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76章 黑雪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38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东海岸帝国帕德罗西的新年节庆日并非12月。

  这个发明了公制单位的国家因其白色教会本宗耶缇纳教派的信仰问题,至今保留有两种历法。

  一是以神话传说作为基础,取整数,一年为360天的帝国旧历,亦称神历。而另一种历法则是以四季变化为基准,经由可靠的科学理论,在二十年前由学者提出来并传播至世界各地,一年分为365天的公历。

  这是如今里加尔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人类国家都会采用的历法。连同公斤千克、公分厘米、米等长度单位和其他许多重量以及温度等等的衡量单位,都是由帕德罗西这个老牌强国发明并推广。

  平心而论,将这个东方的大帝国说成是固步自封墨守成规,是并不公平的。

  相较西海岸更为富足先进并且与擅长发明的侏儒一族拥有良好合作关系,继承了拉曼人优良的应用工程技术能力,帕德罗西人十分擅长于推陈出新。

  不论在民生方面还是在军事应用技术方面,帝国都是其他国家争相模仿的风向标。

  但若要说它就是一个富有创新精神,生机勃勃有如莫比加斯内海彼岸的亚文内拉那样的国家,这又是有失偏颇的。

  千年的传承让这个国家内部的许多事物十分独特,远非初来乍到的异乡人得以轻易理解。它们的复杂程度即便是土生土长的拉曼人都很可能知之甚少,而在这其中,涉及到两种历法的新年庆祝,便是许多外来的旅者所最容易见到,却又最难以理解的部分。

  两种历法的共用和偏差,直接导致了帕德罗西的传统新年庆祝活动一般发生在一月底到二月初。

  这个以雏菊作为国花的帝国,年年的新年自然也都是以金色作为主要的色调。

  高傲的皇家骑士团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会换上由黄铜和黄金制成,蚀刻有大量金菊纹章,轻便而又华丽的仪仗用盔甲。而它们所配套的代表皇室的、行动不便的巨型黑色披风又进一步地衬托了金色的华贵。

  这场覆盖全国上下的举动被称之为金色巡礼。

  皇帝和皇家骑士团在巡礼的过程当中穿着的都是只中看不中用的礼仪盔甲,手持的也是不适合实战的镂空武器。护卫的工作全都是当地的大贵族负责,而这种看似愚蠢和不设防一味追求表现力的行为,也莫不是强大而又自信的证明。

  新年庆典,金色巡礼。这几乎是帕德罗西人最为重要的年度盛典,因而不论所面临的情况有多么紧急,即便是在历史上叛军都已然兵临城下之时,它也并没有被推迟。

  雷打不动的每年惯例,帕德罗西人的骄傲,从未被推迟过的举国庆典。

  从未被推迟过。

  直到今年。

  二月三日的司考提小镇,丝毫没有一丝往年的喜庆气息。

  从帕尔尼拉港征集的佣兵和其他地方调动过来的帝国军队,补给充足,杀气腾腾,严阵以待。

  军营在司考提小镇低矮的城墙外面建立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落满了白雪的帐篷整齐地摆放在一起。而在它的最左侧,那些颜色稍微深一些的,则是帝国魔法师们停留居住的地方。

  你总是很容易辨别出佣兵们所在的位置,帐篷大小不一胡乱堆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在于他们的吵闹程度。

  讲究把酒言欢及时行乐的佣兵,对纪律严明的帝国正规军而言一向都是一帮看不惯的家伙。

  尤其是今年来自维斯兰的外来者增加了许多许多,这些完全不了解本地风情甚至连拉曼语都只会说上个“你好”“再见”的家伙,丝毫不顾无法庆祝新年活动并且金色巡礼被取消了的本地人糟糕透顶的心情,只是肆意把酒言欢,从早吵到晚。

  但这种不满,仅仅只停留在上层贵族军官的圈子之中。

  士兵当中有许多人都表现出了艳羡,在不能庆祝新年的情况下,军规还不允许他们去参与佣兵的酒宴。

  “任何一分一毫的物资都必须节省下来备战,帕尔尼拉港是物资丰厚,但也不是这样拿来铺场浪费的!”

  军需官冷冰冰的话语,让这些个年轻人一个个都像是焉掉的菜苗一样垂下了头。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这幅德行,无可救药,无可救药!”

