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39章 狩猎行动(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94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泛观里加尔大陆上,从燥热的南境一直到寒冷的北方,不论规模大小,一次真正成功的狩猎行动,实际上都和战争相当地类似。

  从个体猎户手持长弓短弩小心翼翼地潜伏进入森林仔细地追寻动物的踪迹去为生活而捕猎;再到贵族和国王们穿着华服骑着战马在一大群佣人与护卫的簇拥下熙熙攘攘地派遣出猎犬去追赶猎物之后以长矛杀死取乐;又或者是这些真正的职业大型生物狩猎的行家,各大狩猎佣兵团所派出来的携带着大量的装备和优秀人手的职业队伍。

  虽然层次规模以及人数都有不同,但与战争这种同样属于生物之间互相夺去对方生命并且试图保证自己的存活的“活动”相当类似的,狩猎之类的行动,最最重要的,其实也是行动之前的准备工作,以及各种各样的情报收集,而非许多人所想象的行动本身。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然界的许多生物由大到小都并非是软弱可欺,狩猎它们的行为与其说是人类单方面的计划倒不如说是双方之间的战斗也并不为过。每一位老练的猎人都深刻地明白狩猎的风险,被濒死发狂的野猪攻击巨大的獠牙顶得肚破肠流的猎手从卑微的农民到伟大的骑士贵族每一年都有数不胜数,这就更不要提体型远比野猪更大也比野猪更加凶猛的其他野兽了。

  除了猎物本身之外人类还需要与自然环境当中的许多其他东西进行搏斗,热带地区光是已知的毒虫毒蛇就高达数百的种类,这些渺小的生物有的只不过巴掌大小但那有力的毒牙已经足以刺穿人类薄弱的皮肤将致死毒液注射其中。虽说教会的神官和一部分的魔法师拥有解除部分毒素的能力,但多数人都没能撑到跑回到城镇就在神经麻痹的痛苦当中抽搐着倒地死去。

  加之以天气和路况的变化多端,若是物资的准备不够充足对当地的可食用植物和蘑菇了解不通透又不晓得容易得手的猎物具体分布在什么地方——又或者信誓旦旦地觉得在这种植被充足的地方完全没有携带饮水的必要只需在路上随便就能找到一处小溪去进行补给的话——

  因为没东西吃,饿到极点发昏乱吃东西吃到了有毒的蘑菇或者其他植物口吐白沫地倒地身亡;渴到不行总算发现了一处水潭结果一个不注意取水的时候被埋伏在水底的鳄鱼扑上来咬住脖子拉入水中溺毙成为它们的口粮。就算不算这些意外情况,没有经验的人携带的装备不充足进入森林以后迷路找不到水源和食物活活饿死,或者找到了水源但是没有注意到是死水饥不择食地大口灌入之后却因为痢疾腹泻到脱力脱水无法动弹只能被食腐动物还在活着的时候就吃掉——

  在这个时代,进入森林后一去不归,是常有的事。

  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发展起来的自给自足的生活,生存在一切物资都可以用金钱买到的文明社会当中的便利大部分人都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对于荒野当中的险恶也掉以轻心——但就算你有能力征服了自然环境,能够做到至少在一段时间以内得以在荒野当中生存下去,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就像我们前面提到过的,要在广袤的荒野当中搜寻某物,本身就已经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没有相应的知识作为判断的基础,不懂得某某生物的习性,喜欢吃什么东西喜欢待在什么地方大约是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又特别活跃不该去招惹,也没有相应的工具而仅仅只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就想要凭借蛮力征服对方的人,有许许多多已经跟他们的天真想法一并长眠于巨兽脚下的土壤之中。

  真正专业的狩猎佣兵们花在计划和准备上要远比行动更多。

  调查,追踪,设下陷阱,分好人手。

  在之前长时间的赶路当中就已经展现出不俗素养的这个狩猎佣兵团的成员们,当来到西湖畔休息充足的一夜过后开始进行真正的捕猎阿雅蛇龙的准备时,他们到底有多专业,总算是彻底地令白发的洛安少女大开眼界。

