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55章 躁动清晨的告别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9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三郎死后失去了指挥的食尸鬼,在黎明的第一缕光投下来之前似乎受到什么召唤或者驱逐而离开了温泉村。

  遍体鳞伤的人们就连清点死伤的余力都没有,就这样大口大口地吸着充斥大火焚烧后的灰烬味道与尸体和鲜血气味的空气。就像所有历经过血战的人,他们仿佛刚刚出生在这个世界一样拼命地呼吸着空气。

  身心皆疲惫到极致的人们止不住地颤抖,有的人面色惨白后知后觉地终于注意到了周围环境有多令人作呕,但却因为长达数小时的高强度消耗而腹中空无一物,干呕了半天也只吐出来一些酸水。

  待到终于回归过来时,村人们徒劳地试图从井里打水灭火,却发现在战斗中木桶的绳子已经断掉。而又花了时间找到另一个木桶系上绳索捞起来的第一桶水里面还泡着半只食尸鬼的小臂。

  水桶洒了,提水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被水浸湿,然后大声地哭了起来。

  就像扩散开来的涟漪,不论是男女老少,尚且幸存的温泉村村民们大多都受此影响。

  有的放声大哭,有的小声啜泣。

  时间持续了一小会儿之后,他们继续尝试灭火。尚有余力伤势不重的人如里加尔一行也多数加入了这一行为,然而放任大火烧了这么长时间,哪怕是铁器也基本上都被烧出毛病了。

  家没了。

  家具全毁,仅有的金钱财物毁于一旦——但农民们本就没有多少钱币。

  所以单纯实际钱币上的损失看起来并不是很多。

  真正的问题是谋生工具。

  种子没了,稻田也没了。屋里的存粮全烧了,养在田里的鱼也全都死了。

  农具也没了,甚至就连捕鱼用的船都被那批逃亡的流寇偷走了。什么都没有了,活了下来,但什么都没有了。

  只剩下焦黑框架的房子泼上去的水在清晨第一缕光下升腾起雾气,夹杂着远处天际线群山的景色美不胜收。但农民们站不起来,他们瘫坐在地上,发着呆。

  “如果”一开始不让青壮年逃跑,这一切是不是会有所改变。

  “如果”站岗的人打起精神来更专心地防守自己的所在区域,这一切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有很多的“如果”环绕在一部分人的心中,还有一部分人因为无力改变失去的现实而转为仇恨这次战斗的主导者——也即是龙之介——但更多的人。

  只是变得空荡荡的。

  和人的农民是很能承受得住压榨的。

  只要还有口饭吃,被压在底层他们也能过得甘之若饴。

  这个4000年古国的阶级固化远比里加尔那些超过300年便可称为老牌的小王国要更为严重,农民们几乎不会追求上进或者冒险,他们只要好好种田然后偶尔有一顿大鱼大肉吃便心满意足。

  所以和人的农民是麻木的。

  不论对士族那套对主子忠心耿耿追求个人武勇的信条,还是华族口中所谓的民族大事国家大事,他们都顶多只会在口头上应付两声表一下态。

  有口饭吃就行,国家大事让大人物们操心。

  视而不见,漠不关心。认为这些事与自己无关,离自己很远,只需要好好地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一切就都会永远像现在这样持续下去。

  然后一把火,一场战争。

  什么都没了。

  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是小事,都是小事。

  围墙立了起来,浪人们掌控了村子里的管理权,武士和雅之店长再三召集了村民强调事态的严重性。亨利甚至宰了一头食尸鬼拖着从大道走回来。

  一行人想尽了所有的办法要向这些温泉村的村民传达事态的严重性,但他们却几乎无一例外都还想着:

  “明天一切就都会过去,都会回到过去那样。”

  他们没想过自己会死,没想过屋子会被烧掉。

  就连送出去的青壮年,都只是“暂时避避风头”,回头事情过了再回来村子里,继续过着过去的生活。

  但回不去了。

  由于能战斗的青壮年全都出逃加上围墙失守,整个温泉村的村民牺牲了超过一半。

  大半个村子焚烧殆尽,就连雅之店长的旅馆也因为食尸鬼的围攻而残破不堪——在三郎死后这些嗜血的野兽仍旧对他们持续进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只是失去了统一指挥并且会遵循食欲对同类进行撕咬的它们不再具有之前那样的威胁。

  房子可以重建,田地可以重新耕作,牲畜可以重新放养。

  但死了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旅店门口的空地上用草席盖着的尸体铺了一地,其中有很多还是小孩。

  他们没有被送走的原因和那些青壮年被送走的原因相同,都是爱与关心。

  “年纪小,远行不安全。”

