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4章 结伴(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8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从索拉丁高地一路向东前往海岸的道路,虽然我们前面曾经用过像是一条老鼠的尾巴这样的比喻,但实际上这个并不算做十分地准确。

  它并不是一条单一的,笔直的大道,而是有着不少的细小分支,右侧的其中一些歪歪扭扭延伸到了靠近南面半坡的王国境内,左侧则是接壤到教会拥有大量权限的地区。

  自两百多年前科里康拉德人最初在半坡的密林之中定居,进而开拓出一条前往海岸线的狭小的走道开始,两个世纪以来,居民们不断地向着后方迁徙,道路也随之不停地拓宽。

  而这一点也就造就了科里康拉德那独特被我们前面比喻为“长尾鼠”的地域划分。

  这个佣兵王国的境内60%的定居居民住在城邦当中,相比起同时代西海岸的其他国家90%的国民居住在乡村这个比例可谓相当之高——但让我们不要忘记,这个国家是佣兵之国,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国民实际上常年都在海外奋战。

  占据人口百分之六十的这些居民绝大多数都是佣兵们的家人以及各类的工匠和商人,作为其他王国最为常见的平民单位农民这一存在反而稀少到可以。自身没有农田和粮食的种植,以佣兵雇佣为业,王国的贵族本身就是佣兵公会的负责人,科里康拉德人不论是食物还是其他东西都是通过贸易从附近的其他王国获得的。虽然不论王国本身还是贸易的量都是十分渺小,这种所需物资完全依赖贸易的方式在贫瘠的西海岸地区倒也显得独树一帜。

  话归原处,在外就业的科里康拉德住民是定居者的三倍有余,而除此之外余下的那百分之四十的居住于这条漫长大道两侧的人们,却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从事的支援佣兵们的职业。

  拉曼时代曾经有过一项统计,正规军军团的青年军士兵,穿上十余公斤的熟铁制环片甲,加上短剑、长矛和数公斤重的大型方盾。再有物资补给,全副重装之后每个人的一天徒步行走,便可以走出约莫三十公里的路途。

  ——当然,公里这个单位是在往后的日子当中才出现的概念,所以我们这个数字换算上肯定会有一定的偏差。总而言之这个数据差不多是现如今的佣兵们每日徒步所能到达的最大距离,而因为种种的原因,它也被人们罗列成为了参考的对象。

  漫长的走道约莫二十五到三十公里左右就能够见到一间供你停歇的旅馆,假如没有的话至少会有一些类似于补给站之类的地方存在,而基于它们的存在又会有各式的商店、维修装备的铁匠铺之类的东西被建立起来。

  这些建筑多数位于道路的两侧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地方,不过更往深处去,一些地区却散落着以户为单位的一些闲散人家。他们的来由并没有太多的人知晓,其中一些人是已经隐退的老佣兵,一些是以前开店的商人,还有一些是附近工匠的家人。

  丛林当中拥有不少的危险,不过只要不过分地远离大道,野兽其实还不太会靠近,而普通的劫匪也懒得去搭理这些没有什么油水的人家。

  悠然自得的田园风情,鸟语花香,清风阵阵。

  由于一些补给上面以及领取任务上面的原因,他们前一天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午饭过后,加上下雨的缘故总共只走了半天的路程,尚且没有到达前方旅馆所在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会选择扎营的根本原因。

  一日的消耗,次日一大早四人越过大路从较为稀疏的树林中间走了过去,前去补给水源。

  水往低处流,这是在哪里都通用的道理。科里康拉德这一侧朝着东面的道路上,森林之中自然也不乏淳淳流淌的小溪,这些溪流多半清澈且并且可以直接饮用,山间的流水大抵如此,泥沙和石块是天然的过滤材料,只要选择的不是不会流动的死水,就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地方。

  科里康拉德这条道路的右侧比较靠近外头的地方最有名的溪流是一条连名字都没有的小溪——这听起来有些语病,但当地人真的就仅仅只是单纯地把它称之为路边的小溪。

  小溪延绵出好长一段距离,往来的旅客们通常都会在此这里补水,只有少数从南方来的会选择其他的水源。亨利他们一行人过来的时候碰巧看到前面有一行人似乎是刚取水完毕从林间的小道向前又走出了一段距离,想来因为大雨而暂时停下来的或许并不仅仅是他们。

