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04章 暗箭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48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和式的旅店大体结构与里加尔的相差无几,因为都是人所以需求也是近似的,顶多在一些细节上有些差异。

  三层的旅馆整体为木质结构,只有下层一楼的墙壁是用砖砌并抹了灰泥,目的是增加承重能力。底楼内部的地板与藩地所见的和式房屋一般无二,都有垫高以隔绝地面湿气。尽管紫云位于章州领地内地势较高的区域,潮湿却仍旧是避免不了的一个问题。

  一行人所寄宿的这间旅店也已是很有年头,尽管木器都涂了新漆,斑驳的痕迹与上等木料历经年月自然存在的味道仍透露出时光流逝的滋味。

  楼梯涂了鲜艳红色大漆的扶手因为多年来客人与店员们上下使用已经彻底抹去棱角变得光滑水润,而若仔细观看的话木质的楼板正中央也因为多年的踩踏相较两侧少少有些凹陷。

  门口的布帘虽是经常更换因而仍旧显新,但楼梯拐角那一副正对着二楼窗户的廉价书画却因为常年被日光照射,而明显要比周围的画卷褪色许多。

  岁月静悄悄地在这些物品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早在一行人到来之前这间旅馆便已经开了许多年光阴,而若没什么意外的话,它也本应在一行人离去之后继续开下去。

  “吱——”

  底楼那因为常年使用加上靠近地面被湿气侵蚀的木板发出了细微的声响,被刻意控制的脚步声细弱而又难以察觉。

  尤其是在这种一般人早已陷入熟睡的时刻。

  凌晨三时,口鼻裹着浸了薄荷油与甘草的围布,这群不速之客点燃了随身携带的烟筒,用沾湿的手指头捅破了纸窗令安魂香的气息一点点弥漫进客人与店员的住处之中。

  “咳咳——咳咳咳——”轻微的咳嗽声响起,因不适而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只维持了短短时间,之后就在药物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两层解决’,不速之客们安静地用手语如是交流着,之后再次确认了一下装备,排好了队列向着三层走去。

  他们的行动迅速而又稳妥,一步一步来,丝毫没有慌张与意外。并且消息封锁得极好,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到来。这是个以稳定得手著称的组织,像这样的工作他们也并不是第一次接。

  为了确保潜入到目标附近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警醒对方,他们就连马厩也都使用了安魂香,让这些武士们敏感的座驾也陷入沉睡。

  一切都该是完美的。

  假如安魂香对所有马都会起作用的话——

  “嘶吁吁吁——!”马匹响亮的吼声在一行人刚刚踏上三层楼板的瞬间响起。

  “什么鬼玩意,怎么不起效。”“莫慌,机会仍在吾手!”不同于下属的惊慌,队长迅速地反应了过来:“用弹丸!没时间慢慢吹了。”

  “弩弓上弦!”他迅速地下达了指令,在这种紧密又熟悉的小团队当中所有人都各司其职互不干扰。将浓缩的安魂草汁液制粉做成的大剂量爆丸被点燃,之后他们直接丢到了楼道尽头目标所居住的房间。

  “嘭!!”瞬间爆开烟雾弹弥漫开来浓度极高的安魂香,尽管范围较小效力也无法持久,却也已经足够争取时间。

  “弩弓照准!别急着上,这个剂量我们的围巾也挡不住。”

  “怎么回——”“啪——”睡眼惺忪的路人旅客听到动静拉开了房门,但迎来的却是脑门一箭。

  “啊——啊——”跟在他身后的女伴瞬间惊呆了。

  “不想死闭嘴,我不想杀女人,别变成例外。”领队竖起了手指头,而女伴捂紧了自己的嘴满面惊容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推进,应该起效了,哪怕是武士这个情况下也应当昏——”“嘭——”尽头的推拉门应声倒地,像是超大号的折扇一样吹散了浓郁的安魂香。

  银白的月色下烟雾缭绕,领队立刻反应了过来:“放箭!”下达了指令,但仍旧晚了。

  “咻咻咻咻——咚!”一瞬间遮拦了窗户月光的巨大身影仿佛和人传说中的涂壁妖怪,而等到弩矢命中了目标他们才意识到是对方举着一些什么东西。

  ——和人的旅店与里加尔最大的区别是隔间较少,因为这个国家很少有形单影只的旅人缘由,旅店的房间大多是空旷硕大仅以木框架糊纸屏风隔离,因而他们也抓住了这种时机打算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可那——

  “啊,是布团!”垫在身下入睡用的床垫,倘若两张并排折叠起来的话能有30公分的厚度,虽然蓬松但有足够厚度的话防御力也已经堪比软甲。

  弩矢应当是击穿了的,但击穿这么厚的床垫也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量。

  没能有效杀伤——所有人都把弩矢射空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反应这么快,这是怎么回事,从马的嘶叫到这会儿不过是刹那,他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作出了判断,完全没有任何的决策失误。