  而愤怒的军官所说出来的话语,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两个阶级之间的观念差距。

  帕德罗西,到底是许多年没有经历过像样的战争了。老人把这些年轻一辈称之为垮掉的一代,而由垮掉的一代组成的士兵,自然也不再像是过去那么地可靠。

  严格的军规和纪律改变不了娇生惯养培育出来的享乐主义性格和骨子里的软弱。

  以至于作为真正精锐的帝国边防骑士团,不单与佣兵,就连与己方的正规军都拉开了相当的距离。

  “应对这么大的威胁,我们的帮手就只有这些见情况不对就会撒腿跑走的佣兵,和驻扎在边防都市里头被女人和酒精把骨头都给泡软了的垃圾吗......”穿着一身黑甲的骑士长布罗姆长叹一声,而他同样装束的同僚迪奥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没办法,连着协同步兵和侍从一起算,骑士团九个大队加起来也不到一千五百人。如果那些没血色的家伙说的话没有错的话,我们要面对的会是相当可怕的敌手。”迪奥说完,布罗姆挥了挥手:“你这话可不要让他们听见。”

  “我又没说错什么。常年待在研究室晒不到太阳,偏偏却又喜欢那些鲜艳的颜色,穿起来更加衬托得自己像个苍白的幽灵。或许比起我们,他们更愿意与那些魔女手下的行尸为伍哩——”“啪——”一阵冷风吹过,帐篷的门被掀开了“喂迪奥!”布罗姆赶紧阻止了他,但话语却已经被来人听得一清二楚。

  “动摇军心,自乱阵脚搞内部斗争,不好。”走进来的人年纪已经在五十岁后半,须发皆白的他是帝国南方边防骑士团第一大队队长,同时也是骑士团的大团长。

  “抱歉,团长。”刚刚还显得有些轻佻地在调侃着的两名骑士长都安分了下来,但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看来这显然并非出于恐惧,而是发自心底的尊重。

  “我们这支独立骑士团,是那位大人努力争取的结果。游走在帝国的正规军体系之外,拥有行动和择员上的特权,这些一并造就了骑士团优越于地方军团的战斗力,但却也并不代表着,我们有在此之上的特权。”

  “若留下话柄,给谁拿来使绊子的话,它随时都有被解散的可能性。”

  “你们能有如今的地位,一方面是自己的努力,另一方面,也必须感谢那位大人给予的这个机会。”

  “切莫,不要毁了他亲手建立起来的,我们的归属啊。”大团长长叹一声,虽然没有指责和恐吓,但两名大队长都深深地垂下了头。

  “说起来,那位大人他......”

  “没有消息,只能希望,是平安无事了。”

  风雪继续飞舞,厚厚的积雪当中人们不得不用铲子开辟出来许多道路互相连通,一声感叹过后,军营之中陷入了沉默。

  而在距离司考提小镇尚且有不短路程,大地冰结严寒程度更有甚之的巴奥森林内部,打点行装准备重新上路的一行近百人,目睹了天空之中落下的第一片黑色的雪花。

  若说之前纯白的雪花仍旧能给人一种纯洁和纯净的印象的话,这犹若火山爆发抑或漫天大火焚尽一切的灰黑色余烬般的黑色雪花,则多多少少地带上了几丝若有若无的死亡气息。

  “别碰。”米拉下意识地就伸出手去,像是之前那样想要去接住那片雪花。

  奥尔诺出声阻止了她。

  在将一切和盘托出以后,她像是瞬间变换了一个人似的:“那是她的魔力凝聚而成的,对普通人来说顶多有些难受,对魔法师而言就是真的有害了。”

  “虽然你尚且稚嫩,但在他的教导下,还是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的。”身形和米拉比起来十分娇小,但说出这话的奥尔诺气质却与自己的老师十分神似。米拉呆呆地回望着奥尔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自数日前这位精灵魔法师说出这一切的真相过后,女孩就觉得自己没办法那么轻松地直视她的双眼了。

  尽管人生坎坷,但米拉从未觉得自己的遭遇是如何悲惨如何值得可怜同情。

  比起自怨自艾,她更愿意把这份时间用在努力变强上面。

  这就是这个女孩的性格,永远一往无前。

  但奥尔诺的遭遇即便是米拉细想一下亦会感到绝望。

  困境是并不可怕的,遇到对的人,掌握了对的方法,加之以足够多的努力,在迈过了这个坎过后你总会见到彩虹。

  真正可怕的是,那种你竭尽了全力试图让事情变好,最终却只能看着它犹如脱缰之马一样朝着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向一路下滑。

