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16章 所站的位置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5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不是南方人。”前-领航员刚刚坐下来,贤者冷不丁地就吐出了这句话。

  亚历山德罗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对,可也不对。”

  “东海岸很辽阔,从北往南的纵深很长。南方的初代移民不论怎样模仿,始终都没有办法甩掉口音和习惯当中的那股土味。”

  “我是第二代。”亚历山德罗捧起酒杯喝了一口。

  “那你,为什么要袭击。”站在身后的玛格丽特垂着头这样说着,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有着贵族小姐熟悉的家乡味。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十分地帕尔尼拉——若说袭击者都是外人那也就算了,在此出生在此成长的他,应当早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地道的帕德罗西人才对。

  “啊,是大小姐啊——”亚历山德罗向着她施了一礼,十分轻佻而又简单的礼节,仿佛是士兵对着路边娼妓进行的带有玩味性质的礼节。菲利波皱起了眉毛把手按在了剑柄上,费鲁乔按住了他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说啊,你对这个国家,是怎样看的?”亚历山德罗这样问道,但赶在玛格丽特回答之前,他就开口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以外人,尤其是渴望走出贫穷国家的南方人的眼光来看,帕德罗西是一个十分繁荣强盛的国家。”

  “自由、奔放、充满了机遇。”

  “而帕尔尼拉,正是这些要素的终极代表——东海岸乃至于世界上最大的商业港口,只要你的心足够大,勇气足够多,那么你就拥有无限的机遇。”

  “就是用这样的说辞,我的父母以及千千万万的南方拉曼小国的年轻人们,被骗到了这里。”

  “咚——”“呀——”亚历山德罗忽然砸了一下厚重的橡木酒杯,听得入神的玛格丽特被吓了一跳,而一旁的米拉皱着眉头走上了前去。前-领航员抬起头瞥了她一眼,目光停留在那一头白发之上:“被骗到了这里,过猪狗不如的生活。”

  “是的,这个国家是很繁荣,而帕尔尼拉正是繁荣中的繁荣。”

  “但正如世界上任何其它的国家一样,它也有着自己内部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现如今上头的贵族老爷们总喜欢把问题全都推到皇帝的身上,私底下甚至公开里都有不少人曾经表达过对于皇帝无能的痛恨。”亚历山德罗把眼光瞥向了康斯坦丁和他率领的一众骑士,后者一言不发地与一群人一并站在角落里,显然几个小时前的伤亡惨重他仍旧难以释怀。

  “但在我们看来,你们全都脱不了干系。”

  “可我们——”“尤其是你,大小姐。”玛格丽特张嘴正想反驳,亚历山德罗却打断了她。

  “别拿帕尔尼拉城主府那些假惺惺的补贴底层人员的政策来说话,你稍微有点脑子的话就应该明白那到底有多少真正会到普通人的手中。”

  “机遇也好,自由也好,都只不过是商人们想要将劳动力骗过来的虚伪说辞。他们兜售的迷魂药。”酒杯里的酒已经见底,但放在那儿的亚历山德罗也没有提出其它要求。外头米哈伊尔等人还在布置伤员并且派遣出斥候跟踪叛乱佣兵的踪迹,不时有人跑进来向着康斯坦丁汇报。

  “你们。”玛格丽特垂下了头,抓着自己的衣角小小声地问道:“恨我们吗?”

  “嗯。”亚历山德罗肯定了这样说法,玛格丽特的小肩膀颤了一颤。

  “从一个多世纪以前,帝国开始开放商业以来。不论是宗教还是其它方面的东西,都被放置到了一旁。”领航员这样说着,而阿道佛斯因这句话而皱起了眉。

  “靠商贸起家的商人们想要获取更高的地位,想要跻身于传统贵族的行列之中,因而以资金和联姻的方式讨好老牌贵族。而尝到甜头的贵族老爷们,也就此一发不可收拾,联姻和资金组合,贵族开始接触到商业,利用自己的人脉和权力打通个个环节,历经一个世纪的光阴,演变成了这一个由错综复杂资金饱满的权贵阶级形成的。”

  “无法突破的屏障。”

  “看似满是机会,但前来这里闯荡的外来者却只能做着最卑微低贱的工作。无法出头不说,若是失败了还会成为奴隶。”

  “你们伟大的帕尔尼拉,是由贫贱劳工的尸骨建筑起来的。而这其中最少有一大半是南方诸国前来寻梦的年轻人。”

