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2章 扬帆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0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稍稍了解东海岸历史的人,都知道拉曼文明的兴起与东海岸星罗密布的水道有密切联系。而在统一并建立起帝国之后,拉曼人也仍旧相当重视水上运输。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如今的帕德罗西帝国时代。跨越千年光阴建立起来的港口和造船厂数不胜数,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国家内乱之际被荒废,但时至今日保留下来并有所发展的港口与海上运输业也依然无比繁荣。

  得益于此,一般的东海岸旅人若是想要出行,最经济也是相对更便捷的方式便是搭乘渡轮。

  陆路交通七歪八扭不说,还常有盗匪与魔兽野兽伺机而行。尽管“凡恩-蒂-拉曼尼亚”——这意为“拉曼的血管”的石铺大道在多年前就已经四通八达,但那显然更加适合内陆地区远离内海的人们使用。

  水路运输是成本最低的一种运输方式。不论是多么健壮的马儿,能够拉的货物重量都是有限。加之以地形的七歪八扭,上下坡之类各种影响,遇上了山丘或是战乱的话还得要绕道,不论是耗费的时间还是一次能够运输的货物总量,都远不如从港口之间点对点来往的船舶。

  帕德罗西与南境城邦联盟的财富流通,建立在波平浪静的莫比加斯内海讨喜的航行环境,与这些壮观的大型帆船之上。

  而这些大型帆船要航行,则需要数量庞大的划桨奴隶。

  ——这便是我们的洛安少女在上船之前所看到的一幕。他们是从另一侧的一条小道被人引进去的,一共有一百余人,全都是壮年的男性,皮肤因为常年呆在船底未能接触到阳光而显得有些苍白,因为天气燥热的缘故每个人都只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亚麻短裤。苍白的皮肤让鞭痕与脏污显得更加醒目,他们踉跄着腿脚带着杂乱的镣铐碰撞声从另一侧走过。

  那是旅客和商人们不会被允许前往的区域。

  与被帝国人视为野蛮的“维斯兰”也就是西海岸地区,你可能会在大街上看到奴隶走来走去的情景不同。南境城邦联盟以及帕德罗西帝国这些“正统”拉曼人,因为对于千年传承的文明骨子里有一股自傲的缘故,很是讲究阶级与忌讳。

  这也是为何当初到来的时候米拉没有能够看到这一幕的原因,人们似是约定俗成一般,对这种场景视而不见。尽管知道存在,但这座城市的管理者以及各行各业的人们却都发展出了一套严格的地下规则,将奴隶们的行动与光明世界切开,避免被新来的访客看到这种“脏眼睛”的东西。

  甚至就连关于他们的称呼,都是有忌讳的。

  在划桨奴隶的行列全部上船以后,米拉听到旁边两名这艘船上的水手在说着什么“拉-扎佛拉上船了,可以准备出发了”——因为这是她不常用的拉曼语,女孩在脑海中搜寻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词的意思。

  “压舱物。”

  除淡水流域偶尔会有的平底内河船舶以外,大型远洋舰船的底部都是穹顶型的。以中间一条龙骨隆起而两侧向上弧形延伸的形式构筑。而这种做法若是空船的话,在水面上就会左右摇摆最后直接翻船,因而需要在舱底填有重物,让舰船有一定的吃水深度,才能保持稳定。

  若是船沉了,这种填在舱底的重物自然也伴随着船舶一块沉入海底。如此的名词用来称呼划桨的奴隶,可谓恰如其分。连逃命都没有办法,连人都算不上,甚至比起船上运输的货物都要缺乏价值,仅仅只是作为舰船上的一个部分而存在。

  “......”一时之间,她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无力感。

  不平的事存在是难免的,但若是所有人都将其视为理所当然,甚至已经就这样生活了许多许多年,都发展出来一套相应的体系,以至于称其为“不可动摇的传统”了——

  要如何改变这一切?即便有这个想法,却也如登山者仰望着西海岸的坦布尔山脉延绵不绝的千米高峰一般,仅有一种手足乏力,无从下手的感觉。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一如既往,这是米拉所拥有的优点。

  给不出答案是因为自身的能力还有所不足,若是继续前进继续历练的话,也许将来的自己就可以给出这个答案了。她这样想着,紧接着就听到船上的水手连续吹响了三次号角。

  “呜——呜——呜——”肺活量十足的他紧接着高高举起红白色的小三角旗打着圈儿旋转并高声大喊:“旅客们商人们,放下手头的东西,收拾好随身物品,都准备上船了。”

