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30章 冻结的时间(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54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虽然未能击杀,但捅穿了脖颈以及刺入胸腔的短枪依然算是给不知名的野兽造成了足够的伤害。

  在确认短暂安全以后一行人散的比较开得以散热透气,趁这个机会洛安少女也提醒了一下贤者并告知了鸣海本人关于可能感染的事情。武士领队不愧为拥有传统精神的人,他没有犹豫直接点了点头,同意拆开绷带检查。因而贤者举着火把过来,而洛安少女便为他拆开鲜血已经开始凝固的绷带。护甲终究是有用的,虽然小臂甲上面硕大的牙印很是吓人,但损坏的护甲减缓了冲击,那一口终究并未对鸣海的肌腱造成过大的伤害。

  因为闷热而流淌的咸腥汗水渍到伤口里让鸣海闷哼连连,而米拉在解开部分已经凝固的绷带时,最靠近内侧紧贴着皮肤已经和伤口黏在一起得部分不得已也只能强行撕开。洛安少女道了句歉,而鸣海点了点头咬紧牙关紧绷肌肉,她“撕拉——”一下扯了下绷带,令武士领队“嘶嘶——”地倒吸着气同时另一只手忍不住连续捶了好几下斑驳的石墙。

  “没有黑色的。”被咬已经过去了十来分钟,但贤者举过火把来看手臂虽然鲜血淋漓伤口内部却相对干净。只是即便不会被感染异变,谁知道这野兽的獠牙上到底有没有毒素,之前是情况紧急,现在有喘息空当了他们仍旧需要抓紧为武士清理伤口。

  亨利掏出随身携带的皮水壶,里加尔式的水具在极端燥热的天气下不堪大用,蜂蜡因为温度融化底部的牛皮已经因渗水而变成了深色,因而先行将它用掉。

  他倒在了鸣海的小臂上将伤口外围的血污破布之类清理干净,而后洛安少女又从腰上的皮包里取出之前从老药师那边买来的药物。其中用小木瓶子装着的是高纯度的蒸馏酒——和人的清酒度数偏低,因而用来清理伤口的是纯度更高接近洛安酒的类型,这种酒和人并不会拿去喝。

  倒出的烈酒对伤口的强烈刺激使得武士领队闷哼连连,身后的虎太郎光是看着都脸色铁青,他一会儿紧抓着武器试图用腰刀给自己信心,却又在博士小姐看向他时担心对方可能要自己上去战斗而立刻松开握刀的手。

  清洗完伤口之后因为解开绷带时的二次创伤鲜血又开始溢出,这时候米拉又拿出来从紫云那边买的名为“金疮粉”的和人药物——这是一种混合了多种药材的止血粉末,和里加尔人称作龙血脂的止血药异曲同工。均匀洒在伤口上的金疮粉很快吸血凝固并在皮肤表面形成了保护膜。而将之前沾了血污秽物的绷带直接丢弃,为鸣海更换上新的绷带以后,洛安少女又递给他几乎万用的和人薄荷膏,在武士领队于太阳穴两侧抹上清凉的膏药之后,就连疼痛也被减轻了许多。

  “牙都咬麻了。”金疮粉当中含有镇痛的成分,过了几分钟后鸣海虽然一身大汗但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他自嘲着这样说着,但对一行人点了点头:“可以继续前进了。”

  受伤的是左臂,惯用的右手仍可以持械战斗,但鉴于和人武士善用双手腰刀,他便担当了举火把照明的职位。

  再往前去,通道开始螺旋向下,而随着角落里被随意遗弃的镐子和木质独轮斗车的不断暗示,一行人也多多少少猜到了这处地方过去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野兽没再来叨扰他们,曲径通幽,狭小的通道走到了底,面前是无比广阔的平台。

  “莎啦啦——”的声音从右边传来,那是之前的瀑布,而亨利和咖莱瓦举高了火把,这个平台往前去照耀出的是无数两三米高的通道。

  只有矿洞会需要挖这么高。

  这显然是一个数代人的大工程,粗看之下的规模也显然并非上面生活区仅仅能供应几十人程度的灶台承担得起的。

  也许那个生活区只是给他们开小灶用,过去外面是有一个正儿八经的村落的,因为这里怎么看都需要几百人规模的劳动力才能拓展出来。

  四通八达的走道连接着各处,从瀑布落下的空旷回响来听里面大约远比想象的更大。布满了凿刻痕迹被预留下来作为支撑的巨大沙漏型石柱林立,上面的脚手架已经腐烂,但钉着的金属制壁挂火把框架虽然锈迹斑斑却仍旧没坏。

