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93章 在雪融之前(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2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如若舍弃所有作为人类的自大与虚荣,老老实实地从生物学角度来说的话:单一的人类个体,在自然界当中顶多算是位于食物链中段的存在。

  人类没有尖牙利爪,也没有足够强壮的肌肉。和老虎狮子一类同为哺乳类的食肉目动物自然无法相提并论,但即便是和关系更亲近的灵长类相比,人类也往往更加柔弱。

  彻头彻尾的劣势。

  即便在人类当中体格算得上高大威猛,面对棕熊的时候硬碰硬也没什么好下场。

  这里是理应运用智慧取胜的情况,但——

  本就没拉开多少的双方距离在急剧地拉近,几次冲锋名为阿拉咖密的巨大公熊已经把附近地表上的积雪扫去了一堆,烈烈晴空之下雪水迅速地融化着,晶莹剔透的流水中倒映着针锋相对毫不退让的一人一熊的身姿。

  “吼!!”浑厚的咆哮声足以传出遥远距离,野兽的腥气随着它肺部的空气排出熏得令人睁不开双眼。

  它宽厚的脚掌踩在了地上,紧接着整个身体略微往下一压然后一跃而起用长着十几厘米长爪子的右掌朝着亨利的头部拍来。

  三番五次躲开它攻击的贤者让它感觉到了威胁,年长带来的智慧使得阿拉咖密明白人类这种生物若不斩尽杀绝,等他们逃回去了下一次就会带着更多人回来。

  它不打算再给他任何机会,要用最野蛮直接的方式确保这个人再也动弹不得。

  所以。

  亨利只能硬接。

  “嘭!!”巨大的冲击力实打实地与手臂接触,骨骼和肌肉在悲鸣。尽管他在一瞬之间增幅了强化魔法,并且主动欺身向前从而避开可怕的爪子,同时把大小臂都抬起来加大接触面积,以整个肩膀来扛下这一击。但一头棕熊的拍击仍旧不是人类可以承受得来的。

  “呲——!!”不得已向着侧面伸出的右腿铲起了一大片积雪。

  但他接下了阿拉咖密的拍击。

  “哈——”亨利哈出了一口白气,然后沉下了重心双腿肌肉暴涨,紧接着用力往前一蹬。

  “吼——”巨大的棕熊被他推得往后踉跄,而贤者也抓住这个机会高举起手中的斧子狠狠地往它的头部劈去。

  “嘭!!”它的攻击没能奏效,但亨利的反击却准确地命中。然而棕熊头骨强大的防御能力在此刻显现出来,贤者占尽了先机实打实落上去的攻击只是令它的头部有些震荡,反应过来的阿拉咖密直接转过了头部就长着大嘴朝着他的手腕咬去。

  “咔——!!”他只能舍弃手斧,没能砍进去被头骨弹开的手斧直接被阿拉咖密咬在了嘴里,紧接着朝着旁边一甩把斧子“呼咻——”地一声丢出,就再度冲上来奔着亨利的喉咙咬来。

  “呼——呵!”贤者收回了右手贴在身体附近紧接着在呼出一口气的一瞬间再度迈动小腿一记重拳直接就揍在了它的脸上把它整个打歪。

  接连两次面对头部的攻击使得阿拉咖密也开始有些晕眩,而这正是亨利所想要的机会,他没有乘胜追击,因为判断到阿拉咖密会立刻甩爪子反击的缘故,亨利利用这个空档向着左边移动。

  “吼!”年老的棕熊胡乱地挥舞了一下破坏力强大的爪子,接着追了上来紧接着就再次一掌拍下。但之前就已经被它扫得差不多的积雪也清空了阻碍,这一掌落空拍在了地面上,只是溅起了不少的泥土。而没有了积雪妨碍动作变得无比灵敏的贤者迅速地绕到了阿拉咖密瞎掉的那只眼睛那一侧,再度上前紧接着狠狠地一击飞踢踹在了它右前肢的肩部。

  “嗷!”接连被重击的棕熊咆哮当中已经开始出现痛楚的意味,但对于顽强的野兽而言这仅仅只是令它变得更加凶暴。它胡乱地挥舞着自己的爪子令贤者不得不再次拉开距离,强而有力的熊爪一旦被碰到便是非死即伤。

  双方再次拉开了少许的距离,明白眼下的情况并非自己可以介入的米拉和璐璐两人都躲在了树木的后方,而贤者面对着龇牙咧嘴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的巨大棕熊,表情依然维持着平稳。

