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章 信赖(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5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喔喔喔喔喔喔!!”寒光一闪,罗德尼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绊开凳子一屁股坐在泥地上避开了这一记直奔他脖颈的横斩。

  “呸——”他张口吐出了嘴里头剩下的面包,然后单手撑地一个翻滚拔出了自己的单手剑。

  “叮——锵”身后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和他一起进来的小胡子佣兵还有其他两名佣兵先后被门口冲进来的另外三名“村民”逼退到了墙角,罗德尼迅速转回了头,没有人能够帮得上他,他咬了咬牙然后一剑向前刺了出去。

  “叮——咔”准度力道都严重不足的这一击被对方轻易地格开,矮胖佣兵慌张地踢倒了凳子试图阻止对方过来,同时向着左后方大大地退了一步,以免被逼得靠墙。

  “咔哒——”木制的长条凳子被脸色冷峻的“村民”踢倒了一旁,他阴沉着脸单手剑剑尖朝下缓步逼近。

  ——这不是以前交手过的那些家伙,罗德尼冷汗淋漓地这样想道。

  对方出手果断而又精准,手中那把单手剑线条简洁外形却又有着一股西瓦利耶式的浪漫主义美感,纯粹明亮的剑刃比罗德尼手中的那把都要高出一个档次——要知道这已经是一把不错的长剑了,8枚艾拉银币的价钱委托一位手艺精湛的铁匠耗费了相当时间打出来的这把剑一直都是罗德尼的宝贝,但仅仅一次对碰他发现自己的剑上竟然就多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我的小心肝啊!”矮胖佣兵的脸皱成了一团,但眼下情况紧急也没有时间让他来心疼了。

  “唰——”对面的村民使的剑术和罗德尼如出一辙,惯用右手,单手持剑,斜面斩。这种剑术在西海岸乃至于整个里加尔大陆上都遍地都是,不论是军队还是私人只要是专业的剑师会教你的都是它。

  遍布各地的基础训练场里头新学员们第一次学习的时候就是对着画在墙上或者纸上的米字形方块图案不停地对照斜线或者竖线挥剑劈砍。

  左斜斩、右斜斩、竖斩,左斜撩、右斜撩、横斩。一系列的基础动作被编号成1、2、3组然后在导师的喊声下连续挥出——而此时此刻面对对方经过千锤百炼精准无比的这一击罗德尼感觉自己方法又回到了新兵训练场之中,而站在对面的就是那位光头大胡子的厉鬼教官。

  “当——”经验救了罗德尼一命,惯用右手的剑士面对面单手挥剑时落剑的地方必然是对手的左肩,因此在对方挥出这剑的同时他就狠狠地甩出了自己的长剑。

  火花四溅,罗德尼成功地格开了这一击以后趁虚而入,反手一剑就直直朝着对方的脖子刺去。但对面的村民也不是吃素的,他偏转过身体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一剑同时左脚向前大大地迈出一步然后一剑从外围用大角度朝着罗德尼的肚子砍了过来。

  “妈的!”矮胖佣兵脚底用力咬牙整个人往后一弓但是走形的身材令他仍然没能完全地避开这一击,力道十足的单手剑狠狠地砍在了晃荡的锁子甲上,透过绵甲传达到罗德尼胃部的冲击让他当即就一阵恶心呕出了满是酸臭味的胃液。

  “呕——噗。”令人恶心的呕吐物让对面的村民下意识地规避了开来,这让他错过了对罗德尼造成致命一击的机会,而矮胖的佣兵重新站了起来又再一次拉开了距离。

  “叮——锵”身后几名佣兵和村民之间的交锋难舍难分,一时半会儿想必他们也是抽不出身来帮助落了下风的自己了,罗德尼咬紧了牙关,嘴里的酸臭味让他感觉非常不爽,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庆幸这不是血腥味。

  对方见他重新摆出了警惕的姿态也不急着攻击,矮胖的佣兵心里头怀念着之前在渡过那块泥泞空地时为了加速逃命而丢掉的板甲,幻想着假如自己现在穿着板甲的话会是什么样子——但想象终归只是想象,面前的村民抓住他胡思乱想的空隙又是一剑直直刺来。

  “该死!”狭小的室内空间让罗德尼避无可避,若再退后的话他势必要卷入身后队友的战斗之中面临两个方向的攻击。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对方知晓锁甲的弱点劈砍不容易造成重伤而刺击却可以撑开锁环命中人体因此选择了突刺。

  这一击非常平稳,对方身体矫健强壮,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也明白自己的剑会落在什么地方——