  索拉丁地区虽然地势偏高但气候也仍然是热带的其他地区那样的变幻无常,特别是到了六月的风暴季节,一边出大太阳一边下雨或者前一刻还艳阳高照下一刻乌云密布看着像是夜晚提早来临的事情,对于本地人来说都是司空见惯。

  愈是靠近海岸,这种情形自然愈是明显。

  耍小聪明的商人们为了躲避热辣的阳光干脆地就选择了在森林之中前进,而他们也并不是第一批这么做的人,沿着潺潺流淌的小溪,约莫有一人宽的堤岸两侧的青草明显地要比其他地方都低上了许多。

  在亨利他们到来之前,就有很多人常常选择这样去做。

  任何事物都是有因有果的,道路、村落,城邦、国家,人类的文明就是这样在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的生活之中,逐渐地建立,并且扩展开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文明这种东西永远都是依托于资源充沛的地区开始萌芽的,而学着前面的人那样躲避阳光顺着这条小溪的边缘向下一路走下去,众人也确实地看到了一位悠然自得的老人。

  他坐在溪边的一块挺大的白色石头上面,正在用手中竹制的钓竿垂钓。老人身材纤瘦,单论外貌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这边的普通农民的模样——事实上也很可能就是如此,虽说这一侧有不少引退的老佣兵居住,但一行人刚一过来就遇上什么隐世高人之类的,显然也不是什么通常情况下会发生的事情。

  溪水哗啦啦地流动,这里的水流并不算特别急,它的终端是下方的几面湖泊和一些池塘,正值夏季的鱼儿十分肥美,老人用一块石头压着一条麻绳,麻绳的另一端连着一个偌大的藤篓,藤篓的下半部分浸在水中,不时有一些晃荡,似乎是已经有不少的收获。

  “哦呀,外来者,这有点稀奇。”四人二马的阵势自然地引来了老翁的注意,原本只是普通地瞄了一眼的他因为发色鲜明的四人的组合而停下了动作,米拉盯着晃动的竹篓,老人笑了一笑。

  “想吃吗,这可是上等的白肚青鱼,每年也就只有夏天的时候会从地下暗河里头游出来,跑到湖泊当中去产卵。”他放下了钓竿,一点也不担心待会儿会有鱼上钩似的,从旁边的竹篓当中捏出来了一条鱼拿给众人观看。

  “煮一锅鲜美的鱼汤的话,就算配的是干硬的面团,吃起来也会很棒哦。”笑眯眯的老翁如是说着,因为他的描述米拉咽了一口口水,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竖起了手指。

  “40丹诺,不二价。”“……好贵。”旁边的艾莫妮卡这样感叹着,不过一码归一码,他们最终还是决定买下这鱼。

  毕竟接下去还要走上一天的路途,早餐吃点营养丰富能够暖和身子的,总会好些。

  老翁不愧是科里康拉德的本地人,他熟知这个季节在野外能够采得的食物,而稍加指点,众人也就明白了如何去寻找它们。

  竹子——这种生长迅速的植物从亚文内拉的南方开始到里戴拉地区的一些硬地都有一些存在,虽然原本的生长地是东方,但在数百年前随着拉曼人一块儿渡海而来以后这种植物也很坚强地就适应了本地的水土和气候。

  索拉丁高地附近这片山地,是最适合竹子生长的阳光充足的半坡。

  这种被西瓦利耶那边的学者蔑称为“恶心的草”的与树木截然不同的翠绿色植物,在被当地人所熟知所接受了以后,某一个部位也就变成了他们的日常食物之一。

  正值夏季,肥美的淡水鱼和新鲜的竹笋,在缓缓流淌的小溪边上清洗干净之后切开。

  “咔擦、咔擦!”的声音回响在树林之中,白发的洛安少女用打火石熟练地燃起了一团篝火,然后将从旁边取来的直径约莫一握的三根木头的一端放入了篝火之中烧烤。

  “我来帮你。”皮肤白皙的艾莫妮卡脸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水这样说着,米拉对着她微微一笑,然后两人回过身从马背上取下了铁质的小锅,以及一个淬火硬化过的另一侧有圆环的钩子。