  这头熊到底有多聪明这一点再次显示了出来,尽管受到了攻击很多地方都隐隐作痛,但它却没有因为痛苦而更加发狂地攻击了,而是停留在了原地开始谨慎地打量起面前的这个人类。

  它在权衡利弊,它在。

  思考。

  贤者微微眯起了眼睛,会思考的野兽远比无脑的野兽更加危险。他不认为这头熊会选择退却,即便会,那也肯定只是为了养精蓄锐之后再来。它太了解人类了,与任何其它在世界各地的民俗神话中留下过记载的生物相同,这些独特的野生动物个体通常有着超越同类的头脑与体能,要用一个最合适的方式来形容的话——

  它们太像人了。

  报复心强,会思考,甚至能够超越野兽本能地忍受住饥饿与痛楚。

  这已经不是一头存在于自然循环之中的熊了,因为有两百年没用过,贤者直到此时才记起了在本地语言当中“阿拉咖密”的意思。

  “荒神”

  在以多神教为主的新月洲原住民文化当中,神明并不是白色教会所信奉的唯一至高至善守护人类的存在。尽管词汇当中对应的里加尔语言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是新月洲的“神明”是走在灰色地带的,祂们可以是善的也可以是恶的。

  “荒神”就是这样一种独特的存在,它是一个用来形容为战斗而痴狂,已经丧失心神只为复仇和杀戮而生的怪物的词汇。

  这样的一个词汇被安在一头熊的身上,多多少少也能猜出一些事情了。

  自然界存在的熊,构成食物占比60%的部分是浆果和各种块茎还有小昆虫。它们虽然强大并且会捕猎中小型生物,但却并不是如狮子老虎那样只吃肉的生物。

  而这头熊是已经与自然脱节的存在,从它的攻击和谨慎当中贤者就已经可以感受得出来了。

  它在忍耐着饥饿。

  它克服了动物的本能,尽管瘦骨嶙峋,但它看着亨利的时候并不是在看着食物,而是在看着一个威胁与仇敌。

  填饱肚子只是它的次要目的,它要做的。

  是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并非为了狩猎;并非为了饱腹。而是为了复仇,杀光此地的所有人类。

  这是一头已经脱离了自然循环,在与人类的冲突之中演化为复仇之神的熊。

  它已经。

  不是动物了。

  因此也没必要再保留了——

  “嘭——!”将战场挪到了被它亲自扫出来的平地上,贤者的高速可以毫无保留地发挥出来,他冲了上来但却又故意退后引诱阿拉咖密攻击,紧接着再度伸出手来却并不是挡下攻击而是顺势抓着它的右前肢然后整个人从腰部发力借势将棕熊整头朝着侧面摔出。

  “轰!!”有积雪作为缓冲使得这一记重摔没能真正奏效多少,但任何武技当中破坏对手平衡都只是连续招式的最开始,他迅速地凑上了前来趁巨大的棕熊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直接一拳又快又狠地命中了它的耳根部分。

  “啪!!”如闪电般击出的一拳甚至让毛皮上的积雪都被打飞,而被狠狠命中了耳蜗的阿拉咖密立刻开始感到耳鸣与失去平衡——但这还不算结束,亨利瞄准了它左侧尚且没有失明的那只眼睛,紧接着狠狠地再度打出了一拳。

  “嘭轰!!”“嗷吼——!”用上了全力的这一拳直接把整头晕乎乎脚步不稳的棕熊打得从四脚着地的状态半站了起来,它两米多高的庞大身躯遮盖住了亨利面前的阳光,而贤者再次一蹬双脚紧接着冲上去就拦腰抱住了巨大的棕熊那因为缺乏脂肪而干瘪的身躯,紧接着使出全力将它整个举起来,狠狠地往地面砸去。

  “嘭!!”失去脂肪仍旧有数百千克重的巨大身体与满是小石子的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融化的冰冷雪水立刻打湿了它的皮毛使得颜色混杂的毛发全都变成了深色。

  阿拉咖密断掉了一颗犬牙,左侧的眼眶肿了起来,因为耳蜗受到冲击的缘故配平衡感乱成一团,然而即便如此它仍旧在咆哮着挥舞四肢“嘶啦——”被后腿一蹬爪尖撩到的一瞬间亨利身上厚厚的保暖衣物再度被撕开,他的运气尚佳,如果巨大棕熊的这一击撩到了更往下一点系腰带的地方那么他就会整个人被庞大的力道带着摔到一侧。

  但即便运气很好只是外衣被扯裂,这还是给予了对方重新爬起来的机会。

  这是亨利的战斗当中少有的难缠对手,除了那些比试性质的交手以外。诚然他手中没有强大的克莱默尔是一回事,但在贤者下定决心要杀死对方以后,能够挨了这么多次攻击都仍旧站得起来,这头老熊的体格以及意志之完善可见一斑。

