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60章 拨云见日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93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士气在其性质和存在方面上,与信仰有些类似。

  正如其他词汇一般,拉曼人的千年帝国当中信仰这个词汇亦是一个多义词。我们在这里所采用的并不是专指对唯一神的信仰,而是引用了它类似于“精神寄托”那一方面上的涵义。

  而在这个层面上,它与士气有着许多相似与相关之处。

  并且不可否定的是,两者都在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上,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拉曼社会是一个推崇辩论术且善于嘲讽与攻击,某种程度上缺乏容忍度的社会。

  所以在关乎士气这方面也自然免不了会有唱反调的人出现。

  持怀疑论者以他们的“常识”推断,认为像是“一旦士气崩溃,一个勇猛的战士也能追着一打人抱头乱窜”这样的情况是决计不可能发生的。

  因为,以“常识”来思考,再怎么说占据了人数优势的一方也不可能输不是吗。

  这些论点以及其他的一些类似行径令拉曼哲人不由得感叹人类真是一个“睿智又愚蠢”的种族——在睿智的方面上人类所拥有的创新能力和进取精神其他四大种族难以想象,但在愚蠢的方面上,人类又过于擅长于,去以刻板的印象来形容某一个团体。

  精灵语当中是不存在有“常识”这个词汇的,这或许与他们相对漫长的寿命相关。活得久了,世界变迁许多曾经认为不会改变的事情也都最终会产生变化,向精灵们证明这一点的十分讽刺地正是人类自己。

  几乎每隔两三百年的时间,人类社会就会产生一番天翻地覆的改变。

  常识指的是约定俗成的东西,一般人所熟知的东西。这是一种刻板的印象,唯一的好处是能够在广大的人类社会当中迅速地传播。它有自己的优点,诚然,但当某一人物试图用常识来概括专业领域的情况时,他或者她就是在自取其辱。

  士气,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

  米拉望着贵族骑士和佣兵们,甚至就连商人也都忙碌了起来。

  辛辛垦垦,为了求生而上上下下,任劳任怨。

  这听起来和之前的时光也没什么改变,只是又一天的倒霉日子罢了。但与前几日不同的是,那些忙碌着的人们,他们容光焕发,双眼当中都像燃着熊熊烈火,裸露的皮肤青筋暴起。没有因劳累而偷懒,而是全心全意地投入了每一分的力气。

  “这也是......魔力的影响?”有些呆滞的白发少女回过了头望向自己的老师,她的头上缠着干净的纱布,但破皮的地方已经不流血了,纱布仅仅只是预防感染用的而已——这正是女孩话中的“也”字由来。

  尽管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原因,但她似乎在迷迷糊糊之间和旁边那头正在熟睡的小独角兽结成了某种契约,而这契约的第一个好处就是队伍当中受伤的人员——包括她自己——都在某种类圣术的魔法下或多或少地被治愈了创伤。

  不过尽管它拼尽了全力以至于魔力都耗尽这会儿陷入了深深的沉睡,那两名受到过于严重创伤的骑士也仅仅只是状态稳定了下来,并没有就瞬间康复。

  地龙为什么会选择来到这儿的原因,在幼小的独角兽施展了这类魔法以后得到了解答——不出意外地,与之前亨利的猜测大致相同。

  它或许曾经是与这儿的魔**好的,不然也至少是知道它们有这类能力的,所以当它受到食尸鬼的毒素感染时,下意识地就朝着能够治愈自己的生物所在的地方靠近了。

  只是人——龙算不如天算,到头来反而是因为自己被毒素吞噬了大脑,造成了威胁,仅仅只有这一头年幼的小独角兽躲到了卡蒂加利城之中并且以某种被动的魔力波勉强隐藏住了自己。

  ——让我们话归原处。

  贤者对于米拉的问题并没有直接回答。

  他沉默地观察着后者,直到米拉那两条好看的小眉毛都因为不满而皱到了一块儿并且出手捶了他一下。

  “没事的,真的没事。”洛安少女这样强调着,亨利在担心的事情并不是米拉所受到的物理伤害,而是她昨夜忽然像是着了魔一样外出,以及和这头小独角兽达成了契约的事情。

  这一系列的事件使得她现在在队伍当中的身份有些特殊,因为在拉曼社会当中能够与这种代表了纯洁的圣兽接触的,通常都是心地善良日后会被称为“圣人”的一类存在。但贤者到底是贤者,他所关心的并不是这方面的事情,因为这个女孩的内心如何他早已知根知底。

