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82章 勉强的胜利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43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什么是人类。

  这个概念最初诞生已经是许久之前,由“谁”或者“什么”所命名,已经无人知晓。

  反应过来的时候,人们就已经开始用这个称呼自己,和与自己相近的其他人。

  由统一的大的“人类”这一概念,又可以细分到用肤色、发色、瞳色和脸型等外在因素,与文化和语言这种内在因素的差异而形成的各个“民族”的概念。

  人类有着复杂的宗教、各异的文化、多样的语言。

  服饰、行为、语言;建筑、工业、商贸;书画、音乐、舞蹈。

  毫无疑问的是,人类文明的璀璨和绚丽程度,位居五大种族之首。

  但这是从大的概念,广义的,大写的“人类”的涵义。

  若是缩小视野的范围,将眼神投注在这些组成了这一个大概念的无数忙忙碌碌的小人儿身上,你又会得出来一些什么结论呢?

  ——脆弱的。

  ——多变的。

  ——诡计多端的。

  ——脆弱的。

  在其他文明种族形容人类的语言当中,这些词汇是出现频率最高的。

  而若是你问一个寻常人关于人类自身的事情,他们往往给你的答案千奇百怪,却也往往包含有脆弱这个词汇。

  人体是脆弱的。柔软的皮肤,不是异常发达的肌肉,缺乏有效保护的内脏——只需要一名意气用事的愚蠢年轻人和一把甚至不是十分锋利的尖刀匕首,就可以令一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人血溅五步,横死在大街之上。

  但若你将相同的说法抛给一位战斗职业者,一位应当对于杀人这件事情了若指掌的人时,令人意外的是,你会得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答案。

  “刻意想要去杀死某个人,有时候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人体是复杂而又精密的,即便是老道的佣兵剑客,也时常无法像是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干净利落地一剑毙命。

  所有真正的战斗几乎都是以持续变化的动态形式进行的,战士们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对敌人造成杀伤,直到其中一方倒下。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只有真正拿起剑去加入一场战斗才能够明白的感觉。

  街头因为口角而热血上涌的年轻混混一把尖刀就能够置人于死地,但在战场之上许多战士遭受了远比匕首更加可怕的武器却仍然存活。

  医者兴许会从伤口命中的位置并没有伤到要害器官之类的地方下手给出一个确实理性可靠的说法,但战士们自有自己的理解。

  “幸运总是眷顾勇者。”

  这是他们简单明了的信仰。

  与一往无前的精神相同,这也是唯有人类才拥有,唯有人类才能够理解的概念。

  “嗬啊啊啊啊啊!!”

  集结起来的士兵们,几乎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沾满了各种脏污和血迹。

  就连光鲜亮丽的骑士军官们,头盔上标示身份地位的巨大羽毛也变得污浊不堪,耷拉着甚至黏附在头盔的表面。

  这里早已是人间地狱。

  亡灵散发出来的恶臭味,泥泞又粘稠令人反感的污水无时不刻在渗入到靴子之中,亡者的空洞嘶吼声和将死之人的哀嚎哭泣,对于普通人而言光是目睹这一切就已经足以令他们将胃容物吐得干干净净。

  而他们已经在这里战斗了好几个小时。

  无数次,士兵们试图重新组成阵列。

  为数不多的军官和骑士们冒着风险亮出自己的存在,摇摆着军旗高举着长剑咆哮着让还活着的人向着他们靠拢。而无数次,他们又被四面八方乱窜的亡灵重新打散。

  在体积更加庞大的食尸鬼有意地开始扑杀骑士和军官以后,甚至就连发声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少。

  而它们就在这片战场的血肉之中,由污泥和人类血肉皮骨组成,从那死亡当中获取“生命”的场景,又几乎能够使得所有目睹的战士丧失继续战斗下去的信心。

  无数的战友倒下了。

  然后又重新作为敌人回归了。

  想要逃离这里的人被扑杀了,这是无法离去的泥潭,吞噬生命的深渊。

  组成阵型,集结起来统一战线,但就像是怒涛中的一叶小舟,他们又很快会被重新撕碎。

  被分割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团体,继续战斗着。

  战斗着。

  挥砍,戳刺,格挡;后退,前进,侧移。行动的次数已经重复了成百上千,加之以寒冷的天气,许多人都已经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与脸庞。

