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36章 任务与名声(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14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十月份的南境山里的气温相对地较为平和,即便穿着护甲亦不会感觉过分地燥热,在这样宜人的气温和时不时吹来的清风下,仅仅穿着常服,旅行十分舒适。

  去往洛伦娜湖的路上山路首先是高而陡峭,之后就会变得相对平缓一些。

  路并不好走,因为本来这里就并不是劳什子主要的干道。

  南境的城邦联盟更往南去就全都是山坡小丘森林和河流,而越过这些植被茂盛的区域,则就是一望无际的阿布塞拉大草原——商人们和草原的游牧民族之间唯一互相输出的就只有流血和死亡,没有任何的贸易关系你就自然也不要指望这里能够有什么正儿八经的道路。

  崎岖不平,加上之前风暴的肆虐导致许多多年生的冲天巨树都折断倒下,一行二十余人的行进速度可谓极其地缓慢。常常没走多远就得下马跑来推一下平板车,又或者是掏出斧头砍断并且协力清理掉路上的障碍。

  不过进度虽慢,问题却并没有多严重。

  毕竟风暴这种东西每年都要来上几次,习惯了这一切的佣兵们也早就拥有了一连串的应对计划。

  阿雅蛇龙的繁殖期相对较长,一直到十一月左右才算结束。加上众人提早出发并且拥有充足的代步用的马匹和携带物资用的骡子以及各种户外用的工具,体力的消耗倒也一直维持在不算过分的程度,行进起来总是有条不紊的。

  这一点上面又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佣兵团佣兵的老练,知晓是长时间的旅行他们携带的各种给养顾虑得非常周全,虽然平常都可以捕猎获取新鲜食物但骡子上还带了一大堆的肉干和鱼干,用以在无法获得猎物的情况下作为补充。

  出门旅行没有居住在城镇乡村当中那么平和,假如不考虑好每一个问题的应对方法的话发生一丁点的小事都有可能引发更大的问题。例如食物或者饮水假如无法每日得到充分补给的话,人就会变得虚弱无力,思考就会受到影响,进而等到去到猎物所在的区域时,已经是精疲力竭,狩猎的成功率也自然就大幅度地下降。

  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和心理状态是任何组织和个人为了某个目的进行长时间长距离的跋涉的时候所要做到的最重要的一点,不论这个目的是寻找或者狩猎某物还是去进行一场战争都是一样。

  任何有经验的领队都会懂得维持士气的重要性,但对于在南境地区的山林之中跋涉的亨利他们一行二十余人而言,要对抗的东西除了野外崎岖不平的艰难险阻以外,还有热带的山里头即便到了十月也没有多少区别的说变就变的天气,以及这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当中隐藏着的多样的生物。

  滴滴答答的雨水从昨天半夜开始下,虽然早就做好了预防措施的众人每天晚上都有好好地把防水帆布拉好盖住休息的区域和食物之类的,但突如其来的雨水还是让人有些适应不过来。几名新手佣兵因为防水布四角拉绳的木桩插入泥土固定时没有向内倾斜而被风雨给吹得乱摆了起来,而他们手忙脚乱大惊小怪地呼吼着想要处理好这一切的动静自然也让其他许多人没法安眠。

  嘈杂的雨水也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虽然雨天路滑使得一行人的前进速度进一步地降低,但披上了斗篷以后也多少还算习惯。令包括米拉在内的队伍里头七八名年纪都在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感到有些担忧的,主要还是从三天前的夜里开始就出现并且明显有着尾随他们一行人迹象的几头四肢行走的生物。

  深青色的鳞片上面还有颜色更黯淡的墨绿色花纹,修长的身躯和四肢,连尾巴一起算体长在三米左右的总长度——虽然远远不及它们在沼泽那边的体积更大的亲戚,但这些被当地人称作“狼蜥”的小型龙蜥却因如同名号那一般的独特的群居习性而令人畏惧。

  它们行动矫健,纤细的吻部和硕大的眼眶当中不祥的黄绿色竖瞳一并组成了灵活又机警视力惊人的头颅,而不同于体型更大的沼泽碧龙蜥善于运用强大的咬合力,狼蜥更多地是使用如同猫豹那般的扑到猎物身上然后用爪子完成猎杀。