  他这样喊着,在船舶下方各种流动小卖部吃吃喝喝的人们都是收拾了东西开始往这边走来。而兜售这些路边摊的商家则是推着小车朝着下一艘船的方向走去。

  密密麻麻穿着各式服装的商人、旅客还有佣兵们登上了岸边带有楼梯的栈桥。这艘船远比当初米拉和亨利乘坐的从亚文内拉过来的船要高大,所以上下船的时候也必须通过栈桥而不是直接放一块板子就行。一些比它还要更大的船则会先将人员以及货物转移到小型船舶,再运输到港口。

  不过对于东海岸第一大港帕尔尼拉而言,大到她最高的栈桥都够不着的舰船,也就仅有当今的皇帝陛下和几位亲王出行时的皇家旗舰了。

  “给。”我们的贤者先生也在人群之中,他手上抓着用干净的亚麻布包裹起来的卷饼,热腾腾的卷饼刚递过来就有一股好闻的番茄肉酱香气,洛安少女接过了它,然后大大地咬了一口。

  “噗——”周遭的旅客当中有人不怀好意地笑了出来。米拉撇过了脸用眼角余光瞧了一下,那人年纪约莫二三十,一幅典型拉曼商人的打扮。虽然年轻,但从发出耻笑这点来看应当是一位航海的老手。

  帝国民间有一个著名的关于流动小吃摊子的笑话叫做“循环利用”,讲的是小吃摊主用香气诱惑来往旅者,而当人们吃饱喝足登上摇摆的船舶以后,往往会因为晕船等缘故扒在围栏上对着大海呕吐。这些呕吐物就被海里的鱼儿抢食,最后这些鱼儿又变成了小吃摊上的美味,如此达成自然循环。

  这一则故事具有拉曼式的隐喻讽刺,而经常出海的人也都是养成了在登船前不吃太饱的习惯。这个年纪不大的商人显然是有些幸灾乐祸,因为外表年龄的关系而直接就将我们的洛安少女当成了一个第一次登船的新手,但当她转过身来露出腰上醒目的橙牌以及胸口的秘银胸针时,他的表情又立刻变得讪讪了起来,甚至于有些巴结的味道。

  这是帕尔尼拉这些拉曼人的品行当中,米拉最为讨厌,却也是最为常见的部分。

  典型的拉曼年轻人都拥有这种帝国式的骄傲,在深入了解别人之前就因为浅薄的外表认知而妄下结论鼻孔看人。动不动就觉得别人是蛮族,是未开化的低贱的家伙,即便是商人也只是看似热情,实际上内心里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除此之外这些家伙变脸的速度也是飞快,原先满面嘲讽又高高在上,一旦他们发现了你实际上有些财力或是实力,又立刻会变得低声下气,十分有礼地想要过来巴结以获取某些利益。

  ——巴结、礼貌,但却仍旧并非真正可以交际往来。

  帝国人的骄傲深刻入骨,这是毫不夸张的形容。作为外来者,而且是有白发这种醒目特征的异乡人,也许因为金钱或是实力的缘故他们会显得礼貌主动靠近,但在内心里却仍旧是认为你低他一等的。

  这种深深藏在灵魂深处的鄙夷在大部分帕德罗西的青年身上十分常见,他们总以千年传承自居,虽然逐利而行,却总认为自己是高贵而正统的。他们会利用对方比自己优秀的地方来获取利益,在表面上礼貌十足,内心里却总是认为异国他乡的人不过是“有钱有实力没文化的蠢蛋”。

  保守着传统,认为阶级关系不可违逆,对帝国上流贵族点头哈腰,对自认身份比自己更低的外国人或者奴隶就显得鄙夷又排斥。

  沉浸于帝国威能不可撼动,国民骄傲永存的美梦之中。

  即便是在帕尔尼拉遭袭的事情仅仅过去几个月的时间,身处这仍旧能够看得到众多战火痕迹的都城之中,他们却也对于这一切。

  是视而不见的。

  平民如此,帝国高层的贵族又何尝不是。

  帕尔尼拉平复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帝都和附近镇守的方面军才姗姗来迟,在吃饱喝足并且讨要了一部分的战功以后,他们就转过身回到了中部地区。

  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波澜而已,被视为掌上明珠的帕尔尼拉遭受了袭击那又怎样?不是已经收复回来了吗,那么重要的还是这份战功该如何划分,来为自己的履历增加几分色彩。