  亨利取出了一些备用的蜡烛,依靠身高优势直接点燃放入了其中。

  三下五除二地扩大了照明范围,使得一行人可以对周边环境更有把控的同时,也终于可以暂时熄灭一部分火把与灯笼节省燃烧时间。

  接受过正儿八经军事训练的人和半路出家的外行人的水平区分,也在接下去迅速地呈现出来。在咖莱瓦和虎太郎仍旧发呆,而博士小姐处于震撼状态中时,包括贤者、洛安少女和青田家武士在内的专业战斗职业者们迅速地确保了周围的照明,之后弥次郎和老乔等人又携带武器探索了相对较好探索的区域,警惕着清扫出一片安全区。

  外行人在面对恐惧和威胁的时候,喜欢将自己封锁起来,对恐怖之物视而不见。但这种自我封闭的做法往往反而会导致丧命。

  狭路相逢勇者胜,从这句话诞生至今已有千年之久,但时光并未冲淡它的正确性。

  亨利点着的蜡烛呈扇形被安置在较为靠近的石柱上,而扩散开来的青田家武士们也是呈扇形的模样进行检查与搜索。从蜡烛到他们背后的出口大约有7米左右的距离,扩散开来的队形虽然相对松散对于接敌而言是一大劣势,但和至关重要的退路保持一定缓冲距离,可以让绫和虎太郎这样的非战斗人员事先撤离。

  如果全都挤成一团,他们只会慌忙无措。

  只是他们人手不够,若是理想情况的话在这种地方留下一部分人确保退路是更保险的做法。

  诡异野兽的战斗力不低,难以杀死并且十分强壮的它需要穿着重甲手持长刀一类重型武器才能对付。不过眼下到了空旷地带亨利的大剑得以发挥,熟知贤者能力的一行人也便对那生物再度出现没有太大的畏惧。

  博士小姐依然在思考着试图总结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她之前在通道里边像是自言自语的解释大部分人都没怎么听懂。知识水平所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当时听得到的人里面像虎太郎其实处于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尽管他对其中一部分立刻反应过来,但那其实也只是简单非黑即白思路得出的结论,和绫想说的东西大相径庭。

  个子小小的博士小姐大抵是到了新月洲以后亨利和米拉见到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冒险者,她虽然不善于战斗,但这种对于新知识对于解开谜团如同着魔般的狂热,甚至于在明确见到了危险之后仍旧双眼放光地试图思考试图解谜,却是切切实实的冒险家精神。

  而绫的知识也并不只是听着玩玩丰富见闻这么简单。

  狮虎喜咬咽喉,而狼犬则善攻下路。犬类的前肢结构与猫科不同难以运用拍击,因而它们更善于用吻部啃咬。不同的野兽其实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攻击方式——面对大猫的时候要小心的是立起身体用爪子尝试抓抱把你按倒咬向咽喉门面的攻击,因而当取中段与上段的守姿;而面对喜欢攻击裆部与大腿,善于用吻部咬住四肢末端如手脚等地方把你拖倒的狼犬,则应该更多考虑下段的防护。

  是什么野兽,决定了一行人应当采取的防备思路,能够有效避免他们因为对敌人的未知而应对方式有误出现伤亡。

  只是这交手下来,诡异的野兽各方各面不同于任何已知的物种——而这还不是全部。

  在外围警戒并探索的老乔等人发现了一些什么东西,和之前交手时注意到的野兽那粗钝的爪子给人的印象正好吻合——那是石头地面和墙壁上到处可见细微到不仔细观察难以察觉的划痕。

  “这东西能扒着墙跑?”兽爪显然就是在这样的使用之下被磨钝且出现残破的,这种猜测吻合了一路走来本来空无一物的后方忽然出现另一头野兽吼声的猜测——它大概真是从瀑布旁边的峭壁攀登上去包抄的。

  “所以有配合性,是群居的,可这是自然的生物还是只是像之前那些百足和土蜘蛛之间诡异的配合——”更多的东西他们不得而知,只是在这顶高有三米又遍布支撑石柱的矿洞之中要防备一个能上下爬蹿的目标,难度多多少少又增高了一些。

  几分钟的检查足以让一行人探明这里的大致地形——从狭窄螺旋通道下来部分的这个平台可以看成是一把打开的新月洲扇子,呈扇形扩散开的这个平台底部便是狭窄的通道,通道就像是扇子的挂穗。

  扇子左侧是瀑布,而在上方边缘大致等分的是三条互相有连接深入进去的道路。

  虽然有岩柱遮挡视线,但大体上三条路还算是视野通明。而在最靠左侧贴着岩壁部分还开了一些洞,一行人察觉这点之后便走过去想看看有没有可用的物资。入口不高仅有一米五左右,就连米拉和弥次郎都得低头,不过内里倒是有将近两米高度。里面有布满灰尘已经朽烂的床铺,还堆积着一些诸如衣物和饭碗之类的个人物品,显然是矿工们的临时休息处。

