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17章 追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积雪消融的速度远比想象更快。持续升高的气温达到一个节点之后,配合充足的光照,地面上原本让人以为会再停留大半个月的厚实积雪,在短短半日之内就消融殆尽。

  融化的冰冷雪水顺着地势往下流淌逐渐汇成了小溪,在山脉间千百万年来一直如此流淌冲刷,便形成了山谷这种存在。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水流,假以时间也足以撼动在人类看来宏伟无比的巨大山峦。

  水是大自然的雕刻刀,冲刷着形成了山谷、盆地与平原,以广大到人类难以理解的时间跨度,一步步塑造出如今的人们所熟知的世界。

  少有人有这个能力认知,又极少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渺小。

  在寿命更长的其它种族看来,人类似乎一直都是“乱糟糟,急匆匆,闹哄哄”的存在。一年的光阴对于精灵来说也许只是出门散个步的时间,矮人铁匠们潜心研究某样东西一眨眼过去了大半年也是常有的事情。巨龙打个盹就要三五年,而这样的时间人类世界却可以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国家灭亡,政权更替;在其他民族迫害之下开始的大规模民族迁徙。

  源远流长上千年的文明也许会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只留下只言片语,在那之后建立于废墟之上的新来者对于此等宏伟的断壁残垣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认为决计不可能出自人类之手,乃是泰坦巨人的鬼斧神工。

  急匆匆地圈地为王,乱糟糟地建立起野蛮的所谓文明,闹哄哄地一群人凑在一起自称是某一民族,然后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长寿种眼中的人类社会,只怕像是垂垂老矣的老人半梦半醒之间看到的跑来跑去的小孩一样:一个不留神就不知道又跑到了哪里去。

  总是闹哄哄的,总是在为了一些在大人看来也许根本无所谓的事情争执、打斗。

  然后。

  杀或者被杀。

  “夺——!”准确命中额头的弩矢在没有发出多少声响的情况下击倒了这名持矛的士兵,亨利迅速地一手抓住了尸体铠甲的肩带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长矛,并且拉进了灌木丛之中藏好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这种月之国最下级步兵按照本地语言的发音读作“阿西咖录”,写作文字则是“足轻”。名词当中含有“步行”的含义,便已很明确地表达出他们的作战方式——但这些人却并非里加尔世界常见的征召步兵之流,而是具有一定地位类似于骑士侍从一样的低级军人。

  他们负责骑马武士的装备保养、铠甲与武器携带、以及后勤保障等各种问题——由此延伸出来,有足轻出现的地方,自然也会有武士存在。

  情况有些难办。

  尽管贤者在这之前也有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但基于对叛军势力了解程度的不足,他也无法确信。

  “直接通知了前方的同伙封锁道路什么的。”说话的人是绫。体力上虽说还有些虚弱,但总体来说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的博士小姐顶着略微有些苍白的脸庞看着远方还在活动的人群。正是通过她对士兵铠甲上家纹的辨别,明白了面前的这些穿着黑色甲胄的人是属于名单上某位地方豪强麾下的军队。

  强龙不压地头蛇,哪怕亨利一人的战力再高对于各种知识的了解程度有多充足,他们一行人仍旧只是外来者,异邦人。

  叛乱者既然以北方的渔村作为谋乱资金与武器装备的集结地,那么保守起见也应当将领土靠近夷地的这些边缘贵族都作同谋考虑为妙。

  拥有地利优势意味着对方不必跟他们来一场一对一的追逐战,之前那些武士们没有立刻追上来贤者就多多少少有猜测到这个可能性存在。只是眼下来看这些叛军之间的联系或许比他们任何人想的还要紧密,因为摆在他们面前位于山下正在进军的那支数百人的队伍怎么看都是要花上一些时间才能够集结起来的。

  想必是在意识到天气因素影响,无法确保及时追捕到自己一行人的当天,他们就通过水路或是信鸟配合节点的方式传讯给了位于前方的同伙。之后前方的地方豪强便组织起了队伍封锁道路并且进山搜捕,而身后的那些武士则可以等到积雪融化再组织起足够的兵力也压上来,形成两面夹击。