  再出色的武士也不应当——

  “老大!”“嘭——!!”插满了弩矢的箭头在一瞬之间飞过了走道这将十米以上的距离,堪堪落在一行人的面前。

  从马鸣声响起到现在3秒不到。

  在令人头昏脑涨扰乱思绪的烟雾投掷以后2秒不到。

  明明该是疲惫入睡的情况下被忽然警醒,为了保险他们丢出了浓缩的安魂香可是对方这个反应速度——

  “身经百战。”

  “锵——!”耀眼的克莱默尔将厚达30公分的床垫连带着后方掩护自己老大的一名刺客直接砍成了两截。

  “嗤——”连哀鸣声都没来得及发出的刺客鲜血喷溅了一地,而背对着月光的贤者由上至下地以散发着蓝色光辉的双眼看着对方。

  “怎么回事。”“是敌袭,先生已经冲出去了。”“取吾刀来!”身后慢了一拍的武士匆忙醒来,一片杂乱的叫喊加之以被干扰的咳嗽声接连响起。

  “退后,阿卜阿丁装箭,其他人压前!”迅速反应过来的刺客领队果断地作出了决策:“不要和这个南蛮客硬碰硬,我们的目标是武士,从其他房间杀过去!

  他用家乡的方言如是指挥着小弟,以避免被面前的男人察觉意图。然而贤者哪怕听不懂这种语言,却也从周围人的行动方式上判断了出来。

  他转过了身打算去拦截其他人来争取时间。

  “阿卜阿丁!”但眼见意图败露的刺客领队立刻命令手下射出了弩矢。

  “当啪!”贤者用克莱默尔干净利落地劈开了弩矢。“啧!”“死!”但紧接着又有两人趁机冲上来,目的明显是要缠住他不让他回防。

  “老师,这边交给我们。”但也正是在此时洛安少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紧接着女性房间隔壁的门也被拉开,咖莱瓦急匆匆的动静和弥次郎分发武器的叫喊声分别响起。

  “还真是靠得住的弟子。”他果断地放弃了回援的打算,因为身后的同伴并不是需要他面面照顾的幼儿,他所需要做的就仅仅只是。

  将面前的敌人尽数击溃。

  侧身闪避短刀突刺,单手持剑之后利用体格优势抓住对方一扭折断,短刀落地的同时把他踹向另一人,紧接着单手挥舞大剑直接一剑斩杀了两名刺客。

  “退入房间!这家伙的剑太大——”分兵剩下的刺客们大喊大叫着护着领队退入之前男伴被杀的女人房间,其中一人直接跑过去抓起了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人并拦在自己面前。

  “啊啊啊——”尖叫着的女人被扯着头发抓到了门前。

  “南蛮人,如果不想这女——”“噗嗤——”大剑锐利的剑尖就像是最精妙工匠制作的仪器一般平滑稳直地向前刺穿了脸上的围巾又刺进了嘴巴从后颈刺出,刺客威胁的话语就好像他手里尚未举到女人脖子的刀子一样无力。

  “呵——”一手握在靠近护手的地方,另一只手抓着配重球,以前手作为支点后手发力向上一挑。

  “啪!”强而有力的锋刃让刺客的脑袋从下至上被切成了两半,尸体倒地的同时惊呆了的女人瞪大双眼跪坐在地,感觉自己脖颈上有什么东西温热粘稠的她伸手摸到了半截舌头。

  “恶鬼啊!!!”尖叫着的女房客转身就逃出了房间一去不回,而亨利在她跑走的瞬间挥剑劈掉了朝着她射去的一箭。

  已经没机会再上弦了,刺客们果断地丢掉了弩之后掏出了随身的短刀。

  包括首领在内还剩五人,房间虽然不大但腾转挪移的空间还是够的,他们互相打了打眼色就由紧密的菱形护卫阵型变为分散开的扇形阵,打的主意一目了然。

  “啊,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贤者垂着他灰蓝色的眸子用平稳的语调这样开口:“我们这边有五个人,而这个南蛮人再强也就自己一个,从不同方向一起上的话总归能抓到漏洞上去命中一下。”

  “嗯,会这么想也不奇怪。再密不透风的剑法,再快的剑技也会有漏洞。运气好的话抓住漏洞一瞬间也足以给予致命一击。”

  “那么,你们扪心自问一下吧。”他直视着这些人。

  “我幸运吗?”

