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51章 龙与蛇(七)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115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里,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小事。

  在夏天失踪的小孩;谁家与谁家闹了矛盾;谁家的媳妇有不贞的传言,不知名陌生人的突然来访。这种消息密闭又人口稀少的小村子中,任何一件事情都能引起叽叽喳喳的广泛讨论。

  “我告诉你一件事,是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往往是主妇和大妈们在小声耳语时会首先提起的一句话,而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总是会在极短时间内便扩散到整个社交网络之中,变成所有人都在讨论的公开的“秘密”。

  生活乏味的穷乡僻妇人们总是喜欢嚼舌根,她们似乎生怕一件事情闹不够大一样,总爱把本来微小的事情在传播的过程中添油加醋——邻居家庭吵架时男主人声音稍微大一点透过房子吼出来的“贱妇!”之类的辱骂词汇,通过捕风捉影与添油加醋便可成为女主人红杏出墙的“确凿证据”,进而开始在当地的主妇圈子里流传,使得她们不约而同地开始排斥孤立这“名声不好的女人”,免得自己“受到牵连”。

  一件本来很小的事情,总能在温泉村本地的圈子里添油加醋变成惊天动地的大事。

  也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像《狼来了》一样总是添油加醋夸大其词的做法,使得他们在真正的大事降临时显得麻木不仁。

  早晨田间劳作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他们呆呆地看着那充满了血腥气的队伍。

  几乎所有人都是残破不堪的,风干的血液让阵羽织与其它衣物都从柔软的质感变得像是生牛皮一样硬邦邦,连从昨日起吹个不停的凌冽气流都无法撼动分毫,像是装满了酒水的皮囊一样沉甸甸地垂下,一动不动。

  疲惫的神情几乎充斥着包括骑马浪人在内的所有人,他们的武器仍旧尽可能地保持了鲜亮,但任谁都看得出来步履维艰。

  村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但却一言不发。不是不想说些什么,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些之前参加了湖心岛流寇剿灭回来便自信心爆棚学着武士们扎起头发的年青人们也在他们的行列之中,满载而归的这些年青人没少在乡亲长辈面前自吹自擂,但在酒桌上以一敌百的勇气此刻似乎就连驱动他们迈前一步上来询问浪人们发生了什么都做不到。

  很显然有什么大事真的发生了,但这些本该以“大风大浪”为日常,“身经百战”的温泉村村民们,却一时之间呆如木鸡,不光驻足不前就连开口都不敢。

  温泉村说大不大,有些什么消息传起来也只是片刻。

  很快就知晓众人归来的旅店老板雅之和留守在原地的传教士与博士小姐还有花魁、坚爷一行急匆匆地跑到了入口迎接他们,在看到这支伤痕累累的队伍时他们也显得十分震惊。但还没来得及等亨利这边告知发生了什么,神情焦急的博士小姐就抢先告诉了他们一件同样令人头疼的事情——阿秋和她的父亲以及其它家人全都被附近管事的乡士给扣押了。

  左脸还有一些红肿的绫神情焦急并且还带着黑眼圈,很明显昨晚一夜没能睡好,因为今天正午阿秋一家便会被那名乡士处决。

  “苏卡。”一路奔波回到温泉村,精神没有比绫好上多少的洛安少女在听完博士小姐的叙述之后忍不住骂了一句,亨利瞥了她一眼,但注意到自己失言的米拉只是撇过了头生闷气并没有收回这句话的打算。

  事情的发展脉络很简单却也很复杂——亨利一行出发剿匪,包括武士和他们这几个高大的异邦人在内具备威慑性的战斗力尽数离开。而虎太郎也在阿惠的情况稳定之后前往了坪山县县城。基本上等于后方不设防的状态下,早前想把自家女儿抢回去但吃了瘪的阿伦便趁着这个机会又回来找场子了。

