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6章 袅袅青烟(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32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时间流逝得很快。

  眨眼之间,一周过去了。

  几次的外出试图捕获圈尾白狐的行动都以失败告终,附近活动的猎人和佣兵实在太多,以至于这些机警的娇小生灵一见到人过来就躲得远远的。

  想要成功捕猎的话二人必须更加深入才行,但深入野地的话就会遇到更加强大的掠食动物,以米拉目前的战斗力而言,这样做尚有一定的危险性存在。

  不过失败的捕猎也多少能够学到新的知识,如何设置陷阱,如何追踪痕迹,亨利身体力行地给她进行了示范,而女孩也专注认真地记下每一个要点。

  一周以来她愈发地成熟起来,以往不甚习惯的野外行动,现在也驾轻就熟。

  当初需要敲上许多次才能够点着的佣兵、冒险者和猎人们常用的那种小型打火石,现在也已经能够轻易地运用了。

  一点一滴的学习让米拉逐渐地掌握了生存所必备的知识。而在来到这里一周以后的这天早晨,亨利一反常态地没有带着她前往平原,而是从二人暂居的旅馆出发,朝着市镇中心的地方走去。

  米拉有些疑惑,但热闹的市集很快吸引了尚且是萝莉年纪的女孩的注意力。

  这里的集市热闹非凡,虽然不及当初见过的亚诗尼尔,但那时他们也仅仅是从那里经过,并没有真正地进入市场。

  商人们用西瓦利耶语和口音浓重的通用语交错吆喝着售卖的东西,书本,武器,但更多的是各式各样的皮毛装饰玲琅满目,许多和他们一样挂着绿牌全副武装的佣兵和冒险者们来回地逛着。

  这里出售的东西品相只算一般,上好的毛皮要在加工之后被运送到普罗斯佩尔去出售给有钱的大商人和大贵族们,而余下的不够大或者毛色灰暗的才挂在这儿,卖给任何赚了两个小钱想要用来讨好自己女伴或者妻子的佣兵和冒险者。

  大街上人来人往,米拉跟在亨利的身后,两人缓缓地前进着。

  一阵争吵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叮当——”女孩回头看去,当先入眼的就是在地上拖行发出声响的铁链。

  ——是洛安人。

  她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着那几名身材高大穿着简陋的男***隶的贩卖在整个西海岸都是存在的,因此在这个地方看见也并不算稀奇。

  对方也注意到了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发色的女孩,但那双灰败的绿色瞳孔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存在。“走!”管制着这些洛安奴隶的是一名身材矮小的西瓦利耶人,他用通用语这样大声地这样喊道,而在这些男性的洛安奴隶过后,又走出来了一排人数更多的女性洛安奴隶。

  她们身上的麻布衣服也相当地简陋破烂,双手只用麻绳绑着。铁矿石是有价值的商品,因此只有战斗力强大的男性洛安人才被用上了铁质的镣铐。

  米拉出神地站在路中间回头望着这些脏兮兮的她的族人。

  她们都很年轻,大部分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左右。头发和面庞上都是脏污,衣不遮体,面黄肌瘦。

  相比起来佩戴着单手剑和护甲,一头白发干干净净的女孩自己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米拉咬紧了牙关,她实在是无法再继续和她们对视下去了,于是扭开了头,朝着前面大步跑了出去。

  “咚——”没有看着路的女孩脑袋撞到了什么东西,她正准备拉开身体向对方道歉,却感觉一只手放下来,用她熟悉的力道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白发的洛安大萝莉安静地站在了原地,半响才小声说道:“我曾经听人说……在西瓦利耶的洛安人,都生活得很好……像是在天堂。”

  她的话语一如既往地简单,但却蕴含着复杂的情感。

  “天堂是不存在的。”亨利收回了他的手,然后开口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天堂,也没有神明。”

  “如果你自己不改变的话,在哪都是一样。”他说,这几句话听起来有些让人迷糊,米拉抬起了头,认真地看着亨利。

  “有人,曾经告诉过我。”他说道。

  “前方没有道路的话,就去开辟自己的道路。”

  “前方没有希望的话,就去创造自己的希望。”

