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98章 索拉丁高地(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9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因为坦布尔山脉的存在,莫比加斯西海岸的整体地形,都呈现出一股不规则的此起彼伏的模样。

  最北方只有少数蛮族流寇居住的寒冷荒野,那边的土地面积比之亚文内拉都更为狭窄,像是一柄贵族式的穿刺剑那逐渐收缩的剑尖一样,到了末端,是自坦布尔山脉延伸出来的巨大裂口,水手们称之为安西西比的巨大海峡。

  这里是海鸟和小型飞龙的天国,海面数百米以下延绵万里的海沟里头存在着丰富的海龙类生物,人类史上曾经有最为疯狂的冒险家拼死深入海峡在地面上的部分,然后成功地从那其中盗取了海龙的龙卵,成为一时间许多人都赞不绝口的伟大壮举。

  顺着坦布尔山脉往南下去,安西西比海峡东侧需要走出和整个西瓦利耶的国土面积一样漫长的距离才能够望见陆地,深入这片无人森林步行漫长的距离,你就来到了奥托洛帝国的边境。

  西侧的陆地比起东侧要更早一些出现,就好像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随着南下,它会变得愈来愈宽。穿过几个和南方的五国地区类似,但总计有七个大大小小王国在纷争不休的这片寒冷又贫瘠的土地,在南北的交界线处存在的是过去西海岸的最强王国西瓦利耶,以及其它的几个对她虎视眈眈的王国。

  夏季已到,粮食收割的季节来临了,广袤无垠的因茨尼尔平原上许许多多的农民都在忙碌着,但不同于往年,一道长长的边境城墙处于他们和另一侧的亚文内拉之间,一个又一个的西瓦利耶士兵在上头来回地巡逻着。夏季是战争的季节,充沛的粮草通常都被用来耗费在这种“运动”上头,但今年的西瓦利耶显然是无法对着亚文内拉发起攻击了——因为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内,亚文内拉在各种意义上都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由平缓宽阔的平原过渡到狭窄的山地地形,占据了整个坦布尔山脉北面凸出部位的亚文内拉境内欣欣向荣,有了一个大帝国作为盟友加上各种对于商人的优惠政策,条条大路被建立了起来,商人们的马车络绎不绝,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食物、香料、奢侈品和源源不断的财富。

  目光继续移动,凸出部分结束在断戈峡谷。从里戴拉地区开始整块陆地都向下凹陷,这里平原和盆地融合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雨林和黏土还有凶猛的大型爬虫是本地的特产,艳阳高照是这里常有的景象,这里同样是一片混乱,即便越过了常年彼此征战的五国地区,余下的三四个国家也是如此。

  但当我们走出了盆地地区,随着地势开始再次向上攀爬,不止为何,居民们也开始变得祥和了起来。

  原因或许和那些在稍大一些的城镇甚至多数的村庄都会存在的白色教会的教堂拥有一些关系,当年在内战当中战败的拉曼人往西逃离的那一个分支不单单带来了他们的文化和技术,连带着的,还有他们的那一部分宗教和信仰。

  拉曼帝国本身的分崩离析,和当年帝国的皇室有关,但却也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原因就能够概括得了的。历史永远都要比后人所记述的更为复杂,它不会是简单的黑与白,直接一个缘由导致了结果,而是像把一把石子撒入水中一样扩散开来许许多多的涟漪互相影响互相作用。

  总体而言能够被大多数人所认同的关于拉曼帝国分裂的原因,归结到最后,人们都会认为和宗教上的分歧密不可分。

  关于信仰上面认知的不同,是导致整个国家从平民阶层到公民阶层再到贵族阶层之间产生不可化解的矛盾的根本起源。在内战当中战胜留下来的那一部分成为了帕德罗西帝国的国教耶提纳宗,而战败西迁的这一部分则是自称为白色教会的部分。

  世人在称呼整个宗教的时候通常都会以白色教会这个俗称概括,但当特有所指的情况下,就会用耶提纳宗和白色教会来区分彼此。

  总而言之,西迁的这一部分拉曼人,因为战乱而从南方盆地地区绝迹,而在他们有留下文化或者后裔的地方,不论是亚文内拉还是西瓦利耶,又或者是眼下接近索拉丁高地的这一部分区域,教会,拔地而起。

  虽然信教者的一些讲究在普通人看来是愚蠢而又不可理解的,例如他们在遇到危险的劫掠者或者是野兽的时候会下跪开始祈祷请求神明的庇护而不是转身逃跑;又或者在决斗打架的时候会举起各式神徽大喊:“神明赐予我您的威能”而不是把那个木头或者熟铁制成的东西往对方的脸上招呼。