  大声吼着闯进去旅店的阿伦钻了男人都不在的空子,当时绫正在和阿秋在一起进餐,因此当阿伦试图抢走她时博士小姐自然而然地上去阻拦了。

  而这个欺软怕硬的中年男人眼见阻拦自己的是个矮小的年青姑娘,便毫不留情地动了手。

  这一巴掌打的非常狠,绫脸上的红肿至今都没能消去。旅店内当时的空气刹那间陷入了沉默,感到不安的阿伦大声咆哮着:“怎么,老子带回自己小孩还有错吗!”宣扬着自己的正确性,但他很显然没有预料到情况的严重程度。

  绫当时没有穿着博士服装,但当她捂着自己被打的脸从阴暗的地方走出来,在透过窗口洒进来的阳光下,阿伦看见那一头深蓝色的头发时,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尽管没有实权,但作为新京天阁大书院认证的星咏博士,绫所具有的崇高地位是与藩王同等的。

  在这个阶级如此严苛的国家,身为底层的农民动手攻击了比武士与华族都还要高等的存在,自然是罪不可恕。

  “饶、饶命啊!!”

  上一秒还自认是强而有力的男人通过殴打娇小女生来宣扬自己强势地位的中年农夫,下一秒便膝盖一软整个人五体投地拼命求饶。

  “看、看在女儿的份上!”他一把抓住了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被大人们的情绪所感染也浑身发抖的阿秋,试图用这个自己根本不关心的小孩博取博士小姐的同情。

  但事态已经不可避免地扩大了。人来人往的旅店加上小村子难得有一件大事发生,长舌妇与长舌公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地便把整件事传遍了整个温泉村。

  “阿伦打了一位博士。”

  “我就知道他会作出这种事。”

  主妇与闲人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这件事,其中不少人都洋洋自得着自己的先见之明。只有少数人如此感叹——“可怜了他的家人。”

  如此以下犯上的大罪,是要连坐的。

  驻扎在这种边陲小村的乡士十年半载都不见得能遇上一件大事,因此他们少有地高速行动了起来,在事件传出去不到半小时后便兴师动众地出动了全部三人把阿伦全家给抓了去。

  绫试图阻挠,她甚至急忙换上了博士的服装。

  但毕恭毕敬的乡士们依然把所有人都抓走,并且宣布明日正午处刑。

  在说出这些事时,博士小姐的神情是黯淡的。

  这是没有实权的高贵者的悲哀。

  对方因为冒犯了她所以要被处刑,而受牵连的处刑对象甚至是她原本想要保护的。她高贵的身份能使得这些乡士毕恭毕敬,可她自身却连宽恕这些人让他们免于处刑的权力都没有。

  客客气气,却毫不退让。

  高贵的只是博士的身份,而不是她这个人。

  有生以来第一次,绫对自己迄今为止努力的价值有了质疑。然而在虎太郎离开,整个温泉村没有任何高于乡士的实权者的情况下,她除了焦虑什么都做不到。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血战归来的一行人里即便是亨利都未能预见到这样的事会发生,事情的脉络很是简单,但又因为人与人的动机纠葛而难以用黑白分明的对与错正与邪来区分——阿伦有阿伦自己眼中的正确性,他想带回自己的孩子,哪怕在其他人看来他不爱她,但他打了绫;乡士们的做法是遵从新月洲的法律的,但他们的动机很明显只是增加自己的功名而不是主持正义。

  没有人是无辜者。

  “严惩了以下犯上殴打博士的刁民。”是能在乡士职业生涯里画下浓重一笔的大功,在这种穷乡僻的底层武士眼里,这是一生都不见得能碰上一次的大事件。

  绫没法解决这件事,她高贵却又无力,所以只能焦急地等着亨利他们一行人归来。

  战损过半、连同伴的尸身都没法回收。尽管实际上与他们无关,但在听闻这件事以后龙之介麾下的浪人们像是转移愤怒一样全都变得气势汹汹了起来。

  “想立大功,何愁没有机会。”前任县令的声音冷得可以滴出水,而在亨利用简短的语言将发生了什么告知与雅之店长之后,后者在脸色变得铁青又再三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性,便也匆忙地跑开准备回去号召全村村民。

