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30章 智谋与信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06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比拉曼人更古早如今却已荡然无存的莫比加斯文明,在流传至今的只言片语当中,曾有一个英雄进入迷宫诛杀怪物的故事。

  与大部分古典时代的故事相似,它的战斗方面平平无奇,只是一味地夸赞英雄的勇武。因而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反而是功成之后英雄如何离开迷宫的故事。

  古怪而又会有百般变化的环境,有毒的气息使得英雄一行开始产生内讧。唯有对于爱人诚挚的心以及神明所赐予武器的光辉,能够成为心灵的凭依不至于迷失方向。

  这其中的人性纠葛以及强烈的代入感,使得故事历经千年时光,如今的读者们也依然听得津津有味。

  传说总是在某种程度上基于现实的。

  德鲁伊的记载当中曾十分崇尚魔法的莫比加斯文明,所记载的在今人看来玄妙无比的迷宫,若是其本体并不仅仅只是一处精妙绝伦的建筑的话,很多解释也就变得可行了。

  “这个世界是活着的。”亨利说的明明是月之国的语言,拆开的话每一个字樱也都能听懂,但合在了一起她却又听得云里雾里。

  “你可以想象成我们被吞到了妖怪的肚子里。”这个男人口中一本正经说出的话语,像是骗小孩用的天方夜谭。樱感到难以置信,但他的表情却又不似作伪。

  “那我们想要逃离的话,就得去到嘴巴的地方?”尽管很想脱口而出的是“你在糊弄老娘吧?”,樱还是按住了自己的情绪这样回问。

  “嗯。”亨利的回答越是认真,樱就越是想骂人。

  可是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确实并非能以“常识”论之的地方,所以哪怕越听越头大,她也只能买账。

  空气是闷热的,樱起初觉得是因为自己背着米拉才会这样,但在离开了小草屋一段距离以后她意识到了是因为这里连一丝的风都没有。

  明明几个小时之前整个还是狂风大作的,现在却闷热得像是夏日的夜晚,刚刚走出来不远就憋出了一身汗。

  未知的环境,细细想来就是一阵不安的各种细节,可顶着这样的困境,他却仍旧保持冷静。

  贤者没有直接前往坡下远方火把所在的地方,而是停了下来在观察着某些东西。走到了树林边缘之后樱也能够听到那里传来的喊杀声了。尽管看起来已经到了尾声,却也可以从各种嘈杂的声响听出来战斗的激烈。

  像是敏锐的猎犬一样,循着鲜血的气息亨利不进反退,在附近找到了已经被吸成干尸的武士一行,并且从中取得了号角与焰火信号。

  只看他拿起这些东西,花魁就明白这个男人想做什么了。哪怕对兵书一无所知,有的事情也是普通人就可以想出来的。

  亨利想做的是非常普通的声东击西,在确认了武士们守着的那片毒素浓度较低的区域就是出口之后,剩下的问题就变成了应该如何穿过他们。

  两千人左右的军队哪怕是他也没有单枪匹马杀过去的能力。但亨利并没有直接把信号带在身上,而是返回了草屋附近将余下从柴火堆中找出一块还在闷烧的木炭,之后把身上残留的当火种用的纸卷起来弄成厚实的长条,将焰火信号的引线包裹在一端之中,再将它用绳子绑在一根小树枝上,插在地上对着林间露出的空地。

  卷起来而不是展开,这样一来等到闷烧的炭火点燃之后纸张不会“哗”的一下瞬间烧光,而是也会慢慢地烧着。

  1分钟的时间手脚麻利地做出来一个简易的自动装置,之后二人抓紧了时间,带着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中的洛安少女前进了一半距离后,亨利准确地掌握住了纸卷烧着的时间,拿出了号角并且吹响。