  亨利所在意的是米拉和这头独角兽拥有了魔力层面上的联系这件事情——这是一个可大可小的问题,魔力方面的联系本身其实并不少见,世界各地都常常有通灵者之类的人物出现。重要的是,要达成它所需要前置条件——

  点燃法力池。

  这是连他都没有预料到的地方,自己朝夕相处的弟子忽然有天就拥有了足以施法——哪怕是最低等的被动法术——的魔力。

  ‘扩散的速度变快了?’“老师!”米拉叫了他一声,然后再度认真地说道:“我没事的。”

  她说着,而亨利点了点头:“法力池在心脏附近,有的人在点燃以后会因为体内魔力的改变而有胸闷感甚至出现休克——总之,你没事就好。”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摸了摸米拉的头,而洛安少女则接着追问道:“那么现在可以回答了吗。”

  贤者耸了耸肩,顿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古代拉曼语当中,有一个发音为“佩拉茨伯”的词汇。”

  像是常有的光景,亨利的开口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早已习惯他这种说话方式的米拉只是安静地倾听着。

  他接着说:“这个词可以用于数种语境当中表达数种涵义,包括用以形容士气和信仰的某些方面。但若是追根溯源将其最初的涵义以最为正确的现代语言转达的话,它的意思应当是”贤者竖起了一根指头,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

  “安慰剂。”

  “在魔法和圣术、炼金术和神秘学崛起之前,医术尚且处于萌芽时代的时候,即便是贵为拉曼文明摇篮的东海岸,医生们最常诊断出来的也都是各式各样的‘不治之症’。”

  “有一个著名的古典拉曼时代笑话就是关于一位‘从战场上活下来,再从掠食动物口中活下来,最终逃过了最后的威胁——医生的魔掌,从而度过了幸福快乐的一生’的士兵的故事。”

  “啊——我读到过。”米拉翻了个白眼。

  亨利耸了耸肩:“这个笑话以拉曼人最为擅长的反讽口吻,描绘了一位因为不去看医生而幸运地活了下来的士兵。所以你大概知道那个年代的医术到底是一种多么不靠谱的东西。”

  “不治之症,遍地都是。但讽刺的是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医生反而是一种暴利的行业。”贤者以一如既往的平淡语调接着说道:“他们不会放过任何可能获利的机会,因此即便你是被诊治出了以当时的水平不可能医好的症状,他们也依然会给你开药。”

  “而这种药,就是‘佩拉茨伯’。”

  “安慰剂。”米拉皱着眉头接着他的话自动补充——她大概知道自己的老师想说什么了。

  “这个故弄玄虚的词汇一半是精灵语另一半是巫师语,虽然现在已经是一个成语词汇,但在过去几乎就连大部分的医生都不知道它的意思,就更不要提那些病人了——而这也正是它被创造出来的目的。”

  “神药、万能药‘佩拉茨伯’。”亨利第三次耸了耸肩,而米拉从他平静的语调当中听出了一丝丝极细微的嘲讽。

  “这种药剂的组成成分很是简单,薄荷、糖浆、还有一些水。”

  “可治愈的疾病范围从打着凉喷嚏一直到被地龙啃掉半边身体,基本上只要医生觉得你的病没什么大不了或者是没救了,他们就会给你开出来这种其实还蛮好喝的药剂。”

  “然后。”亨利又竖起了一根手指,他在强调重点的时候总会这样做:“令人讽刺的便是,这种所谓的安慰剂,治愈率居然高达百分之三十。”

  “......”米拉回过头看向了那些容光焕发的骑士和佣兵们,她知道亨利在指的是什么了。

  “所以,你说是魔力的影响,某种程度上并没有错。”贤者用十分标准的拉曼语引用了魔力这个词汇的其他涵义,而女孩白了他一眼:“好卖弄。”

  “不是确实存在的魔力,而是心灵的魔力.......吗。”她小声地这样说着,然后望向了正在营地中央沉睡的独角兽。

  商人们正在整理着自己的商品,舍弃掉那些过于沉重的物品。

  而骑士们也纷纷取下了盔甲和马甲,尽管丢盔卸甲意味着损失荣耀,他们却也明白这不是拘泥于细节自我禁锢的时候。

  昨夜忽然出现的独角兽,就是这些人的佩拉茨伯。

  实际上只有安慰效果的万能灵药。

  但却确确实实能够改变一切。

  这是何等奇妙的景象啊。

  药物实际上是没有效果的。但倘若你坚信着这种药剂对你的身体有疗效,你在饮用了它以后也会变得乐观起来,积极面对生活,正是这些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治愈了你的疾病。