  任何你能做的事情都无法改变它。

  任何你试图使之变得更好的行动都会让一切变得更糟。

  这种无力感、绝望感和自责感的混合体,光是想象一下就几乎要把她整个人给吞噬掉。

  “别同情我。”奥尔诺显然注意到了洛安少女眼神的变化,她平静地说道。“不,我——”米拉下意识地就想要辩驳,但精灵只是摇了摇头:“我认得那种眼神。”

  “别这样。”

  “......嗯。”白发少女垂下了小脑袋,而一旁的明娜放缓了脚步,与她并驾齐驱。

  “这是我所背负的罪孽,正如你的老师背负着他的罪孽。”奥尔诺用平淡的语调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我要靠我的力量来——”

  “——终结它。”回到数天前洞窟的洞窟之中,在火光摇曳间,亨利·梅尔开口,用平稳但却极其有力的声音这样说道。

  此刻的洞窟内部,已是剑拔弩张的气氛。

  佣兵和商人们不提,就连帝国骑士也都几乎要按捺不住自己,拔出剑来,朝着奥尔诺挥下。

  他们的这一切遭遇,这一路上遭受到的苦难,死去的战友和伙伴,全都拜这个精灵所赐。

  而她若不是被亨利所逼迫,是要打算这样假装无辜继续停留于队伍之中?

  明明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也知道魔女是冲着她来的,却利用其他不知情的人来保护自己,稳坐在队伍中央让别人牺牲自己的性命来保护自身。

  换做是任何人,当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都会怒不可待。

  奥尔诺可以为自己进行许多的辩解,但她只是沉默。

  她下不去手,也无法战胜那个曾是自己女儿的东西。

  因而隐瞒身份打算惊动起足够多的人类,让他们调动起军队来击败并且消灭她。

  不和亨利他们一起前往司考提小镇,而是留在队伍当中和康斯坦丁他们这些人在一起,是为了给予人类调集军队做好准备的时间。她知道魔女是朝着自己来的,因而把她往森林之中引,让人类有机会聚集起足够强大的军队。

  她本可以从头到尾都隐瞒好自己的身份,在即将到来的战斗过后试着回归到平静的生活之中。

  不。

  不。

  不、不、不。

  奥尔诺,你还在想什么。

  若不是这个男人戳破了这个谎言逼你从虚假的演戏当中醒来,你还要做这种妄想多久。

  在犯下了这么多的错误,造成了如此众多的罪孽以后,你还觉得自己能从这一切逃离,去回归到那已经不复存在的温暖之中吗。

  你还想要逃避自己应当背负的责任吗,一次又一次。

  能够回去的地方,已经哪里都找不到了。

  能够接受自己的族人已经化作粮食抑或污浊的亡灵。

  而那个人的身边。

  若是他得知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只怕,即便是他,也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吧。

  这是我应当背负的罪孽。

  “终结它,这只有你能做得到。”他这样说着。

  “嗯。”而她这样回答。

  轻轻一个字,却像是卸下了千斤重负。

  黑色的雪缓缓飘落,队伍之中的气息依然没有得到缓解。尽管亨利甚至是康斯坦丁都力保奥尔诺,这仍旧无法阻止遭遇了许许多多,遍体鳞伤的骑士和佣兵们憎恨她。

  贤者在前方领着队。

  在这种环境之中,只有他依然能够找得到正确的方向。

  奥尔诺擅自加快了座驾的步伐朝着亨利所在的方向追了上去,而一直沉默地跟随在她身边的巴罗也像是影子一样随行。

  “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是不对的。”

  “不是这样的。”米拉垂着头,明娜也拉开了距离前去指挥长弓手们的队伍,虽然大部分的物资都穿在了骑士、佣兵和商人们的身上,但马匹的缺少加之以对于这种环境的经验不足,即便负重减轻了,年轻人们行动的速度却没有多少提升。

  疲惫使得他们也开始犯错,金发的女爵士疲于奔走。

  孤零零的白发少女缓缓地令身下的战马朝前走着。

  用只有自己能够听闻得到的声音。

  小小声地,这样说道。

  “亲人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明明。”

  “在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