  之后发生的事情顺利得令樱目瞪口呆,但她没能力看出来的是哪怕看起来这么简单的步骤,亨利做起来却也仍旧是充满了深思熟虑的。

  号角的作用是吸引对方的注意力,避免陷入厮杀之中的武士们错过了焰火讯号。可矛盾之处就在于它也不能太过于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听声辨位这种事情在混乱的战场上虽然有些困难但也是有实现的可能性的。若是前后倒过来,武士们先看到了焰火被吸引注意力再听到号角,因为目击到了焰火的所在对于方位有了更准确认知的缘故,他们就会意识到两个信号根本不在一个地方。

  而精准计算了时间先吹响号角,在以声音吸引武士注意力之后短短时间内焰火升空,这样人的注意力就会被吸引到焰火的所在,惯性思维地觉得号角的声音也是从这里传出的。

  这两步缺一不可,而事先前进半截路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虽说留在焰火所在的地方吹响号角能更大程度的避免方位不符的问题,但他们不光没有马匹代步,樱还得背着洛安少女以令贤者得以空出双手战斗。如果不抢跑的话很可能根本跑不过对方。

  总而言之,在我们的贤者先生一贯冷静的计划安排下,被调虎离山的大部队举着火把拍成一条长龙在黯淡红色月光下向着他们左侧的方向走去,显然确凿无疑地被焰火给吸引过去了。而三人则抓紧了时间,从另一侧悄悄地靠近到了武士们原先的所在。

  “就这么简单?”樱第二次开口问出了这句话。

  这一切实行得有些顺利过头,但却不能说出乎亨利的意料。

  他是在判断出追击的仍旧是那一支部队之后,才作出了这样的决策。

  如若是换了另一个人,那么这一切肯定无法实行。

  年青气盛,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月·之·国指挥官。

  哪怕素未谋面,一个刚愎自用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年青人形象也已经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倘若换做那种各执己见谁也不服从谁的里加尔式军队,亨利的做法不说能不能起效最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虽然月之国人总是鄙视里加尔人落后的军事制度,有时候指挥系统不统一却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从火把上判断,他们是连分兵留着一部分人驻扎在原地都没有,直接就全军进发了。

  这一点并没有出乎亨利的意料,因为这支军队会出发本身就是因为指挥官的个人情绪。加上取得号角处那一队死去的骑马武士,对方基层士官只怕已经损伤惨重,整个队伍余下的士兵只能直接从最高指挥层获得命令。

  如果是各个指挥官相对独立的里加尔人,那么光是要不要前进去搜索估计都会吵上半天,最后由提案者自己领兵向前,其他人则仍旧留守。

  不论如何,完完全全由一人掌控的军队,只要摸清了最高领导的思路,那么整支军队的动向也就没有什么不可测的了。

  他们被引去的方向是死路,离开了毒素浓度较低的区域没有护佑的人类过去只会被侵蚀身亡。尽管做出诱饵的是贤者,但下令让这些人踏上有去无来之行的,却是为首的赤甲武士。

  以一个人的意志决定了数千人的生死,这正是这个强权而统一的国家才有的,无比讽刺的一面。

  包括下级武士和农民在内的大多数下级人员一直接受着“集体高于一切”的思想教育,可引导集体前进方向的,却是极少数的个人,极少数的高层贵族。

  为了给他的弟弟报仇,沼泽村被屠村,而手下的人不论死了多少他也毫不在意。

  这并不单纯地只是手足情这么简单,复仇这种行为在月之国的武士文化当中本就是被倡导甚至于推崇为唯一正确方案的。

  散漫的里加尔人无法理解和人。

  一个武士家的少年倘若父亲被人杀死,那么在传统文化里看来正确的做法并非忘却这一切展开新人生,而是舍弃一切追逐到天涯海角也要复仇。

  他们的思想当中贯彻着这种偏执,视许多目标与在里加尔人看来刻板的坚持为比生命更重要的事物。如若说里加尔的骑士们口中重于生命的荣誉只不过是给自己贴金的虚伪说辞,那么月之国的武士就确确实实地是将某种东西贯彻进了灵魂之中。

