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3章 分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01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人类作为一种社会动物,一个在广泛范围内都存在的好名声,有的时候要比起任何的军队和权力都来的有效。

  自古以来身居高位却不得人心者乃是绝大多数,这些权贵拥有无与伦比的强大军力和财富能够过着万人之上的生活并且运用强权禁止任何反对的意见——尽管他们并不像某些人所宣称所认为的那样会轻易地在民众的怒火之中毁灭,因为人类这种东西有时候懦弱得逆来顺受的令你感到可怕,但不论这些权倾一时的华贵们的家族是否可以持续多达两三百年之久,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

  ——他们注定不得安眠。

  我们几乎无法统计历史上到底发生过多少次相同的错误,一旦某个人或者某个家族成为了一方豪强那么随着时间的发展他们会在各个层面上都与平民分隔开来:首先是生活方式和文化水平,高高的宅邸和院墙与民众隔离开来过着完全独立的生活,而紧接着这一切又会发展到思想甚至是语言上去,当一个贵族家族与平民不再说着同样的语言时,他们才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传统概念上的贵族阶级。

  但直至这一步它都还不算是一个错误,毕竟贵族们所拥有的这种高贵生活正是民众们所憧憬的对象,他们眼里可以看到的华贵服饰巨大宅邸和私人护卫这一切都会成为继续奋斗的对象。我们所说的几乎每一次都会出现的错误是那些贵族们开始封锁起一切,禁止平民们尝试获得与他们相同的生活,以军队和强权将自己现有的一切团团包围起来,和其他贵族一并组成盘根错节的屏障。

  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守卫住自己家族的利益是一种本能,毕竟是他们祖祖辈辈辛苦打拼得来的家产。而普通的平民大多数也都会忍受这一切,毕竟大部分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不会动不动就去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不得人心的大贵族家族可以存续很长时间的一大原因。

  但是,当他们遇到了需要人民支持的情况时;当他们失去了这些作为保护外壳的强权、军队和财富时,那份空荡荡的贵族荣耀数百年来都和民众隔离开来的生活,令他们就连要获得平民的怜悯,都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多尔多涅的农民们欢迎他们的王子到来,自北方的艾卡斯塔平原流传过来经由农民们口口相传的关于这位王子有多爱民给他们带来的生活有多富足的事情造成的影响力是极其巨大的。两个世纪以来的亚文内拉贵族们从来都不曾去注意的民间种种风言风语,他们认为民众就该说着他们允许他们说的话,做着允许他们做的事情,丝毫不曾想过暗地里会流传着的舆论这种存在。

  而此时此刻战败以后杜兰大公麾下那一千多灰头土脸地被押送着走进城墙的骑士们终于是瞧见了,瞧见了他们做梦都未曾见到过的场景——那些平日里碰到他们高头大马盛装而行唯恐避之不及的农民们兴高采烈地夹道欢迎着爱德华,他并非由官方布告所言而是民间舆论流传的好名声使得一切几乎是水到渠成,尽管有所伤亡尽管爱德华实际上算是攻打了这座侯爵领,他却不需要像是任何的占领军那般开始控制民间不妙的言论武力镇压以避免愤怒的人民前来围攻。

  “这不公平!”有一位杜兰公爵麾下的骑士这样喊着,那是个年轻人,一个还相信着骑士精神相信着自己是英勇无畏的代表身先士卒为了这些人民而战斗的英雄的人——可他却也忽略了在战役开始的时候他们是如何逼迫那些农民为自己卖命的事实。

  战败的亚文内拉南方贵族们陷入了沉默之中,如同这位年轻骑士一样无知,分明是强迫那些民兵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而战,却心底里头还因为各种理想化的思维把它感性地脑补成为了民众与他并肩作战的蠢蛋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贵族们当看到了这一边倒的欢呼声所针对的对象竟然是进攻方的时候,心底里头都有一丝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滋味。

  人民并没有那么傻,他们都相信眼见为实。假如仅仅只是爱德华拥有好名声的话,从艾卡斯塔平原传到这里这么遥远的距离,他们不会如此地狂热——任何好的东西都需要一个坏的作为对比才能够让人感受到好,否则的话就仅仅只是一些空洞的说辞没有办法能够令任何人信服。

  爱德华当然是一位更好的贵族,但是他的好多尔多涅的人民从来没有见过。可他们依旧为他和他的大军夹道欢迎,这说明的并不是爱德华有多好,而是原本存在于此的多尔多涅侯爵和他们这些南方贵族,在人民的心中到底有多糟糕。

