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53章 巴格纳托的亡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9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冷。’

  ‘好冷啊——’

  微风吹过巴奥森林树与树之间的空地,但却吹不散因为冬季的冷空气凝聚起来的浓雾。

  女性的声音飘渺却又像是近在咫尺,如梦境中的低语,让人神情恍惚,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都打起精神来!”康斯坦丁在前方用洪亮有力的一声大喊令骑士们重新集中精力,他是天生的领袖,身体力行坚定地竖起标杆令部下在迷茫时有一盏指路的明灯。

  但饶是如此,骑士们脸上的疲惫之色仍旧无法被驱散。

  再如何纪律严明的铁血军人,帝国硬汉,他们也做不到彻底的无血无泪。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柔软的地方所在,有的人是家人,有的人是恋人。正是因为有这些美好事物存在人们才能下定决心前去战斗,怀抱着信念的人战斗力是最为非凡的,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是最为脆弱的。

  若你所坚信所想要守护的事物本身遭受到侵犯甚至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你仍旧坚持战斗又到底有一些什么意义?

  尽管往常做梦,尤其是一些噩梦的时候人在醒来也会有些许消沉。但梦境效应总是能够使得他们很快地忘却这一切,继续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当中。

  遗忘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件坏事,但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却如此地希望自己能够遗忘。

  相较精灵等长寿种族,人类的情感要更加地细腻且热忱。而也正因如此,人类才不适合作为长寿种族存活下去。

  “若一个人真的活过了很长很长时间的话,那么要么他在情感上非常淡漠,要么。”

  “他就记性很差。”

  “你所钟爱过的事物有朝一日不复存在,你所熟悉的一切也经历沧桑变化人物皆非。若是满怀热忱又记忆力超群将这一切一点一滴都记忆下来的话,那些格格不入的地方,只会令你像是一个无法融入这一整个时代,在哪儿都找寻不到自己容身之所的异乡人。”

  “一个站在这时光洪流之中,却寻不得哪怕一位知己的。”

  “被遗忘者。”

  “因而记忆使人痛苦。”

  “而忘却,使人欣慰。”

  魔女给他们的梦,太过于深刻了。

  遗失的,已经再也回去不到再也无法触及的温暖,过往的时光,已经失去的某个人。

  在好不容易重见之时,却被粗暴地打断,告诉你这是一趟怎样都没有办法回去的梦。

  那么,为什么不让我把这一切忘掉呢?

  愈是回想,那些记忆的片段就愈是深刻。以至于昨夜一整夜,几乎所有的人都失眠了。

  本就身处丛林之中,天气阴冷,地面上还有散发着血腥的铁锈味和各种脏污发霉发臭的味道。再加上死在营地门口的二十几头食尸鬼散发的恶心臭味随着微风阵阵传来,本来就没有多少人能睡个好觉,因为突然受到影响而瞬间入睡这下甚至就连晚饭也没能吃好。

  然后因梦中所见的事物,便是醒来,众人也没有那个胃口再度进食。

  潮湿和阴冷侵入骨髓,毯子和斗篷甚至篝火都无法完全驱散。

  身体的不适再加上内心的不适,一并造成了绝大多数甚至是帝国的骑士都开始出现颓废的迹象。

  他们恐惧睡眠,但又多少有些期待睡眠。

  万一睡着以后再做梦呢?可是做了梦,终究是要醒来,重新面对现实的。

  那么,为什么不让我把这一切忘掉呢?

  让那些已经被时间埋葬的事物重新回归到心底最深处被尘封起来。

  疲劳,痛苦,纠结。而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被高地民遗留下来的部分物资也仅仅只够六十来人的队伍使用两天左右。

  如果这还不算糟的话,那么还可以再加上潜藏在森林当中的威胁——

  以及他们,在这森林当中迷路了的事实。

  该怎么做?

  能怎么做?