  但罗德尼也是。

  “啊啊啊——”矮胖佣兵在千钧一发之间判断出了对方长剑刺来的方向然后一个转身躲开了它同时一剑向前,向着他冲来的对手没有预料到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忽然地就变得灵活了起来,躲闪未及之时直接被罗德尼一剑刺中了脖子。

  “咕呃——”柔软的脖子被刺了个对穿的村民瞪大双眼发出了几个模糊的音节,而另一侧的罗德尼这次完美地避开了这一剑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死!——嚓”裸露的皮肤青筋暴起,罗德尼蛮横地扭动着抽出了他的长剑扩大了伤口,遭受重创的村民终于彻底地没了生息,长剑掉落在泥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而他带着脖子上鲜血狂涌的硕大伤口摔倒在了地上。

  “让!你们这群该死的山猪!”这人的死让另一名“村民”悲愤异常,他用西瓦利耶人常用的对亚文内拉人的蔑称大骂了一声然后开始疯狂地挥动起自己的长剑来,增加的速度和力道令对面的小胡子佣兵措手不及,一个不留神脸上就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罗德尼!帮我!”小胡子佣兵大声喊道,他使用的武器是一手半剑,在室内这种环境下本来就比单手剑更难发挥了,眼下对方悲愤之中增加了攻速更令他处境堪忧——但罗德尼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另一名佣兵也大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丢下手中的长剑捡起那把西瓦利耶式的单手剑然后跑了过来。

  “锵——”本就水平相近的双方人数上的平衡被打破以后对面立马变得窘迫了起来,还活着的三名假村民之中被罗德尼和小胡子佣兵围攻的那人很快就招架不住,他的同伴想要帮忙但另外两名佣兵哪里会允许,他们立马加大了攻势令对方迫于自保。

  “当——锵——”镜头转向另一侧,不同于室内已经变成了4对3的优势,外围的亨利等人陷入了人数的绝对劣势。

  六间木屋一共超过十五名壮年男子拿着武器从其中跑了出来,之前的砍柴村民显然是他们的领导,他手中的西瓦利耶式单手剑有着更为华丽的剑柄和护手装饰——不,或许叫做单手剑已经不太合适了。

  亨利半眯着双眼注意着那上头的花纹,紫罗兰的纹饰是只有贵族才能拥有的,这是一把骑士剑——也就是说这是个货真价实的西瓦利耶骑士。

  确定了领头者的身份剩下的人就很好辨认了,西瓦利耶的主力军队是由骑士和军士组成的。前者自然不用细说,而后者则是骑士的部下和随从。

  每一名骑士都会拥有复数的军士,因为骑士本身资产丰厚程度的不同军士的数量会在十来人到二十几人之间浮动。这些人跟骑士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使用骑士淘汰掉的旧铠甲和武器,除了没有贵族封号以外他们几乎和骑士一模一样。

  在战争展开的时候国王会号召各地的领主,领主们则号召自己的骑士,骑士就带着军士们出发——这是西瓦利耶军队当中绝对的主力和精锐,而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亨利的飞快地转动着脑筋思索着,原因他大概能够推理出一些,但假如是这样的话对方完全可以直接拒绝自己一行人的进入来更好地隐藏身份。

  之所以不惜败露身份也要把自己引入村庄显然是因为伯尼他们同样是这些人的目标——或者换一种思考方式,他们就是为了自己一行人而来的。

  结合最初遇见时佣兵们被追杀的一幕亨利对于他们在护送的东西感到越来越好奇——但现在显然不是思考的好时候,他开始向前迈进。

  十五名西瓦利耶精锐战士分出了五人拿着盾牌的直接朝着门口的伊文跟杰里科跑去,被迫只能驱马离去的两名弓手这下彻底无法对这边的人进行支援

  十对五,米拉、明娜还有那名20岁上下的女性都呆住了,一旁的莱莎也跑了过来。手臂伤口还未痊愈的比约恩赤着上身面色阴沉地站了起来,他单手抬起丹拉索战斧当先就冲了过去。

  屋内的交战声还在回荡,此时唯一能够改变数量上劣势的就只有勇猛战斗了。伯尼带着另外两名佣兵从左翼冲了过去,那是罗德尼他们进入的木屋的方向,他显然是打着靠近那侧当罗德尼他们结束战斗以后立马就可以支援己方的算盘——但对面哪里会让他们得逞,那名西瓦利耶骑士连同余下九人直接无视了伯尼朝着亨利跟比约恩所在的水井方向袭来,几名女性和战马都在这儿小队长咬了咬牙只能又往回跑。