  但不可否认的是,不同于崇尚献祭和征战的各地的本土信仰,宣扬洁净和律己,奉行禁欲主张以及节俭行为的白色圣教对于混乱贫瘠而又多灾多难的地区而言,确实拥有许多正面的作用。

  亨利和米拉在来到这里的一路上不时有看到教会在为穷人派发食物的场景,虽然只是面粉糊制成的汤和一些什么都没有添加的薄饼,但对于因为战乱而流落至此的难民们来说,这仍旧是难得的一餐。

  民以食为天,流离失所连果腹都无法做到的难民和贫民们获得了食物,而教会则通过这种行为扩大了自己在当地的信仰影响力,各取所需。

  ——米拉并没有对这些东西投入太多的个人感情。

  一来是亚文内拉那边虽然并不是全民普及但也拥有不少白色教会的教堂,在与亨利相遇之间米拉已经多多少少地体会过这种东西。而之前在修道院遇到的那一幕也令女孩印象深刻,虽然之后肯定是被爱德华王子给解决掉了,再加上之后学习所了解的一些东西,总之现如今的她已经不会像是当初那样简简单单地因为一两件片面的事情就冲动地留下过好或者过坏的印象。

  世事是复杂的,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因素,就算仅仅是口鼻中呼吸着的空气,也会因为所处的地方所处的季节不同而拥有不同的味道。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美好的事物也好,恶劣的事物也罢,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产生改变。

  同情心,仍旧存在。

  但不同于那种半吊子的看到一个人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就会冲上去帮忙的不自量力,现在的她,在看到有类似的事情的时候,总会激励着自己更加地努力。

  曾记得某人说过,假如这个世界上有命运之神存在的话,那么祂一定是一位爱恶作剧的坏心眼的神明吧。

  涵盖区域相当广阔的索拉丁高地,是莫比加斯西海岸的王国文明和内陆广袤无垠的草原游牧民族互相接触的地方,事实上索拉丁这个词汇本身就显然与西海岸的各种语言有着从发音层次上面的差距,但它并不是像绝大多数的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人所想的那样,来自于草原地区。

  索拉丁这个词汇实际上来自于拉曼语,意为“接近天空的地方”,亦可翻译成“接近神明的地方”。它是最早建立起教堂的地方,所以这个名字说是名副其实也并不为过。

  在三到五个世纪以前西迁的拉曼人最终在西大陆建立起庞大的鲁姆安纳托帝国之前,这里曾经居住着大量的拉曼人,他们在帝国建立以后逐渐地搬离了这一片区域,但终究还是有少部分的家族遗留了下来。

  这些人已经和本地的居民们同化得相当严重,遗留下来的家族大多数都和白色教会拥有一定的联系或者就主持着教会本身——而这也就因此有了我们下面的这一幕发生。

  就好像我们前面提到过的一样,索拉丁高地是西海岸和南方内陆广袤无垠的草原地带的边界线,而既然是接近草原地区,那么就自然会有那些深褐色皮肤一头红发的草原人存在。

  说实话,热带地区的原住民和草原人单论外表到底有什么区别要米拉来说的话她大概是说不出来的,但女孩和亨利刚刚来到这儿停留不过半天的时间,她就深深地体会到了那种文化上面的差异。

  ——草原人是没有信仰的,这么说或许不太对,因为他们实际上也拥有一些类似于德鲁伊之类的图腾信仰,对于野生动物的崇拜或者是天与地之间的一些崇拜。但这种原始的万物有灵式的信仰对于白色教会的传教者而言当然是和无信仰者没有任何的区别,因此他们理所当然或者说自以为理所当然地拥有义务去传达神明的荣光。

  一家独大的神明的信仰,加上各种对于往生和来世的描绘,在过去来到的地区,无往不利。

  然而对于牧歌而行,以天为盖,奉行自由追逐水草而迁徙的草原游牧民族来说,这种处处要求禁欲和奉献,不许你和他人获得争执成天得要去请求神明宽恕自己的灵魂的小心翼翼的定居民族的东西,他们实在是相当地不感冒。

  双方的第一次接触,是平淡而克制的。

  但再三试图推广信仰却始终被这些草原人所拒绝了的传教士,认为他们亵渎了神明的恩宠以后,用拉曼人还有任何的信教者所最擅长的另一种推广方式,展开了行动。

  ——他们发起了战争。

  当年还存在于此的拉曼人的历史学家非常自满地记述道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之间的战争。”要“以神明的无上荣光赐予这些不信者以至高的裁决。”