  紧接着这位曾经的华族展现出了他极高的执行能力。全身带着血腥气的这超过半百人数的队伍带着博士小姐等人马不停蹄地前往了位于温泉村郊外的乡士居所,沉重的马蹄声与盔甲碰撞声远远地就让乡士手下的足轻跑出来查看,而在瞧见这个阵势之后他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

  紧接着身高不是很高却大腹便便的乡士也从中走了出来,他满身肥油不说腰上的打刀还没佩戴好,在走出来的时候一个失衡刀子便滑了出来磕在了地上。鸣海皱着眉头看着他那磕磕碰碰掉了漆布满划痕的刀鞘,很显然这人并不怎么爱惜自己的武器。

  “诸、诸位有何贵干啊。”在看到脸色不悦的绫的一瞬间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乡士还在装傻充愣,但龙之介没有给他留情面。

  “把你这里关押的犯人名单上缴,青壮年劳力暂时释放。派人快马加鞭去通知坪山县本部派出援军,还有储存的武备也都取出。”龙之介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这样说着,而在温泉村物产供应下吃得十分肥胖的乡士眼睛打了一个转,没有在他身上瞧见任何华族的家纹之后挺直了腰杆咳了一声:“咳咳,这位,浪人阁下。”

  “可有甚么身份与权力的凭证啊?”他的态度变得十分傲慢,但已经经历了11年风风雨雨的前任县令决不是还会在意繁文缛节的人。

  “拉弓。”他一声令下,刚刚才从战场归来的浪人们齐刷刷地散开然后张弓搭箭。

  “这就是我的权力。”

  “噫——”没见过这种阵势只会耍嘴皮子的乡士和他手下的两名足轻都慌乱了起来,在武力的威慑下他们迅速地行动了起来,但这里到底是个小地方,除了阿伦一家以外只有一个醉醺醺的老头被关押在牢房之中。

  哭个不停的阿秋被放出来之后就跑向了绫和樱的所在,而经过这一遭阿伦也不再满怀怨恨而是不停地磕着头感谢一行人,紧接着也没有理阿秋带着自己剩下的家人就迅速往自家的方向赶。

  “少爷,请随在下去交待他们如何书写文书。”龙之介的浪人身份毕竟比较微妙,因此鸣海对着作为青田家继承人的弥次郎如是说着。而一行人就此分兵,风尘仆仆浑身带血的浪人们返回到了旅店的门口,而也差不多这个时间点被雅之店长号召的村民们也都聚集在了这附近。

  这其中占据七八成的都是好事的妇人,她们带着好奇的神色打量着这一行充斥着血腥气的队伍,不时一边用余光瞥着这边一边小声地讨论着些什么。

  “没来呢。”洛安少女扫了一眼,之前参加过湖心岛剿匪活动的那些青壮年的身影一个都没有出现在其中。

  经历过战斗的他们瞧见一行人减员并且带着浓厚血腥气的模样,大抵是猜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不像这些普通农妇一样还能维持简单纯粹的好奇心。

  但逃避是无法解决问题的,乡士和平民之间有隔阂,所以作为实质上的温泉村话事人,颇具威望的雅之店长就成为了这一系列事情的叙述者。

  他们省去了大部分太过难以理解的内容,就只简单叙述成有一个人能驱使魑魅魍魉而且很可能会来犯温泉村。眼下必须动员村民构筑防线,最少支撑到坪山县的援军到来为止。

  雅之告知了在场的所有村民,希望他们能作出抉择。

  话音落下之后,整个旅店门口空气都变得安静了起来。

  村民们面面相觑,哪怕是最能说会道的长舌妇这时候也说不出什么话语来。小村子里的人一直都把那些芝麻绿豆大点的事情尽可能地夸大化,但在真正遇到了一件大事时,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哎呀,雅之大人真是会说笑。”终于有一名妇人开了口,她干笑的声音引起了好几名妇人的随口附和,但很快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再如何孤陋寡闻,这群浑身带血的浪人也很明显不像是在跟他们闹着玩。