  “当——锵——”身高马大力量惊人的北方战士一记重斧直接砸退了一名西瓦利耶军士,但他也立马陷入了这些精锐军人的包围圈之中,四名西瓦利耶军士朝着伯尼三人冲去缠住了他们,而余下六人则对比约恩形成了半包围的形态在他周遭游走。

  “啊!”满脸大胡子的比约恩一声怒吼,一旁我们的贤者也在这时一个箭步冲了进来。

  “唰锵——”亨利标志性的一米五大剑从天而降的一击没有任何人想要去格挡,还没有形成包围圈的西瓦利耶士兵被他成功逼退,但就在这时那些剑盾搭配的军士又从门口跑了回来,只余下两人守着木门其他三人直直地就从另一侧朝着水井方向的马匹和女性袭来。

  被夹击了。亨利脸色冷峻地再次挥出了一剑。这些西瓦利耶人比之前的杂兵要强上许多,他们明白亨利和比约恩使用的都是沉重的大型双手武器因此只是在附近游走等待时机。贤者没有再浪费体力去朝着空气挥剑,他双手握剑只是保持着预备的姿态,同时抽空瞄了一眼旁边的比约恩。

  这种情况下两人最该做的是撤回到水井的位置以免被前后夹击,但是你要叫一个热血上涌的北方人后退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幸身后的几位女士也并不是看起来地那么柔弱。

  明娜当先拔出了马背上的单手剑,紧接着是米拉,她抓着那把短剑神情倔强。

  余下的两名女士也各自找了些什么东西作为武器与那三名剑盾手对峙着——对方显示出了绝对的高素质,低俗的佣兵很可能会因为对手是一群女性而大声嘲笑放松警惕,但这些专业的战士深刻明白女人和小孩也可以有极高的杀伤力。

  对峙只持续了短暂的时间,身材最为高大的亨利跟比约恩成为了西瓦利耶人首先要除掉的目标,包括那名骑士在内的六人没有去支援另外四人而是分成了两个三人小队左右朝着他们袭来。

  他们训练有素行动矫健,冷静沉着没有一丝大意。

  短短数米的距离被快速缩短,右边对上亨利的这三名西瓦利耶军士形成了典型的矛尖阵型,首当其冲的一人任务是引诱对手攻击而一旦如此左右二人就趁此机会予以重创。

  高效、成熟。武器精良、配合完善。

  但在绝对的力量压制面前,这些都没有太多的用处。

  亨利深邃的蓝色眼眸波澜不惊,他挥出了一剑,之前连续落空的两剑让那名最靠近他的西瓦利耶军士错误地估计了贤者的水平,以至于当他下意识地想要按照前面那样以一个转身后退来避开这一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避无可避。

  一米五的总长度带来的攻击范围超越了常见的任何一种武器,但比这更加恐怖的是亨利的精准程度。

  一切都被计算进去了,这一剑挥出去的那一瞬间就准确地预见到了这名西瓦利耶军士会躲闪的位置。“嚓——”锐利的剑锋平稳地切开了皮肤和肌肉“咔——”血管断裂鲜血溅满了布满花纹的钢铁表面,接着是骨头“噗——嗤——”不甘地睁大双眼的人头冲天而起,另外两名朝着亨利冲来的军士堪堪停下了脚步然后慌忙地就朝着身后跑去。

  “咚——锵亮”身体与长剑一并落地,亨利以惊艳的一击平稳地取下了对方的人头,而另一侧早就受伤的比约恩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啊啊!”北方人战士身上裸露的皮肤多了好几道的伤口,两名军士制造机会而那名骑士发起攻击的配合显得天衣无缝,他们占尽优势,只要持续下去就能让比约恩流血倒毙,然而胜券在握的骑士抽空瞥了一眼另一侧却差点没有直接摔倒在地上。

  他很清楚自己手下军士的能耐,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优先攻击这个更加壮硕的丹拉索战士的原因。对方的破坏力更强而且还受了伤,相比起来身材匀称使用一把莫名其妙武器的亨利看着更像是个绣花枕头。

  但此刻这些朝夕相处训练有素的优秀军士却莫名其妙地在第一轮交锋之中就折了一员,骑士看向亨利的双眼之中有些什么东西流转着,那把极其独特的大剑让他隐隐约约想起了一些什么——那是在自己家族位于阿瓦利亚的城堡图书馆里头某本古代书籍上记载着的东西。

  记忆像一道闪电划过骑士的脑海。

  “嚓——”皮靴重重踏在地上,他停了下来:“你们两个对付他,我过去那边帮忙!”

  骑士急促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两名军士迟疑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而单手持剑的骑士一个转身冲到了亨利的面前。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