  “所以是的,我们恨你们。”

  “但你们意识不到这一点吧?”亚历山德罗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你们沉浸在自己权威无可撼动的美梦之中,连我们在暗地里做了这样那样的准备也一无所知。”

  “趁别人在前面迎击魔女的时候在背后乱搞的人现在倒是觉得很自豪骄傲了?!”一名康斯坦丁麾下的骑士愤怒地拔出了长剑,但他还未冲到亚历山德罗的面前就感觉视线一暗——亨利拦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了佣兵,你是想袒护这个人吗。”毛躁的青年骑士乱叫的样子让米拉和玛格丽特都皱起了眉,就连身后的康斯坦丁也十分不悦:“拉齐维奥,你先出去冷静冷静。”“可阁下——”“出去。”

  “......是。”骑士垂下了头,然后慢悠悠地走出了这栋占地面积不小的民居。

  “由内部来看,贵族们分化严重。拥有了财力,在商业上四通八达的地方贵族仗着钱财和人脉的支撑,对中央政权不闻不问。”康斯坦丁离开了角落,一边以那庞大的体格迈着沉重的步伐,一边用洪亮的声音说道。

  “上头的人即便空有想要控制他们的想法,但是维持国家运转,喂饱军队的财力却也要从贵族手里拿。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如果连军队都是各大贵族商人供养的,那么又如何能够保证他们对皇室的忠心。”“吱呀——”他停在了桌子的面前,和亨利站在了一起。

  “看似仍旧繁华,但四处却都是一副将要变得四分五裂的迹象。”

  “所以嗅觉敏锐的人当然也就察觉到了这一点,潜藏在帕尔尼拉当中的你们这些人伺机而动。收买同样在贫苦阶级当中的,对帝国对帕尔尼拉怀抱有恨意的人,再与矮人合作,只等待某个时机就发作,从内部开始进行攻击,吗——”康斯坦丁这样说着,转过了身:“那么这样想来的话,你们这些人的目的就很简单了。”

  “商业港口都市的运营每天都有大量的钱财进进出出,所以自然需要金库这种东西,在往常必然是被重兵把守的它现在因为暴动人手不足,守军只能龟缩起来,自然防护也变得薄弱,或者说甚至都已经被你们给夺下了。”

  “拖延时间炮击不让我们进城,就是为的这个事情吧?”康斯坦丁斜着瞥了回来:“用了那么多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忿忿不平的话语,把自己美化得好像是在反抗命运,其实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钱吧?”

  “啧——”显然被戳中了要害,亚历山德罗咂了咂舌。而康斯坦丁转过了头望向了玛格丽特:“别把这种人的话听进心底里去,他就是指望着能让你同情他们站在他们那边呢。看看你所长大所热爱的这座城市都被他们破坏成什么样子了吧。”

  “踏踏踏——”狂奔的脚步声伴随着剑鞘拍击的声音响起,一名斥候打扮的步兵迅速地跑了过来:“阁下,我们追踪到踪迹——”“是在金库对吧,嗯,既然有矮人介入的话,那么珍稀矿产的存放仓库也得派兵。”“呃——您怎么——”“整理部队,准备出发,兵分三路,把港口也封锁了,他们肯定是想用小船运走。”康斯坦丁大手一挥,而骑士和军官们也立刻行动了起来。

  “喂小哥!”但在他出发之前,亚历山德罗忽然叫了一声。

  “你和这边的佣兵小哥,看那身板,都是苏奥米尔人吧。”领航员垂下了脸,嘴角挂起一丝笑容:“真的好吗,选择站在帝国那边?”

  “没什么边与边的吧。”康斯坦丁,回过了身来。

  “在我看来,这整个东海岸。”

  “哪有边境这种东西存在?”

  他说完了这句话就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率领着大军就前往叛乱者所在的地方。

  “你这家伙——”亚历山德罗瞪大了眼睛,久久无法再说出一句话。

  “那个男人,比那些贵族商人还要可怕啊。他们只是压榨你而已,这个人可是会把你扒皮拆骨每一份一寸都给利用上的。”

  “我说啊,你们,包括那边的大小姐,你们最好不要卷入他的前路。因为万一你们成为了绊脚石,他可是会毫不留情的。”领航员这样说着,而一旁忽然有两名骑士走了过来架起了他,亨利这一次没再阻挡,米拉和玛格丽特虽然皱着眉,但终究也没有走上前来。