  “我,我家里还有事要忙,先回去了。”“对,我家里也是。”“啊,我家的孩子还得——”农民们少有地拥有了选择的权力,而他们毫不意外地选择了逃避。龙之介叹了口气,然后对着正打算转身离开的农民一声大喝。

  “都给我停下来!”

  刻在骨子里的服从天性让这些人一个激灵之后都没再动弹。已经没了权力且接触了许多里加尔思潮的前任县令本来不想这样以权压人,但很显然要是在这个时间点采取民主的话这群人只会像各顾各的成为一盘散沙之后被逐个击破。

  以贵族为顶点居高临下统治其他人的社会制度之所以存在这么长的时间,正是因为许多时候一个强而有力的个人进行独断要比一群乌合之众七嘴八舌更加高效——龙之介接着开口,他在面对农民时语调措辞与跟亨利等人交谈时大有不同:

  “你们想怎么做,逃避?”

  “能逃到哪里去。”他毫不留情直指要害:“章州地势险恶,多沼泽瘴气。此处北面虽然有水道却已是怪物所占领,东面有陆路,但需上下登山极为耗费时日。那么往南去前往坪山县?快马加鞭也需要数日时间,携家带口且只得步行的你们又要如何做?”

  “现在是夏收时节,舍弃了农田未能上缴赋税会被严惩不说。你们今后的口粮又要如何得到?”

  “逃农有甚么惩罚,不必我言说了吧?”

  “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舍弃了家园,你们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我告诉你们会怎样,要么靠他人接济过着每日只有一碗粥的贫苦生活。现在还是夏日还好,若是到了寒冬多半会因为缺乏取暖燃料而冻死。”

  “或者落草为寇,然后被武士斩杀,你们能过这种日子吗?能放弃现在这样优渥的生活吗。”

  他的话让农民们都停了下来,尽管龙之介可以用强权逼迫这些人听从他的指挥去战斗,但他也深知强逼出来的民兵士气低下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

  温泉村是章州相对富庶的村落,依托这里的农田和沼泽附近的物产他们可以吃得还算不错,最少饭桌上是经常能见到鱼虾一类的。

  农夫不会懂什么大义与荣誉,搬出来武士的那些精神信仰他们也许会点头称是表面毕恭毕敬但绝对不会听到心里去。但前县令的话语是直指要害的——这些人不会想失去现在的生活。

  “那,那又要怎么办啊,俺们只是农民。”

  “是啊,怪物什么的,见都没见过。”

  他们动摇了。

  米拉看着这群人,回想起许许多多在里加尔时曾经历过的事情。

  就好像在里加尔的同行一样,这些和人的农民也是狭隘的。狭隘,自私,贪婪,懦弱——虽然这种话很像是生活无忧的贵族居高临下不食人间烟火的鄙视,但任何偏见都正因为具备一定程度上的正确性才会流传开来。

  自私又狭隘,但却绝对不愚蠢。

  农夫不会为了情操去牺牲自己,在他们看来这是不切实际的。他们的思想实际上更接近里加尔的佣兵冒险者,而11年的浪人生活也让龙之介明白了该说什么话能触动这些底层的人。

  短视的他们不可能有什么大局观,所以在这里跟他们讲什么事情都不如直接告诉他们会失去自己的田地与住宅以及现在的生活来得高效。

  这些人永远不会为了国家大事挺身而出、他们对武士信奉的精神与忠义表面赞美在暗地里却嗤之以鼻,但他们会为了保住自家的谷子用锄头把邻居的脑子都给打出来。

  “武士们已经向坪山县发出文书告知情况请求援军了,没有要求你们上前线奋战,只需要构筑防线在这里等到援军到来就行。”前县令又添了一把火,在使得这些人知道自己会失去什么之后又告诉他们并不需要顶在最前线战斗使他们相对安心。