  归根结底到底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大部分的亚文内拉南方贵族恐怕心底里头是早就已经知道了的。但知道归知道,要背弃自己所身处的整个贵族阶级,整个根深蒂固的体系,前去赌一把人民是否会支持自己,这需要的勇气,比起独自一人面对整支大军也不遑多让。

  爱德华是个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更为优秀的人,他是真正意义上的骑士精神的代表。

  它是早就遗失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又或许从来就不曾真实存在过,只存在于幻想和口头之间的真正的“贵族精神”在现实中的体现。

  它是高贵的,令人憧憬的,在它的作用下整支军队都宛如一个整体,而剑指之处亦是所向披靡。

  南方的第一位大公聚集起来的从规模上看可以奋力一战的军队战败了,不仅如此,在另一个层面上,骑士们也感觉自己是。

  一败涂地。

  ……

  时间已经正式进入了五月份,尽管两天前的那场大战拥有亨利的计谋和莱斯基大公的战略指挥,这场爱德华最不愿意看到的硬碰硬式的战争仍旧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不完全统计的结果这一次北方和南方的军队加起来一共折损了八百重骑——光看这个数字的话可能并没有多少,但随军出征的都是精锐骑士,盔甲和武器只要有钱工匠可以迅速地就打造出来,而这些自年幼开始就不断训练才能够成为的骑士却是难以迅速重新培养起来的。

  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骑士亦是如此,民兵的损伤就更加地巨大。死亡人数超过一万七千,重伤者一万八千余人,其余还有近三万人轻伤。这其中除了那些直接死亡的人是双方骑兵以及正面冲突造成的以外,其他那些轻重伤的人,其实绝大多数还是友军伤害以及战场的混乱所造成的踩踏挤压所导致的结果。

  需要提及的是,占据了伤亡人数八成以上的,是公侯联军那边强征而来的民兵而非北方军队。分配有经验的长弓手老兵作为压阵,并且以佣兵和民兵混搭充当前锋,还有军士作为小队编制领导的完整指挥体系是可靠有效的。除了正面碰撞的近身肉搏和杜兰大公的骑兵冲击以外,死于集体行动混乱当中的友军伤害的人虽然不是没有但也非常之少。

  相比起赶鸭子上架乱哄哄就是被多尔多涅侯爵往前逼着推线的联军民兵方阵,北方军虽然稍显稚嫩但仍旧拥有可靠的体系框架效果显著。而最初爱德华所担心的士气低落的问题在进入领地内部获得夹道欢迎和一致的欢呼声之后也自然而然地烟消云散——没有人不想当英雄,别人的欢呼声和赞扬声令经历过浴血奋战的士兵们一个个都挺胸抬头,精神振奋。

  ……

  “他们在成长。”望着窗外景象的爱德华旁边忽然响起了亨利的声音,他转过头看向了贤者,愣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以这支军队作为模板,我想为亚文内拉设立常备军。如同过去的拉曼帝国所存在的军团制度那样,井然有序并且拥有荣誉感的军队的战斗力是令人惊讶的……”爱德华这样说着,而亨利再度一针见血地回答了他:“你这样做是在挑战贵族阶级的存在意义。”

  “愿意追随我的人已经都在这儿了,至于南方的那些宁可抱着他们的阶级溺死的大贵族们……我连自己的至亲都已经背叛了,拦在这个国家的未来面前的人不论是谁,我都不会心慈手软。”已经成熟了许多的爱德华如是回答亨利,贤者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缓缓地点了点头:“我希望你能记得此刻的初衷,王子殿下,我见过太多有热血有理想的年轻人在真正掌权以后开始腐坏,我不愿看到你也走上相同的道路。”

  他这样说道,而爱德华回过头,微微一笑:“那个时候,先生会来阻止我的,不是吗。”

  “谁知道呢。”亨利耸了耸肩,走到了一旁。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战胜了公侯联军正式夺下多尔多涅领地以后,爱德华麾下的北方军士兵即便眼下情况仍旧十分紧急需要争分夺秒前往王都,但却还是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休养生息。

  他们并不是什么侵略军,在混乱的战役当中逃亡的多尔多涅侯爵落水之后因为身上的板甲和棉甲而下沉溺死的尸体最后被顺着留在附近的战马寻找踪迹的士兵所发现,而自投降之后也顽固地一言未发的杜兰公爵也被爱德华软禁了起来,失去了掌权者的多尔多涅领地若是没有新的掌管人员就会迅速开始出现各种混乱。