  现在他们保有的优势仍旧是时间。由于争分夺秒一直在赶路并且选择了较为好走的道路,一行人不至于在对方开始进山搜捕之后才一头撞上,而是恰巧碰见了这些人进山的过程。在解决了位于半山腰上的哨岗之后偷偷摸摸地大致观察了一下敌方的兵力以及人员组成,这取得的情报优势比起瞎猜更加可靠,由此得以制订的下一步计划容错率也会大大提高。

  “武士有三队,总共36人。剩下的全是足轻,一队武士各率领100人,主力的300人是长矛手,剩下还有一些弓手以及.......”可能作为突破口的对象立刻被躲在上方的一行人注意到了——同样位于阵列当中但穿衣风格明显不属于月之国主流社会,并且和其他人显得有些隔阂的一支小规模部队——米拉当先把目光投向了璐璐,后者沉默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是我所属的部族,应该也是因为被迫害,临时和这些人合作了。大山是族人擅长的领域,会被要求来协助搜查,这些和人不是蠢蛋。”夷族的少女这样说着瞥了一眼身后的传教士们:“只要说是来搜捕外国人,他们也会很乐意吧。因为要不是白袍者做的事情,族人本可以在大山里平静生活。”

  “呃......”璐璐直白的话语让传教士三人有所反应,艾吉发出了尴尬的声响,而更为年长的两人则是厚着脸皮沉默不语。

  “能不能作为突破口?”米拉对着璐璐开口询问,而夷族的女孩迟疑了一会儿,只是说了:“试试看”而没有给最肯定的答复。

  作为以原始的狩猎采集方式生活的少数民族,夷人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不同地区的部族之间存在有方言和文化上的细微差异不说,有的部族甚至和别的部族是敌对的。

  缺少了统一的强力政权进行的共同文化教育熏陶,夷族人所展现出来的这种地方文化差异便是新月洲原本会有的姿态。

  各地长久分封割据积累下来截然不同的文化风俗,哪怕相隔仅仅几天路程的两个地方,崇尚和禁忌的东西也可能会变得截然相反。

  强而有力的月之国中央政权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下来使者,以直属中央的军队加强权力中心的防御力,加之以派遣文化使节监督避免本地的大小领主因为文化脱节而生有异心。

  保持皇室的神秘性和高贵性,留有足以碾压地方豪族的武力,是极有必要的。若是皇帝不能使得地方豪强憧憬畏惧,他们根本不将其放在眼里,那么叛乱应当会像是梅雨时节的阵雨一样接连不断。

  然而即便如此,即便采取了里加尔世界的国王们所难以想象的强大集权,月之国这光辉万丈的四千年历史显然也并不尽是外人所知那般平和。

  “不姑息,不饶恕。”贤者用月之国的语言说出的这句话使得阿方索和绫都侧目望向了他。

  这是至高无上的大月神子孙奉行的“理”,哪怕是最轻微的叛乱,也绝对不会摆出友善的姿态走上谈判桌。

  “皎月光辉下,枯骨无处埋。”博士小姐摇了摇头,但却又看向了璐璐:“这可以是切入点。”

  “.......”听不懂她过于正经的和人语言,夷族的女孩转过头看向了米拉和亨利。

  “如果不是没有选择的话,你的族人们也不会跟这些叛军合作。与这些人合作是没有好下场的,因为和人的高层不会放过任何意图叛乱的人。我们就是要跟他们说明这一点,以及给他们另外的选择。”贤者用简单明了语言概括给她听:“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这些叛军赢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作为少数民的夷族,让你们回归在大山之中的自由生活吗?”