  这一番话下来不少农民都停下了离去的脚步,而到了这一步他们也终于可以正式开始行动。

  “该怎么做呢。”

  只要有一个人起了头,接下去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行列。

  通过雅之店长的人脉关系,他们开始聚集村子里的铁匠与其他工匠。夏收的口粮也被集中起来准备暂时储存到旅店的仓库之中,较为靠近沼泽的几户人家都被暂时搬迁到旅店之中居住,而他们的房屋则作为迎击三郎的最前线。

  帆船已经被全都烧掉了,那个蛇一样的男人没法再通过水路前往别的地方。温泉村是他唯一能前进的方向,而且众人也隐隐感觉他不会尝试逃避。

  尽管是半吊子的存在,但那些食尸鬼所具有的价值仍旧十分可观。

  龙之介麾下的重装浪人是十足的精锐,他们是脱产的和人职业武士,从七八岁起就接受各种武艺的训练。培养这样一名职业武士,需要花十年以上的时间以及堪比十几户农民家庭收入的成本。

  而这些弱化的食尸鬼单对单具有和全副武装的武士相近的战斗能力,虽然缺乏战术与配合因此集体行动更多要依靠数量取胜。可即便如此,这一存在也足以使得有野心的人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因为这些兵源实在是太廉价了。

  顽强的生命力和与野兽等同的凶悍程度,却只需要普通的凡人作为素材来进行转变,而且用不了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形成战斗力。

  这是一股可以撼动以武士为基层的新月洲社会根基的力量。虽然它存在许多的瑕疵与不足之处,并且以贤者这样对内幕有所知晓的人眼光看来是愚蠢到像是试图驾驭大海的不自量力行为,可只要一经传播仍旧足以吸引大量大量的人像被光源吸引的虫豸一样争先恐后地扑过去。

  三郎不会逃。

  他一定会来到这里,一步一步地扩大自己的势力。

  作为一个曾经的有名无权的学者,像博士小姐所经历的事情,他大抵也有着最深刻的领悟。

  所以即便抛开私仇他也敌视生为贵胄的龙之介,他憎恨武士阶级,想要亲手推翻现有的制度。

  含蓄的和人文化总是使得他们爱用比喻与修辞,所谓的化龙升天与皓月同辉,剖开来讲其实就是想自立为王。

  凌冽的风吹得信号旗猎猎作响。

  迅速搭建起来的屏障使得哨兵们能处在较高的地方观测敌情,外围的栅栏带有尖端向下的木刺用来抵御食尸鬼的攀爬,但终归不是石质的,数量稍微多一点大概就会被推翻。

  龙之介撒谎了。

  他们很有可能是撑不到坪山县的援军到来的。

  三郎只留下一部分兵力保护帆船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带着主力去扩充兵力了。那些被带入沼泽的杂牌流寇虽然在亨利的计策下四散逃开,但三郎多半不会放过这些良好的素材。

  帆船附近被击杀的部分乐观估计也顶多百来头,也就是说他剩下的兵力仍旧有现存浪人部队的十倍以上。

  几十户村民当中青壮年战斗力顶破天也只是把队伍补齐到百人以上,剩下的老弱妇孺连自保都成问题。

  更不要提坪山县的援军是否会到来。哪怕小少爷用上了青田家信物之类证明身份的手法,要说服一群没有见过这些魑魅魍魉的武士这边有妖魔大军要进攻,也是天方夜谭。

  所以实际上的计划并不像前任县令嘴上告知的那样是坚守等待援军。

  他们必须主动出击。

  只有继续执行斩首战术,才可能有活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