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第121章 连锁反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8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临近七月中旬的索拉丁高地迎来了第二轮的热浪,六月末尾七月初始连续不断的局部小雨并不能为这里的人们带来多少的舒适,所幸本地居民们在相当多的方面上也早已经适应了这一切的发生。

  与自亚文内拉起始的更为靠北一些的地区不同,不是用整块的石头堆砌而是采用木石混合中空结构,墙壁更薄散热性更为良好的房屋是他们针对本地环境做出来的改变;再加上植被的遮挡以及利用充沛的降水用木头和竹子搭建而成的屋顶流水散热系统,一座典型的索拉丁地区的房屋,远远要比亚文内拉那一侧的更为舒适,在炎热的夏天。

  人类的适应能力总是能够让人感到惊叹,从炎热荒芜的诺恩施泰因大沙漠到恐颌猪和弓颌猪以及草原龙蜥甚至亚龙之类的危险生物大量存在,甚至还有亚人当中最强悍的一只,与人类的智慧不相上下而身体能力更有甚之的兽人出没的阿布塞拉大草原。

  极北之地,无边外海,不论环境多么恶劣,拥有坚强韧性的人类总是能够在此生根发芽,留下文明的火种。

  ——但人类的这种个性并非唯独好处,这份“固执”并不单单只会附着在那些美好的品质上面,当碰到那些不那么美好的坚持的时候,它同样会起效。

  吉姆?“哈桑”?鲍尔有着索拉丁地区白色教会算得上独特的一张脸孔,拥有一半草原人血脉的他继承了父亲那一侧的面容和肤色,但他的父母却并非是正常又美好地结合。理所当然地,吉姆的童年几乎都是在打骂当中度过的,就连他所拥有的西海岸人常常有的那种中间名也并非是真正的名讳,而是一个带有蔑称意味的绰号——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童年,吉姆才会选择遵从了白色教会的信仰。

  人类总是会对某一个决策怀抱有太过于不切实际的想象,妄想着通过一个决策的改变就令这一切产生诸多的变化。当吉姆十五岁那年正式成为白色教廷最下级的传教士的时候,他本以为从今以后自己就能够逃离那令人悲伤的一切。

  但他只是改变了自己的一点身份,仍旧没有离开自己出生的地方。即便是教徒,身遭的人也同样是对于草原人存在有偏见的凡人——甚至更甚——那么仅仅是从“下级的平民”变成了“下级的教众”,这一切就真的会大有不同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吧,毕竟现实的情况仍旧存在于那里,人还是那些人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仅仅他个人做出来的微小的改变不会也不可能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同的地方,同样的噩梦,三十年过去了,吉姆一直都只是最低级的传教士,尽管他刻苦又努力,却始终只能换来侮辱性的“哈桑”的称谓而无法更进一步——这一直持续到两个月以前。

  突如其来的升职让吉姆欣喜若狂却也诚惶诚恐,接近半辈子的人生经历他不可能不明白这一提升是多么破天荒的事情。对于施行了这一切的地区主教吉姆所拥有的只有由衷的恭敬与谦卑,而主教多次提及的某位真正值得感激的将会引来更好的未来的大人物,更令他几乎谦卑得要把自己的脸贴到地上去了——而也正因如此,这一次碰到的问题对于吉姆来说才是如此地棘手。

  他离开了自己的位于索拉丁北部的老家,新任的神官职位就任于科里康拉德,是管理护教骑士团的高阶神官——这支隶属于教廷的部队除了孤儿以外还有不少的支持教廷的贵族子弟在内,担心被军人掌握了太大权力因此派遣一位神职人员作为领导是白色教廷约定俗成的事情。

  尽管吉姆全无任何的战争与指挥的经验,处于社会底层数十年的生活仍旧给他带来了一些敏锐的生存上面的直觉。处事圆滑连同那副草原人面孔棕色皮肤却全无武勇唯唯诺诺的模样是他刻意给人的印象,就像是那些依靠摇尾乞怜来避免成为食物的宠物一般,虽然懦弱,但也正因如此才得以生存。

  当然在爬到了如今的地位以后不论他怎么做都肯定会招惹来一些敌视他的人,深刻明白这一切的吉姆自然更加地低调,并且坚决地站在自己主子的一侧。

  他快步地疾走着,白色教会坚持必须使用的这种厚实的石灰岩堆砌的墙壁和那长长的袍子他永远没有办法习惯,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每当夏季来临吉姆依然会因为这一切而感到汗流浃背,只是今天这一次比之过往的闷热,出了一身冷汗的他却只觉得整个人都是凉飕飕的。