  帝国是不会被打倒的,这种袭击也只不过是微小的意外。有着千年以上正统传承的国民过去就是如此地骄傲,从今以后也依然会这样地骄傲下去。

  没有人能撼动得了,因为帕德罗西是如此地强大。

  多么荒唐。

  又可笑的人啊。

  明明长着眼睛,却视而不见。

  明明有着耳朵,却听而不闻。

  一味地保持着传统,维持着阶级,沉浸在一切都永远不会改变的美梦之中。

  惨痛的袭击敲响了警钟为所有的仇恨帝国的人竖起了鲜明的战旗,可就在这儿,就在这同一个地方,就在这小巷里头废墟下依然可以找得到惨死尸体的这座城市。

  绝大多数人却都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个国家,是不是要出大事了。”在栈桥撤去的一瞬间,米拉把吃完卷饼的麻布折了起来,然后用亚文内拉语轻声这样说着。

  旁边的亨利不置可否,只是望着远处在阳光下依然反射着光芒的帝皇雕像。

  “嘿——哟——嘿——唷——”水手们转动着绞盘把粗大的铁锚从海里收起,位于最下层的奴隶们在监工的指挥下划起了大桨,巨大的商船开始缓缓地朝着港口外面驶去。

  明娜直到他们这艘船离去的时候也没有出现在港口前来送行,这位亚文内拉的女爵士因为帕德罗西欲来的动荡而忙得焦头烂额。王国那边将要如何处理与帝国之间的关系,要知道亚文内拉过去可是和帝国这边也有过一些冲突的,虽然因为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所以没有被放在眼里。但眼下在那些南方诸国以及矮人,很可能未来还有帕洛希亚高地的少数民族都会加入反抗帝国行列的这种时间点,亚文内拉又到底要如何是好?

  锦上添花显然是不如雪中送炭来得妙的,尽管明娜作为特使与玛格丽特家也既是帕尔尼拉的城主府关系更为亲近,但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友谊,而且至今帕德罗西帝国的高层都没有要理睬这个小王国的意思。

  明娜努力了半年以上,也仅仅是与帕尔尼拉这座城市建立了基础的商贸关系。帕德罗西帝国的高层,那位皇帝陛下以及那些高级贵族,只怕是连听都没有听到过这个渺小的王国。

  尽管开头的时候算得上是顺利,但在帕尔尼拉以外的地方却是毫无进展。明娜和亚文内拉的长弓手们在魔女灾害和帕尔尼拉遭受围攻时做出的努力,城主府也已经有所上报,但显然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帝国高层那边是不放在眼里的。

  继续试图和帕德罗西搞好关系,很可能也会和一直以来那样只是石沉大海。而若是能在南方诸国这些袭击者尚且起步的时候予以支持,雪中送炭的话,这份恩情以及建立的关系,显然会稳定得多。

  可话又说回来了,帕德罗西人的自豪并不是完全的一叶障目,他们确实足够强,一旦整个国家上下反应过来进入战备状态,能够发挥出来的能量也是惊人的。

  该站在哪一边好。这个问题不单摆在明娜的面前,也同样摆在了玛格丽特的面前。

  昨日赠送胸针过后,贵族小姐就回头开始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王国的前路;帕尔尼拉这座城市的前路。

  以及,摆在这会儿已经远在帝都的康斯坦丁面前的,帝国的前路。

  这三个问题如缠绕的丝线一般纠缠不清,而他们要如何做出选择,却也是自己的事情了。

  若是要归根溯源,前去观看思考的话,他们之所以会走上如今这条路,做出如是的选择,与我们的贤者与洛安少女都分不开关系。

  因为某些影响,某些耳闻目染,而终究做出了某样选择。

  若是他们不在的话,也许一切的走向都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但也只是到此为止了,选择已经被做了出来,接下去的路他们应当要自己去走。

  正如米拉和亨利也将要走上的那条道路一般。

  长久以来的某个谜团,将要被揭开了。

  “预备——”

  船桨被收了起来,划出了避风港的商船上水手们整齐地做好了准备。

  “起帆!”

  “哗——!”

  巨大的白色帆布被麻利地拉开,水手们紧接着把粗壮的麻绳在绞盘上卷了又卷,而离开了避风港以后直直吹来的风立刻让船帆整个鼓了起来,庞大的舰船在自然之伟力下开始朝着前方迈进。海鸥在天空中翱翔,碧蓝的海面一望无际,在远天相交的地方分不清楚哪里是海哪里是天空。

  往西望去,在海平面以下的地方,是遥远的西海岸,是遥远的亚文内拉,想必此刻的艾卡斯塔平原上一定也吹着沁人心脾的风儿。

  而往北部看去,在人类的眼睛所无法看到的地方。

  那里是此行的目的地,位于冰天雪地之中的,极光与湖的国家。

  亨利的故乡。

  苏奥米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