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36章 乱线团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4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出了翠湖镇,离开有一段距离进入武器管制法失效的地区以后,亨利和米拉将自己武装了起来。

  尽管苏奥米尔总体而言仍旧确实比起其它大部分要和平得多,但在荒郊野外旅行时露出獠牙利爪才是正确的做法。尤其是在队伍当中有洛安少女这样的年轻女孩时,这种做法能够让潜在的不法之徒多少顾忌一下,打消蠢蠢欲动的肮脏想法。

  跟在后面的咖莱瓦也有样学样,只不过这位赶鸭子上架刚拿到武器不过两三天时间的年青人很明显对于护身武器一无所知。他盯了半天都不知道廉价软皮鞘附送的皮带上那两条额外的细皮带要做什么好,因此自作主张地就按照自己的猜测忽略了它们把整把刀塞在了腰带内侧。

  他简单的头脑中隐隐约约有一种自己做法不太对的直觉,但局限于知识水平的不足也就没有细想,只是按照自己的想象觉得这样佩戴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一厢情愿的想法在迈开了步子以后立刻给了他自己一个教训。塞在腰带内侧的单手战刀格挡用的长护手正巧贴在他左下腹的地方。直愣愣的一字钢护手行动起来就每每杵到他的腹部。而战刀的刀刃部分垂直往下,走一步就开始拍击他自己的大腿,也是十分令人难堪。

  ‘真亏佣兵们受得了这种别扭的感觉’

  不知该算是倔强拉不下面子开口去问,还是头脑简单觉得这就是正确的做法,或许两者皆有。总之咖莱瓦顶着这样的不适愣是走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在万幸之中,由我们的洛安少女回过头来一瞥瞧见了这一点。

  “武器要系外面......”她扶着额头满脸无语,而回过头来的亨利也显得无话可说。

  “苏奥米尔人的闷声闷气,有时候真的让人莫名火大。”苏奥米尔人出身的贤者如是说着,而米拉白了他一眼。

  停下来的两人麻利地下了马,之后叹着气的洛安少女走到了咖莱瓦的面前一把就抽出了他系在腰上的战刀。

  “哇啊——”多年磨练的剑客面对初出茅庐的搬运工,尽管体格上面有优势他却在米拉的面前显得漏洞百出。白发少女麻利地抓起了咖莱瓦腰带上的两条细皮带,然后熟练地打了两个自紧结,调节了一下长度之后松开了手。

  “咦——这是——”咖莱瓦立刻注意到了区别,米拉把他腰上的战刀用几乎水平只是略有一些角度的横向挂载。不是直接塞在腰带上而是用那两条细皮带捆在鞘上,悬挂在外的携带方式使得他整个人活动起来都十分轻松,不会被武器硌到。

  “可你们?”他低下头瞧了瞧自己横着挂的武器,又看着米拉和亨利竖着挂在马背上的武器,显得有些迷惑。

  “步行竖着挂会拍大腿,鞘末端还会磕碰到地面。上马以后横着挂了则是会拍到马身,所以马背上要竖着,而步行则是横着。”米拉用简短的讲解为他解惑,然后准备重新走到马上。

  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前方传来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紧接着一队重装骑士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他们高举着的骑枪上面系有彩色的战旗,盔甲在阳光之中闪闪发光,然后在经过三人旁边的时候瞥了一眼,那为首的骑士忽然勒住了马。而贤者则是动作迅速地拉了一下马鞍下方的盖布,遮住了大剑的剑柄。

  “呵——”那名骑士上下扫了二人一眼,发出一声不屑的闷声,而旁边的其它骑士态度也不怎么好。只是他们也没有更进一步,停留不过两三秒就继续赶路。

  风风火火的骑士队伍过后,贤者沉默地重新拉了一下盖布,把剑柄露出。

  他和米拉二人的武器都是挂载在战马的左腿后方,这个位置稍微弯腰伸手就可以抓住剑柄拔出并且在马背上作战。拥有草原血统的马儿整体高度略矮,肩高仅有一米六的它们身上挂着单手剑类还行,米拉那1米2长的长剑也尚且过得去,但对于总长度有1米5的克莱默尔而言,稍微遇到一点崎岖不平的地形就会容易磕碰到地面的杂物了

  所以亨利的挂法也有一定的倾斜角度,只是这样使得他拔剑会困难一些。但为了保持低调,还有遇到这种情况时可以及时藏住,贤者依旧选择挂在马背上而不是背在背后。

  “他们怎么好像——”对于这门行当接触不多的咖莱瓦注意到了那名贵族骑士的眼光所在,他明显是盯着两人的佣兵徽章而发出了这样嘲讽的声音。

  “你想说和佣兵不对路吗?”贤者这样说着,而咖莱瓦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毕竟职业相关,总是会有摩擦的。”亨利和米拉重新翻身上了马,而后面的咖莱瓦也牵着小独角兽追了上来。这段路开始有点崎岖,他们放缓了脚步,同时开始闲聊起来。