  除了休息用以外还有几个房间被当成了杂物间,里面也堆放有部分的矿物。而在瞧见里头的矿物到底是些什么以后,不少人都没法再移开眼睛。

  三百年光阴,铁器会变成锈褐色,而铜器也会发绿。能历经3个世纪的时光仍旧在火把光照之下显现出闪亮如新的光泽的,基本都是人类世界奉为至宝的贵重金属。

  “是金矿,怪不得土蜘蛛一族在传说中和朝廷抗衡了那么久。有这样的财力显然是——”绫没有继续说下去,堆满了整整4个房间的金矿尽管有不少仍需要提纯,但也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有这样的财力来打通关系组建军队,加上善于挖坑藏匿,这一民族会留下与和人主流社会抗衡许久的传说也有其现实依据可言。

  但这还不是全部,其他人都在将眼光放在金矿上时,亨利捡起了夹杂在金矿之中的某种暗灰色的矿物,而洛安少女则是好奇地打量起了疑似土蜘蛛族人遗留的衣物。

  “怎么都这么小件。”她捡起了地面上的一件已经在岁月的作用下僵硬如薄木板的外套,样式虽然与当今有许多区别,却大致可以看出来应当是男子外套。

  可这件外套肩宽达标,长短却很不太正确。

  “这是——”而与此同时绫也凑了上去观察亨利拿在手里的矿石。

  “似铁非铁。”她踮起脚伸手摸了一下贤者手中的矿石——“是为寒铁。”绫瞪大了双眼,尽管天气燥热又被亨利握在手里好一会儿,矿石却依然冰凉。

  “苟铁兹(寒铁)?”没听过的名字让白发的女孩也凑了过来,而亨利也注意到了她顺手拿过来的外套。

  “这颜色。”米拉觉得有些眼熟。

  “嗯。”而贤者点了点头,随手把矿石丢了回去。

  “是秘银。”

  “因为对外界温度极不敏感,即便是用明火烧许久也仍旧冰冷,所以和人称其为寒铁。”

  “这也因此。”他看向了洛安少女手里拿着的衣服:“所需锻造温度极高,又需要长时间加温,对于人类工匠而言是处理难度极高的材料。”

  “能够成熟掌握秘银锻造技艺的。”

  “只有矮人。”

  “善掘坑道,所以所谓的土蜘蛛,其实就是过去居住在新月洲的矮人族吗。”尘封的历史真相似乎被揭起一角,除人类以外的几大文明虽然在里加尔也已隐世,但实际上在一些像帕德罗西帝国这样的地方仍旧可以见到他们的存在。

  可新月洲却只有人类。

  其余几大文明不光毫无踪影,就连关于他们的记载也一并被朝廷抹去。只留下一些只言片语随着时间早已风化的传言。

  从服饰和前面发现的餐饮来看这里的矮人显然是与本地和人高度同化的,穿着和他们类似的服饰又吃相似的食物。

  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一行人目前不得而知,也并没有太多空当去思考。他们带着任务来的,进来检查这些房间,实际上也是为了寻找能够用得上的物品。

  “这个。”跟在后面的愣头青咖莱瓦借着火把余光瞧见了依靠在墙角的某物,他伸手拍了拍灰尘,然后拿了起来。

  “哦?”贤者走了过来,用指关节扣了扣,又用手捏了一下。

  “橡木制的。”石质房间并没有门,但有门框,摆在旁边的这扇门约莫一米六的长度还有半米宽,上面还装了金属制的边缘和加强条,看起来十分坚固。

  “能当盾吧?”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战斗经验的愣头青颇具自知之明,他知晓自己的优点和缺陷,拿着一面大盾的他或许比拿着锐器更有作用。

  “还不错。”亨利肯定了咖莱瓦的想法,只是这扇很显然当年刚刚做出来还没来得及装上去的门和周围其他房间的门差距甚大。

  或许是为贵重金属矿的房间专门做更坚固的门扉,又或许是曾经这里的住客们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不对,在不安之中以橡木与金属制作了更为坚固的门。

  不论如何,它还没来得及装上去,这里便已迎来灭顶之灾。

  不惧虫蚀与潮气的橡木在里加尔是被捧上神坛的材料,许多地方甚至将橡木视为圣物。

  也只有这样的材料,加上洞窟内部相对稳定缺乏变化的环境,才能历经这么多年的时光仍旧牢固吧。

  总而言之,在收获了一些细微知识又给咖莱瓦临时拿了一面盾之后,旁边分头行动的老乔等人还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了橡木雕刻的坑道地图,发现这里的地形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之后,一行人便抓紧时间继续前进。

  留在原地入口附近的烛光缓慢摇曳,然后忽然“咻——”地一声熄灭。

  像是有什么速度极快的东西,带动起了强烈的气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