  大部分人的内心都是迷惘的,巴奥森林当中的这条古道虽然有几个岔道口但按照原本来讲他们应当已经靠近了司考提小镇才对。可今日刚刚行走了一个早上,原先行走过这条道路的人很快地就发现了诧异之处。

  他们走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不仅是植被,就连铺路的地板也十分奇怪——原先的小道估计是古典拉曼时代建立的,使用的是最好加工的石灰岩。因为当地石材以及周边环境的特殊性它呈现出一股青灰色的质感。

  而这边的道路上铺就的石块却是米黄色的,且从风化程度上来推断显然是更为古早的产物。

  从地区判断,在拉曼时代之前拥有能力铺盖道路的当地文明,显然就只有莫比加斯了。

  虽说在这浓厚的迷雾之中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但行走于这数千年前的人们铺盖的古道,多多少少给人一种穿越了时空的奇妙感受。

  “是巴卡古道。”在康斯坦丁他们停下来查阅地图找寻踪迹的时候,旁边的亨利开口这样说道。

  “......前面是卡蒂加利城么。”康斯坦丁回头看了贤者一眼,然后把地图到转了过来,眼光聚焦在一个没有被标注名称的位置。

  如果把地图上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和司考提小镇用一道斜线连起来的话,这会儿所在的地方就是和这条斜线呈垂直的岔道。若是继续向前的话,必须走到前方已经荒废多年的古城再进行一次折返回归到主干道,而这个过程又会增加数日的赶路时间。

  常年在外行军打仗的士兵们懂得保存食物的重要性。

  一个仅仅只能满足一人一餐的面包,分成两人两天食用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但眼下整支队伍加起来足足有六十多个人——而且这还不算四十多匹马。

  帕德罗西式的骑士甲比西海岸的要成熟,修身设计加上抵御武器攻击的外形以及后臀还有大腿内侧减少的甲片加之以优秀的冶炼工艺令它的全重能够控制在二十五公斤上下。但如此再加上体重不低于七十公斤的骑士本身以及各种武器给养,和马匹本身披覆的马用板甲,一日行进下来饶是血统优良的战马,也会十分疲乏。

  缺乏粮草补给,仅有附近采摘的浆果和灌木叶子能够充饥,不少心疼自己伙伴的帝国骑士甚至已经都不愿意骑乘在上头,反正因为这大雾没有办法高速前进,他们干脆就下来步行,尽可能地给自己的战马减轻负担。

  拖延下去不是一回事,人和马只会日益疲劳,加上昨晚遇上了魔女的事情这会儿整支队伍的士气都十分低沉。

  没有什么犹豫的时间了。

  “去割开绳子。”康斯坦丁对米哈伊尔下令道。青年骑士愣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遵循自己队长的意思,朝着后方赶去。

  “不、贵族大人,您不能这么做!”饥寒交迫浑身邋遢不已还散发着一股恶臭的罗诺惊恐地求饶,康斯坦丁所谓的割开绳子可不是要给予十来名高地民信任,他们被捆绑起来之后像是奴隶一样被绳子牵在了队伍的最后方,而这会儿骑士长的意思就是解开这条牵引的绳子。

  “好自为之吧。”米哈伊尔的神色有些复杂,但军令如山,他最终也只能说出这一句简短的话语。

  “准备调转回头——”康斯坦丁再度高声说道,在为队伍“减轻负担”了以后他准备原路返回重新回归到正确的道路上。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些悉悉簌簌的声音从周围雾气弥漫的灌木丛之中传了出来。

  “什么东西?!”恍惚和疲惫在一瞬之间被紧张的冷汗所代替,巴奥森林广袤无垠,但就目前所知却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友军存在。

  会靠近他们的,不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只有可能是敌人。

  “呵——啊——”

  密密麻麻,人头攒动。

  这个数量远比任何人所预料的都要更为众多,两侧分别都有超过两百人的数量直接就把队伍的后段给包围了起来。

  “该死的不死族!”“快马加鞭,撤!撤!撤!”“啊啊啊啊啊啊——”手依然被绑起来的高地民们惊恐地大叫着,而前方的佣兵和骑士们也乱成一团。

  “突围!”亨利倒转了手中的长矛用没有枪尖的那一头准确地击打在了一个高地民亡灵的喉咙部分,居高临下的姿态加上迅速出手的冲击力使得它一下子就摔倒在地。

  “锵——”米拉拔出了长剑,由于攻击距离的缘故她守在了玛格丽特他们的旁边。

  “快撤!”康斯坦丁把羊皮地图揉成一团然后直接从胸甲腋下的部位塞了进去,紧接着从旁边的骑士手中接过一支长矛直接随手一甩就用枪尖将一只亡灵抽得脑壳分崩离析。

  “驾!”玛格丽特甩动了马鞭,出发之时那个连坐平板马车都显得十分新鲜的贵族小姐已经不复存在,她像是一位小小的马车夫一般熟练地地操控着马匹拉着车就朝着前方加速行驶起来。而在这个空位出现以后接下去马里奥大叔和一位佣兵的马车也迅速地接了上来。