  兴许是多了一个新手后辈,而开始以前辈身份自居的缘故。我们的洛安少女有些小得意地给咖莱瓦讲起了许多小知识。

  以刚刚接触到的那队骑士作为话题的起始点,米拉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

  “......所以呢,将作为备用武器的刀剑以及单手钝器类挂在马身上,然后手里头拿着长矛之类的主战武器,是骑兵的标准配备。相比之下骑马的步兵,只将马匹作为代步工具而不懂得如何马上战斗的人则是全程把剑带在自己腰上的。这是区分某人是否懂得马上战斗的一个判断的小技巧。”

  “许多落魄骑士出身,善于骑战的战争佣兵团成员也都是这样一副打扮。”亨利接上了话,而咖莱瓦不停地点着头,只是当两人看向他的时候,却发现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当中尽是迷茫。

  也不知道这个头脑简单的年青人到底是听没听懂。

  “那骑士和佣兵之间的不对付是?”他开口问出了这个问题,显然比起武器装备之类的细节,咖莱瓦更加在意的是对方刚刚的态度。

  “......”米拉郁闷地皱了皱眉,尽管他们送了他一把武器,但咖莱瓦这个年青人显然并不如同洛安少女本人一般对剑术方面感兴趣。

  这与他的生存环境也有关系,当年的米拉是认为自己十分无力并且生活在动荡的亚文内拉又是作为受迫害的洛安人,想要获得反击的力量进而对武艺开始感兴趣。

  相较之下年青的搬运工是成长于苏奥米尔的和平年代之中,他对战争与厮杀有一种本能的厌恶。尽管收到战刀的时候显得有些受宠若惊,但那也只是因为价格因素。他实际上对于战斗方面仍旧兴趣不大。

  会选择跟随两个人一起出行,也只是想出来见一见世面而已,没有像米拉当年的那样要以此为生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

  虽然结伴同行,但在更深层次的意义上咖莱瓦却和他俩并不是同路人。

  三人的出身、人生轨迹、自身性格以及意愿都有相当大的不同。由此延伸开来在面对同样的事物时会做出的选择也就大不相同。

  跟着亨利旅行许久的米拉是已经拥有了典型的剑士思维,判断对手或是周围环境的时候会从细枝末节入手,详细掌握环境因素,确保随时能够随机应变。

  刚刚仅仅些许的观察她就注意到了那些骑士的各种细节。而咖莱瓦相比之下就仍旧是市井小民的思维,他在意的是佣兵和骑士这两种同样离他很远,却会影响到他生活的阶级之间是否有一些矛盾——或者用更通俗的话来讲,他想听八卦。

  “呼——”刚刚还兴高采烈的米拉在注意到对方对武器装备和战斗方面不感兴趣以后,耷拉着小脑袋变得兴致缺缺了起来。

  而反正前行之路闲着也是闲着,眼见咖莱瓦这么好奇,亨利也就代替了失去聊天兴趣的洛安少女,开始讲解起来。

  米拉原本是没什么兴趣,不过亨利讲述东西的方式总是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加上这方面的知识她确实没有完整地了解过,逐渐地也就提起了注意力。

  以一如既往平淡的语调,亨利口中诉说的历史渊源在沉默倾听的两人面前开始逐渐鲜明。

  “骑士贵族和佣兵阶级之间互相看不顺眼的历史,最初是源自于阶级之间的冲突。”

  “佣兵这个职业起源已经没人记得了,考虑到各种因素,这个职业或许与人类的战争史差不多古老。但真正系统化和职业化,却还是比较近年代里的事情。”

  “佣兵工会的发家,之所以如今能够落得枝繁叶茂,虽说与管理层的优秀运营分不开关系,但其实也是有契机的。”

  “如今的挂牌佣兵在大部分人的眼里,虽然是普通人会想敬而远之的存在。但要我说的话,其实比起以前要算好很多了。”放缓了脚步慢慢前行,两人静静地倾听着亨利的讲述。

  “佣兵这个职业惹贵族们讨厌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贤者竖起了一根指头:“佣兵多数都是平民出身,自己打拼掠夺战利品换取金钱,购买武器和装备,以此往复。”

  “佣兵这个词在拉曼语的发音,你们都知道是什么吧?”亨利撇过头看向了两人。

  “知道。”两人都点了点头,而贤者接着说道:“这是如今大部分人的称呼,但在古早年间,贵族们对于佣兵的称呼其实并不是如此。”

  “罗瓦迪卡拉——这是拉曼语当中至今都存在的对于佣兵的蔑称。”亨利说着,咖莱瓦皱起了眉,而米拉思索了一会儿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扒尸者?”她转成了现代通俗拉曼语这样说着,咖莱瓦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贤者则是点了点头。

  “字如其名,想象一下。贫苦的农民们被迫拿起武器上战场战斗,若是在大战过后侥幸幸存下来,他们会做的事情是什么?”

