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0章 狩猎行动(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9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智慧、知性、理性、思考。

  不论你用什么名字去形容如同人类这般的诸多拥有思想能力的生物这些存在于大脑当中的这种奇妙的反应,都无法完全地表达出这整个复杂的系统所涵盖的一切。

  正如你每次试图简单地描述概括好历史和宗教都总是会显得过于片面一般,关于思想能力的争辩自从人类拥有了文字记载就一直从未停歇过。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着许许多多的伟大人物曾经提出过关于它的问题,人们通过观察周边的其他动物从而学习从而思考,这其中作为高度社会动物又随处可见的蚂蚁自然是重中之重,存在于文明世界当中的人们假若肯花上一些心思的话常常会惊讶地发现这些渺小的生物与自己的社会体系竟然是有着如此高的雷同性存在。

  形同女王一般的蚁后指使着巢穴当中的工蚁建筑扩大她的王国,它们勤勤恳恳还负责收集食物和其他许许多多的工作正如人类社会当中的工农阶级,而王国势必要与其他生物又或者是其他的王国发生冲突所以需要捍卫它的士兵也就是兵蚁的存在——在信息素的作用下这些渺小而又忙碌的生物组建起来了一个热热闹闹而又井井有条的国家,使得观察着它们的人类不由得产生了思考。

  ——这些我们一巴掌就可以拍死几百只的渺小虫豸,是否拥有,与我们相同的思考能力?

  答案大约是否定的,蚂蚁以及其他的许多昆虫拥有的都仅仅只是本能,它们像是被设定好了行动方式的机器一样只会根据几种简单的基本应对方式对当下的环境产生反应,在庞大的世界当中扮演着自己的一个小小的角色,而无法像是人类那样因为拥有了思想所以会至少试图想要去改变这一切。

  可这又延伸到了第二个问题——思想这种东西的存在,真的就是代表了人类还有其他许多的体型更大脑袋更聪明的生物,是比蚂蚁更加地完美更加高等的物种吗?

  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诚然,因为拥有思考的能力,人类不再需要耗费数百万年的时光在环境当中被动地开始演变,而是可以自行学习利用甚至于改变环境。城市和帝国因而建立,舰船、马车,文字、歌舞,还有越来越强大的武器和军队。一系列的至少在人类看来是相当伟大的东西被创造了出来,过去的先民们感到战战兢兢的狮子龙蜥乃至于恐鳄被拉曼帝国的皇帝们抓到了角斗场当中令它们互相厮杀以这些动物的鲜血和悲鸣作为茶余饭后观赏取乐的玩物,人类的版图一再扩张许多拦在路上的生物都在运用思想发明创造出来的武器下面血流成河。

  单纯以一个物种而言,人类那种复杂的思考能力所带来的结果,可说是相当成功的。它经历过逾越万年的时光一步步地雕刻出了如今的人类世界,没有矮人和侏儒强大的制造能力也没有兽人的体魄更没有精灵的长寿和魔法天赋的人类之所以能够拥有几大种族当中最多的领土也正与这蜉蝣三日死的紧迫思想所推动的快速学习的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可如果要说思想带来的仅仅只有好处的话,那显然也并不完全正确——超越了单纯的可以饱腹的食物和小块的可供自如繁衍的领地的基本欲望,人类开始贪求更多。思想像是一位白色教会的神官会说的那样是一种“堕落的原罪”轻声细语地催化了人类史上许多次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和分裂。

  ——虽然讽刺的是人类史上排的上号的大屠杀事实上都与宗教离不开关系,但这又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思想作为一种武器的可怕威力。因为宗教说到底,也不过是人类思想的又一个伴生物。

  北方有句谚语“不知者无畏”。因为拥有了思考的能力,知晓了生命与死亡,所以反而有所迟疑。单纯的社会性动物只是作为一个齿轮存在的蚂蚁不懂得畏惧,而本应算是更高阶级的人类,不论多么强大的战士,却始终会有一些东西令他们感到深深地恐惧。

  人们讴歌与赞美死亡,有如北方人奉行的武勇精神乃至于西海岸常见的骑士精神这种将为国为民献身死亡看做“荣誉”的说法,事实上追溯其根源都是诞生自恐惧。

  若是真的对死亡习以为常的话,也就没有必要再将它讴歌为无上的荣光了。拥有思想的一部分人选择了利用它们去奴役其他人,被这种想法所洗脑的人又犯下过多少的滔天罪孽——为了不被杀死,所以就先下手为强——以这种荒唐的理由作为开场白的战争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

  思想是一把双刃剑带来了更高的文明水准的同时也令怯懦与混乱深深扎根于各大种族的内心。

  所以归根结底,人类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待应该是更为高级的拥有智慧的生物,当真,就比这些忙碌的渺小的虫豸,要高贵、要优秀得多吗?