  清洗淡水鱼和寻找竹笋的任务落到了我们的贤者头上,而因为双眼的缘故没有办法去做这样子的事情的约书亚却也并没有停下,他拿着刚刚制成的简短的只有几个字节的盲文书籍,坐在一旁就开始慢慢地学习起来。

  鸟语花香,前方坐在石头上的老翁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两名少女一边聊着一些什么一边清洗着铁锅做着准备。时间似乎在这里放缓了脚步,约书亚望着大约是两人的背影的地方,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接着认真地学习着。

  ‘用不着为了什么而烦恼,亦不需要赶着去什么地方。’“艾莫妮卡,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察觉到对方忽然停下的动作,白发的洛安少女一脸疑惑地转过了头,留着金色长发的女孩摇了摇头用“嗯~”的声音回应她的关心,然后微微一笑:“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如果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呢。”

  她的笑容相当真挚,但米拉却小小地皱起了眉毛——她本能地注意到了对方脸上一闪而逝的不安,只是既然艾莫妮卡不打算说,她也就不想去逼迫人家。

  “好啦好啦,别想那么多了,一起提回去吧。”金发的女孩用明媚的笑容盖过了一切,两人一块儿提着铁锅回到了篝火的旁边。表面已经烤的焦黑发硬的那三根木头被米拉拿了起来,她随意地在旁边泥土当中露出来的一块粗糙的岩石上面磨了一下,就成功地把木头给磨出了尖。

  ——这个手法自然也是从我们的贤者先生那儿学到的,把木头烤火碳化之后磨尖的技巧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从前的人们用它来制作弓箭,而米拉之所以这样做,则是为了能够让支架深深地扎进泥土之中不会晃荡。

  毕竟一锅热腾腾的汤如果倒掉了,不论是从吃的角度来看还是安全的角度来看,都不会令人愉快。

  三支长长的木棍被深深地插进了泥土里头,米拉接着拿起麻绳将上端缠了又缠固定严实,最后留下来一小节穿过之前那个铁钩子末端的圆环,绑好之后紧接着将铁锅挂在了上头。

  锅里面的水同样取自小溪,我们的贤者先生效率十分不错,在米拉她们生活煮水做准备的同时他清理完了淡水鱼并且还找到了不少鲜嫩的竹笋。

  各式的香辛料,对于这边的人们而言还是相对少见的。

  虽然我们前面提到过科里康拉德这边往下,在海岸线的附近拥有一个港口存在。但说实在的,以这个国家狭小的国土面积而言,所谓的港口,其实也就停泊着五六艘桨帆船罢了。与西海岸最大的港口瓦沙那人来来往的模样自然是无法相比,港口附近的建筑也就仅仅只有五六间不算特别大的补给小站,连小镇都没有建立起来。

  所以虽然与盛产香料的南方内陆以及莫比加斯东海岸拥有一定的海上交往,在多数只是对外输出战力,并不十分重视商贸的科里康拉德王国,普通人自然也是无法享用昂贵的各式香料与佐料的。

  在这边的商店能够得到的补给就只有用小木罐装着的盐巴,毕竟是靠近海岸线的国家,它们在维持不错质量的同时也不是特别地贵。

  篝火燃烧,鱼和竹笋被放入了锅内。

  昨日一场大雨,这个时间太阳又还不算特别地猛烈,捡来的柴火当中有不少都带着水分,导致燃起的烟雾有些庞大而呛人。

  但这种等待和停留是值得的。

  正如老翁所说,搭配鲜美的鱼汤,就连没什么味道的谷物团,吃起来也分外地香。

  “偶尔这样悠闲地度过,确实也蛮不错的。”

  太阳的光芒被飘过的云朵暂时性地遮挡了一下。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