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90章 风雪之夜的登陆者(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34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进入长屋之后要做的事情仍有很多,尽管风雪被隔绝在了厚实的原木墙壁以外,内里的温度却仍然算不得舒适。

  月之国风格的屋子和里加尔大陆截然不同,建造的材料当中木头占据了绝对主体而非石质。内部结构简单的长屋尺寸颇大,从入口已经重新锁上的木门到另一端的墙壁大约有17、8米的长度,宽度也有长度的一半左右,空荡荡没有任何家具看起来很是宽敞。

  小独角兽夜里站着睡觉的地方是入口这片没有什么花样只是平整过的泥地,从这里再过3米左右的距离开始则是抬升离有半米左右的木板——这是多层结构制成的,由横竖交错的粗大圆木作为支撑,再在上面铺上更小的圆木作为框架,最后则是盖上了平整的木板。

  屋子的正中央是颇具月之国特色的大吊锅,这口锅尺寸巨大因而璐璐的族人撤离的时候也没有带走,眼下倒是给他们行了方便。

  大铁锅悬挂在房梁上垂下来的一根巨大的木头柱子末端,这部分用了铁制品加强,锯齿状的铁条有可活动的杆子连接,用手去扳动就可以上下调节大锅和火源的距离,掌控火候。

  大锅下方的木地板开了一个巨大的四方形的洞,里头砌砖垫起来并且还围着石头,这便是本地语言当中称之为“火坑”的存在。因为常年使用,旁边的木头和石头都已经被熏黑,并且累积了一层厚厚的木灰。

  “咔——”几块较小的木柴被丢了进去,而后他们又削了一些更小的木屑作为引燃物。寒冷的天气烧一堆火都不甚容易,所幸一行人进来的时候火把仍旧没有烧尽,有了熊熊燃烧的鲸鱼油火把,很快地就成功升起了一团小小的篝火。

  “哇——”这种时候经验的体现再度显现出来,学者和传教士们的团体全都不像样地丢下了背包,脱下保暖手套还有鞋靴和斗篷就随便丢在旁边,然后凑到了火旁取暖。

  而更加习惯于劳动的亨利、米拉、咖莱瓦还有璐璐几人则是在褪下了外侧的保暖衣物和并且更换了鞋靴以后就继续忙活着。

  囤积在长屋一侧晒干的木头基本上都是大块的原木,原住民们在伐木之后使用锯子分割成合适的形状,再用大型斧头劈成几块然后存放。由于体积太大,它们不能直接燃烧,得用小号一点的斧头进一步分得更小才行。

  这份工作自然就被交给了亨利还有咖莱瓦两人解决,长屋内并没有任何工具,斧子这种有用的工具在搬迁时也被他们带走了。

  但早有准备的一行人也带上了它,贤者手里的克莱默尔总算可以不用兼职伐木,这也算是让米拉长长地松了口气。

  “咔!咔!”的声音在仅仅正中央有一个小火堆的长屋内响个不停,而在木头被劈开变小以后,洛安少女把一整堆木头抱到了火坑旁,准备之后慢慢加进去让火堆变得更大。

  烤了一会火身体开始暖起来的传教士和学者们此刻总算也不好意思了起来,他们都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整理装备将其中的被铺与各种工具取出。而重新回到了门口的米拉则是又捡起了一块小木头,拿起小斧子先一下砍在了木头之中,再用手把斧把与木块握在一起,之后往泥地上一砸就使得它分开。

  这种做法是劈柴熟悉的人才会掌握的小技巧,分得这么小的木头已经没办法靠自己立在地上,你得用手扶着。而这种天气寒冷动作迟钝的情况下,一不小心砍到自己的手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样的做法更加保险而且效率也是同等的,甚至更加节省力气。

  “嗦咧玖呔(那个给我)。”璐璐对着她伸出了手,这些简单的对白米拉已经可以听懂。她把手里的小木块递给了对方,而璐璐则是用怀里的短刀刨出了木花,然后放在了木制地板下面一处用灰浆和砖块砌起来的四方形构造物之中,之后又堆叠了一些木块,然后跑到了火坑那里拿了一块烧着的木头跑了回来。