  几天前那几个开口想要调戏她的年轻佣兵,米拉说其中一人是打不过自己的她有些鄙视的那一群人手脚麻利地开始处理摆放着周边的陷阱和工具,上过桐油的一握粗的坚韧麻绳编制成的巨大拦截网被设立在了周遭,狩猎专家胡安和小队长赫罗尼莫指挥着这些打下手的年轻佣兵们将粗大的铁钉敲打固定在附近的树干上,之后又在上头固定好了铁圈,将拦截网两端的绳索分别穿过这个铁圈固定在两颗大树的树干上,然后就把这张网这样随意地放在地上。

  这个位置是经过特别挑选的,位于西湖畔一段看起来像是口袋的袋底的地形。拦截网的末端绳索非常之长,因为绳索粗大的缘故这张网实际上是分成两半分别由两头骡子背负的,到了现场才重新组合起来并且再三确认了连接处的结实。

  它的一面固定在两颗大树中间而长长的绳索则是拉到了后方隐藏在灌木丛后面的部分,身强力壮小队长赫罗尼莫和另一名身材也不输给他的橙牌佣兵用斧子和巨剑砍到了两颗中等尺寸的树木,从它们树冠部分鲜红的颜色亨利可以判断得出来这是身为热带树种之一的凤凰木,这种乔木的根系十分发达,扎入泥土当中相当深,虽然两棵树都尚且年轻但砍伐掉上头的树干留下一个树桩也已经足以应付用途。

  长长的麻绳末端被放在了树桩的附近,只要拉动它透过固定在前面树干上的铁圈就可以把整张拦截网挂起来,之后再将麻绳的另一头一圈又一圈地缠绕在凤凰木的树桩上,结结实实的拦截网就足以拦住哪怕是重达数吨的阿雅蛇龙——但这仅仅是计划的第一步,米拉看着那些新手佣兵们迅速地开始组装着这次任务的真正杀器。

  ——弩炮。这是又一项源自拉曼人那高超的应用工程能力的伟大发明。

  里加尔世界上的大部分弓与弩,不论材料与形状有着怎样的区别,绝大多数的造成重大杀伤的拉力这种东西的来源都是具有弹性的弓片。从西海岸的亚文内拉人偏好使用的单体木制雕刻的直拉长弓,到北方斯京海盗同样是单体但却有着反曲外形的速射弓,再到草原民族和南境城邦联盟常见的使用兽胶和木片竹片加上动物的筋合在一起压制而成的工艺精湛的复合反曲短弓——所有的这些弓的拉力来源,都是它们那富有弹性的弓片。

  这也就因此,弓片的性能决定了弓本身的杀伤力——而要增强它,唯一的方式自然就是增大与增厚。

  顺着这个思考方式诞生出来的武器就是西海岸常见的使用长矛作为箭矢需要滚轮组好几个人上弦一分多钟才能发射一次的大型床弩。这种武器威力惊人足以击穿弓手阵地用以防护的原木巨盾和飞行亚龙身上的鳞甲以及任何人类可以穿着的护甲,但是体积庞大移动缓慢的它从来只适合充当守城武器——而拉曼人所发明的弩炮,却是走上了另一条发展的路线。

  弩炮的结构相当简单,它由一个结实的木制框架组成舍弃了弓片而是使用麻绳的扭力作为杀伤力的来源,一次又一次地扭动两侧框架内部上下端固定死的麻绳,在达到了顶点的时候将固定有弓弦的两根木头插入到其中,之后将巨大的弩失固定在中间卡住弓弦,解开卡阻的一瞬间扭动了不知道多少圈的麻绳会在一瞬间释放出巨大的扭力,而被这股力道所推动以疾风之势射出的约莫有一只手臂那么长的铁质弩失威力之大完全足以贯穿精钢的胸甲。

  虽然威力不及床弩,但是舍弃了巨大的弓片并且采用了可拆卸结构的弩炮,可以被骡马所携带进行长距离的行进,并且有一点要远比床弩更好——那就是它的精准度极其地惊人。

  胡安他们一行狩猎佣兵的小队一共携带了三台弩炮,其中两台分别布置与拦截网的斜向左前方和右前方的弩炮是用以进行最后的打击的,它们与拦截网一并组成了一个扇形的拦截区域,两台弩炮位于扇形两条斜边的末端交叉着正对着前方,被砍倒的凤凰木树叶和树干做成的临时遮掩挡在了两台弩炮的前头——阿雅蛇龙虽然体型庞大但是可不蠢,修长的脖子前方野狼大小的脑袋上面视力与人类相当的眼眸在瞧见了有人拿着东西指着它的时候远远地就会选择逃跑,所以隐藏起武器也是相当重要的。

