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09章 风暴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8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麻烦把钉子递给我——”今天的气温高得有些过分,米拉本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这里的天气对她来说一直很热,但没想到旅店的老板还有那些佣兵团的佣兵们却开始了匆忙的准备。

  邻近铁匠铺的一大好处,是钉子之类的东西获取起来很是方便。虽然价格不能算得上是便宜,但因为它的重要作用,这笔钱还是该花就花。艳阳高照,下方的佣兵们都褪去了一身防具,挥舞着锤子将锯成板条状的木头钉在了一起。

  人们从很早以前就明白木头有纹路这种东西存在,通常干过一些农活的人们都会懂得在劈柴的时候需要从上往下劈而不能横向,否则就会很难劈开。而因为木头的这种特性以及用板条拼接而成的天然缺陷,战士们在使用盾牌的时候也往往会有意地在上头涂抹一些花饰图案,用以掩盖这种纹理的存在。

  知晓缺陷的存在,那么思考方法去改进它们是人类通常的做法,将木头横竖结合起来之后用钉子钉紧,使得纹理不在同一个方向,如此一来木头的强度自然大大增加——不过双倍的厚度也通常会使得木头变得过分沉重,因此它们自然是不适合用来做成盾牌的。

  就算是体格健壮的北方人或者洛安人也扛不出长时间携带使用这种工艺制作的盾牌对于体力的消耗,或者说即便可以他们也不会选择,因为在任何的盾战技巧当中,盾牌都不是一个迟钝的被动的防御工具,而是拥有极强的主动性。

  ——我们扯远了,话归原处,消耗了不少金钱和劳力弄来这些木板的目的是加强旅店高层的门窗。过分闷热的天气是风雨欲来的征兆,这里的人们虽然说不清楚这其中的来龙去脉,但多年的经验也令他们足以判断出这一点。

  身高比常人更高的我们的贤者先生荣幸地获得了扶梯子的重要职位,这条在两根竖起来的竹子上面打孔然后固定上横向的脚踏的梯子在他的手中显得十分小巧,而上面的那一句“递钉子”实际上也就是上头正在工作的另一名佣兵对着他说的。

  旅店的老板可谓深谙物尽其用之道,既然领取了薪酬的话那么在安全的日子里头当然也不能让你们闲着——怀抱着这样的想法,用“你们也是居住在这里的,安全对于你们来说同样重要”的说法,旅店老板让一众佣兵都褪下防具和武器,跑出来帮忙加固门窗。

  横竖交织的木头板子被扣在了几个重要窗户的外头,然后用钉子钉住,为这些薄弱部位增加了一层有效的防御。

  采取了同样措施的还有马厩,只不过那边用的是更长更大一些的木板,并且还用原木柱子做成了支撑。

  米拉在艾卡斯塔平原生活的十来年当中,也不是未曾经历过风暴,然而在紧靠着山脉的边境村庄当中所谓的风暴其实就只是会把衣服给刮飞然后会下很大的雨罢了——女孩没法理解为啥这些人要做这么齐全的准备,她甚至看到还有几名旅店内部的工作人员去把养在外头的鸡连着竹制的笼子一块儿给提了进去。

  ‘用得着这样吗?’——显然是未曾经历过暴风雨的人才会有的想法,女孩疑惑地看着所有人努力地工作着,艳阳高照,所有人不一会儿都是汗流浃背。

  解决了外围的加固问题以后,一行人回归到了旅店的内部,这会儿已经是中午,大道上依然能够看到有不少人在行走,但多半都行色匆匆,像是也要快一些赶到可以居住的地方。

  “哎,可惜了。”消瘦的中年旅店老板这样感叹着,在这个时间段还在赶路的多数都是为了快一些到达能够赶上商船出港的商人,为了利益他们不惜冒着欲来的风雨也要继续前进,显然是不会选择在旅馆这里停歇了。

  人类的侥幸心理——或者说冒险精神,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东西。

  从好的方面上看,若不是它的存在,许许多多在前人看来是绝无可能的技术和理论,以及一整个号称难攻不落的城邦乃至于国家被征服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人类可能度过了一千年的光阴,却仍旧和一千年前没有什么两样。

  但从坏处看的话,许多人的家破人亡,乃至于一代上古文明的覆灭,也与它逃脱不了干系。

  亨利他们眼下所处的这间旅馆大致估算的话应当是位于距离科里康拉德约莫一百公里的位置,而就算不算折返,直直一路往前的话,要去到港口那边,也最少还需要走上三百公里的路途。