  ——正如我们前面说过的,吉姆是负责科里康拉德这边的护教骑士团的高等级神官。源自拉曼帝国的这种教廷武装力量其编制体系与当初的拉曼军团一般无二,因为沿用的是一套成熟严谨的体系甚至有人觉得不提数量单论个体的话白色教廷拥有的教廷武装和护教骑士团在战斗力上面要比西瓦利耶的军队都更强悍。理由是西瓦利耶人只有贵族和贵族的侍从才经过专业的训练,而白色教廷的军队则都是久经训练的真正的常备军队。

  不过这种过于片面的说法仅仅建立在“不提数量”的前提下,并且被用来作为西瓦利耶实力不佳的理由的“非专业士兵”,完全不是战场上的主力。

  总而言之,处处要花钱的白色教廷不可能像当初那个庞大的帝国那样建立起一大堆的数千人级别的大型军团,他们只能是象征性地给每一个地区的地区骑士团配备了一支一百人的步兵队伍,这支队伍一般都待在教会所在的城邦执行维护治安之类的任务,而骑士团则常年驻扎在教会内部进行各种各样的训练。

  步兵打杂,骑兵作秀,一直持续了数十年,却在这段时间内突然地出动。愤慨昂扬说着:“以神的光辉为名,去剿灭那些邪恶之物”的热血的骑士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不好的预感吉尔从那个时候就有存在,而到了今天,他的预感成功地应验。

  加入白色教廷除了一些教会会给予的生活上面的福利以外还有很大的一点好处就是可以阅读大量的免费书籍,在被欺凌孤立的这数十年间好学的吉尔阅读了大量的史书,而根据他的经验所总结出来的结果就是历史上的每一次有人开始煽动他人的情绪的时候,不好的事情,往往很快就会发生。

  ——但他又能怎么样呢,这是自己主子的要求,而且他非常明白上面的那位之所以做这样的事情是所为何物。

  人类这种东西是不会为了利益以外的事物行动起来的,即便是神明的仆从也是一样,这当然并不是说他们并不虔诚,恰恰相反骑士和神官们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扩大伟大的唯一神的信仰才做出的行动。

  教会内部忠于那位的那一部分人员一直都在等,第一次有亚人袭击的时候他们没有出动;等到第二次的亚人袭击,加上之前在内部的高层一直存在的关于恶魔的论调达到了高潮,时机成熟时,那一位果断地发起了政变,强力征服了内部那些喋喋不休的迂腐的老顽固。

  “果子,要在恰当的时候摘下才行。”当时有幸与其他人一起进入到会议室——即便只是作为一个最下级的旁听——的吉姆仍然记得那位尚且年轻的高大男性如是说出的话语,他仅仅触碰了一下对方那双蓝得惊人的双眸就别开了眼光,那过于强烈而炫目的神采不是他这种待在底层的人所有资格去直视的。

  “啧——”从中庭上方的天井洒下来的光芒被遮挡住,吉姆走进了阴凉的走道,他脚步依然飞快双手握紧成拳,脸上的这一切不满的表情都在拐过一个弯以后换上了毕恭毕敬。

  “咚咚咚——”“主教阁下——”刷过白漆的木门开着,但吉姆依然扣响了门扉,他知道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他一如既往地做到了完美的谦卑,在满怀敬意地喊了对方一声以后,立马双手合在一起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有何事?”地区主教的年纪和吉姆差不多,但此时已经秃头,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他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满是皱纹的脸上在左眼的眼角下方有一颗不小的黑痣,而他板着的脸和开口说话的语气一般,永远透着一股高人一等的傲慢。

  “……是关于,阿尔瓦骑士他们的事情。”早已习惯对方这幅态度的吉姆小心翼翼地挑选着合适的词汇这样说着,他维持着鞠躬的姿势,即便这个姿态对于上了年纪身体又不甚强壮的他负担很大,但吉尔仍然强撑着,在主教允诺之前都不敢直起身来。

  他稍稍抬起了一点头,打量着对方的神色。

  “……”地区主教挑起了他的眉毛,他坐在一张拉曼式的舒适的摇椅上,因为屋内十分黯淡的缘故点起来的香烛在静静地燃烧着,主教手上还拿着鹅毛制成的墨笔,他依然板着脸,只是半边稀疏的眉毛挑高了许多。

  “……”主教沉默不语,吉姆明白这是对方不悦的表现,他从来都不喜欢有什么意外消息来打断自己在做的事情,因此中年人只好毕恭毕敬地维持着鞠躬的姿势,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你可以不用维持这个姿势了。”直到他的双脚开始有些颤抖,地区主教才终于像是满意了一样,他开口这样说着,而吉姆终于可以回归到直立的姿态。主教接着说道:“所以事情,是什么?”

