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96章 南下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规模小了许多变成八人的队伍顺着夷地的主要干道开始了南下的旅途,在拥有当地向导指路的情况下,他们不必担心方向上会出现错漏。

  但璐璐不会一直与他们结伴同行下去,她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回到族人的身边,所以再过些时日便会独自脱离队伍离开。

  她仍旧怀抱着一些警惕性,即便是对着亨利和米拉等人也一样。当洛安少女询问逃难的夷人都躲到哪里去时,她只是简短地回答了在南方的山里这样的字句,具体在哪她不愿意说,米拉也就没有追问。

  传教士们煽动的武装冲突是在去年12月展开的,而月之国的部队只花了半个月时间就彻底镇压了他们。

  但对于夷人等少数民族的抓捕却足足晚了半个月的时间,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决策和调兵需要时间,还与季节变化带来的天气影响密不可分。

  区别于月之国有强大的国力可以囤积起来足够多的资源,松散的夷人等少数民族村落基本上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尽管他们也会有在秋天囤积物资等到冬天可以使用的习惯,却不可能拥有国家从一个地方调动物资到另一个地方这种强大的支援能力。

  如此一来,选择在寒冬进行抓捕工作,显然就是看中了冬季的物资匮乏这一点。缺少可采摘的野菜野果,野生动物也基本上都不见踪影,这种食物上的短缺月之国的军队可以藉由后勤支援补给,但夷人们可就没有这么优良的条件了。

  如同一行人之前待着的那个营地那样,会被建造来作为永久营地的村落基本上附近都有可供越冬的资源,但这种地方并不是那么地好找。

  加之以冬季保暖所需要的各种厚实衣物以及积雪对前行的阻碍,月之国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下手,显然是想要不费力气地就让夷人自己被环境所困而选择降服。

  尽管夷人也肯定会有自己的避难地点存在,但总的来说他们的做法确实相当高明,在没有造成剧烈武装冲突的情况下,利用天气因素成功地削弱了夷人的势力。

  月之国派往夷地的部队皆是骑兵,或者以璐璐的说法,称之为“武士”。

  这个国家的军事体系有些类似里加尔人,但等级却要更加森严。月之国的平民阶级是不允许拥有马匹的,不论是出行还是耕种,他们顶多就只能用驴拉的小车,其余大部分时候都在步行。

  所以当你看到有人骑着马的时候,便可以迅速地辨别出那是一位武士贵族。

  像里加尔大陆那样佣兵阶级之类有钱也可以骑马的情况在这里是不存在的,这个国家的各方各面都严苛到了死板的地步,以至于只要稍微有些违逆就会锒铛入狱。

  这一情况进一步地使得亨利等人的处境十分微妙,又是外国人又带着武装还有一匹独角兽,而且不是在中部港口登陆是从北方走陆路南下。

  要是这路上遇到了月之国的军队,即便我们的贤者先生再如何经验丰富,只怕也无法为这一切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怕麻烦事的人是当不成冒险者的,虽然也有轻重之分,但商量过后一行人还是决定先走一步算一步。

  当初东方之月号停靠的地点位于夷地的西南角,这片艰难又严酷的土地能够供人定居的平原地区不是很多,更往北去的高原地带十分荒芜,就连夷人逃难也不会前往那里。

  而他们眼下所处的这片夹在两处山脉之间的广阔平地,因为地处北方的缘故也并不十分适合种植,因此定居的多是猎人与渔民。

  夷人更擅长上山狩猎,而和人则是擅长捕鱼与捕鲸。两者对于环境资源的需求不同,因此定居的地点也有一些距离,这也是至今为止都能相安无事的一大原因。

  靠近夷地的和人势力并不是特别强大,那些零散的渔村当中漫长岁月下来也有两族通婚的情况出现,文化上比起中南部的主流社会,其实倒是与夷人更加相近。

  商讨过后,璐璐决定带着一行人前往的方向也正是附近一个和人的渔村。

  针对夷人最为剧烈的追捕活动已经过去了,加之以连日的大雪封住了道路,短期内理论上来说他们不会遭遇到月之国的军队。而因为文化的共通性,加之以传教士们携带有不少金钱的事实,应该也不难找到会帮他们的人。

  只要避开附近最大的港口城镇,保持低调,他们应该就还能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而璐璐在带领他们到达渔村进行补给以后,再共同行进一段时间,在更加南方一些的山岭区域便会离开队伍。

  这是他们眼下的日程安排,不过就算是最近的渔村,因为两族之间的隔离以及一行人皆是步行的缘故,他们也仍旧需要走上好几天的时间。

  冬季在外宿营的体验绝对称不上是美好,尤其还是他们带的装备并不完全正确的情况下。

  以里加尔大陆体格取平均值的成年男性为例,大部分人能够长期负担的重量以里加尔大陆的标准单位千克计算,都在30千克上下。

  而这一点实际上也正是绝大多数战斗职业者的战斗负重。数百年前锁甲全盛时代的士兵负重通常是4千克左右的大号盾牌,20千克左右并不覆盖全身的锁甲以及单手剑与头盔还有各种给养;更往前去,古典时代拉曼重步兵的携带重量也是如此,只是他们的盾牌更大更重,而相较之下护甲就轻巧一些。

  到了如今,盛行于整个里加尔大陆的板甲骑士全套盔甲也大抵是在这个重量左右。但将所有的个人负重用以背负武器防具是拥有大量侍从和随行仆人的贵族骑士才能拥有的奢侈,对于普通的佣兵而言,武器和铠甲占据负重的三分之一才是较为合理的情况,余下的个人负重还要用来背负各种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