  尽管这种传统文化并不是完全美好之物,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因为有着这种近乎狂热的精神理念。

  一部分的武士才得以在没有外力护佑的情况下,克服环境的影响,一心一意地。

  只为击杀仇人而来。

  “咚咚咚咚——!!”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不远处响起,转瞬之间已经近在咫尺。哪怕有着符石减重,背着洛安少女的花魁仍旧难以走得很快。骑马的武士在意识到被引诱开而回归时,三人才刚刚来到充满战斗痕迹的昏暗荒野上。

  亨利远远地就听到了声音,但他仍旧还是从腰包当中掏出了符石。

  裂隙通往正常世界的入口肉眼难以辨明,只有以魔力覆盖双眼时能察觉到流动的方向。所以为了穿过它,贤者首先必须使得这个裂口变得肉眼可见才行。

  方法很是简单粗暴,正如任何生物都会因为外来的魔力而感到不适一样,这个如同活物一般的世界也会如此。

  造价高昂的符石上原本精雕细琢的秘银符文被亨利用匕首蛮横地破坏,在仅仅5秒钟不到的时间内他烧掉的钱可以武装50名重装骑兵。

  宝石内部蕴含的本应以特定形式散发出来的魔力因为通道被破坏的缘故开始以极为不稳定的方式释放出来,而贤者将它们准确地丢向了缺口的所在。

  “嘭!!!!”没有调配成特殊形式的无属性魔力对人类而言只是像短时间内空气被抽干一样难以呼吸,但对这个诡异的世界而言却不仅如此。

  “轰!!!”耀眼白光闪烁之后整个场景都似乎出现了扭曲,空气之中的黯淡红色光芒被驱散紧接着一道由无数白光闪闪的碎片组成的大门在樱的面前打开。

  “呼——!!”冷冽的寒风从光门的另一端吹进来,驱散了闷热的环境也使得人头脑清明。

  樱回头看向了亨利。

  “走。”而贤者握紧了单手刀回身迎敌。

  能够顺利完成往返的武士仅有18个人,为首的赤甲武士在看见亨利的一瞬间就明白这正是他苦苦追寻的敌人。

  “封锁住,别让那女人跑了!”他的思想不知是否受清澈的魔力影响变得敏锐了起来,一眼看见高大的异邦人拦在他们面前的模样他就明白了对方的要害是正在逃亡的两个女人。

  光是斩杀是不够的,要让对方也体会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

  “杀!”余下的17名武士当中有14人散开从两侧划出半圆形在错开了友军的同时向着斜前方的樱与米拉张弓搭箭,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就松开了弓弦。

