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56章 短暂停留(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6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清晨的阿布塞拉草原,吸入鼻腔当中的第一丝气息,是草叶上的露水被热辣的阳光蒸发的湿臭味,和昨夜营火烧剩的木炭发出来的独有的焦灰味混合在一起的奇怪味道。

  米拉已经十分熟悉的味道。

  她如今甚至可以通过一丝丝微小的气味来分辨出昨夜营火燃烧所使用的是什么——我们前面也已经提到过草原上的灌木和树木相对稀少,因而如同他们这一行人这样的从南境之类的地方前来的人,多数都会沿途收集上不少的柴火,放在马车上空余的地方作为储备的燃料。

  未曾亲自点燃并且看守过一堆营火,用它来烧煮食物与取暖的无知的人,或许会说干草什么的不是也可以拿来充当燃料之类的话语。这一点上并不能说他们就错得彻底,只是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其他事物一样,简简单单的一团营火,也有着自己的许多学问。

  干草,树皮上面刮下来的绒毛,这种小而轻的可燃物是用来充当引火物的最佳选择。将它们放置在打火石下面的时候用来点燃非常顺手,因为相当蓬松的缘故它们燃烧起来的速度飞快,立马就可以出现肉眼可见的明火。但也正因为如此,它们也就变得不甚适合用来充当长时期的燃料。

  草原上虽说野草一望无际,能够用以燃烧的彻底干透的干草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收集得到。而就算你耗费上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在一大片土地当中来回奔走收集了看似很大一堆的干草吧,一大捧的它们放入火中也要不了一两分钟的时间就会燃烧殆尽,你不止需要每隔一小会儿就加入新草不说,火焰燃烧的效率也完全不如柴火控制起来容易。

  在没有多少遮拦物除了一些有地形起伏地方以外基本上大风都是来去自如的阿布塞拉草原上,一团燃烧着的轻盈无比可以被轻易卷走的干草有多么地危险,稍微带点脑子的人大概都可以猜想得到。

  由干草作为引燃物,先点燃小一些的干枯枝桠,待到火烧得旺盛起来再加入大块的木柴。放置足量的话可以燃烧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才需要添置新的柴火,这套或许已经有上万年历史的制作营火的套路是每一个在野外旅行的人所必备的常识。

  为了保住它们不散架或者不受大风的影响在营火的周遭加上一些石块之类的,然后插上洗净的食物也好用来烘干自己的衣物暖和身体,躯干野兽蚊虫也好,不论如何这些都是经历过许多许多年遗留下来的知识——但话又说回来了,数十个人的亨利他们这一行人能够依靠路上收集好的柴火度日,数万人的阿布塞拉游牧民族们,那每天日常所需的大量燃料消耗,又该从何解决呢?

  答案,或许会令西海岸和南境这些“文明社会”出身的人感到震惊与不可思议。

  阿布塞拉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吃的穿的全靠自己放牧的牲畜,而就算换到了燃料上面,也依然是如此。

  物尽其用的道理在这儿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那些数量超过这里所有人口的牛羊还有马匹不停地吃下去的周围的野草在经历过消化系统以后随意地排泄在了地上,脏兮兮的被掠夺过来的奴隶在第三阶级的牧民的指挥下将它们收集起来拍成圆饼状放在太阳下晒干,而这些变得干硬密实起来的食草动物富含大量植物纤维的粪便,自然就成为了最好的燃料。

  没有矮人和侏儒出众的工程建设的严谨头脑,也没有精灵高超卓绝的魔法思维。作为五个种族当中不论身心还是寿命都最为弱小的一支,人类唯一能够让其他种族都刮目相看的东西,那最最重要的令他们能够在如今的里加尔世界上的几乎每一寸土地都生存下来的天赋,就是这出色的学习和总结,进而快速进步的能力。

  最初的人类建立起来的城堡位于东海岸的某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小王国,它是山寨群山矮人的一个粗劣产品,即便是如今世界各地的人类国家各种堡垒乃至于都城设计的诸多地方仍旧可以看得出来实用主义的矮人的影子。

  西海岸常见的一手半剑和武装剑版型来源于斯京海盗的宽刃单手剑,而后者则是参考了拉曼式的步兵短剑——这种短剑师承自曾经在帕洛西亚高地居住过的侏儒的单手剑,它对侏儒来说是一把单手的长剑,拉曼人抄袭了它们但由于冶炼技术的落后只能做到相同的长度并且加宽剑刃来提高强度,于是这就只能作为短剑存在。