  火焰烧起来照亮了下方东西的模样以后看着璐璐做事的米拉立刻意识到了这个是什么——显然与地面隔离起来的木板下方并不是完全露空的,他们在这下面用砖石砌了一些烟道,而当火焰在入口这里烧起来以后热腾腾的烟就会从下面穿过把地板加热。

  这些烟道是用灰浆还有砖石砌好密封的,里头还放进去了石头能够更加长久地保温。烟道的出口在房子的另一边,所以不必担心冬季过于封闭的室内会被呛得无法呼吸。

  烧起来的火焰很快让长屋的地板变得暖和了起来,在身强力壮的亨利和咖莱瓦两人的劳作下屋子里屯着的木头有三分之一都变成了燃烧的柴火。这最少够他们两天使用了,而且白天的话人活动起来也不需要烧火取暖,省去了下方加热地板的部分整体可以节省许多。

  屋外积雪仍旧在下,忙完了这一切已经将近夜晚9点的时间,但雪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在继续加大。

  这样看来的话,他们有可能短时间内都只能待在璐璐一族的营地了。

  学者和传教士们把自己的斗篷还有羊毛制成的被铺都放在了火坑两侧靠近墙壁的地方,随着烧火逐渐暖和起来的木地板使得他们冻僵的双脚开始恢复,而米拉在询问了璐璐以后叫上了丽莎重新裹上斗篷带着容器跑到了外面去取水。

  她们并没有走太远,长屋一侧有几口盖着巨大木盖的大缸便是存放淡水的地方,地上的积雪尽管在危急情况也能烧化作为饮水,但可能含有小石子之类的杂质并且过于浪费燃料,所以在有水的情况下还是直接使用更好。

  “米拉,冻住了。”帝国中部出身的丽莎对寒冷表现得不甚擅长,面对表面结冰的水她向着我们的白发女孩求助,而洛安少女走了过来直接用手里舀水用的小铁锅砸了下去。

  “咔嚓——”她麻利地把结冰的表面弄破,之后两人借着黯淡的月光提着满满的淡水回到了长屋之中。

  “咔哒——”卡榫插进了花岗岩门槛之中,长屋的木门被重新关上。两人在一来一回之间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内里已经暖和起来的地板上许多人都脱下了厚厚的保暖手套和外衣、斗篷还有围巾,见到米拉和丽莎回来,璐璐伸手扳动了大铁锅上的齿轮“——锵——锵”几声就把巨大的铁锅降到了火堆之上,这个举动一下子就让室内变得暗了不少,因为火没有能够蹿得那么高了。

  “唰——”铁锅降到了火堆之上开始受热以后她们将淡水加入到了其中,而另一侧也整理了一下背包把武器卸下来的贤者和咖莱瓦两人则是拿着携带的干粮走了过来。

  “奶酪呢?”丽莎回过头问了一下,她在打开麻布包以后没有看到它。

  “璐璐吃不惯。”贤者言简意赅地回答,以牛奶发酵制成的乳酪在里加尔世界十分流行,但新月洲居民出身的璐璐在东方之月号上面尝过一次以后表示“像臭脚丫子”并且肠胃不适了好几天。

  “......”这个答案显然令丽莎有些不满,她皱起了眉头,而一旁的米拉将这一点看在了眼里。

  学者几乎都是不善与人交往的人,这一点我们之前已经提过。这是性格和职业使然,但造成他们这种印象的很多还与家境出身相关。

  在书籍与知识的流通被限制,书本乃至于纸笔都很贵的里加尔大陆,即便是帕德罗西帝国这种富有的国家,也只有家境中等偏上的家庭能负担得起。

  有着这样的出身条件限制,学者团体这种知识分子阶级会给人留下“少爷小姐范儿”“不亲近人”“养尊处优”的印象也就显得是理所当然。

  尽管并没有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种程度,实际上能鼓起勇气随船来一场远洋航行也已经证明这些人的心智是不错的。但一些细节方面,还是多多少少会给人感觉到那种拉曼上流社会常见的自我中心。