  这些商人们能够成功赶到港口而不遇上风暴的几率几乎是零,而即便他们赶到了港口,船舶已经提早出发前往能够避开风暴的港口的可能性也是相当之高。

  这些商人是因为一些什么原因而拖延了的事情,随便一个人都大概能够猜测得到,而他们这样疯狂地赶路,恐怕也是因为这一笔交易对于他们而言非常地重要吧。

  老板的叹息或许不仅仅是因为少做了一笔生意,还因为这些凭着冒险精神逐利而去的商人们,可能再也回不来的这一事实。

  “哎——”在听闻了扛着梯子的贤者的解释以后,依然对于风暴威力半信半疑的我们的洛安少女朝着前方伸出了手同时小声地喊了一句,然而已经远去的商人们被密密麻麻的树林所阻挡,仅仅能够听得到逐渐缩小的马蹄声和车轮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发出来的砰当声罢了。

  “……”米拉垂下了头,她感觉自己有些无力。“你没法帮上每一个人的,努力过就好了,他们的命运是他们自己选择的。”亨利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另一侧的艾莫妮卡牵起了米拉的手,女孩顺着那微凉的感觉望去,将头发绑成低马尾末端搭在锁骨上的金发少女歪歪头,微微一笑。

  “进去吧。”天气变得愈发地闷热了起来,虽然依然艳阳高照,但即便是米拉也能够判断的出来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他们回归到了旅馆的内部,旅店老板正指挥着那些先行一步进来的佣兵们把易碎的瓦罐之类的给搬运到内部安全的大厅,看到亨利进来他当先就对着他挥了挥手,贤者叹了口气,然后把梯子搭在了旁边也走了过去。

  大量的蜡烛和用来点油灯的幼稚被放到了吧台的下方,显然是在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当中所需要的照明做一些准备。

  一层的大厅内存在有许多的商人和佣兵,他们热热闹闹地讨论着,却并没有对一侧的亨利他们投来太多的注意力。

  这是非常正常不过的,上一回在第一个旅馆的时候之所以会引起注意,多半还是因为碰巧遇到一名认得出他们的人的缘故。这条道路的人流量相当之大,这一回出于旅馆当中的近百个人就没有任何对他们这一行人感兴趣的了,就算因为四人那十分有特色的发色差异有人会少少地留意一下,但也就那样了,停留在这个层次不会更进一步。

  佣兵们都是脚踏实地的人,特别是在科里康拉德这样的佣兵之国。

  他们去过海外,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验,若是让许多人来自我评价的话,大约这个世界上除了巨龙以外,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会让他们赶到过分地震惊了。

  这样子有些被“冷落”了的待遇让米拉感觉十分新鲜的同时又有一丝怀念,在跟着贤者一起开始旅行历练之前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的她就曾经深刻地体会到这种被别人无视的感受,但以洛安人的身份搭配高大的贤者,加之以一身优良的装备、战马还有蓝色的佣兵牌徽章,在去到之前那些南方国家的时候她可是受到了不少的瞩目。

  这会儿重新遇见对于她的存在见怪不怪的人们,可以说是令女孩的内心百感交集。

  纠结又复杂的心理是女孩子的特性,旁边的艾莫妮卡注意到了米拉在发呆的事情,她还以为女孩是有些失落之类的,苦恼地思索着如何鼓励她的方法,却在下一秒钟被某一事物给打断了。

  天气的燥热,已经到了穿着露肩的短袖衣物都还会汗流浃背的程度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去吃热食,当然是会令人更加难受了。

  店老板亲自端上来的用木盘子装着的东西,是一盘白皙剔透的肉的切片。

  “这啥?”从没见过的在米拉看来根本不能算是食物的东西让她瞪大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另一侧的艾莫妮卡拍了一下手掌显得挺开心地上前了一步:“是鲶鱼吗~”

  她这样说着,然后直接用手捏起了一片就在米拉呆滞的目光当中放到了嘴里。

  “那、那个不是没煮过的吗!”白发的洛安少女上前一步就试图阻止对方,但她从背后冲过来突如其来的动作反而使得艾莫妮卡呛到了食物:“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金发少女用力地咳嗽着,同时却也因为对方的惊慌而笑了起来:“噗哈哈咳咳咳、噗哈咳咳咳咳哈哈哈哈。”于是她就相当奇怪地在那儿一边咳嗽一边笑了起来。

  “没、没事的,这个,咳咳咳,这个是生鱼片。”艾莫妮卡总算是喘过了气,她对着米拉这样解释道:“天气很热嘛,所以就选取干净的鱼来直接切片,很新鲜的哦,你尝一尝?”