  而独角兽的出现,对于原本的局势改变其实只是杯水车薪。重伤的人仍旧昏迷且卧床不起;补给困乏,魔女、地龙、食尸鬼和行尸的威胁依然存在;肉体依然疲惫不堪——这一切都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变。

  但经受着千百年来的共同拉曼文化熏陶的这些商人、佣兵和骑士们却坚信着。

  坚信着这至白纯洁的生物是为他们带来希望,能够指引前路的存在。

  所以他们行动了起来。

  “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了,齐心协力才能走出这片困境。”

  “丢弃商品又怎么了,龙、魔女、甚至就连传说中的独角兽也都已经见过了,这辈子已经值了。”

  尽管也听说过独角兽这种存在,但出身西海岸并不与他们共享这文化这信仰的洛安少女对此感到真的是十分的不可思议。

  困难处境没有得到改变,物质上贫乏也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但在精神的方面上仅仅因为这么一件米拉不太能够理解的突发事件,就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吗......”亨利望向了她,他从女孩的这句话当中听出了少许羡慕的意味。

  亚文内拉是一个多神教的国家,信仰浅薄只能算得上是一种口头禅和寄托。而洛安人则是被白色教会在西方的分会与奥托洛联合灭了国的民族,这些背景以及在索拉丁高地的遭遇令她本人对于白色教会保持有一种刻板的偏见,因而对其信徒为何拥有信仰,以及信仰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也难以理解。

  直到今天才算是在一定程度上正视了它。

  信仰,能够使得原本有分歧的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联合起来,为了某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奋斗。

  “但这是。”亨利开口,他显然注意到女孩对此的憧憬。米拉回过头望向了他:“一把双刃剑。”

  “既可以成为忠诚的盾,也可以成为指向任何并非这群体一员的剑。”贤者说道,米拉愣了一会儿,不好的回忆再度浮现了出来,她过去还不能完全理解那些人的所作所为。现在在瞧见他们从实际上毫无根据的事物上面获得了干劲,忽然明白过来若这事反过来,将这份狂热与执着用于毁灭上,也会成为无比可怕的武器。

  “所以这——”“嘶吁——”一声惊叫打断了米拉的话语,两人回过头去,小独角兽惊慌失措地蹬着蹄子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朝着米拉和亨利的方向跑来。这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独角兽躲到了米拉的身后而其他人都停下了手望向这边。

  “......”奥尔诺手里头抓着一根魔杖,呆愣在原地。

  “我只是想帮它恢复一下,魔力。”她有些无奈地这样说着。

  “应该是你之前动用的法术吓到了它吧。”也在附近的玛格丽特这样说着,然后来到了米拉的身边安抚着小独角兽。

  “......”奥尔诺沉默地转过头离开了,众人重新回归到了忙碌之中,只有亨利平静地看着精灵小姐的背影。

  时光辗转,当所有人全都整理好了行装,忍痛放弃了一部分的装备以减轻负担,并且还抽空埋葬了自己战死的伙伴之后,他们调转了方向。

  马作为一种以奔跑为生的生物,即便因为安全因素和食物停留在了卡蒂加利古城附近,一天当中也必然是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别的地方活动的。

  在想到了这一点之后,米拉向着颇具灵性的小独角兽手脚并用地表达,为众人找到了一条隐藏在树木和野草之中被阴影遮挡的下山路——这是在他们重新整理行装之前的事情了。

  确保了出路之后,人们更加地相信这是希望的象征。

  太阳升到了最高点,然后落下。时光辗转,他们在山路之中艰难地缓慢前行。期间不断地辨别方向,以确保不会回归到身后那一片充斥着死亡气息的地带之中。

  当离开卡蒂加利古城所在高处的第三天,总算是重新踩在了令人倍感温馨和亲切的青灰色石板路上时,周围未受不死者侵扰的鸟语花香风吟虫鸣,令所有人都高兴得几乎要原地跳了起来。

  “总算熬出头了。”就连康斯坦丁也忍不住长叹一声。

  只保留有肩甲和胸甲的他因为长时间在野外一头卷发都有些凌乱。

  “走吧,向着司考提!”骑士长如是说着,而减轻了许多负担的众人再度加速朝着目的地前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