“他挥舞的就是这样的一把大剑,单独一人之力击溃了三头可怕的龙蜥,令我的曾祖父和当时还年幼的祖父大开眼界,也是在这之后,他们留下了‘永远不要小瞧外来者,试着与他们多接触,从中学习开阔眼界’这样的祖训。”

  “这也是为何我会第二次与你们进行接触的原因,现在草原上的许多氏族都太过于自大了,阿布塞拉的自然资源非常缺乏,我们没有足够的木头和金属,甚至也没有足够的石头。和住在石头城堡里的人打了几百年了,虽然每一次掠夺奴隶和物资以后人们都会欢庆,但是族人们却没有意识到奴隶越来越多而真正的阿布塞拉人越来越少的这一点。”

  “一切都只懂得用战争用武力去解决的话,终有一天,阿布塞拉人会被住石头城堡的人所灭亡的啊……”或许是年纪大了,也或许只是念起了一些事情,族长这样对着亨利说着,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处于营帐内的所有人,要么是米拉和因亚吉这样的听不懂苏穆语的人,要么就是族长的亲信,因而这种会被草原人——或者他们自称的阿布塞拉人——所视为软弱发言的话语,也就幸运地没有被别有用心的人所记录与传播。

  话虽如此,会对着一个刚刚见面的人表达出自己的政治观点,显然这位族长也已经是有些老眼昏花。所幸我们的贤者并不是什么坏人,加之他们还需要利用这位老族长所拥有的人脉去做一些事情,因而不论是巴莱特还是亨利都识相地选择了忽略对方刚刚所说的话语——贤者接着对这位老族长说道。

  “尊贵的首领,这一次我们一行前来,不仅仅是为了与您贸易,还为了向您打听一个消息。”亨利这样说着,而白羊氏族的老族长皱起了他有些稀疏的眉毛,或许也是意识到了刚刚发言的不妥当,重新摆出了威严而又冷漠的模样,开口说道:“哦?说吧。”

  他开口问道,而亨利回过头瞧了一眼米拉,才又以他一贯的不紧不慢开始了叙述。

  悠长的里加尔历史上,各地的战争都发生过无数次。

  而作为最近半个世纪当中最为著名的事件,在扩张崛起的奥托洛帝国龙骑兵不可阻挡的强力进攻下分崩离析的洛安人的王国,从我们的故事伊始,就未曾离开过两位主人翁的视线。

  大多数的不愿意屈从于帝国之下的洛安人都选择了外逃,透过格里格利大峡谷朝着西海岸的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这样的国家扩散,除了残留下来被招安的人以外这一部分外逃的人最初的不完全统计约莫在三百万上下——这已经比亚文内拉的人口都要众多,虽说在逃亡的生活当中死去了很多人,但余下的这些人四散在各地,虽然苟且,但也依然还是活了下来。

  但存在于西海岸的这些生活凄惨的洛安人多数只是平民,奥托洛帝国不会也不想去将逃离帝国的他们全部屠杀,尽管他们有这个实力,并且若是做了可以达成一定时间内的威严与震慑的效果,但那势必会引起归顺于帝国的其他民族的恐惧。

  恐惧着不知何时自己也会成为下一个大屠杀的对象,而由此产生的逆反情绪会进而产生分裂。奥托洛仍旧处于扩张之中,与坦布尔西南方向虽已腐败却仍然强大的鲁姆安纳托帝国还有其他一众拉曼王国的竞争从未间断,不论是二十年前还是现在,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在内部制造新的矛盾。

  话虽如此,对于同样在攻击当中幸存并且逃离了摩尔多尼斯克的洛安高层贵族,帝国可就没有这么地友好和宽容了。

  这些高傲的白发战士如此深爱自己的王国自己的土地以至于不惜以人类渺小的身躯与飞龙相抗衡,他们对于王族的爱戴也自然是深刻入骨的。若是王族或者其他血脉相连的贵族尚存一息的话那么之后就必然会有人蠢蠢欲动想要煽动奥托洛境内的洛安人起义反抗。

  他们存在一日帝国对于境内洛安人的统治就不会安稳,因此斩根除草对于当年的奥托洛帝国来说是十万火急。

  话虽如此,这个已经败北于帝国铁蹄之下的渺小王国,到底也是经历过多年的战争的,他们的单兵实力就连奥托洛人也要甘拜下风。虽说身材体格上面相差无几,但帝国人却很少拥有能够单打独斗胜过洛安人的勇者。

  正面大军势不可挡,更加强大的军力和指挥官是帝国胜利的根本原因,但换到少量的精锐部队追击的战斗上面,奥托洛人却屡屡败于拥有战斗民族之称悍不畏死的洛安勇士之手。

  虽然拥有强大的飞龙和由精英贵族担当的飞龙骑士这样的顶级战力,帝国派遣出去的却只能是普通的步兵和骑兵。毕竟龙骑士虽然强悍,却十分地稀少,用来攻打大军或者城堡的话还不错,在明知南方还有着鲁姆安纳托等等一系列拉曼系的国家威胁的情况下,派遣出宝贵的战略力量前去追杀溃败的洛安王族,掂量起来,这个选择十分困难。

  于是综上所述,最终奥托洛帝国的追杀部队不出意外地功亏一篑,成为那位伟大的帝皇生涯上的一大败笔。而洛安的王族和其他不少的公爵家系贵族,就这样带领着数百名死忠的近卫成功地逃离了开来。

  关于他们最终去向了哪里,说法拥有很多种,有人说他们化整为零潜藏在了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这样的地方;有人说他们乘船渡海跑到了遥远的东海岸寻求庇护;还有人说,他们来到了宽广无垠,就连奥托洛帝国的触角也难以达到的。

  阿布塞拉大草原。

  但就亨利所知道的情况,事实上这三种说法都是正确的。

  所谓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洛安人的末代王族自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但化整为零留存在西海岸的洛安王族寻找起来必定如大海捞针,而去到了东海岸的则想必是已经投靠了奥托洛帝国的对头帕德罗西,种种原因之下,现在算是站在亚文内拉那边的他们二人想要去寻找那边的洛安王族,显然也是有着极大的难度的。

  权衡利弊和成功几率,眼下唯一还残留有一线希望的自然就是南方这边的阿布塞拉大草原了。

  南境的商人们与草原游牧民族多少有过一些私底下的接触交易的事情贤者就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地知晓,而借由与费列克斯家族达成的合作关系,派遣出来的这支明面上是来买卖奴隶的队伍,真正的目的自然也就是来这里寻找那一支遗失的洛安王族了。

  为何要来寻找这些洛安王族,寻找到之后又有什么目的,贤者此时此刻还没有与米拉和盘托出。只是他经过这去糟取精的简短叙述将大致的需求向着这位白羊氏族的族长说出以后,对方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白头发的氏族,我确实知道一支。”对方点了点头,而身后的因亚吉适时地命那两名年轻的商人助手奉献出拿给族长的一些好处——基本上全都是些昂贵又稀少的香辛料和食盐,老族长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

  “只是……他们在八年前就被断牙氏族给吞并了,而断牙又在五年前住石头城堡的人的围攻当中溃败解散,现在大部分都是其他氏族的奴隶,要去找到他们……”

  “有点困难。”族长这样说着,而亨利沉默地转过了头看向身后的几人,巴莱特正努力地为他们转译着,随着话语的进行,包括米拉在内坐在椅子上的几个人表情也愈发地凝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