  她这样说着,而米拉半信半疑地走了上去,学着艾莫妮卡之前的样子,捏起一小块,放进嘴里。

  “呜——”下一秒钟洛安女孩发出的声音,十分地可爱。

  她脸上的表情把此时此刻内心当中的种种情绪都给写了出来,这其中有苦恼也有迷惑,但比起所有的这些,米拉以她一贯都有的坚强克服了一切,将口中的生鱼片给吞了下去。

  “噗哈哈哈哈。”旁边的艾莫妮卡捂着肚子肆意地大笑着,“呼——”米拉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皱着她好看的小眉毛继续盯着那一整盘的鱼片,迟疑不决。

  “没事啦没事啦,你果然吃不惯呢,老板,锅子在哪呢?”艾莫妮卡笑得花枝乱颤,这个本来就很开朗的女孩在和洛安少女变得熟悉了起来以后显得有些坏心眼地欺负着她,米拉瞪了一眼对方,而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的旅店老板则指了一下身后的某处。

  “吃不惯的话,就用水煮一下,然后再用勺子捞出来好了,噗。”艾莫妮卡似乎还在回想着刚刚米拉丰富的表情,洛安少女皱着眉头小小地哼了一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她们两人在后面弄了一下这些鱼片,而更多的鱼也都被端了出来送到了在座的人的桌子上,两人把鱼片全部煮熟了以后重新拿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坐了下来。

  “撒点盐,我去叫一下约书亚。”艾莫妮卡把桌子另一端的一个木碗推了过来,上头放着一支小巧的木勺用来舀盐,这里使用的盐都是碾碎了的粉末状,相比之下用小皮袋装着的那种携带用的盐就要更粗大一些。

  “嗯。”艾莫妮卡“蹬蹬蹬”地爬上了楼梯,因为视力的缘故,约书亚没有下来帮忙加固而是留在了房间里头继续埋头学习,这位红发的剑师想来对于成为一位记述故事的作家的事情是十分地执着,熟悉他的艾莫妮卡明白若是不去叫的话他怕是肚子饿得咕咕叫了都不会想起要下来吃饭。

  “呼……哦,吃鱼啊。”米拉的身后也响起了脚步声,女孩看都不看就知道那是贤者,她头也不回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桌子上又拿起了一个木盘递给了他。

  “他俩呢。”亨利开口问道。“艾莫妮卡去喊约书亚了。”米拉回答道,楼梯上面“踏踏踏踏踏”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约书亚和艾莫妮卡缓缓地走了下来。“快过来吃吧。”贤者朝着他俩摆了摆手,旅馆一层的大厅内部热闹不已,坐在门口那边的一名佣兵忽然感觉到内急于是从桌子上起了身。

  他砸吧着嘴一边用舌头试图把牙缝里的的肉丝给挑出来一边拉着腰间的皮带心不在焉地推开了门——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尖锐的“咻——”的声音响了起来。

  “夺呜——”

  佣兵双脚抖了一下,然后站立在了原地。

  一层酒馆内部的许多人都停下了吃喝,场景内一片安静。

  “咳啊——”“咚——”他仰面朝天带着脖颈处的一支短短的箭矢重重地倒了下去,鲜血横溢,不一会儿这名佣兵就没了生息。

  “唷,老板,我们来找你的麻烦了。”用轻挑的声音发出这样的话语,门口的那个穿着皮甲,腰间塞着两把长刀手上还拿着一只弩机的男人笑着说道。

  “准备战斗。”身后的孟菲斯大喊了一声,坐在前方的佣兵和不少的商人们都慌乱地站了起来,远远的天空下一声惊雷发出“轰咔”的声响,预兆着风暴的到来。

  “呵,还准备战斗呢,连武器都没有,我们可是还占据了人数的优势的。”

  “给我上!”盗匪头目一声令下,拿着长矛盾牌还有草原风格的短弓的一群人鱼涌而入。

  “反抗者!格杀勿论!”索拉丁口音嗓音尖细的通用语回荡着,乱糟糟却有着远超旅馆内所有佣兵数量的盗贼们铺开了阵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