  “扒那些战死的贵族老爷的装备。”贤者耸了耸肩。

  “七拼八凑的装备是许多佣兵发家的根本,当然,只有少部分蠢货会留着自己用,大部分人都还是在黑市上卖给了别人。毕竟很多盔甲和武器上面都有贵族的纹章,若是被幸存的后代子嗣寻仇了可不太妙。”

  “而这得罪了贵族们的原因,你们也能轻易地想出来吧?”贤者说着,两人都点了点头。

  “在阶级严苛的过去,身为低级步兵炮灰的贱民,胆敢偷盗属于战胜贵族的战利品,这本就是一件需要处以绞刑的罪名。而后再加上阶级的歧视,尽管名义上是对手,但同为骑士阶级,死后装备武器却被这些贫民扒了个精光,也难怪同一阵线友军阵营的骑士贵族们亦会产生恶感了。”

  “就算短期内利益上是敌对的,总体而言,那些贵族却仍旧和他们才是一批人。而相较之下这些在他们眼里缺乏教养又下贱的贫民,则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他说,米拉和咖莱瓦则是多多少少有些沉默。

  “在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许多次以后,流浪在各地的佣兵们也开始遭受迫害。不单是厌恶他们的贵族,就连同一阶级,向往安居乐业的平民们也开始将他们视为战争的罪魁祸首。”

  “毕竟,平民阶级不得反抗贵族阶级是一种常识。而相比之下同为平民的佣兵,杀了也不会获得惩罚,反而在这种氛围下还会获得赞赏不是么?”贤者耸了耸肩,米拉和咖莱瓦都听出了他语调之中的讥讽之意。

  “好愚昧。”咖莱瓦低下了头。

  “人之常情。”米拉叹了口气。

  “总之在这种氛围之中,佣兵们开始在进入一些小镇以后就被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拘禁拷打甚至杀害。而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为了自保,他们也就开始抱团起来。”

  “但这引致了进一步的冲突,抱团的佣兵因为数量的优势形成了威胁,骑士贵族阶级和当地的领主们更加顾忌他们的存在了。生怕这些平民阶级组成的不受掌控的军队掀起威胁到他们统治的热潮,于是战争开始了。”

  “在战争的最后,一个历史久远但在之前都没什么名声的小组织,借势崛起。”

  “那就是如今的。”亨利顿了一顿:“佣兵工会。”

  “把一盘散沙一般的大大小小各种组织凝聚起来,成为一股足够庞大让当地贵族下手时需要再三掂量的力量。由此获得了话语权,开始争取佣兵们的利益。”

  “之后也没有止步于此,而是开始将一切规范化,系统化,专业化。派发了身份标识,安排了任务发布和评级系统,开始有赏有罚。”

  “若是佣兵犯了事,平民或者贵族可以找上工会,商讨裁定并惩罚。而若是佣兵受到迫害了,工会也会为他们出头。”

  “当然,不是绝对公正的。”贤者又是耸了耸肩,语带讥讽:“但这种专业的做法逐渐赢得了人们的信赖,毕竟跑得了教士跑不了教会。一般人的心底里头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也就逐渐开始觉得这个组织是信得过的。”

  “如今的佣兵阶级可以成为一个拥有特殊身份的独立存在,以工会作为后盾支撑,并且和贵族还有平民之间的关系相对正常化,可以说都是离不开当年那些人的努力。”

  “但即便如此,有些事情也依然得不到改变啊。”亨利说到这儿的时候忽然叹了口气,只有和他十分熟悉的米拉注意到了这一点。

  自己的老师显然还有一些什么东西没有全说,女孩这样想着,但却也只是默默记着没有立刻追问。

  “争斗依然存在,想要取缔这个组织的人也层出不穷。表面上看起来相对和平没什么冲突,实际上暗地里就像在玩拔河游戏一样,工会和各种贵族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歇。”

  “可是——”米拉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皱了皱眉头:“之前我们在别的地方遇到过的贵族,也没有像是刚刚那些家伙一样直接表现出敌意。”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啊,小姑娘。”亨利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又望了一下周遭,用平稳的语调如是说道:

  “因为当年使得佣兵工会借机崛起的战争,就发生在这儿。”

  “.......”女孩陷入了沉默。

  “也许是对自己一手创造了这个影响力巨大的组织感到懊悔,也许是其它一些什么原因。总之在塔尔瓦-苏塔这里的士兵和贵族,对佣兵们可都是不怎么友好的。”

  “但不必担心,现在的佣兵身份特殊,他们也不会轻易动手。”

  “呼——”米拉松了口气,静静倾听的咖莱瓦也是如此。

  “好复杂啊。”洛安少女有感而发,咖莱瓦赞同地点了点头。

  “历史长的国家大抵都是如此,就好像一锅炖过头的大杂烩,所有的食物都失去了自己原本的味道和颜色,稀糊如烂泥一般混杂在一起。”

  “又像个被人随意搞乱的羊毛线团,就算想要把它解开,也只是让线更加进一步地缠绕在一起,使人除了挫败感以外一无所获。”

  “在这样的一锅炖煮里头加入什么新的材料,只怕也。”

  “会被染成锅中已有的颜色吧。”

  亨利若有所指。

  语气平淡。

  却又带着些微怅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