  ……

  用多少的话语来说服自己都是没有用的,恐惧与震撼缭绕在心头,在瞧见那体积庞大的生物的一瞬间,一切的自信就被彻底地击溃。

  最大个体可以达到七八吨的阿雅蛇龙,全长实际上也仅仅是沼泽地区的龙蜥的两倍多而已——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由那修长的脖颈和尾部组成。达到如此高的体重主要是这种生物的身高也有着相当的程度,圆滚滚的身躯和带有鳍的四肢令它并无法长时间地站立更不要提奔跑,但即便如此,当这样的一头阿雅蛇龙终于在等待了许多天以后游到了洛伦娜湖的西侧湖畔时,它仍旧对包括我们的小米拉在内的许多第一次见到这种庞然大物的人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般的存在,多姿多彩从渺小的虫豸一直到庞大的巨兽,光是游动的时候拉出来的水波就长达十几米,站在西北面的小山坡上往下望去阿雅蛇龙那布满天蓝色斑点白色皮肤的背部就好像是一叶小舟那般可以直接就坐上去好几个人,人们用来互相残杀的技巧还有各种各样的护甲在这等体型的巨兽面前毫无意义,你可以对着它砍出好几剑十几剑,但它只会受一些轻伤而只要被踩到了一脚就算是最昂贵的护甲也会变形扭曲挤压着你的血肉和骨骼造成重伤。

  “真的要,狩猎这种东西吗——”颤抖着的年轻佣兵如是说着,没有人回答他,极为少数的像我们的小米拉这样的是没有完全听懂这一句话的意思——即便她这段时间有一直在学拉曼语但显然二十余天的时间还并不完全足够——而余下的人,则是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任何答复的意义。

  他们做了这么久的准备,并且在这个鬼地方待了超过一周的时间,就是为了达成这一个任务,眼下又怎么可能临阵退缩。

  谁都不想再在这儿待下去了,毕竟虽说准备充足,南境的原始森林却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为了人类而诞生的游乐观光的地方。刚刚来的时候兴许紧张感与新鲜感夹杂着还能使得你对这种生活倒也不算反感,但当时间慢慢流逝随着这份感觉的逐渐消失,日常的一切就都会令你感到极其地厌恶与烦躁,并且深深地怀念起城镇的美好体会到自己与野外的格格不入。

  卫生条件之差是首当其冲的,虽说一行人还多带了好几个水桶用牛角杯充当舀水的工具然后用多余的帆布搭配绳索和树枝拉起来一小片区域充当淋浴间和卫生间,并且还携带了少量用动物油脂和草木灰混合凝固做成的肥皂。但在满地毒虫还有野兽在附近晃荡的地方要放心大胆地清洗身体本来就是一种奢侈。

  加上密不透风的防水帆布做成的简易帐篷,潮湿又闷热的天气之下睡过一段时间都开始发霉发臭的棉麻寝具,为了安全不得不凑很近的扎营地其他人身上的汗臭味等等等等诸如此类——食物算得上是唯一的一个亮点,可是放在简易的餐桌上的谷物干粮在夜里常常会被老鼠之类的小型生物偷吃,并且这些肮脏的小东西还会一边吃一边在上头便溺,令人感到十分恶心——或者更加骇人的,某天早晨你一把拿过来昨夜吃剩下的烤肉定睛一看上面却全都是密密麻麻蠕动着的蛆虫。

  我们曾无数次提到若不是为生活所迫的话又有谁会想要在野外进行长时间的旅行而不是在物资充足卫生条件良好的城镇进行安稳的生活,这一切身为富裕南境的公子哥的一行年轻的佣兵们算是在此时此刻有了极为清楚的认知,停留下来驻扎以后失去新鲜感开始变得令人厌恶的日常生活加之以他们的个人思想带来的怯懦和临阵逃脱——若再继续拖下去,情况怕是会越来越不妙。

  小队长赫罗尼莫皱了皱眉和狩猎专家胡安对视了一眼,眯眯眼的老佣兵同意地点了点头。他们在这儿守了一周才看到有这么一头蛇龙在西侧湖畔的附近游荡,已经不是犹豫的时候了,再拖下去任务只会更加地困难,赫罗尼莫果断地开始打着手势让一行人前去做准备的工作。