  “狡猾的小绿爬虫——”眯眯眼山羊胡,中等个子的狩猎专家在注意到这些家伙的第一时间就这样说道。里加尔的世界上有不少人觉得龙蜥这种爬虫是愚笨凶暴又残忍的,学者与魔法师们也都公认它们在龙类生物当中属于智力较弱的存在——但矮个里头挑高的,不论在人类看来它们如何,这些生物作为自然界食物链当中的一环,却是极其成功的。

  南境的森林当中有许许多多种掠食动物。不单这些冷血的爬虫,哺乳类的例如狼和豹子也并不算在少数,但在狼蜥的领地附近,你永远都见不到这些理应也是强大猎手的生物存在。

  狡猾和残酷是形容这些深青色的生物的最好的名词,在动物与动物的斗争当中它们往往都并不直接与其他生物起正面冲突,利用自己的耐力与机警这些家伙会在你的附近一直绕啊绕啊直到它们抓住一个可乘之机发起攻击,达成目的之后又果断地离去丝毫不会恋战。

  对所有的猎人来说狼蜥都是一种讨人厌的东西。

  想要追赶它们的话是得不偿失,这些东西灵活而又凶残一个不小心你自己反而成为了它们的猎物——而就算成功地捕猎了一头狼蜥,它们的肉又柴又腥韧性极佳嚼个好半天都没法嚼烂完全没有人愿意食用,皮和鳞甲虽然可以提供一定的防御能力但是不如金属和牛皮制成的不说加工难度还非常之高。任何的龙蜥类只要死去皮肤就会变得干燥而没有弹性,鳞片一片片地掉落必须专门去打孔然后穿线加工难度不亚于扎甲,而且发干以后的鳞片没有韧性容易崩裂。

  狩猎的话,风险太大,又得不偿失;不狩猎掉它们吧,这些家伙一直就在附近晃荡来晃荡去,等着偷袭你们当中哪一个不小心的,或者是在猎人们获得了猎物之后偷走他们的所得。

  大雨连绵导致泥土地软烂难行,在出发之前一行人刻意更换了山地用的抓地力更强一些的马蹄铁,但在这种鬼天气下也是差强人意。

  空平板车的车轮压弯了青草深深地陷入到了泥土之中,赶着那匹驮马的年轻小佣兵急的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他身后的同伴一直骂骂咧咧地喊着他快一些,但这一切只是导致年轻人更加地急躁,马鞭甩得驮马都哀鸣了起来,车子却始终没法从泥土里头脱出。

  不得已停下来的亨利他们几名自由佣兵只好再度下马帮忙抬起平板车,糟糕的天气状况和附近晃悠的狼蜥让为首的一米八九身高的壮汉小队长满面阴云。他没有过来这儿帮忙抬车,只是待在队伍的前面皱着眉看向这边——帮忙出力的亨利抬起眼睛对上的一瞬间小队长移开了眼神。

  “一、二、三——起!”佣兵们齐声喊着口号一同发力,之后成功地把平板车给抬了起来。这会儿还是空车在路上行进就已经相当地困难,虽说到时候狩猎完成了肯定是要先扒皮进行一些防腐的处理之后再放上车子而不会直接抓整条蛇龙回去的,但那时候的负重却也还是要翻上好几个翻。

  到那时如果再陷入泥地里头,考虑到来自自然界的以及现在尚未出现但每年的这个季节都会有的人类世界双方面的危险强盗的存在,显然也不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暂且只能是求天公作美了,队伍里头的不少人都这样想着,结果到了这天的傍晚,雨水就刚好停了下来。

  年轻的新手佣兵们高兴地都几乎要跳了起来,南境的城邦联盟虽然接收来自西海岸和东海岸的佣兵,但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战争偏向的,用以作为本地抗击草原人的主力。而本地出身的平民们若是要去成为佣兵,则第一个选择必然会是更为稳健的狩猎佣兵。

  各地有各地不同的风俗,索拉丁地区的科里康拉德王国是以对外派遣佣兵为主所以主流的佣兵自然就都是善于杀人的。相较之下繁荣的南境城邦联盟对于各种活的珍奇异兽也好它们的身体材料也罢都有着巨大的需求市场,加上从小的教育都是花钱让别人去为我们流血,在这样的环境当中长大的本地人自然也就大部分都选择了狩猎佣兵的道路。