  之所以提及这一点,正是因为队伍当中占据了相当巨大负重份额的传教士们,带的东西十分奇特。

  书本和祈祷用的器材,以及金银财宝等活动资金占据了他们负重的很大部分,余下的才是个人生活用品以及平均分配的口粮。

  如此一来造成的结果便是,他们带的帐篷只有一个,是亨利和米拉当初在东海岸买的那一个。而且可使用的锅具也只有两个小锅和一个平底煎盘,尽管仍旧勉强足以烹饪给所有人吃的食物,但相较一口足够大的锅而言却十分浪费燃料的热量。

  冒险者用的轻型帐篷最大只能供5个人入睡,所幸随机应变是佣兵的必备技能,所以通过将一侧的布匹拉开再在附近盖上砍下的针叶树树枝形成隔离遮盖,倒也是临时扩充出来了一片区域可供入睡。

  舍去了喧闹的学者群体,只剩下4名传教士为伴,整支队伍的氛围在整体上好了许多。

  这些人相较起自命不凡的学者而言,因为有宗教信仰的缘故,更加吃苦耐劳一些。加之以之前的例子,眼下总算是没有人再偷懒,所有的人都找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各种劳动也都效率倍增。

  除了相对而言有些沉闷寡言不太爱说话,而且因为钱财的缘故有些防着亨利等人以外,这些传教士们倒是成为了不错的旅伴。

  从小独角兽身上取下来的帐篷和其它物品在冬季短暂的日照时间结束之前被迅速地安置好,之后他们开始烹调起之前处理过的食物。

  一如既往地,考虑到暖和身子和最大程度利用好仅有的口粮的缘故,他们做的是汤。

  再美味的东西连续吃了很多天也会使得人疲惫,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的贤者先生在遥远东方的新月洲大陆却仍旧发现了云杉这种存在,摘下来的树枝放进去一起煮,一直煮到青色的叶子开始发黄为止。虽然酸味有些奇特,但却使得熏鱼肉汤变得口味多少新鲜了一些。

  余下的熊肉被切割成小长条熏制成了肉干,老熊干巴巴的肉韧性十足十分难嚼,而且除了略微的腥味以外几乎尝不出什么来,所以是作为应急的口粮分派到每一个人的手中。

  按照原住民少女的描述,本地人在品尝熊肉的时候为了除腥都会使用蜂蜜,毕竟两者都很难以获得,所以也算得上是一种庆典节日的大餐。在离开了长屋过后,璐璐在进餐时间说一些事情的几率变得高了起来,温暖的食物和合适的进餐对象总是能够打开人的话匣子,要是洛兰等人当初选择了这么做,也许他们也不至于被亨利等人甩在长屋那边。

  而提到了那些被留下来的学者,一行八人也并非就这样冷漠无情地遗忘了他们。

  年青又显得有些瘦弱的传教士艾吉忧虑重重最终果然还是忍不住选择开口,他十分担心那些眼高手低的学者们会遇到些什么灾难,毕竟他们本身的生存能力实在低下,要是发生什么情况的话只怕无法挽救。

  不过他的担忧并没有引起亨利四人太大的注意,这并非他们就是那么地冷酷无情,而是因为他们有留存给那些人足够多的食物,加上大雪已经停了有数日,在晴朗的阳光照耀之下,积雪都已经消融得差不多了。

  换句话说,只要他们自己不做什么愚蠢的事情,独力南下前往有人烟的地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当然,在没有了经验丰富的亨利几人解决各种问题的情况下,吃苦是在所难免就是了。

  这样的一番解释算是让艾吉等几名传教士达成了理解。这里也不难看出他们这几人和学者群体之间的差距所在。

  白色教会的修道士尽管也会有上流社会出身,但实际上大部分都还是各个家庭的次子或者教会收养的孤儿。

  中下层或者底层出身的他们相比起摆架子的那些学者而言要更好沟通一些,而这也是亨利会愿意带上他们的一个原因——毕竟由惯性思考的话,引发斗争以及被月之国针对的外国人都是这些传教士而非学者。同为拉曼人,有了洛兰的先例,又怎能保证这些传教士们不会有相同的打算,导致他们也被卷入这场旋涡之中?

  这个问题的答案,涉及到了一些拉曼社会当中的阶级关系:清一色都是上流社会出身的学者团体,是拥有一定的决策权的。他们可以对一些问题作出自己主观的判断,只需要事后汇报更高层的即可。

  而艾吉他们这四名传教士都是低阶的宗教人员,当中没有任何掌权阶级存在,仅仅只是被派来增援以及提供资金的人手。

  换而言之,他们不会主动去试图继续掺和目前动荡的局势,只是专注于完成跑腿这个使命。

  这种类型的任务是佣兵职业最喜欢的,单纯明快,没有什么节外生枝的要素存在。这毕竟是与危险相伴的职业,最怕的就是雇主不把情况全盘托出,甚至打算主动去招惹麻烦。

  虽然被称作“冒险者”,但佣兵的主要工作反而是保证安全扫清或者避开麻烦,而不是反过来主动去惹火上身。

  总而言之,即便没有言语上的冲突,在意识到洛兰不怀好意的打算之后,他们也最好找点什么理由拉开距离为妙。

  习惯了把其他人当做牺牲品,认为世界都是绕着自己转的拉曼上流社会人士,扯上关系的那天开始就注定将来会被毫不留情地作为炮灰牺牲。

  时间不着痕迹地流逝。

  火焰在缓缓地燃烧着,而在安排好守夜的人员过后,随着木杯当中热腾腾的云杉茶烟气升腾而起。

  天色变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