  唯一能够休息的时间就只有被队友包围保护起来以秒计算的短暂空隙,因为弥足珍贵他们甚至能够感受到每一秒钟的时间流逝。

  但不能只有自己在休息,战友们也同样疲劳。

  疲惫到了极点,就连呼吸都开始发疼。

  属于人类的这具脆弱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不单是肌肉就连骨骼都在发出悲鸣。内脏纠结反复着令人想要弯下腰来呕吐打滚,脸庞冻得失去了知觉即便用手去戳也不会有任何触感,关节酸痛得就好像再动一次它就会像是枯枝一样折断。

  穷途末路,换做任何人都会这样形容。

  可他们。

  仍旧没有倒下。

  犹如微弱的点点星光,渺小却又执着坚强。

  什么是,人类?

  是了——

  这就是人类。

  怀抱着希望,以无畏的勇气克服一切,尽管卑微渺小,却总是能够令其他种族惊讶的人类。

  “呼哈——”

  呼吸声,密密麻麻,人数众多。

  “锵朗——”

  金属音,盔甲和武器发出的。

  “咚咚咚——”

  不,这并非雷鸣,而是。

  万马奔腾。

  “是骑兵——!”

  “骑兵到场了!!”

  宛如瞬间炸裂开来的闪电,所有尚且幸存的士兵们都因为这一句话而燃起了熊熊斗志。

  “嗬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高举起盾牌紧握着长剑肩并着肩,尽管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劣势但这些人,这些投入到整个战场当中分割开来都毫不起眼的小小的个体。

  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之间。

  竟是成功地击退了两倍于己的亡灵。

  “骑枪——”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

  即便这战场如此辽阔,即便这充斥着的各种噪音和咆哮如此众多。

  这声音。

  却像是直达心灵。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他。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那个在黄昏的黯淡光辉之中,那个一袭银甲,背负血红披风的人,响彻全场的喊声。

  “平放——!”

  “嘭!!!”就像是新年绽开的焰火,超过两千人的重装骑兵们在一瞬间从幸存步兵的阵列穿梭而过,带着落雷一般的声势直直地就辗过了他们面前的那些亡灵。

  “嗷!!”

  全副武装体重与它不相上下的重骑兵手中极具杀伤力的骑枪即便是巨型食尸鬼也难以抵御。

  他们是雷电。

  他们是暴风。

  他们是不可阻挡的。

  “万岁!!!”步兵们高声怒吼着,疲惫的身躯在一瞬之间仿佛注入了无穷的活力,他们咆哮着砍倒了面前的敌人,而幸存的军官和士官们也没有放弃这个机会迅速地重新扬起了沾满血污的帕德罗西黑旗。

  “帝国万岁!!”

  “以人类的名义!!”

  “回地狱去吧,见鬼的亡灵!”

  瞬间点炸的士气,高歌猛进的残存步兵们利用这股气势和骑兵创造的空当迅速地重新集结了起来。

  亡灵或许拥有许多优势。

  它们难以被杀死,它们的数量更加众多。

  但是有一些东西终究是只有生者才拥有的。

  “弃枪,拔剑!”贤者的指挥精准而又恰到好处,碾过亡灵的骑兵阵列像是喷泉升到高空之中最后向两边落下那般画出了完美的弧度。

  他们不会停歇。

  刚刚冲锋完毕转过头又重新来了一遍。

  骑枪折断了就拔出长剑,剑砍钝了就在地面上抓起一把长矛继续奔袭。

  不能停下。

  速度,即是生命。

  “这边!向这边,撤离!”明娜所率领的轻骑兵挥舞着旗帜在靠近小镇的方向作为路标,强大的重装骑兵将整个中央战场的三分之一给截断了下来。早前第一次接触的部队已经几乎死光了,余下的只有被胡里昂德愚蠢地投入进去的后续部队,而他们就正位于靠近司考提小镇的南面方向。

  士兵们无法后退的原因除了亡灵交杂在他们阵列之中导致队伍被打散以外,还因为更靠北面那边密密麻麻的亡灵大军。

  一旦他们转身撤离就只会被从背后袭击而全军覆没。

  这是他们会陷入数个小时僵局的原因,而亨利所率领的这一支重骑兵直直地杀了进去截断了亡灵大军和步兵们的接触,并且通过分成三个数百人的骑兵集团来回穿梭继续发挥着重骑兵的冲击力阻碍它们的进攻。