  他们不擅长为他人着想,即便是团队活动,如前面的一幕一般也更加缺少对于队伍的贡献。更多时候是出于一种以自己为重的行动模式,认为自己是中心只有别人来迎合自己而没有自己放下身段的选择。

  这种心态在帕德罗西帝国的上流社会当中是极为常见的,因为他们十分骄傲的缘故因此与他人产生矛盾与隔阂也是常有的事情。但丽莎明摆着表现出来的不满被她的导师所注意到,那位身形修长的中年拉曼男性显然是一个城府更高的存在,他及时开口,训斥了丽莎:“成熟一点,入乡随俗。”

  导师这样说着,使得学者小姐虽说闷闷不乐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而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的璐璐则是在一旁专心地处理着大锅,等到水逐渐开始升温之后将食材加入其中。

  构成人员十分独特的整支队伍十几个人全都围在了火坑旁边等待着迟来的晚饭,而在这个过程当中,米拉也一再将目光向着学者们打量,最后又投向了自己的老师——亨利毫不意外地对着她耸了耸肩。

  一周的时间。

  自璐璐将月之国目前的政治局势告知弗朗西斯科船长过后,过去了一周的时间。

  在这期间东方之月号畅通无阻地行驶到了新月洲的北部,但也正是在这个地方,他们协商之下决定分开。

  原本贤者一行的计划是直接随着东方之月号在中部的海港登陆,然而由于传教士们挖墙脚的事情,船上包括米拉曾经照顾过的那位她觉得有些怂的年青传教士在内的一行宗教人员,彻底变成了过街老鼠。

  其他外国人倘若安分守己的话还是能正常生活,但作为罪魁祸首的传教士显然是不会被放过的。弗朗西斯科船长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个是待在东方之月号的船舱当中,在他们交易货物停留的期间躲在货舱里生活,等待船舶返航。

  而另一个选择,则是因为船长深知这些跨洋传教的家伙到底对自己的信仰有多么坚定或者顽固而给出的。

  那就是由机缘巧合登船的璐璐带领,由亨利等人护送,从夷人掌控,主流社会势力不强的北方登陆,然后小心翼翼从陆路前去与月之国的白色教会人员们汇流。

  这一点先不提道路中的危险性,就算合流了他们这几个人能对整体都是敌视他们的大环境做出什么改变也是天方夜谭。

  但这些顽固的家伙就是不肯放弃。

  换一个思路来讲,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选择踏上这条路。

  而至于丽莎所在的学者团为何会一并上路,按照团队领导者——也即是丽莎导师的——那个高瘦男子解释,是因为新月洲北方夷人这样的少数民族本身的文化他们非常感兴趣,所以在与璐璐遭遇之后要把握良机进行沟通与交流。

  但对这一点,不论是我们的洛安少女还是贤者先生都是不怎么买账的。

  正如我们一直在说的那样,里加尔世界各国的历史基本上都与宗教分不开联系。

  宗教史就是战争史,宗教史就是政治史。贵族乃至于皇族与教会之间的关系很难用一言两语解释清楚,尽管他们有些时候会有一些内部矛盾,但在对于异国他乡这种问题上面,显然还是将这些所有的拉曼人想成一个整体更加合适。

  而转换了这种概念,你就会变得很难相信学者团的真意仅仅只是文化交流了。

  教会掀起的斗争使得外国人和少数民族成为了被迫害的对象,而在这种情况下到了这片土地的他们碰巧遇到了璐璐这个少数民。临时起意改变原先的随船研究计划,决定与夷人进行接触的他们这一行。

  显然是打算把同样被主流社会排斥的少数民族拉到自己一方。

  “哗啦——”大锅中的水在烧了许久之后终于沸腾了,下方的火焰摇曳着。

  一如这小屋当中各式各样的人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