  对于人类的个体而言,体型在狮虎狼豹还有熊,以及中小型龙蜥这种级别的生物是最具威胁的。

  更大的个体尽管通常更强,但却不一定更具威胁性。

  因为正如巨大的蟒蛇不具备毒液,而体型最大的蜘蛛和蝎子毒性也是最低的一般,体型相对较小的掠食类往往会演化出各种其它方面的优势,而非如那些体型最大的单纯只依赖蛮力。

  过去在沼泽地区时面对十米长度一吨重的巨大鳄鱼,我们的贤者先生可以轻松地解决,这一方面是因为当时他手里拿着武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种巨型鳄鱼的攻击方式十分单调,头脑也不够聪明。

  爬行类的智力水平相比起哺乳类要低上许多,里加尔大陆南境存在的狼蜥甚至是当地林豹的主要猎物之一——尽管双方体格相当,甚至于狼蜥是群体行动的。

  只有蛮力,智慧水平低下的大型掠食动物,是将单一武器发展到极致的生物个体。

  而体格中等尤以哺乳类食肉目为代表性的这些生物,则是走上了在各方面取得平衡,适应性极佳的万能形态。

  被本地人以七分畏惧三分憎恨称之为“荒神”的巨大棕熊,伤痕累累却仍旧在咆哮。

  它的凶悍即便在同类之中也无出其二。

  但不知为何,那姿态却又有几分悲哀。

  “嘭——!!”“咔!!”反应迟钝的棕熊被狠狠地命中了下巴,亨利直接以一记重拳把它打得下巴脱臼。

  “吼!!”它再度撑起身子,但因为耳蜗被重击以及唯一的眼睛都发肿疼痛的缘故动作迟缓。在它的右前肢完全抬起之前亨利就凑了上去抓住了整支粗大腥臭的棕熊爪子。

  紧接着,贤者扭动了身体,狠狠地往下一压。

  “咔嚓!”

  “嗷吼!”关节被反向扭折之后失去支撑的阿拉咖密朝着右侧倒了下来,它仍旧想要用左侧的爪子来抓挠反击,但几番受伤本就疲惫不堪的身体现在也终于开始反咬一口,视野的模糊加上内耳受创造成的平衡感欠缺使得它无法判断清楚方向,而贤者迅速地回到了之前它第一次冲锋的地方,在被压实了的雪地之中找到了杆子折断的短矛,拿着前面的那一截重新走到了它的面前。

  “安息吧。”

  “吼!!!”两颗犬牙断掉,沾满了鲜血下巴也歪了的巨大棕熊仍旧不甘示弱地咆哮。

  而瞄准了已经被废掉无力反抗的对手的脖颈,亨利准确地将锋利的武器刺了进去。

  “老师小心!”身后的米拉开口提醒,不过在那之前贤者就已经拉开了距离。

  颈动脉被切开的老熊鲜血狂涌很快染红了自己的一身皮毛,然而它却仍然咆哮着挥舞着爪子试图杀死面前的敌人。并且在失手之后哀嚎着朝之前钻出来的灌木丛冲去,想要找到安全的地方休息。

  它在深深的积雪之中先是狂暴地冲锋,接着动作越来越迟缓,最后变成了踉跄着走一步就休息好一会儿。

  热腾腾腥臭的熊血滴了一路,鲜红色在耀眼的积雪上面显得无比醒目。

  阿拉咖密挣扎着,足足走出了十几米远的距离,才倒在了地上。

  从树木后面走出来的两名少女站在亨利的身后,三人一起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它仍在挣扎,即便倒了下去还是在拼尽全力要爬起来。

  亨利造成的毫无疑问地是致命伤,但它仍旧还在挣扎。

  一切最终归于宁静时,已经是相当时间之后了。

  在最终抽搐了一下,然后仰起脖子似乎打算咆哮但却只发出一声微微的气流“嘶嘶——”声之后,它睁着眼睛趴下了那巨大的头颅。

  “......”米拉咽了一口口水,不太敢上前去,因为她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死掉了。

  璐璐安静地走了上去,体型娇小体重轻盈的她走在雪地之中也十分灵敏。

  她握着山刀改成的猎矛,看着趴在雪地之中,毛发上尽是脏污、血迹和被雪水打湿的深颜色的巨大棕熊。

  “帕库涅斯派许(安息吧)。”

  “阿拉咖密(荒神啊)。”

  用夷人的语言如是说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