  这些年轻的佣兵大部分都有着比西海岸人更好的教育水平,虽然也并非人人识字但多数都能够就某一问题夸夸其谈且对于商贸也有着许多的了解。

  没有乡村就算是最小的城镇也都是被城墙包围的南境养出来的公子哥们都是这样一幅德行,虽说他们本身的素养也并不算差,但真正来到了野外和经历过风浪的佣兵之间的区别真是一目了然。

  就连年纪比他们小了好几岁的米拉表现起来都比这些人要好上很多,留着山羊胡的眯眯眼橙牌老佣兵左右地观察了一会儿,然后不由得是叹了口气。

  因为昨晚持续不断的大雨他们今天算是没有办法去狩猎了,其他的两名橙牌的元老喊着那几个兴高采烈的新人一块儿开始处理起携带的干粮,而队伍当中的这位狩猎专家却是转过身开始朝着他们停留的这一处小树林东侧的半坡走去。

  他没拿多少东西,除了水壶以外也就挂着一把草原风格的小弯刀。

  这是用来处理猎物用的,南境人相比起西海岸诸王国的人而言相对更偏好使用刀具而非双刃剑类,在这里单双手的长刀和一手半剑单手剑之类的比例几乎达到了一比一的程度,并且不可否认的,用于切割劈斩的话,刀具也确实要比剑类好上许多。

  他朝着这边走来,但没走多远立马就听到身后也响起了脚步声。老猎人不用回头就可以判断得出是那名高大的黑发佣兵和他的弟子,总是一起行动的他们的脚步声十分容易辨认——他回过了头。

  “打算找香虫草吗?”佣兵们之间的关系都不算特别地亲近,毕竟同行是冤家,虽然一块儿行动但这几名护卫的佣兵之间却也没有太多的话语——和作为雇主的狩猎佣兵团之间就更是如此了,大家都很明白自己身份的定位,一个是花钱雇人来护卫而另一个只是来赚钱的,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相比起讲话套近乎要更能够争取得到长期合作的机会。

  “嗯。”虽然暂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所在,但老佣兵还是点了点头,他俩之间对话用的都是拉曼语,那个比他稍矮一些的纤细女孩儿似乎是没听懂,她抬起头望向了另一边开口询问:“老师,什么是拉……拉伊尔帕索?”女孩这样问道,白发的老佣兵听得懂西海岸的通用语,他最近也有看到她在用拉曼语的书籍学习着语言,但显然还是并不熟悉吧,真是奇怪的两个人,和整支队伍也好所有传统的佣兵会给人的概念也罢都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格格不入——他回想起这两人前几天再一次做的剑术练习的场景这样想着,那种一招一式十分精巧的剑术可不是一般的蓝牌甚至是橙牌个体佣兵可以获得的,加上这一切的行为他几乎都要怀疑这两人其实是哪里的贵族跑出来游历的了。

  但不论如何,这些都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他摇了摇头,这时又听到那个高大的男人在给女孩解释说道:“直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具有强烈味道的爬虫恐惧的草,这是一种具有辛辣味道的植物,龙蜥的嗅觉比人类强烈很多,熬煮这种草之后捣成泥,用的时候抹在货车上,龙蜥只要一靠近过来闻到它就会被呛得十分难受无法自如呼吸,虽然无法完全阻止它们,但至少会使得这些家伙没法在夜里悄无声息地偷偷靠近。”

  他这样说着,老佣兵停了下来回过头瞧了一眼,表情中有些另眼相看的味道,但同时也加深了自己关于这俩人是哪里跑出来的贵族的确信。毕竟如同他这样的老猎手老佣兵虽然也懂得这些知识,却没有办法把一切的原理讲得是这么地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土方法总结出来的经验和受过教育的人学习的知识或许殊途同归,要让前者去教导给另一个人,效率却必然是不如后者的。

  三人一并朝着这边的半坡缓慢地走来,与身后正在准备营地和晚餐的众人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老佣兵回过头来他依然有些疑惑这两人为何跟着自己——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名高大的佣兵回头瞧了一眼,之后才转过头,用压低了的声音说道。

  “我劝你最好注意下你们的小队长。”他说着,话音刚落就转过身朝着另一侧走了过去,只留下老佣兵站在原地一脸的呆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