  “啊啊啊啊啊滚啊,滚啊!——”罗诺又惊又气,双手被绑起来的他抬起脚不断地把靠近过来的那些行尸给踢倒。这些尸体当中帝国军和高地民的都有,他们手中的武器都已经遗失,但却仍保有本能。

  会用手和牙齿前来进攻。

  “撤!撤!撤!’快马加鞭,十几辆的马车迅速地加速起来在一阵颠簸之中朝着远方驶去。

  “我诅咒你们!该死的拉曼杂种!!”由于绳索是被系在了一起的,一名村民被亡灵扑到在地以后其他人也都被拉得摔倒了下去,在被行尸彻底淹没之前,罗诺拼命地伸长了脖子歇斯底里声嘶力竭地咆哮道。

  “走!”亨利、米拉、费鲁乔和菲利波以及其他十来名帝国骑士留在了后面压阵,等到马车和其他大部分人都撤离以后他们操控着战马对亡灵集群发起了一次反冲锋,紧接着急急停下转过身来迅速地重新拉开距离。

  “嘭——!”两名落后的骑士因为过度深入而被包围了起来,但他们熟练地操控着战马一个沉重的后踢就把好几头行尸踢倒在了。

  血浆四溅骨头和牙齿碎片飞舞在半空之中,但回过神来的骑士却只有一身冷汗,因为在雾气较为稀薄的地方他们看得一清二楚的是足足有四五百人且仍旧还在增加的尸群。

  “见鬼的!”像是聚集起来的蚁群一般,数量上的优势使得它们几乎可以横行在这片土地上。即便这一部分的亡灵都手无寸铁,一旦落入那其中也必定会落得个尸骨全无。

  而且这似乎还不是全部。

  “呀啊啊啊啊啊啊——”

  米拉已经十分熟悉的这个令人胆寒的诡异叫声响起,紧接着从尸群当中冲出来的是一个双手被绑着浑身是血的村民亡灵。

  “啪——嚓——”双臂肌肉绷起,黑色的体液流在血管之中,而本就被啃咬松动了的麻绳就这样被它直接给撑爆。

  它发出怪异的尖叫声一个飞跳就来到了尚未完全加速起来的骑士身遭。

  “鬼东西!”“咻——”帝国骑士一枪击中了它的腹部,但这种能够对常人造成重创的伤口却并没有使得这头亡灵死去。十分诡异地,它抬起了头,惨白色沾着血迹的脸上散发着蓝光的双眼与骑士隔着面甲相望,一时之间骑士竟然在那里头看见了刻骨铭心的痛恨。

  ——就仿佛这东西,还保留有意识一般。

  “咔——”“什么——”它抓住了捅穿自己腹部的那支长矛,然后两只脚站定在了地上。

  “咕——”被拉得姿态失衡的骑士差点就落下了马“松手!”亨利果断地回身一声大喊同时手腕翻转反握长矛。

  “呵啊——”骑士在贤者的提醒下急急忙忙地松开了抓着矛的手而另一只手紧紧地扒着马鞍以防落下,而在他与它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贤者抬起手腕丢出的矛如闪电一般射出,击穿了它的头颅令这个死而复生的高地民再度归于尘土。

  “嘭!”它倒在了地上体液逐渐散出。“谢谢!”骑士朝着亨利道了一声谢,后者点了点头而两人并驾朝着前方继续加速。

  而待到马匹消失于雾气之中,马蹄声也渐渐远去之时,从尸体堆当中伸出了好几只干瘦的手掌。

  “恨啊——”

  “恨啊——”

  沙哑的呢喃之声回荡在空气之间。

  “杀光——”

  尸群忽然停了下来,原先是杂乱无章被本能所驱动各做各的事情一瞬间却像是塑像一样全都僵在了原地。

  “杀光——他们。”

  亡灵们。

  齐刷刷地转过了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