  拉曼人信心十足,他们的锁子甲和环片甲在那个年代是顶尖水平,加上强大的盾牌方阵,在此前的战斗当中所向披靡。

  他们是高傲的,即便是战败的一支,也是拥有曾经横跨整个东方大陆的庞大国度的拉曼人的一支。

  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然后撞了个头破血流。

  草原人运用的战术和武器是拉曼人从未见到过的。

  一望无际看似无处可躲的草原,实际上却是伏击的绝佳所在,加上游牧民族的骑射攻击,无往不利的拉曼军团第一次只能被动地挨打。

  仇怨,就是这么结下来的。而这为什么和我们的小米拉有关系呢——就像我们前面说的一样,命运之神,是一位喜欢恶作剧的坏心眼的神明。

  这一天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两人在这一侧的旅馆暂作小息,因为米拉绝大多数的书本都已经学习完毕的缘故,想要在附近的集市上找一找有没有新的书籍可以购买。

  而已经懂得了在自己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不要盲目地挥洒半吊子的善意的米拉,在碰到了街角的一队只用麻绳捆绑着的奴隶路过的时候,她也只是瞧了一会儿,就与她们擦肩而过。

  但女孩自己是这样决定,她这瞥过去的一眼,却引来了那群奴隶当中某人的注意。

  “请……帮帮我……”女性有着褐色的皮肤,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但身高却只和米拉差不多。她拉住了路过的女孩的衣角,米拉惊讶地回过了头,对方双眼里先是充斥着渴求的意味,但紧接着街道的另一侧响起了哐当哐当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和整齐的脚步声,一瞬间一切就产生了变化——

  “锵——嚓——”一道亮光划过,麻绳应声而落,脚步声越来越大紧接着从前方冲出来一大群穿着拉曼风格护甲的人,他们手持长矛方盾。

  “咔擦——”“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小麦色肌肤的手臂臂弯卡在了女孩柔软的脖颈上,充满草原风格的弯刀横在她的侧脸的部位,这名身形只和米拉差不多大小的女性对着前方的一众士兵喊了一声,然后又望向了旁边的亨利,双眼之中也有警告的意味。

  “呼……”呆滞大约只持续了半秒不到的时间,洛安少女立刻就冷静了下来——这个人是新手。

  从背后挟持人质,使用一只手控制住对方另一只手拿着武器停留在脖颈附近是常有的方法。但对于新手而言,这一只拿着匕首的手要如何放,放在什么位置,他们的理解显然远远不如老手。

  正确的挟持做法是将刀刃贴在对手左侧脖颈的皮肤上,这样只要对方敢有轻举妄动,就能轻易地割开动脉造成死亡——而相比之下绝大多数的此前未曾做过这种事情的新手,则会为了加强自己对于局势的掌控感,而选择用胳膊卡住对方的脖子——这是她犯的错误之一。

  另一个错误,即便是米拉也能够轻易地读出来的是,对面的那些用着拉曼风格武器的士兵,并没有因为她这个人质就有所收敛的事实。

  在旅途中已经增长了许多知识的米拉能够判断的出来那些前排的士兵稍稍放低重心的姿态是打算抓准了时机就将自己和背后的那名女性——很可能是来自于草原的女性一并刺死。

  他们不会有迟疑,而背后的那名女性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米拉听见了她发出了“切。”这样的咂舌声——并且转过了头,望向了旁边的亨利。

  “喂——这是你重要的人吧,上去给我争取时——”

  话语还没有说完,她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

  米拉是个好孩子,是个善良的孩子,对方或许也有什么隐情存在,但这并不代表这名女性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正确的。

  把无辜的人卷了进来并且还没有任何的反悔迹象,已经不再是柔弱的只能等着亨利来拯救的小羊羔的米拉,自己作出了行动。

  “啪嗒——”她白皙的小手抬了起来,米拉用一只手抓住了对方持刀的手腕另一只手托住了手肘,紧接着一个用力加上扭身就直接把身后那名草原女性手中的弯刀给卸了下来。

  “当锵!”它落在了地上,女性因为吃痛而捂着自己的手腕,然后呆愣地望了女孩一眼,但随着那些士兵开始行动她立刻转过身开始了逃跑。

  “特拉斯(追)!”士兵一声大喊,紧接着齐刷刷地手持武器跑了过去,亨利和米拉对视了一眼,白发的洛安少女蹲了下来捡起了那把弯刀——这看起来是相当精良的武器,然而主人却是一个不善武艺的角色。

  “追上去看看。”贤者对着她这样说道,女孩同意地点了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