  不光远行不安全,就连按照亨利最初的计划将老幼妇孺集体安置到旅店进行集中保护在他们看来也是不安全的——‘孩子还是跟父母待在一起最好’。

  同理的还有口粮和其它很多物资。

  武士们的威望和权力能要求农民们把这些上交进行集中管制,但农民们也有的是办法拖时间或者藏匿,就像他们送走青壮年劳力一样。

  “温泉村”听起来像一个整体,可所有这些被迫参与战斗的村民考虑的却都只是自己,以及或许一部分熟悉的邻居朋友与亲戚。

  他们定下的布防与警戒计划算得上优秀,却高估了执行计划者的素养。

  一环接着一环的缺斤少两,共同导致了必定会发生的崩塌。

  所谓贤者,所谓引路人,若是别人不愿追随的话。

  终归也是如此无力。

  太阳正式升起了。

  望着满地的疮痍,龙之介下达了队伍解散的命令。

  他的复仇结束了。

  仅剩的那些浪人许多都带着伤,他们变得和村民一样怅然若失不知何去何从。

  他们期待着的复仇结束后龙之介回归成为华族,他们也再次拥有武士身份的光景,没有出现。忠心克制着他们仍旧尊敬着这个男人,但自己之后又该何去何从?

  龙之介选择留在温泉村。

  这件事还没结束。

  坪山县那边必然会收到消息派出人员,而拥有丰富华族生涯经验的他明白。

  这些人不是来救援或者收拾后事的。

  他们需要一个人对这桩惨剧负责,需要一个能交给上面的答案。而若是他这个浪人领袖、前任华族离开了。那么雅之店长就会成为这个对象。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亨利一行人打点状态,接收了来自龙之介最后的馈赠,在清晨也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

  本就是流浪之身的约书亚跟上了亨利他们。因为新月洲不存在佣兵工会这种组织的缘故,他身为一介异乡人会跟龙之介在一起除了意气相投以外也有朴素的生活所需这一原因。

  红发的剑士拥有的谋生技艺仅有剑术,所以若不跟着那些有战斗需求的团体他便无处容身。

  见识过他技巧的青田家一行很乐于接纳他作为门客。约书亚几乎是无欲无求,只需要管饭他便愿意同行,不过弥次郎以教学费用为由还是给他也提供了一笔薪酬。

  所有的人再不需要步行。

  龙之介把残余的马车都送给了他们,这些里加尔血统的马匹因为没有鞍具的缘故与独角兽米提雅一同被保护在了旅店的马厩之中。没有参与浪人骑兵最后的冲刺,因此反而是仅剩的马匹。包括水车在内现如今一共有3台马车的一行人行进速度大为提高,出发不久回头望去便已经看不到温泉村缭绕的余烟。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还想留下来见证后续,但作为参与者再不抽身离开等坪山县的正规军部队到来时,恐怕立场会十分尴尬。

  尤其是亨利在与博士小姐商讨后终于决定把那封投名状相关的事情告知青田家的高级武士们以后。

  青田家主最初碰面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有一些什么隐情,而他认为与他们一起前进会在将来有益于自己家族的延续。这一路上的低调行事和避开风头、以及一些袭击者等诸多遭遇令鸣海等人也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什么。

  但任谁都还是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这么大。

  而贤者选择隐瞒至今的根本原因,只用一句话便足以令所有武士沉默:

  “换作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前,你们恐怕会基于对新京毫无保留的信赖而不觉得这是一件大事吧。”

  就像麻木的农民一样,在经历山村与巫女部队鬼族遭遇战之前;在这一路上的战斗和互相了解之前;在这一次沼泽村所遇到的三郎掌握的这份足以撼动4000年武士社会的力量之前。

  他们是坚信着现如今的这一切会永远地持续下去的。

  可向来如此的东西并不一定是对的,冠冕堂皇的话语放出口,现实却不一定总是能如愿。

  循规蹈矩,武士社会几千年的传统,真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它确实给予了人们一个可以依靠的信条,但是否有时也会成为枷锁。

  以盲目的信心束缚了心灵与视野。

  “统一皇室永久长存。”

  可作为新京之剑的巫女部队已然伤痕累累。

  “四千年月之国和平安康。”

  波澜已现,足以挑战社会根基的力量甚至于被一个藩地的地方流氓头子给掌握。

  口中说着“信心”,对那些缺乏“信心”的人破口大骂认为是“忠心不足”。

  但他们在做的,是在实际上选择了视而不见。

  该走了。

  得知了这个重磅消息的一行人理所当然地得出来这个结论——他们不能跟坪山县的主力部队见面,因为这种场合人多嘴杂,一旦调查留下太过详细的记录总有什么情报会从不知道的地方泄露。

  “不能,就交给坪山县的人吗?”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阿勇,历经血战他也终于磨去了一些棱角。最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是基于对这份投名状的分量认知,认为对于一个小小的青田家而言担子太重了才提出的这个建议。

  但一如既往,亨利摇了摇头。

  “一份可以影响藩地和新京两边的重要情报。”

  “对于两边来说都很重要的话,就意味着取得它的人可以任意选择一边站。”

  “这就是要命的地方,我们无法确定拿到手的人会怎么想。”

  “地位越高的人对这种东西就越敏感,越是能注意到这份情报的价值。”

  “只能亲手把它送到新京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