  人类总是擅长于去做这种事情,将某一其他种族存在的事物复制过来并且生产批量化的劣质版本。高傲的精灵和顽固的矮人不说就连一般都执迷于钻研新的知识的侏儒都没少因此对我们发出谴责或者嘲讽,但就连他们也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正因为这种从模仿开始最后将一切化为己有的学习模式,人类才能够发展得比任何其他种族都要迅猛。

  许多对此也有过反思的精灵和矮人族的大师都曾感叹或许正是因为寿命的短暂人类拥有的这种危机感才促使社会进步的速度如此之快,一千年前某地的人类还在穿着兽皮住在草棚里用石器打猎而精灵已经穿上了华服,一千年后精灵们仍然和过去没什么两样,这里的人类却已经看上去和他们差不了多少,住在华贵的房子里头穿着精致的板甲了。

  不停地进步,被因为短暂寿命而自出生就带有的紧迫感一刻未停地推行着,人类才在学习和总结的能力上比起其他种族要强大许多。

  即便是在贫瘠又荒芜的草原地区,数百年这样的对于精灵族来说只算一个个体的半辈子的“短暂”时光,也已经足以让一大群人形成他们独有的文化和生存方式了。

  “……”呼吸着口鼻当中已经熟悉起来的清早的气息,米拉望着远处那些比她更早起床,这会儿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的阿布塞拉上的人们。

  拿牛马粪便作为燃料的事情她昨天晚上瞧见的时候就小小地惊叹了一下,但除此之外也就没有其他过多的情绪。这里的人们吃喝和穿戴都靠这些牲畜,这种生活方式对于在亚文内拉这样的西海岸农耕文明长大的女孩而言是值得钦佩的。不安定的天气导致的无法待在某处种植粮食,进而也自然无法设立起长时期的定居点,这些人是在与大自然的对抗当中生存下来的勇者,这样的民族品性或许也正是他们那全民皆兵的可怕战斗能力的根本来源吧。

  阿布塞拉大草原上的这些游牧民族,让米拉在很多地方上都回想起了自己父母口中以及在书本上看到过的洛安族人的事情——也或许正因如此,老师所说的那一支流亡的洛安王族,才会选择来到这一个地方。

  “国已亡,国已亡,寻寻觅觅,不知归处。”

  在奥托洛帝国侵略的铁蹄下失去了自己一辈子热爱一辈子为之奋斗的洛安祖国,不得不流离失所在世界上到处苟且偷生的那些白发的子民,或许这么多年一直怀抱在心中的并不是对于帝国的仇恨,而是一种仿佛无根的野草一般,茫然地随着永无止境的大风在这一望无际的阿布塞拉大草原上,不知方向地漂泊。

  无法找寻到自己该归去的是什么样的地方,与余下的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未来也好人生也罢,失去了心目中长久以来试图为之奋斗的目标的这些人,绝望地试图抓住任何拥有一丝过去的影子的东西——于是这一批洛安的王族来到了草原;于是许多待在西海岸的人成为了盗匪;于是自己已故的双亲,日复一日地,不断地为年幼的自己重复诉说着昔日的荣光。

  一年前,半年前,甚至只是一个月前的她,都理解不了这一切。

  理解不了流在自己血脉当中的,存在于这一头白发当中名为“洛安”的这一个民族到底拥有的是什么样的过去,她只是迷茫着,甚至有时候为之感到悲伤,痛苦地思考着纠结着为什么自己要出生成为这样的一个人,想象着假若自己是一个普通的西海岸人的话,生命又会有怎么样的区分。

  但如今的米拉明白了。

  与亨利一同前行,学习了很多知识,知道了很多新的东西。来到了这儿,来到了广袤无垠的阿布塞拉大草原,得知了关于那些洛安人的事情,见证了这些与她所属的民族十分相像的人在一片艰难当中试图奋力生存下去的光景,她明白了,懂得了许多,许许多多。

  他们之所以紧抱着过去日夜重复,像之前在西瓦利耶刚刚注册佣兵时被迫参与的那一次剿匪的活动当中遇到的洛安人,不惜威胁伤害作为同族的自己也要苟活下去,其实并非对于生活下去的这件事情有多少的眷恋,并非对于美好的未来有多少的期待。

  那仅仅只是茫然罢了。

  这些许许多多都已经年过三四十四五十岁的老一辈的洛安人,这些经历过曾经的大战并且一败涂地的自己的父母亲一辈——比起自己,在这个已经没有了强盛祖国母亲的世界当中,比起自己这样的新生的孩子,他们要更加地无助与恐慌。