  有着三分之一拉曼贵族血统并且以此为傲的地区主教刻意地用拉曼式的措辞这样开口说着,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吉尔这会儿立马感觉到自己的冷汗又重新地渗透了出来,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和盘托出。

  “是这样的,‘那位’在之前曾经交代过属下留意的那名,背有大剑的佣兵……”“什么!发现了吗,那个人!”他小心翼翼说出来的话语被地区主教粗暴地打断,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之前的那种冷漠而傲慢的模样连同那拉曼式的措辞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告诉我!在哪儿,那个人身上背负着的可是我白色教廷最大的宝物,哈桑,你怎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个消息呢!”

  只有这个蔑视的称谓一如既往,吉姆眼角抽了抽迅速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没有张口去顶嘴说是因为你要装逼之类的,深谙生存之道的中年神官只是依然小心翼翼地择辞,一边盯着对方的脸色一边缓缓地开口说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阁下……”地区主教一瞬间的失态被两人默契地抛之脑后,他再度摆出了那副傲慢冷漠的模样,而吉姆则小心翼翼地接着说道:“阿尔瓦骑士他们……攻击了对方。”

  “……”

  ——“咔啪”

  短暂的沉默,之后是鹅毛笔被捏折的声响。

  “你的意思是,他们像是那些激进派一样吗,哈桑……”吉姆从未听过地区主教的声音冷漠到这样的一种程度,他几乎是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头挤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你是在说,我们麾下的骑士跟那些愚蠢的没脑子的激进派一样,想要把‘那位’的计划全盘毁掉吗!”

  “扣扣扣扣扣扣——”愤怒到了极点的地区主教指关节敲打在木制桌面上的声音吉姆听得一清二楚,他冷汗淋漓几乎感觉自己下一秒钟就要尸首分离或者更糟地回归到之前的那种生活当中,但迫于压力,中年人仍旧必须硬着头皮回答:“是的……阿尔瓦骑士说是他们瞧见了那个佣兵的队伍当中有一个半吸血鬼存在因此……一时冲动就想要强取豪夺。”

  “荒唐!!”腥臭的口水喷到了吉姆的脸上,但他毕恭毕敬,没有一丝一毫的抵触情绪。

  “那些该死的激进派贵族们冒天下之大不韪雇佣了该死的杀手就已经足够蠢了,如果不是议会成功地阻止了进一步的行动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你知道吗!”

  “你这个草原的杂种,哈桑,你的脑子就跟那些只知道操他们的羊的家伙一样装满了屎吗!”

  “那位可是……那位可是……要为我们这些浪子寻得回去的机会……”地区主教不愧是能够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人,他在咒骂了几句之后喃喃自语的话还没有说完,表情就立马又再度回归到了肃穆的模样。

  “把阿尔瓦那个没脑子的东西撤下来,让麦克利安顶上去,去联系库尔哈林爵士。”

  “主教阁下?”吉姆瞪大了双眼,他意识到了对方的盘算。

  “这件事情不能暴露,你明白吗,不——能——暴——露。”主教用右手的食指一下一下地戳着吉姆的胸口这样说着,生疼的感觉和内心当中的震撼一并迅速地被他化解了并且接受,中年人没有问出“这样不就是背叛‘那位’了吗”之类的话语,他很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因此毕恭毕敬地再度施了一礼。

  “他们队伍当中不是有个半吸血鬼么,杀了它,不论死多少人,杀了它,替天行道,杀了它,我们不是要和那个男人起冲突,明白了吗,不和他起冲突。”

  “我们只是,为了替天行道,除掉恶害。”主教用加重了的语气这样说着,吉姆毕恭毕敬地又施礼一次,然后缓缓地退了出去。

  在离开地区主教的房间之前,他听到对方用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开口说道。

  “欧罗拉的噩梦啊……令人恐惧、令人厌恶的双刃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