  “真是讽刺,本来看你带着那把大剑,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加入我们这边呢,结果连酒馆都不来。”在被架着经过亨利身旁的时候,亚历山德罗这样说着。

  “大剑?”贤者挑了挑眉毛,然后伸手让那两名骑士等一等。

  “是啊,就你背着的那把,上船的时候瞥到了搬运工们在运。你们北方佬好像管这个叫......‘克里木’?”亚历山德罗这样说着。

  “克莱默尔。”亨利说着。

  “对对对,克莱默尔,传奇的大剑。坊间流传的说法可是把你们苏奥米尔的大剑剑士与帝国之间的战斗吹得上了天了。”

  “然而你们自己的国家现在却禁止这种武器了,因为怕‘伤害到与帝国之间的友谊’哈哈哈哈——咦不对。”亚历山德罗笑着,但忽然笑声戛然而止。

  “要说你年纪也就二三十,大剑禁止指令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你应该是像我想的那样,被禁止以后逐出国家的,可是为什么你一脸对此一无所——”

  “......这还真是了不得啊,当初没仔细看。这双眼睛,还有这把剑上的花纹,这些一系列的要素加起来......”

  “沉睡的怪物总算打算浪子回头了吗。”

  “......”米拉走上了前来,又是一个对亨利的过去有所知晓的人,她显然提起了好奇心。

  “怎么了,这边作为弟子的这位小姑娘,他没告诉过你他曾经的辉煌往事吗?”民居当中只剩下少数熟人还在,架着亚历山德罗的那两名骑士也是一脸茫然。

  “在我所认识的那些被逐出国门,只能在外流浪的苏奥米尔大剑剑士当中,可是口口相传着这样的传奇的啊。”

  “克莱默尔这个名字最初的含义,它所指的那一把,最初的传奇大剑——”

  “我无意介入。”亨利摇了摇头,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

  “哈哈哈,这可不是能由你决定的事情啊。树大招风,不论你愿不愿意,这一系列的事情在你踏上这片土地的一瞬间就注定了要围绕着你发生。”

  “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负责招兵买马的我竟然会有这样看走眼的时刻,错过了这样一条大鱼。”

  “真是讽刺啊,哈哈哈哈——”对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的两名骑士架着亚历山德罗朝着外头走去,而领航员最后的大笑声也随之逐渐变小。

  “老师,你......”米拉走了过来,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当中充满了疑惑,但却也知晓亨利的性情——他自会判断什么时候应当说清,在那之前,她只需等待就行。

  “......”贤者沉默了许久,玛格丽特望着他俩,想开口向着米拉解释一些什么,但最终也只是欲言又止。

  “在帕尔尼拉这边的事情结束以后,我们去一趟吧。”亨利开口说道“?”米拉没有发声,只是一脸疑惑地望向了他。

  “去苏奥米尔。”“啊——”旁边玛格丽特的双眼闪闪发光,她曾在书中读过的场景瞬间变得栩栩如生了。

  青铜钟的白塔,一望无际的墨绿色森林,披着红披风的骑士走到有着白色羽毛的龙。

  立下了一个约定。

  心中的迷茫不知道为什么在一瞬间散开了。由亚历山德罗所说的话,在这个国家即将到来的混乱当中,她、他们到底该选择站在哪一边。

  康斯坦丁在出发前往帕尔尼拉之时就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他将以他的意志改变这个国家。可玛格丽特呢?其它被卷入这片漩涡的人呢。

  若是理念不合成为了那个男人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该怎么办?可要就这样跟随在他的身后吗,自己的这位哥哥所经历过的事情所背负的是过于沉重的事物,他所想所为即便理智上能够理解情感上却始终会有冲突和纠结。

  在这个将要改变的东方帝国当中,他们到底该站在何方。而若是未来真的改变了的话,这个国家又是否还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也许答案,并不急于现在就给出。

  正如那个领航员所说的那样,不论他愿不愿意,事情都会围绕着亨利而发生。

  坏事诚然有之,但也仍旧有像是我们的小米拉,玛格丽特大小姐,以及内海彼端的某位如今已经是国王的存在这样的人。

  会将这人,作为他们的灯塔。

  即便他不准备介入,即便他沉默不语。但只是存在于那里的话,心中却也有一盏明灯。

  【这黑暗中前方并没有路,然而不要怕】

  【因为克莱默尔是能斩开一切的剑】

  【不论是世间存在的物品】

  【还是存在于前方的道路】

  ‘就相信一次吧’

  ‘童话故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