  亨利的脸上挂着淡淡缅怀的笑容,说起这两句话的时候,嘴角不自居地翘了起来。

  “……是个很,倔强的人呢,说这两句话的人。”娇小的洛安大萝莉点了点头这样说道,而贤者望着她,微微一笑。

  “是的,她是,米拉,她是很倔强。”亨利话语之中的她显然不止是在指那位告诉他这两句话的人,米拉察觉到了这一点,鄙视了他一眼。

  “贤者先生真是个糟糕的大人呢。”女孩这样说道,但低落的心情也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走吧,你不是想要学知识么。”贤者伸出了手,女孩握住了它,紧接着他带着她几个转弯,步行几分钟过后来到了一家人流量远比别的地方更少的店铺。

  它看起来相当的古朴,狭窄的小店正门只能容一人过去,而两侧高高的木制架子上则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

  “只有一样东西比黄金更贵。”亨利耸了耸肩,然后走了进去。

  “哒、哒、哒。”脚步声在石质的地板上回响着,贤者不紧不慢,缓缓地走到了柜台的前面。

  烛光摇曳,因为高大的书架阻挡住了阳光所以室内显得有些阴暗。即便现在还是白天,这里头也点着许多的蜡烛。

  书店的主人伏在柜台上,他花白的卷发垂了下来,正在认真地书写着一些什么,随着动作脑袋一下一下的抖。

  “我想买点东西。”亨利开口用通用语说道,主人抬起了脸,瞥了一眼,然后又垂下了头。

  “你走错地方了,冒险者。”他这样说道,被硕大的柜台挡住看不到对方脸色的米拉有些疑惑,在她看来有客人上门了一般的店主人都不会是这样的态度才是。“这是有原因的。”亨利注意到了她的疑惑,微微一笑,然后当着店主人的面就开始说道。

  “因为纸张的生产不易,需要大量纸张制作的书本自然也就相当地昂贵。但比它更加昂贵的还是上面记载着的知识,因为只能用手抄的方式制作,所以假如某人决定保留他的书本不对外公开的话,那么这份知识就会成为独一无二的。”贤者竖起了一根手指这样说道:“物以稀为贵,但即便是普通的书本,也一般都不是常人所买得起的。”

  “更不要提,我们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完全对知识不感兴趣的粗俗佣兵,多半这位店主人,觉得我们是来这儿淘稀有的魔法书,妄想着要发一笔横财的蠢蛋了吧。”他耸了耸肩,而这些当着对方的面说出来的话终于让这位身材矮小一头灰白卷发的店主人是真正地提起了注意力。

  他抬起了脸,摘下了黄铜边框的眼镜——这种修正视力的设备据说是侏儒的发明——然后用那双上了年纪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珠子望着亨利。

  “……继续?”店主人这样说道,而亨利再次耸了耸肩。

  “你正在手抄的那本书,应该是《龙类大百科》吧,这本书在年轻贵族的圈子里头很受追捧,但我一直都觉得它的措辞过于轻佻了,学术类的书籍应该更加地严谨一些才是。”亨利又开始讲一些米拉听不懂的话语,而店老板嘴角挂起了些微的弧度,把眼镜放在了柜台的旁边,然后走了下来,端起了蜡烛。

  “书是写给人看的,读者的群体多是青年人自然措辞轻松一些也是正常的,还是说你更喜欢学术协会的人一直追捧的那本《龙的特点和身体特征以及生活习性以及分布区域》?”店主人端着蜡烛绕了一圈从书架和柜台间的缝隙走了过来,米拉这才注意到在阴暗的房间里头,柜台还是建造在一个台阶上的。

  此时刚刚从柜台上下来的店主人看那模样身高应该也就一米六几,和亨利站在一起的时候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矮人。

  “你是说那本被誉为‘名字长得要死里头的大道理也又臭又硬并且作者还带有地域歧视’的‘伟大书籍’吗,那么我还是选择支持前者吧。”亨利这样说道,俏皮的形容词让店主人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地绽放了开来。

  “好吧,看来你确实没走错地方,那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客人。”终于变得亲切起来的店老板这样说着,而亨利则接连地要了好几本的书籍。

  “《白色教会发行-里加尔简史》、《萨迦-北方人的故事》、《永春之地》,嗯,三本一共收你三十万丹诺。”上了年纪的店主人借着烛光从书架上小心翼翼地拿下来这三本牛皮封壳的厚重书籍,然后放在了柜台上,略微估算以后给出了价格。