  加之以战死的尸体需要打扫清理埋葬,受伤的人需要治疗,还需要有监管人员控制那些短暂停留的士兵——主要是佣兵——不要寻衅滋事。需要做的事情简直太多太多,所幸自一年多以前战胜了西瓦利耶以来北部的贵族们已经在各个方面上都成长了许多,因而在眼下城市当中忽然涌入了大量外来人口的情形之中,多尔多涅领地的治安和一系列的情况反而是拥有了极大的改善。

  由于大量贵族子弟的存在领地内部原本存在的各种小偷小摸和打架闹事,侯爵的军队要么不处理还好倘若处理肯定是会偏向于贵族一方,因此民众们走在路上都是心惊胆战,生怕忽然有个贵族看自己不顺眼把自己给打了之后卫兵还说是自己的错直接投入大牢。

  而北方军队进入以后派出来的治安巡逻队由平民长弓手和骑士组成,在短短两天之内原本是来控制自己人不要闹事的他们,因为对事不对人的公正性逮捕了许多想要靠贵族关系逃过一劫的纨绔子弟的举动应得了极高的尊敬。

  加之以从亚诗尼尔前来的补给队伍,被爱德华的军队所征服的多尔多涅不再拥有关税之类的东西,消息通过渡鸦和信鸽迅速地朝着艾卡斯塔传播,大量的嗅到商机的商人和想要寻找工作机会的工匠和佣兵还有其他各色人等也开始朝着这边进发——但让我们先着眼于当下。

  之所以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还选择暂时停留下来的,除了必须维持当地的治安为后续的国家治理的事情打下基础以外,不让士兵们因为连续作战而过分精神紧张,能够得以缓解也是一个极大的因素。

  但最为重要的,恐怕还是整支军队的补给和调遣的问题。

  越是深入中部,这一支规模空前庞大的十万人大军补给起来就越是困难。富裕的艾卡斯塔平原诚然可以提供给他们足够的支援,但到了多尔多涅这边即便是走较快的水路一次补给也至少要花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再往前进发的话显然问题会更加地严重。过长的补给线导致的结果是容错率的下降,内拉森林走廊非常庞大又广阔,正如同他们偷袭公侯联军步兵的后方一样对手也可以绕道袭击他们的补给,一旦受到干扰哪怕只是晚了几天的时间送到挨饿的士兵们战斗力就会大幅度地下降甚至开始出现减员。

  因此要继续前进,他们必然不能再依赖从艾卡斯塔前来的补给。

  但多尔多涅并不如同那边那般富裕,虽说位于平地之上的它同样拥有巨大的产粮农田,要供给这样的一支军队也并不是能够轻易做到的事情,所以北方军就这样在多尔多涅暂时地停留了下来,在招收更多后勤人员以及物资补给的同时也等待着从亚诗尼尔送来的一次庞大的补给。

  越过多尔多涅更往前去直到进入真正权力范围的又一位大公领地之前,漫长的路程当中就只有两个子爵领和十几个骑士领存在了,这些领省几乎没有一个可以承担得起整支军队的负担,因而如同最初出发那般,他们必须做好万全准备带上一大堆的物资补给再往前进发。

  作为中继站存在的多尔多涅被打了下来以后补给线一下子可以缩短一半,而在分配好留守管理的驻军还有继续南下的主力部队以后,在等待物资到来的同时,爱德华一方也没有闲着。他们兵分两路,主力部队停留休养生息,另一边则是派遣出了查尔斯率领着八百重骑,以轻装又高速的骑兵斥候当先前往那两个子爵领和附属的骑士领,查看是否可以使他们降服避免节外生枝的同时,也可以向大本营这边报告关于王都那边的南方军队主力运作的情况。

  时间缓缓地流逝,而待到五月中旬艾卡斯塔的补给终于到来时,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前进所需要的物资,还有一大批印着南境城邦联盟标示的武器装备。

  这是萝丝玛丽城的费列克斯家族赠予他们的礼物,由于亚文内拉并没有自己的港口的缘故它被西瓦利耶那边扣押了许久,所幸西瓦利耶如今也是内乱不断,因而抓住机会这些商人仍旧设法运过了边境,赶上这一次的补给运输,把它们给送了过来。

  大量的武器装备和防具如同雪中送炭,为爱德华麾下的军队增加了相当的战斗力,而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王子殿下心里头也自然清楚,在将一枚贵重的王家徽章交与作为商队领导的因亚吉以后,南境的这一个小小的商人家族算是和亚文内拉彻底绑在了一条船上。

  光阴辗转,在换上了崭新的武器和防具以后战斗力和精气神大幅度提升的北方联军,于五月十六日,再次启程。

  只是这一次摆在这一支接连获胜而士气高昂的军队面前的。

  是一个。

  征服了曾经不可一世的第三洛安王国的。

  绝对的强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