  除了作为杀招的这两台弩炮以外余下的一台则被布置在了拦截网前方洛伦娜湖西侧湖畔的一处小山坡上,不仅如此佣兵团的佣兵们沿途还做了其他的如同绊索以及落石之类的陷阱,为的就是造成足够的声势使得猎物惊慌失措按照人类的驱赶朝着拦截网跑来。

  仅仅是要狩猎一头阿雅蛇龙,就已经是如此的大费周章。但尽管准备已经如此充足,眼下佣兵团的佣兵们所能做的却也只有耐心地等待。动物毕竟各自都有着各自的个性,虽说大体的习性还可以进行一定的推测,但具体到每一个个体,还是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区别。

  胡安他们所属的这个佣兵团在洛伦娜的西湖畔狩猎阿雅蛇龙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这种杂龙类虽然不如亚龙那么聪明但也是拥有学习的和记忆的能力的,虽说每年来到这儿的蛇龙都不一定是同一批,但是一些成熟的经历过之前的狩猎并且存活下来的个体,自然也会对这里更有一些提防。

  作为群居动物它们在平常都会试图阻止其他年轻的同伴前往这个危险的地方,因此也就只有混乱的繁殖期并且看中那些尚且年轻的个体作为狩猎的对象才有着更高的成功率,这些东西就算是团队里头的年轻佣兵们也并不知晓,但每一个组织里头约定俗成的一些习惯,事实上都肯定是有某些实际意义存在的。

  多年的经验总结下来的最有效的方法,具有大量资源和老资格的经验丰富的狩猎专家的专业佣兵团和个体佣兵之间的差距大抵于此——但不论如何,陷阱是做好了,计划的安排也已经完善,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年轻的佣兵们却有些越来越沉不住气。

  日升日落,日复一日,虽然白天与晚上时常能够听到进入繁殖期的阿雅蛇龙在发出求偶的“阿雅——阿雅——”的独特叫声,并且那嘈杂的巨型动物结群行动发出的噪音隔着遥远的距离也可以清晰地听到,但却始终没有一头蛇龙来到西侧湖畔的所在。

  队伍里头显然是第一次出猎的许多年轻的绿牌佣兵们都紧张的睡不着觉,他们虽然在一方面知晓自己在这边干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处,另一方面却总是在意着夜晚的动静生怕在自己不小心睡着的时候就忽然有一头蛇龙闯入了自己一行人设下的圈套之中。

  兴奋夹杂着紧张感,起初的两三天每一名第一次来做这种事情的年轻佣兵都是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但当他们开始适应期这边的生活时,睡眠也就变得是又沉又稳——即是是那有如雷鸣声一般的阿雅蛇龙发出的求偶喊声也无法惊扰他们的安眠。

  新兵们如此,明显更加老练的这一批佣兵团老手级别的橙牌佣兵更是淡定不已,为了预防突发的情况他们来到这边以后不得离开太远去进行狩猎,因此包括胡安在内的好几名佣兵都拿出了麻制的鱼线和铁鱼钩搭配从附近取下竹枝小树组成鱼竿,再从湖畔的泥滩里头挖出蚯蚓甲虫作为鱼饵,倒是悠闲地开始钓起了鱼。

  洛伦娜湖里头的淡水鱼十分充足,这也是为什么阿雅蛇龙会选择这里繁殖的缘故,一窝龙蛋孵化出来十几头的幼年个体从泥滩当中破土而出以后跑到水中立马就可以开始捕食小鱼小虾,生长迅速的它们在湖中生活个大半年左右略微长大以后就会顺着夏尔河游出,跑到别的地方肆意地成长。

  这些小蛇龙当中自然会有不少成为了潜伏在湖中的那些鳄鱼以及一部分体型庞大的食肉鱼类的口中餐,但当那些幸存下来的蛇龙长大以后,它们就会再度回到这个地方,繁衍生息。

  所有的生物都是属于自然界的一环,就连人类也不例外。

  时间继续着不紧不慢地流逝,在新手佣兵和作为护卫的自由佣兵们逐渐适应当下环境,而老佣兵们早就开始享受起湖泊给予的恩惠的情况下,佣兵小队长赫罗尼莫脸上的皱纹,却是日渐加深。

  显然,这种日复一日的等待,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而这一切,都没有能够逃过亨利和胡安的双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