  “上!”刺客领队下达了指令。

  ————

  米提雅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米拉就醒来了,魔力的震动使得她感觉难以呼吸额头一片冷汗。这是与独角兽心灵相连的她独有的体会,立刻意识到小家伙是在警告自己的她果断地摇醒了周围的其它几名女性并且拿起了自己的刀。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间她听到外面的人喊了一声什么,之后就是“啪”的声音以及弥漫的浓雾。

  “咳咳——”浓烟从门缝溢进来立刻就让她感到头昏眼花。

  “屏息!”而璐璐及时提醒了三人之后又直接掏出山刀切开了被子然后用随身药壶往上撒了点什么:“裹住口鼻。”猎民出身的女孩行动速度甚至比洛安少女更快,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围在脸上之后一呼吸辛辣的刺激弥漫在口鼻之中,让洛安少女整个人惊醒了过来。

  “是袭击,而且是专家。”她立刻反应了过来,樱和绫都有些不知所措,而璐璐尽管知道怎样应对烟雾却也不善战斗。

  米拉陷入了一瞬间的迟疑,一行十几人分成了三个房间居住,贤者与年长的武士、修道士以及足轻们在最大的房间,而弥次郎和咖莱瓦以及年青的武士则是在洛安少女一行隔壁的房间。

  该怎样警告同伴?如何汇合?手边仅有的装备是护身用的武器,辎重都被寄存在旅店的仓库之中,护甲除了少数人以外都寄存在武具屋进行维护——而且哪怕甲胄在身边也显然是来不及穿的。

  她思索着方案,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又一次响起声音——

  “嘭——”地一声大门倒下并作为扇子吹散了浓厚的烟雾——旅馆的门虽然不是实木的,但也没有这么易碎,能轻易做到这种事情的据她所知只有一个人。

  “是老师。”

  “啊啊——”刺客们说什么她虽然听不懂,但语调之中的急躁和慌张却是被敏感的洛安少女捕捉到了。

  “我们出去和其它人汇合,璐璐,提神的药还有吗。”她回头这样问道。

  “有”夷人少女点了点头。“可是外面——”博士小姐有些不安,但洛安少女只是一把拔出了腰刀毫无动摇地开口:“老师在。”

  她果断地拉开了大门之后带着一行人去与其他人合流,而慢了半拍也回过神来的小少爷则指挥着自己房间里的年青武士也做好准备出了门。

  对上眼神的一瞬间几人都明白了自己出门的缘由。

  对那个高大背影毫无保留的信赖,因为他已经出手所以房间外面的局势在某种程度上已陷入己方掌控。

  但也不能全靠他——

  洛安少女立刻注意到那些刺客分兵,而自己老师顿足放低克莱默尔采取了守势,这是打算转身前去拦截——显然对方派出与己方几乎同等人员的刺客并不是针对一两个人来的,他们意识到了贤者的强大,因此立刻采取分兵的措施打算尽可能杀伤其它没有反应过来的队伍成员。

  “被小看了啊。”米拉和弥次郎对了一眼,之后便转过身对着自己老师的背影大声开口。

  ————

  战斗最后以武士一方两人受伤这样的轻微代价取得了胜利,受伤的二人都是之前因为逃跑而落马的武士,为了挽回自己的名声他们顶在前方奋勇战斗,过于追求表现粗心大意才遭受到了伤害。

  这点以专业战士的眼光来评判只能说是勇气可嘉头脑简单。

  轻装前来的刺客携带的东西都是暗算用的,短刀小弩和各种扰人视线的烟雾弹等道具。若是偷袭得手的话他们这些武器的确足够致命,但在训练有素的专业武士头脑清醒过来并且掏出了大弓和短枪之后,他们只需要结成紧密阵型扼守住楼道,前方枪兵并排立阵防止对方靠近,后方弓兵射箭点杀,便可稳妥地全歼对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冲上前去,陷入混战意图以一敌数,通过少数战胜多数展现勇气挽回名声的那几位之前逃跑受伤的武士,也只能说是有勇无谋了。

  大部分刺客手中短小的武器没能造成什么实际效果,他们身上轻薄的衣物挡不住强而有力的战弓,只要被命中一发就也再无法躲闪。

  少数几名持弩的被重点照顾提前击杀之后,剩下的事情也就没什么悬念了。

  亨利一人就拖住了近三分之一的刺客兵力,占据压倒性兵力优势的武士们在解决了一半的敌人之后有意瞄准腿脚试图留下活口问话,但这些刺客察觉了情况就立刻吞服速发性毒药口吐白沫地死去了。

  “不愧是好手。”鸣海略带赞赏意味地这样说着,接着一行人就看着亨利从大门被他踹烂的房间当中走了出来。

  一手提着克莱默尔,另一只手提着一个人。

  “先生.......”武士领队有些无话可说地开口。

  “在他吃下毒药之前把手捏断了。”贤者耸了耸肩,把这种事情说得像是喝水一样理所当然:“这是这些家伙的领队,看他毒药没能吞下去就不打算用别的方法自尽,大约是个惜命的人。”

  “所以就来跟他好好谈谈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