  “不会,和人,坏得很。”璐璐果断地摇了摇头,然后注意到绫有些失落的表情又对着她说:“你,说话很怪,但是是好人。”

  “谢谢。”博士小姐有些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

  “呵,分兵完成咯。果不其然吗。”在一行人交谈期间偷偷继续观察的洛安少女忽然有些嘲讽意味地开口:“装备最好还有马代步的和人武士,就走宽阔的大道,明知道我们是小规模步行有点脑子的话就不会走那种路。”

  “然后崎岖不平搜索困难还可能被埋伏的道路就丢给夷族吗,这还真是‘正确无比’的分工。”洛安少女翻了个白眼,而贤者耸了耸肩:“对我们来说不是正好吗。”

  他这样说着,紧接着一行人悄悄地朝着夷族人布防搜索的部分摸了过去。

  几百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人多势众,但分散到山路之中就只剩下没多少。积雪刚刚融化地面上不少低洼的地方都仍旧有冰冷的雪水剩下,一行人小心地摸到了理论上是夷人布防的地方,但刚刚在上面还能看得到的人影,下来之后却瞬间全部消失。

  “锵——”洛安少女抽出了单手刀,而咖莱瓦则是一个侧步护在了绫的身前。贤者耸了耸肩,并没有拔出克莱默尔,而是瞥向了侧上方的一处灌木。

  “别射箭!”璐璐用夷人的语言叫了一句,紧接着从众人的包围当中走了出去,在阳光下展示着自己的身份。因为都保持静止的缘故,众人可以听到那些躲起来显然用弓指着他们的夷人起了一些骚动。

  “我们是来谈话——”“刺啦!”脚踩到水的声音响起“啪——咻!”紧接着是弓弦释放与“哇啊!!”的慌张叫声。

  “咻——”本是指着贤者但却歪掉的箭矢直直朝着站在最前方的夷人少女飞去,躲在里头的夷族人慌了起来,但贤者不慌不忙地踏前一步,准确得就像是拿静止的物品一样“啪!”地一声抓住了飞驰而来的箭矢。

  “奥...奥尼。”灌木丛的后方传来了一个稚嫩但有几分男生气,大约是还没变声的少年的声响。而这个感叹之前米拉也听见那些与亨利交手的骑马武士说过,她有些疑惑,这是她不认识的词汇,但也可以大概猜出来意思。

  毕竟哪怕是在里加尔,对着亨利大喊各种奇怪词汇的人也层出不穷。

  “谢谢。”惊魂未定的璐璐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弓矢,被脚滑的自己人射死这种事情要是真的发生就太过于尴尬了。

  “不客气。”而贤者耸了耸肩,把弓矢轻松地抛回到了上方的灌木之中。

  “.......”沉默持续了一小段时间。

  “都出来吧。”紧接着在某个男性领导的话语之下,这三十多个藏着的夷族人都走了出来。

  “真是高大。”年龄大概有四五十的为首男子仰视了一下亨利与咖莱瓦,开口说着。他们脸上都涂着蓝色涂料——这是夷族成年的证明——身上的穿着与璐璐类似,人手拿着一把弓,还有人在身上带了猎矛。这一行人集结在了众人的面前,几乎所有人的双眼中都带着警惕,但没几个敢怒视的,不少都还带着好奇。

  “所、以,要......谈的东西是什么?”领导者用略微有些生硬的月之国语言对着贤者发了问,他显然直截了当地就看出来璐璐并不是这支队伍掌握话语权的存在,只是因为夷族人的身份所以作为传话的契机罢了。

  “沙沙。”刚刚脚滑摔倒的少年拍打着身上湿掉的衣物打了个寒颤然后从山腰上滑了下来,首领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而他讪笑着挠了挠脑袋躲到了其它大人们的后方。

  亨利仔细观察了一眼这群人,在山坡上往下看的时候因为距离的缘故只能看出来这是夷族人,而到了这个距离一观察,一行人发现这当中男女老少皆有,显然是一整个部族。

  或者最少是这个部族剩下的人。

  派出的不是青壮年劳动力,连小孩子和女人都要参加这种明显有危险又辛苦的搜索活动,哪怕是对作为猎民出身吃苦耐劳的夷族人来说,也显然是山穷水尽才会做的选择。

  他们的推测没有错。

  亨利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开口说道。

  “活路和死路,你们要选哪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