  “咻咻咻——”从多个角度袭来又被光门强烈的光照与周围黯淡景物的明暗对比所掩盖,哪怕是亨利也没有信心能全部遮拦,但这并非他无动于衷的原因。

  “轰——!”强而有力的弓矢在靠近到光门附近的地方就被从中涌出的寒流扰乱,胡乱飞舞着最终零散地落到了地面上。

  “气流吗。”赤甲武士注意到了问题所在,因此进一步地下令:“舍弃弓矢,采用近战!”他大声地喊着,而已经当先冲出去的武士们立刻齐刷刷地丢掉了手中的大弓,拔出了腰刀。

  “杀!!”战马奔驰,而武士们端平了手中的长刀,刀刃向前,根本无需挥舞,只是借着马匹的冲锋就足以削落人的首级。

  一匹马,是一位骑士或者武士最为忠实的战友,也是最为强力的武器。

  哪怕只是月之国相对而言更加娇小的战马,也足有400千克的重量,远超绝大多数的人类。

  也正因如此,骑兵在冲锋时必须考虑到友军的方向,避免发生碰撞。

  骑兵的冲锋确实十分强力,但与其它所有的兵种、战术还有武器一样——战斗并非是以绝对的强弱定输赢,而更像是适者生存。

  掌握环境,是一门基础课程,尤其是对于缺乏后勤支援的佣兵职业来说。

  这是之前武士们曾奋战过的战场,哪怕因为周围能见度的关系其他人无法看清,但在有着夜视能力的贤者眼里,满地的死尸与掉落的兵器却都清晰可见。

  “咻——!!!”于是冲过来的武士们就只看到那个异邦人用力地往地上跺了一下脚,紧接着一支长枪就翘起在了为首的一名武士面前。

  “停——嘭!!”声音戛然而止,被枪尖准确命中前胸的战马冲锋的势头一顿之后整个横着摔了下去,而后面冲过来的其他人则接二连三地被友军绊倒。

  “下马步战!”另一侧反应过来的武士们匆匆忙忙停下了战马,但贤者却已经先他们一步杀了上去。

  “嚓——”亨利以极快的速度欺身靠近,在下马的武士举刀之前就握住对方手腕紧接着以单手刀的配重球砸中面门。随后单手折断了对方持刀手的同时用脚尖挑起落地的长刀,转身把单手刀插进了另一名高喊着“外人受死!”高举长刀的武士喉咙之中并且顺手接住挑起在半空中的长刀。

  “当——嚓嚓嚓——”紧接着在用长刀与第三人交锋的一瞬间变换了角度以西海岸人常有的方式向前突进,这名武士想要抽身后退但速度不及贤者堪堪想要避开亨利却在中途变换了角度直接以蛮力压歪了对方的刀并且切开了他的侧颈。

  “嚓——”他接着又换作单手持刀在第二名武士倒下的过程中重新拔出了插在他喉咙上米拉的单手刀,然后在用从武士那儿夺来的长刀格挡住第四名武士的攻击同时副手刺中了他腋下的漏洞。这名武士穿着护喉无法袭击要害,他吃痛哼了一声却不退反进往前压来试图用生命为队友的攻击争取时间,但亨利可不只有两只手能动,他直接抬起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胸甲上就让他滚出了好几个圈。

  刀、长枪、匕首、拳头。

  身着护甲的武士们在亨利的面前却感觉自己像是脆弱的婴儿。

  月之国更为轻型的护甲相较里加尔板甲有着更多的缝隙与弱点,哪怕不瞄准这些地方,只是以铁条防护的护臂也完全难以承受得住贤者的一身蛮力。

  哀鸿遍野。

  电光火石之间,已有十人以上的武士伤亡惨重。

  但亨利还是慢了一步。

  “放下手中的武器。”在友军用生命争取时间的空档,赤甲武士领着尚且残存的其它几人一起绕道拦在了背着米拉的樱面前。

  “咔——”他摘下了头上有着华丽黄铜装饰的头盔丢在地上,一头黑蓝色的长发在光门流进来的寒风之下胡乱飞舞。

  周围余下的四名武士将手中的长枪对准了没有着甲的花魁与洛安少女,只需向前一捅,二人就会香消玉殒。

  武士垂下了手里的大刀,看向这边的表情像是他大仇已报。

  但贤者却没有看着他。

  “醒了吗。”他忽然开口这样说着,而樱也这才注意到自己背后的白发女孩体表似乎已经不再发着高烧。

  “我——”仍旧感觉脑袋有些迷糊的洛安少女睁开的双眼散发着魔力的蓝光,她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尽管头脑迷糊,但作为战斗职业者的本能却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想要从这种危机当中脱离。

  所以她开口,也不知是因这寒风吹拂想起许久之前曾也是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所经历过的事情还是如何。

  “任何学习,最初都是由模仿开始的。”

  “小婴儿的咿呀学语,小女孩模仿母亲的样子穿上长裙。”

  “魔法其实,也并不例外。”

  曾结伴而行的精灵魔导师的音容笑貌,在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后,又再一次浮现在了眼前。

  “风在吹。”她半梦半醒地说着。

  “听吾号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