  不知归处,不知故土,与整个新生的世界格格不入。在国家灭亡之前他们不懂得其他的为人处世的方法,在国家灭亡之后也不懂得如何要去改变自己来这一切。

  他们是,可悲的人。

  “……”米拉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行人虽说被白羊氏族的族长给接待了,这却也并不代表他们就被整个地区的阿布塞拉人所接受,于是营地当然只能驻扎在边缘的位置,远远地被周遭的游牧民族所警惕着。

  白发的洛安少女远远地看着下方忙碌的人们,身后有某个人的脚步声传来,她紧接着感觉到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侧脸——女孩转过了头,亨利一手拿着一个陶杯喝了一口,另一只手还举着她的份。“……”米拉接过了它,里头装的清水明显比早上的气温要凉上许多,她盯着亨利,贤者耸了耸肩。

  “晚上气温下降的时候把小羊皮水袋挖个坑埋在泥里,早上醒来就可以喝凉一点的水了,前几天一直在赶路没机会这样做,温温的水喝起来简直让人烦躁。”他这样说着,米拉白了亨利一眼,然后垂下头,望着土陶杯子当中自己荡漾着的面容,半响没有吱声。

  “……”亨利畅快地喝完了凉白开,然后注意到了米拉的沉默,伸出手来揉了揉她有些乱糟糟的长发——这果不其然被女孩一巴掌给拍打开了:“……哼。”她用鄙视的眼神和一个鼻音说出了‘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的那句话,而亨利对此的反应自然是有一个耸肩。

  “在想那支洛安王族的事情吗。”就好像我们一直在说的那样,她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贤者大人。亨利用一贯的平静语调不紧不慢地说着,米拉点了点头,然后趁着水还没变暖捧起来喝了一口,沁凉的感觉顺着咽喉一路直下,多多少少地扫去了一些她心头的烦闷。

  “但也不只是那些,我如果……”亨利正打算开口跟她说一些什么,女孩抢先开口说道。贤者闭上了嘴,安静地等待着她说完:“我如果没有遇上老师的话,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变成那样,迷茫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甚至不知道如何思考,只能胡乱地试图去抓紧一些什么……”

  “他们的未来……那些……族人……”米拉这样说道,这是她第一次使用这样具有相当强烈的认同感的词汇,这或许是因为女孩回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也或许只是她理解了这一切以后变得感同身受起来。

  “他们的将来到底——”“那种事情谁都说不定。”女孩抬起了头,她的话刚说一半就被亨利所打断。米拉愣愣地仰视着站在她右边的贤者,而后者接着说道:“未来是没有任何人可以确定的,出路也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从你在亚诗尼尔的那一次,想要救下那个叫做拉维妮娅的女孩开始。”“——!”米拉瞪大了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她不太清楚为什么亨利会在现在提起那件事情。贤者没有看向她,那仿佛无法看透的极地冰雪之下深不可见的海洋一般的灰蓝色双眼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远方:“你认为只有自己被拯救了,这很不公平。”

  “你认为自己亏欠了其他那些人,你认为自己有这个义务去改变一切。”“呃——”米拉退后了一步,陶杯里头的清水洒出来了不少,她愣愣地盯着亨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小米拉……救了你的,不是我。”贤者转过了头,白发少女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情,一瞬间她忽然像是明白了那个称号的来由,越过了人类所拥有的层次,这个男人在思考着的东西和自己不是同一个等级的——

  “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是你自己不甘屈服的内心,不愿放弃的精神,才决定了如今的你的存在。”亨利微微一笑,然后接着说道:“你扪心自问一下,那天你是知道了我会出现并且救你,所以才鼓起勇气反抗对方的吗?”

  “呃,不是的……”

  “所以说咯。”亨利耸了耸肩:“就算情况是相同的,也有人会早早地就选择放弃与屈服,其他那些人之所以仍旧过着这样的生活,绝大多数,只是他们没有破釜沉舟也要改变一切的决心和勇气罢了。”

  “你并不亏欠他们。”

  “但若是非要说的话……非要说你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他们的话。”

  “那或许是迈出这一步的勇气,和贯彻正直坚持自己的道路,不屈不挠刻苦努力的高贵决心吧。”“……”米拉看向了他,亨利的话语停止在这里,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这样也已经够了。

  “……谢谢你,老师。”女孩小声地这样说着,然后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也只是远远地朝着前方望去。

  停留在游牧民族聚居点的日子才刚刚开始,直到那位名叫鲁格曼的白羊氏族族长调查得知到大致的消息之前,至少还需要数天的时间。

  不论目的到底是否能够成功,这一趟的旅途,有的人也已经收获颇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