  听起来很简单,但这是需要无比巨大的勇气和行动力的举动。

  两千人规模的骑兵面对数量更加庞大的亡灵,一旦有一步走错失去了速度带来的冲击力,就会立马陷入泥潭之中无力挣脱,最后被亡灵人海所吞没。

  “快!撤退!”伤痕累累的军官们奋力地指挥着。

  幸存的部队得到了明确的指示,残余步兵、军官和少数骑士以及佣兵们加起来大约有两千多人的部队陆续开始朝着明娜那边撤去。

  许多人在离开之前都回头望了一眼为他们断后的骑兵。

  若此时仍旧是胡里昂德在指挥,那么这一幕永远都不会发生。

  让同等规模的骑兵冒风险去救下步兵,这种事情绝大多数的贵族指挥官都不会这样做。

  因为骑兵可比步兵珍贵得多。

  但康斯坦丁和亨利明白,自身就身为骑兵并且目睹了这场战役的那些参与者们也明白。

  能够冲上去救下这些人并且还能够有效撤退的,也只有行动能力优秀的骑兵。

  “接下去就交给你了!”明娜将手中的旗帜递给了一位军官,而对方还没来得及从女爵士异邦人士的金发碧眼带来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她就转过身朝着身后的轻骑兵们挥起了手。

  “轮到我们表现的时候了,上去掩护他们!”手持短矛背着长弓的亚文内拉人们在女爵士的指挥下结成了阵列,但在他们离开之前队伍当中有不少原先处于战场上的骑士也跑了过来。

  “请让我们也一起!”

  仍旧幸存的数十名骑士大多人马盔甲上坑坑洼洼,但在见到如此激动人心的一幕以后他们也都感觉自己热血沸腾了起来。

  “嗯。”明娜点了点头,紧接着一声清叱:“侧翼包抄,记住,不要恋战,我们的目标只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掩护好他们。”

  “上!”

  “咚咚咚咚咚——”

  “哔——”响亮的笛声回荡在空气之中,不停地穿梭在战场上保持移动的亨利他们因为这个讯号而注意到了明娜等人的到来。

  “所有人做好准备!”

  “全体,掷矛!”狂奔而来的六十多名骑兵像是括号的两道弧线一样由侧翼的方向袭向了亡灵阵列的中部,亚文内拉的轻骑兵们丢出了手中短矛而残余的帕德罗西骑士们则是以长剑进行了杀伤。

  “撤!!”亨利和明娜几乎是同一时间喊出了这个词汇,而被侧翼引诱开来的亡灵们失去了对于前线的压迫,重骑兵们迅速地抓住这个机会调转马头开始朝着司考提小镇的方向移动。

  “我们成功——了——”

  利用了亡灵各自为战,会对着生者发起进攻的特性,以缜密的队列和精准的时机把握加上对于士气的掌控,一系列都水到渠成,他们达成了目的,但尽管如此仍旧还是付出了1成伤亡的代价。

  在亨利身边的骑士们喜悦的笑意透过面甲和呼啸的风声都能够感受得到,但在他们呼喊着的“胜利”这个词汇尚未传出之前。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从背脊底部升起来的一股不寒而栗。

  成千上万的亡灵在一瞬之间安静并且停止了行动。

  一瞬间给人的错觉就连风雪都停了下来。

  “回来——”

  远方传来的女性声音温婉动听,但若是你见到它所造成的效果,你就绝对不会想要认识声音的主人。

  历经血战都未能取胜,仅仅只是要保住残兵往城镇撤退就又付出了两百名优秀骑士的代价。

  这样的可怖对手,却在对方一句简短的话语之中就如同驯服的小狗一样朝着巴奥森林的方向撤去。

  “那就是——”之前发声的骑士咽了一口口水。

  “魔女吗......”眨眼之间热血沸腾的气氛全无,在和明娜还有那些骑士汇合以后,这支比出发前已经少了不少成员的骑兵队伍沉默地赶上了先前撤离的步兵们。

  而待到最后一缕光辉散尽,冰雪飘摇的城墙上亮起一整排火把和明亮的巨型篝火时,最后一名士兵总算通过了魔法师们的检查,进入到了城镇之中。

  尽管已经历经一整天的疲惫,但对于许多人来说。

  这却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