  这头年轻的雌性蛇龙显然是符合他们的目标选取倾向的,实际上它在一天之前就被发现有在附近的水面上晃悠——这证明了它拥有蛇龙普遍级别的智力存在,但仅仅过了一天就更加地靠近,又证明了这头蛇龙尚且年轻经验不足的事实。

  老佣兵们在它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将没有吃完的食物和这些天以来生活产生的垃圾都迅速地做了掩埋处理,作为杂食动物的蛇龙嗅觉并没有肉食动物那么丰富,但也是与人类相差无几的程度,因此虽说营地本就建立在下风处,为了避免一切可能的失败因素,老佣兵们也还是果断地进行了掩埋。

  之前那个曾经跑出来想要跟我们的小米拉套近乎但却被她鄙视说你打不过我的年轻佣兵,名为欧菲米奥的年轻人算是这一批新兵当中最为聪明或者说最爱自作聪明的一个,由于使用铲子把生活垃圾和食物做掩埋在他看来相当地费劲所以他直接就从远处的营火那边取了一支火把自作聪明地想要直接焚烧销毁。

  这一切自然是使得老胡安和其他橙牌佣兵是大惊失色,住在森林当中的动物对于火的存在都相当地敏感蛇龙自然也不例外,他们一行人的篝火都存放在营地靠后的部分以免被湖面那边的动物瞧见,而生活垃圾处理的地方为了取水方便则是在前方靠近湖畔的地方——若是在这里点燃起一个火堆来,情况可就是直接变得无可挽回了。

  任务要紧,因而欧菲米奥也没有被过多地责骂,而这或许更多地助长了他的自作聪明和怯懦的复杂整合体——于是上面那句是否要做这件事情的疑问,自然也就是由这个年轻人发出来的了。

  佣兵团都是无规矩不成方圆,作为最下级的小佣兵他和其他的年轻人都是跑腿的存在,因而欧菲米奥的想法也没有引来多少的关注。团队的成员们根据赫罗尼莫的指令开始跑到了各自的岗位附近,没什么事情干的亨利他们这一行护卫佣兵退到了老远的地方——术业有专攻,在这种情况下人多力量大的说法并不完全地通用,他们这种没有专业技巧的人去了也只会是添乱。

  ‘稍安勿躁!’胡安抬起手努力地比划着手势。蛇龙在缓缓地游过来,佣兵们必须等到它生产完毕之后体力大幅度消耗才可以进行狩猎。这不仅仅是为了提高成功率,在雌性蛇龙产下后代之后再狩猎它的话也能够保证物种的延续,每一名资深的狩猎佣兵都不会滥杀,即便是打算要和巴蒂商团联手黑掉这批龙皮的赫罗尼莫也是如此,他们深刻地明白自然循环的重要性,正因为与自然界接触颇深,所以才更加地小心谨慎。

  所谓资本越发达人民越富足的地方思想的深度也就越高正是如是的道理,若是把相同的情况搬运到西海岸那边去,怕是那里的佣兵就会想着“反正它们这么多杀也杀不完”因而开始进行大肆的捕猎了。

  但年长的橙牌佣兵们的想法很遗憾地并没有能够传达给下级的佣兵们。

  怯懦、紧张,加上一部分的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年轻的雌性蛇龙爬上了泥滩开始挖掘湿润软烂的泥土想要筑巢,而就在这个时候,欧菲米奥在胡安或者是赫罗尼莫下达指令之前,在多种多样的思想情绪的促使下,忽然地就从自己的岗位上冲了下去,朝着蛇龙大喊大叫地跑去。

  “哈啊啊啊啊啊啊!”由于在场一共有超过二十余人并且护卫佣兵们在较远的地方待着,就连我们的贤者也并没有能够注意得到这个年轻人的异常,老练的橙牌佣兵们震惊地看着这个年轻人莫名其妙地冲了上去之后又发出女性尖叫一般的声音开始大声地叫骂一些什么。

  “阿阿雅嘶——”正待生产的雌性蛇龙重新抬起了身体朝着他这边就一个嘶吼紧接着张口就要咬来,欧菲米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爬起来的时候卡其色的麻制长裤裆部已经变成了一片棕色。

  “蠢货!”胡安气得双眼都睁开白色的胡子一条一条的,但他还是果断地下令。

  “开始行动!”

  身材虽然不高声音却中气十足的狩猎专家一声令下,佣兵们立马反应了过来开始操作各自手上的工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