  “三十万?!”亨利和店长两人一直都是用通用语交流的,因此米拉也能够听得懂他说的是什么,这么一汇报女孩立马震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嗯,可以接受。”但亨利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算了一下从口袋里头掏出了二十枚亚文内拉金币。

  “在西瓦利耶这边它们的流通价值有所减少,所以二十枚只是刚刚好,没有找还的哦。”店主人认真地看着亨利这样说道,一枚亚文内拉金币的丹诺值是1600,所以二十枚理应是32万才对,但考虑到两国交战关系紧张起来货币价值有所下降也是可以接受的。

  “对了,你既然是买来教她的话。”店主人根据亨利所购买的书籍和米拉的反应判断出了贤者的目的,他接着说道:“作为补偿,我再给你一些白纸,笔还有墨水吧,毕竟练字也会需要这些。”老年人矮下了身体,在柜台里头抽出了不少备用的纸张,还有用玻璃瓶承装的黑色的墨水,和几支鹅毛削制的墨笔。

  “谢谢。”亨利微微一笑,这些书写的纸张都是拿来手抄书籍用的,尺寸被裁剪到大致相同的规格,在整本书写完以后会用熬制的树胶粘在一起,然后用硬化处理过的厚厚牛皮充当外层的保护。

  “走好。”没有再过多的寒暄,收下这一笔在米拉看来是巨款的钱财以后,店主人就又回到了柜台的地方开始专心致志地抄起书来。

  迈出了窄小的门户,亨利把两三本厚实的书籍和纸张一起夹在腋下,米拉则拿着墨水瓶子和鹅毛笔,两人缓慢地朝着落脚的旅馆走去。

  洛安大萝莉在回来的路上留意了一下,但并没有再次看到那些被售卖的洛安奴隶。她的心情有些复杂,最后摇了摇头,吸了一口凉爽的空气重新打起精神来。

  终于开始学习知识了,带着一丝丝的期待和紧张,两人回到了小房间之中

  亨利将之前有空就在书写的那本书也拿了出来,比其他三本更薄一点的它是贤者自己写出来的作品,不单有文字还附带简单的插图。女孩翻了一翻看到了许多剑术对战的姿势,显然这是一本剑技的教学书,她愣了一愣,然后将四本书一一放在了房内的桌子上。

  临近冬天的淡淡阳光自打开的木窗投射进来,而接受了新的礼物的女孩拿起了纸和笔,在自己老师的细心教导下开始笨拙而又认真地学习着书写与阅读。

  深秋最后的几天很快地过去,充实的的每一天都伴随着早上和晚上学习识字与阅读,中午和下午则出去进行狩猎与剑术的练习。当周遭的人们外出时都开始披上御寒的披风时,米拉和亨利已经在潘-鲁西安待了约莫两个月的漫长时间。

  保证了营养的女孩在这段时间内身体有了长足的进步,已经长高到了151公分的她已经是和亨利的大剑齐平——需要固定在胸背的武装带也已经被她所舍弃,更换成了更加普通也更加方便的腰带式武装带。

  本地的皮毛产业发达自然各类工匠也不会缺少,将之前的防具和衣物委托进行改造以后,穿着小皮靴和小皮夹,腰间带着一把小剑和一把单手剑的米拉看起来活脱脱地就是一位小小的冒险者。

  已经变得有些过长的头发被她用布带简单地扎在了脑后。

  空气冰凉,这几天的早晨都有些许霜冻的痕迹,猎人和佣兵们没有因为降温而收敛反而更加活跃了起来,因为圈尾白狐最为活跃的季节正是现在。

  “走吧。”亨利打开了旅店的大门,他背着大剑,另一只手却提着那两把当初在瓦瓦西卡购买的木剑——上头已经满是磕碰的痕迹。

  ——今天是对练的日子,半个月前终于熟练地掌握了基本技巧的米拉已经能够开始和亨利进行一些简单的互动训练了。

  “嗯。”长高了不少的女孩因为冬日气温而变得红扑扑的脸蛋上露出了笑容。

  皮匠们熬煮清洗毛皮的大锅蒸汽和炉子燃起的袅袅青烟直上天空,铁匠工坊的叮当作响,人们依旧在大街上忙碌地跑来跑去。

  一阵寒风吹过,不少人都打了个寒颤紧了紧自己的披风。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